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老大也會吃醋  
   
續:梵老大也會吃醋

一室的春.意盎然,讓這個寒冷的冬夜也變得溫暖起來,柔黃的燈光下,女人潮的雙頰迷離的醉眼,男人溫柔而充滿*溺的疼愛,構成了最美妙的音符最熱烈的畫面……這是兩個十分渴望再生寶寶的人,也是老夫老妻了,彼此都有默契,熱如火澎湃洶湧,點燃了內心的熾烈.

大約半個多時之後,晏季勻氣喘籲籲地躺下了,摟著水菡的身子意猶未盡地:"老婆……你這次會不會懷上?"

水菡柔嫩的臉頰上余韻未褪,美玉般潔白無瑕的肌膚泛著誘.人的淺淺粉色,還沉浸在剛才的愉悅中,一聽晏季勻這麼,她也微微一動,手爬上他的胸膛,糯糯地嘟噥:"別太心急嘛,你這麼厲害,我覺得可能過不了多久就能懷上……"

"嗯,也是,我好像是有點心急了……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很早以前就想跟你生個公主,可是偏偏我又中了冥蕉毒,現在毒解了,我真是巴不得你快點懷上.但是,懷上了之後我們親熱時我就要顧忌了……"這男人得還挺憋屈的,想著老婆懷孕後他的"福利"就相應減少了.

"你呀,滿腦子就想這個?壞透了!"水菡嬌嗔地白了他一眼,可心里卻是甜甜的.

每個女人都希望丈夫只留戀她一個人的身體,水菡在這方面算是很幸運的,晏季勻很潔身自好.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要是老老實實的,你能懷上檸檬?再了,現在咱們要想生個公主,那還得靠我每天晚上對你壞一點才行,否則啊……哎喲……"男人一聲誇張的呼痛,原來是胸膛上被懷里的女人咬了一口.

"哼哼,我叫你壞……咬你……"水菡呲牙在他胸口結實的肌肉上咬了一下,但卻是沒用力,這等于是在撓癢癢.

"親愛的,你這不是在懲罰我,你是在誘.惑我……"

"我沒有……唔……"話還沒完,鋪天蓋地的吻就將她淹沒了……

"……"

晏少確實有點猴急,但是心還可以理解的,相生二胎嘛,當然要勤奮一點咯.不過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來看,水菡懷上,那是遲早的事,檸檬不久之後就會有個妹妹了,這可是他一直以來的心願呢.

水菡回來的消息,自然也傳到了梵狄那里,但他現在人在H國,帶著穎去那邊治療她的傷疤,近期都不在國內,因此也沒能及時去見檸檬和水菡.

若是換做以前,無論梵狄身在何處,只要是知道水菡和檸檬回來的消息,他肯定會不顧一切去看望的,可現在不同了,他身邊有了穎,他也知道穎對他是死心塌地的,全心全意愛著他,假如他還對水菡舊難忘,這對穎又會是一種傷害.

所以梵狄會很控制自己,慢慢地去習慣將穎放在心里更重要的位置,有意識地讓自己感的天枰偏向穎.因為他知道,只有當他愛上穎之後,兩人才會真的幸福.

接受穎的愛,不等于就是真的愛上了,要梵狄愛上一個人,實在太難,他的心只對水菡有過愛,而穎卻是梵狄想要去培養的愛.

愛和喜歡不同,愛也不僅僅是心動而已,梵狄就是覺得現在對穎是*溺,是心疼,可還是少了點什麼.或許是一個噴薄的感出口,或許是少一個讓他感覺愛的契機.

想來想去,梵狄自己都迷惑了,究竟什麼才算是真的愛?怎麼去判斷?

來到H國這段時間里,梵狄思索得最多的就是這些問題.

其實這是梵狄自己想太多,他怕如今對穎的感萬一只是同呢?萬一是他將同與愛混淆,那豈不是又害了穎?他總是懷疑自己不能像正常人那麼去愛一個人了,怕自己是在這方面有點什麼心理障礙,所以才導致他到現在都還不清楚究竟要到了什麼程度的感才是愛?

現在每天跟穎在一起,帶著她看醫生,帶著她到處玩,呵護她,心疼她,這能不能算是愛?

梵老大也有糾結的時候,只是這種緒不會表達出來……不好意思啊,死要面子活受罪嘛.

來H國首都一個多月了,梵狄為穎找了這里最富盛名的整容醫生,在去之前,梵狄還在擔心穎的傷疤會不會很棘手,畢竟是在臉上那兩處最麻煩了,若是留下一點疤痕都是會讓人遺憾的.

