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狄的敵出現了!  
   
續:梵狄的敵出現了!

對于男人的心思,穎的洞察力還遠遠不夠,此刻有點迷茫的她,一時間沒能感受到梵狄眼底蘊含著的那一絲酸意.或許,就連他自己都未曾察覺.

穎眨眨眼,揉揉鼻子,皺著眉頭糾結了好一會兒才:"那個……其實我覺得吧,阿凡你當然是長得特別好看的."

梵狄一聽這話,臉色頓時緩和了一些,嘴角流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可這得意的勁兒沒能持續幾秒,只聽穎又接著……

"不過嘛,海報上的帥哥是屬于溫暖型的,五官也很耐看,越看越是感覺賞心悅目,百看不厭……"穎著著視線就轉移到海報上去了,兩只眼冒著星星,當她回過神來扭頭一看,早已沒了梵狄的蹤影.

"咦,阿凡什麼時候走的……"穎低聲嘟噥,渾然不知某男轉身出去之時那臉色有多難看.

沒過多久,就聽見梵狄在臥室門口喊:"吃飯了,還看什麼看,海報再看也不會飽肚子!"

這聲兒,硬邦邦的,酸溜溜的,還順帶來一個大白眼.他難以理解的是怎麼一張海報的魅力就那麼大了,他活生生一大男人還比不上一張海報的份量?豈有此理!

可這些話,梵狄一個字都沒出來.或許是不自覺的意識產生的緒,或許是潛意識里刻意壓制著什麼,總之,這貨就憋著吧.

穎換上一身休閑的家居服出來了,正好是跟梵狄身上穿的一樣的款式和顏色……這是兩人前幾天逛街時買的侶裝.

米白色的純棉休閑家居服,寬松舒適,加上又是侶款,所以更讓梵狄和穎看起來很像是一對夫妻.穎的皮膚本來就很好,嫩嫩的,水靈靈的,在衣服的襯托下又多了幾分淡淡的慵懶之態,一舉一動之間不經意流露出的嬌媚,使得她平添了些許動人的韻致,即使臉上的傷疤還在,可這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卻是帶著閃亮的,頗有些像從前那樣彷如珍珠般的光澤.

而梵狄穿上居家服竟然也是另有一番韻味.少了幾分冷傲,多了幾分溫潤儒雅的氣息,讓人更有想要親近的欲.望.何況這貨天生就是一副精致到極點的五官,皮膚比女人還好,現在穿這種衣服的顏色又特別適合他,好像臉上有光暈一樣,當真是魅惑無邊.穎好幾次都看得癡了,一邊吃飯一邊不忘欣賞眼前的美男.

梵狄本來心理有點不舒服的,可是感覺到穎時不時在看他,並且那眼神還挺癡迷,這貨那顆自戀的心又得到了點滿足,但卻佯裝什麼都不知道,自顧自地吃著,可還在暗暗偷笑:"看吧,事實證明,哥才是最有魅力的!"

正當梵狄暗自得意時,穎嘿嘿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看上去可愛又無辜:"阿凡,你比海報上的那個長得漂亮,不過我覺得他好像比你更man一點."

"啪……"梵狄手里的筷子重重落在桌子上,聲音還挺大,而他的臉色瞬間就黑了.

"徐穎欣!"

"在!"穎下意識地一個激靈,響亮地應到,可這雙明亮的大眼里寫滿了不解,他怎麼了?干嘛突然連名帶姓還這樣大聲地叫她,真嚇人.

梵狄微微眯起的雙眸噙著危險的氣息:"你什麼意思?海報上那個比我man?我是純爺們兒不是娘娘腔,你哪只眼睛看的?眼睛有問題的話,做祛疤手術的時候要不要我讓醫生連你眼睛也一起整一整?"

難怪梵狄變臉啊,居然被拿去跟海報上的男人比,並且還沒比贏,落得個"不夠man"的評價,他不窩火才怪.