但是去了才知道,他太看這里的技術了,那簡直是讓人歎為觀止的高超.在看了醫生給出的幾個病人實例資料後,梵狄才算是完全放心地決定就在這里為穎治療.

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整容,最主要是祛疤,這跟那些整鼻子整眼睛整下巴的不同,相對來,穎的況還更簡單些,風險更.而且她的五官本就是天然美,就連H國的醫生見了也要贊不絕口,她根本不需要動五官的任何一處,只需要祛疤.

可醫生也了,穎的疤痕形成時間不到半年,需要得到半年了才開始做祛疤手術為好,那是最佳的治療時期.

所以兩人來了H國一個多月還沒開始手術,得等年後.

但穎有個大的收獲就是——吃了好多美食,原來瘦弱的身體已經漸漸長肉,又恢複了曾經那充滿青春活力的身材,這也算是她邁出的第一部了.

在這里,穎的心愉快,緒放松,每天睜開眼要做的事就是上網找找哪里有美食可吃.另外,穎還跟許多同齡的女孩子一樣,尤其喜歡"暖男".身在H國,大把大把的明星可追,都是帥哥美女呢,雖然大部分是經過整容才出道的,但在這里已經成習慣了,就跟吃飯喝湯那麼自然,想想也還是能接受.

正好,今天穎和梵狄換了地方住,搬到了一座更高檔的公寓.據是這里最貴最豪華的公寓之一.而在穎的房間陽台對面,不遠處赫然正是一面醒目的大型廣告牌.據,只有全國最頂尖的明星才能上這個廣告牌的位置……

公寓里應有盡有,穎和梵狄只拎著衣物就進來住了,現在梵狄去收拾房間,穎就在自己房間里一直沒出來.

梵狄收拾好房間之後在客廳里左等右等不見穎出來,納悶兒,這妞在里邊做什麼呢,不會是已經睡著了?

瞅瞅這兒的環境,確實很舒適,裝潢簡約低調而又奢華,處處地方都彰顯出精致優雅,他也是挺滿意的.

梵狄推開了穎的臥室門……沒人?

在陽台呢.

穎正如癡如醉地欣賞著對面廣告牌上的宣傳海報,兩只明亮的大眼睛閃爍著熠熠光彩,太入神,連梵狄什麼時候在她身後了都沒察覺.

梵狄順著穎的視線望去,眉頭倏然皺起……那是什麼?

只見不遠處那猶如一面牆的廣告牌上張貼著一個年輕帥哥的海報,氣質陽光,笑得很溫暖,可是,梵狄這貨竟扁扁嘴,那眼神的潛台詞就是:"這有什麼好看的,長得很一般嘛."

"咳咳……咳咳……回神了,口水都流一地了!"梵狄這酸溜溜的語氣在提醒穎.

"呃?"穎憨憨地回頭,還下意識地抹一下嘴角,然後繼續兩眼冒星星地望著海報……

"阿凡,太好了,住在這里我每天都能看到這幅海報,我一定能吃得香睡得香,哈哈哈……"穎很興奮,渾然未覺身旁的男人臉色變得沉了.

"這誰啊?有那麼大魅力?你看到他就能吃得香睡得香?"梵狄不屑的哼哼,不出心里是個什麼滋味,因為在他的認知里,穎的精神支柱一直不都是他嗎?有他陪著,她才能開開心心的.

但現在似乎這個認知被一張海報給打破了?那只是海報又不是真人,並且還不認識呢,居然能對穎那麼大影響.敢她站這麼久一直都是在看這海報?

穎沒留意梵狄的異常,很老實地點點頭:"是啊,我很喜歡這個演員,是H國的大明星呢,還得過演技大獎,他以前演的那部很火的電視劇《星星》我只看了幾集,後邊的還沒機會看,現在我可以有時間把剩下的全看完!"

梵狄嘴角犯抽,可也沒多什麼,就當這是一個青春期的女孩子在對明星有種盲目崇拜吧,但他真不覺得這個明星長得有那麼吸引人啊.

"喂,穎,你看著我."梵狄伸手搭在穎肩上,墨黑的眼底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好奇.

"你仔細看看,比較比較,我跟那張海報,哪個好看點?那只是一張畫報,我可是大活人……"梵狄最後那句不外乎是在提醒穎,他才是最帥的.

可是,穎這妞卻呆住了,猶猶豫豫的半晌沒話,看看梵狄,再看看前邊的海報,似乎是分不出誰更帥.這為難的表可是真把梵狄給惹毛了,臉色越來越黑……不會吧,在穎眼中,難道他還不如一張宣傳海報?

上篇:續:幸福大家庭     下篇:續:梵狄的敵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