梵狄發現穎的本事真是越來越大了,總是會影響到他,能將他氣得內傷的女人也就只有她了,而她還一直都沒覺悟這個問題.

穎被梵狄這反應給整得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怔怔地點頭:"好吧,你man,你最man了……"

"……不由衷,得好假."梵狄冷冷地冒出一句.

"阿凡,你生氣了?怎麼這麼氣啊……"穎終于後知後覺梵狄生氣了,太不容易了!

"我……"梵狄一聽,額頭上青筋暴跳,咬牙切齒地:"誰告訴你我生氣了?看來你眼睛真有問題!"

這貨完就蹭地一聲站起來,黑著臉去沙發看電視了.

穎心里一顫,驚訝地吐了吐舌頭,然後繼續埋頭吃飯.對于梵狄的"生氣"穎也沒緊張,以前她在公館里可沒少惹梵狄,早習慣了他板著臉的樣子,反正過不了多久他就會恢複正常了.

梵狄百無聊賴地翻著電視頻道,調到了一個英文電影台,播的是一部警匪片.

穎邊吃飯邊在琢磨著什麼,烏溜溜的眸子越來越亮……

當穎吃完了坐到梵狄身邊時,這貨一不發,當人家是空氣似的,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屏幕.

"阿凡,喝果汁,鮮榨的."穎笑盈盈遞過來一杯新鮮果汁,正好,這時那部電影已放完.

梵狄不動聲色,懶洋洋地伸出手接過果汁,可還沒開始喝,胳膊就被穎溫柔地挽住,飽含著期待與渴望的目光眼巴巴望著他:"阿凡,陪我看星星好嗎?"

梵狄沒好氣地:"天什麼冷,哪有星星看,夜空一片漆黑……"

"不是那個星星,是電視劇《星星》……"穎興奮地拿起遙控器,不一會兒屏幕上就出現了熟悉的畫面.這妞是將整個劇都下載下來慢慢看.

梵狄臉都綠了,舉著手里的杯子,擰眉:"敢這果汁是用來收買我的?就為了讓我陪你看電視劇?"

穎很無辜地搖頭:"不是啦,飯後一杯果汁,有助消化嘛."

梵狄才不信呢,這妞眼里分明有點狡黠的意味.好啊,居然還學狡猾了?

當屏幕上出現男主角那迷人的身影時,穎又陷入了沉醉中,梵狄很有種想暴走的沖動,無奈這妞挽得太緊,愣是不松手.可嘴里還一個勁兒地在叨念:"帥呆了……叫獸好萌……"

穎整個注意力都被電視吸引走了,梵狄瞬間有種錯覺好像自己是多余的,終于忍不住趁穎不注意時掙脫了她的手,悄悄遁走……

穎看得津津有味,十分投入,一連看了好幾集之後,某男下最後通牒了,站在她身後冷冷地飄來命令式的一句話——"到時間睡覺了,不准再看."

"呃?"穎茫然地回頭,見梵狄正瞪著他,不由得心頭有點發毛.

"阿凡……親愛的阿凡,再讓我看一集好不好?就這一集,最關鍵的時刻,我看了才睡得著."穎抱著梵狄的手掌,親昵地蹭著,像只可愛的貓咪在撒嬌.這可是無師自通啊,為了多看一集星星,直線思維的腦袋居然一下開竅了還知道討好梵狄.

她這麼低聲軟語地祈求,糯糯的聲音讓人禁不住心軟,他竟沒能強行制止她繼續看,只能悶悶地憋氣,默不作聲的走開了.

穎正看到精彩處,也沒去多想梵狄的反應,轉頭又盯著屏幕,兩眼的,為劇中的節感動……雪地里,那個男主施展自己的特異功能讓時間停住,在女主不知的況下,他吻了她……

穎感動得一塌糊塗,不一會兒桌子上就多出了幾張濕濕的紙巾,是她擦過眼淚的.

其實穎這種現象很正常,這明她沒有麻木不仁,她還會有被感動的時候.每個追劇的人也都不是腦子有病,而是因為自己所憧憬的某些現實里無法實現的東西,在劇中呈現出來,滿足了人們幻想的心理.

又一集結束,穎還想繼續看,但想到答應了梵狄這集了看了之後就睡覺,她也就戀戀不舍地關掉了電視.

穎不知道臥室里那男人一直在翻來覆去的沒睡著,滿以為她早該進去看看他了,可是左等右等不見她的身影,他才意識到自己徹底敗給海報和電視劇了,她的注意力已不在他身上……

"哼……這是傳中的腦殘粉麼?海報有什麼好看,電視劇有什麼好看……不識好歹的女人!"梵狄正嘀咕著,臥室門開了,穎穿著睡袍走了進來.

"阿凡,喝牛奶."

梵狄深眸一亮,但卻沒有起身,懶懶地將頭靠在枕上,佯裝不經意地:"虧你還知道這屋里住著一個人呢,不是看電視看入迷了嗎,我還以為你要看通宵."

嘖嘖……這話,酸呐.

穎一愕,隨即連忙:"我不會看通宵啊,答應了再看一集就睡,我可不是而無信的人……我,明天睡醒了接著看."

"你……"這時,梵狄的手機響了,竟是一條短信,可這內容太奇怪了.

一連串的外國文字,梵狄只看懂了其中幾個詞兒,大意是"幸運""見面………

什麼玩意兒?梵狄隨手丟在一邊,以為是哪里發來的垃圾信息,不耐地:"H國也有垃圾短信,真無聊."

者無心聽者有意,穎呆了幾秒之後忽地想到了什麼,放下牛奶就坐在梵狄身邊,兩眼放光地望著梵狄:"剛才你收到什麼短信了?是不是韓文的?哪里發來的?"

瞧她一臉興奮,梵狄倏然蹙眉,淡淡一瞥:"你這麼激動干什麼?"

"嘿嘿……阿凡,能給我看看剛才的短信嗎?"

梵狄更不解了,但還是將手機遞過去……結果穎一看,立馬歡騰了.

"哈哈哈,我中了!我被抽中了,哈哈哈!"穎高興得差點跳起來,臉都漲了.

"怎麼?打雞血了?中什麼中,難道是中獎信息?那種騙人的你也信?"梵狄一副看白癡的眼神.

穎急忙解釋:"不是中獎,不過也跟中獎差不多.是我前幾天在網上加入了一個明星的粉絲俱樂部,下星期會有一個粉絲見面會,我很幸運被抽中了,我可以親眼看到那個明星了,親臨見面會現場,與他近距離接觸!這條短信就是通知我的,哈哈哈,我太幸運了……"

"嗯?"梵狄俊臉驟然一沉,冷冷地勾唇:"至于這麼開心?該不會是正好加入了那位海報上……"

"對對對,就是他,哈哈哈……"

"……你真是狂熱到一定境界了.不過我問你,為什麼通知你去參加的短信會發到我手機?"梵狄陰沉沉的黑臉像極了面癱.

"因為你給我買的手機沒帶來啊,就只有填你的手機號碼了,你的新手機是這兒的號碼……"

"……"

梵狄徹底敗給穎了,看她這架勢,估計會興奮得一晚都睡不著,不定還半夜起來跑去陽台對著那海報發花癡……

"咳咳……你今晚睡這房間,我睡隔壁."梵狄很干脆地起身,徑直往外走.

"啊?"穎的笑聲停止,趕緊跟在梵狄背後大聲問:"為什麼要換房間啊?你這兒不好睡嗎?"

"嗯,我睡著不舒服."梵狄頭也不回,走進穎原來那房間,砰地一聲關上了房門.

"我……"穎愣愣地站在門外,好半晌才回過神來,無奈地搖搖頭.好吧,只有明天再看海報了.

門外沒動靜,梵狄躺在chuang上得意地翹著腿,自自語地:"哼,樣兒……學什麼追星,跟你換房間那是為你好,免得你為了看海報而失眠."

這兩人就在公寓里住下了,每天依舊是趣事不斷,生活得有滋有味,兩人的感在不知不覺中越發親近了,她時常無意中惹到他,而他總是表面上氣,實際上沒真正生過氣,甚至有點縱容她時不時的調皮.嘻嘻鬧鬧,她享受著他的疼愛和*溺,而他也漸漸習慣了這樣充滿趣的相處,有什麼東西在不知不覺發酵,升溫了……

好女孩兒怎麼可能只有梵狄一個人慧眼識珠呢,穎的春天才剛開始而已.

這天,梵狄帶著穎去整形醫院檢查,開始要為不久之後的手術做准備了.

前幾次都是一位叫"樸有惠"的女醫生為穎檢查的,但這次剛好樸醫生在做一個矯正手術,所以就由她的助手李大鍾為穎檢查.

李大鍾是個年輕伙子,可在這間醫院工作也有三年了,見過前來做整形的人不少,但像穎這樣樂觀開朗的女孩子,還真少見.上次來時就對穎有著深刻的印象,今天再見到,他越發覺得穎身上在發光,青春逼人.

她分明臉上有明顯的疤痕,據身上也有,可她給人的感覺卻是在發光的,在她眼中看不到沮喪和失落,只有奪人心魄的光彩.不知道她是怎麼修煉成這種良好心態的?李大鍾在為穎做檢查時不由得也感到好奇,對這位中國女孩兒有了一種欣賞和探究欲.

隨行的翻譯是個機靈的年輕男子,H國人,精通中文,負責在一旁為穎和梵狄做翻譯.

李大鍾一邊為穎檢查臉上的傷,一邊流露出贊賞之色:"你很勇敢,我從來沒見過哪個女孩兒像你這樣破相了還能保持樂觀的心態."

翻譯立刻向穎用中文表達了醫生的話.

面對醫生的誇獎,穎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實是因為對你們醫院有信心啊,相信你們能恢複我的容貌,所以我才笑得出來嘛."

"你不但心態好,你還很謙虛."李大鍾看向穎的目光略帶點異樣,火熱熱的.

如果穎反應敏感一點就知道這是男人對女人有好感的眼神.白了也不奇怪……李大鍾在整形醫院工作幾年了,見過的美女很多,可大部分都是整出來的美,所以時間一久,這人的審美反而有點麻木了,面對著手術後大同異的面孔,李大鍾很難動心,但穎就不同了.在整形醫生眼中即使用苛刻的標准去衡量,穎也是相當標致的五官,純天然的美.

李大鍾想想都覺得很期待,一顆心里漾起了微微漣漪,對穎有著微妙的好感.

女人的直覺很靈,其實有時男人的敏感更是精准.梵狄這家伙一直在旁默不作聲,觀察著穎以及那位李大鍾醫生的一舉一動,行,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怎麼看李大鍾的眼神都有點過于熱切了.

但畢竟人家是醫生,在為穎檢查臉,就算真有點什麼其他想法,但只要行為是規矩的,梵狄也好站過去做什麼.

穎哪里會知道梵狄這些心思,她只覺得眼前這個李大鍾醫生挺親切的,很隨和,讓人有種暖暖的如沐春風的感覺.

穎人老實,別人怎麼對她,她就怎麼對人.感受到人家的善意,她也會報以同樣的微笑.

"李醫生,我的傷疤怎麼樣了?"

李大鍾憨厚的臉上露出安慰的表:"別擔心,目前來看沒什麼問題,可以准備下個月的手術了."

穎一聽,心里頓時松了口氣,暢快了許多,緒跟著飛揚起來,亮晶晶的眸子含著笑意,欣然一笑:"太好了,我盼手術都盼了好久,真希望那一天快點到來!"

這一笑,明媚清甜,如暖陽綻放光芒,足以讓人忽略掉她臉上的傷疤……李大鍾一時竟看得癡了,不由得想,若她恢複了容貌,那又將是怎樣的光芒萬丈!

穎和李大鍾都渾然不知旁邊某男臉色有多黑,尤其是看到她對著李大鍾笑得那麼燦爛,而李大鍾就傻笑著盯著她,兩人的互動就像是老朋友般的熱絡,自然,這就讓某男有點不舒服了,咬著牙心里冷笑:"傻……看不出來那男人有點那種意思麼?還笑得這麼開心……這智商,真懷疑有沒有60分!"

梵狄心里腹誹,表面上還是一副淡定如常的樣子,可是當聽到李大鍾要帶穎去隔壁檢查時,他就再也淡定不起來……

"什麼?檢查她身上?脫衣服檢查?"梵狄陰沉沉的臉都擰得出水來了,就像是暴風雨來臨似的,凜冽的雙眸盯著李大鍾,讓人家多少有點尷尬.

翻譯伙子見勢不對,急忙上前來解釋,但在向李大鍾翻譯的過程中,語氣上還是稍加修飾,顯得沒那麼生硬.

但李大鍾也不是傻子啊,就算聽不懂梵狄在什麼,可能感覺到對方似乎緒不好.

"告訴他,這檢查不做了!"梵狄干脆地對翻譯,長臂一伸就將穎的手抓住,這是要閃人啊.

"怎麼了阿凡?為什麼這麼快走……剛才是檢查臉,我還要檢查身上啊,胸前的傷……"

不等穎完,梵狄猛地一記眼刀過來:"你腦子里裝的什麼?還知道傷口在胸前?哼……走!"

穎更加不明白梵狄干嘛這麼大反應,無緣無故發什麼火呢.因為在穎心里,根本就沒有去想那麼多,醫生就是醫生,為她檢查,那有什麼不對?

但梵狄就不干了,李大鍾是男醫生,而穎身上的傷疤是在胸前.剛才檢查臉就算了,他怎麼能讓穎被李大鍾帶去隔壁那屋子檢查胸前,還要脫衣服呢……光想想就覺得窩火!

穎急了,她是想著胸前的傷口能跟臉上的傷一起做祛疤手術的,可現在梵狄都不准她檢查,下個月還怎麼做手術?

"阿凡……阿凡……"穎抱著他的胳膊低聲呼喚,軟軟的聲音透著一絲脆弱.

她喊一聲梵狄的心就顫一分,目光接觸到她乞求的眼神,硬是狠不下心了,只得甩給她一個"真拿你沒辦法"的眼神,回頭將李大鍾拽到牆角去了……

梵狄一手搭在李大鍾的肩膀,看上去似乎很友好的架勢但是話的語氣就冷冷的還帶著鄙視:"喂,子,實話了吧,你是不是對她有意思?你這口味未免也太重了,沒見她臉上有疤嗎,什麼審美啊,虧你還是醫生,她那麼丑,你也看得上?"

李大鍾聽不懂梵狄在什麼,可是卻聽明白了一個字"丑",加上梵狄那欠揍的表,還有那只有男人才懂的眼神,很神奇的,在沒有翻譯的況下,李大鍾居然將梵狄的意思明白了幾分.

只見這伙子的臉泛了,略顯靦腆地點點頭:"yes,Ilikeher."怕梵狄聽不懂韓語,所以李大鍾用英文的:是的,我喜歡她.

這句話,莫是梵狄了,就連穎和那個翻譯都聽懂了.霎時,響起了一陣倒抽涼氣的聲音……而梵狄那殺人似的目光驟然冰冷,大手一閃,揪住了李大鍾的衣領……【這章6千字,下午還有加更,求月票!!】

上篇:續:梵老大也會吃醋     下篇:續:嫉妒了,竟然有男人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