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嫉妒了,竟然有男人追她?  
   
續:嫉妒了,竟然有男人追她?

這的空間里頓時充斥著一股詭異的氣氛,梵狄怒視著李大鍾,凶巴巴的,眼珠子都瞪圓了,凌厲的視線唰唰唰刮在人家李大鍾身上,這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有什麼仇怨.

穎被眼前這況給驚道,趕緊地想要上去勸阻梵狄,但是剛一邁步就被旁邊的翻譯伙子拉住了,緊張地沖她擺手:"別去,這是男人的斗爭."

"什麼?斗爭?"穎驚愕,越發不解了.她只聽到李大鍾用英文了"Ilikeher",可她也不知道對方指的就是她呀.

翻譯伙子一臉神秘加八卦的表,緊盯著牆角的況,嘴里還在低聲為穎解釋:"你那位男友人李大鍾醫生的口味有點重,你那麼丑,居然還有男人看上你,還李大鍾眼光有問題……"

這伙子沒留神穎的臉色有多難看,而梵狄也不知道自己話那麼聲都被翻譯知曉了?那是因為這翻譯懂點唇語,雖然聽不清梵狄先前了什麼,可從唇形分析出了七分.

穎緊緊咬著唇,鼓著腮,呼吸逐加重……給氣的!梵狄竟然對醫生她丑?可他明明過她一點都不丑,還他只看重心靈美的!

這就是梵狄冤枉了,這貨之所以對李大鍾那麼,純屬是為了擠兌人家.其實穎不管美丑,梵狄都看習慣了,而他不舒服的是李大鍾在他面前還一點都不掩飾對穎的好感.

李大鍾又驚又怒地看著梵狄,脖子上被勒得緊,呼吸困難,吃力地:"你……你……你要干什麼……"

梵狄冷然嗤笑,俊臉寒氣逼人,警告的口吻帶著宣示主權的意味:"知道她是誰嗎?她是我的……"

"阿凡,住手!"穎終于是忍不住沖過去,使出渾身力氣拽住梵狄的手,將李大鍾從"魔爪"中拯救出來.她當然知道梵狄的力氣有多大,被他勒著脖子那豈會好過?可憐人家李大鍾醫生人那麼好,梵狄這是干嘛了?

"阿凡你干嘛這樣!"穎溜圓的大眼睛瞪著他,護在李大鍾面前.

梵狄幽深的星眸眯成一條縫,閃爍著危險的光芒,冷冷地:"你護著他?"

穎這是幫理不幫親,不明白梵狄為什麼突然對醫生那麼粗魯,像是要打架一樣,她當然要阻止了.

穎心里也憋著氣,話難免沖了一點:"你太野蠻了,有什麼事不能好好嗎?這麼凶……我們是來治療的,不是來惹事的!"

李大鍾醫生正大口大口地喘氣,心有余悸地瞄了一眼梵狄,然後飽含欣慰與欣喜的眼神望著穎,感激地:"謝謝你,不過我沒事的,我不怕他."

又是韓語,穎聽不懂,但是翻譯立刻解釋了.

這話,又惹來梵狄兩道凌厲的眼刀劈在李大鍾身上……如果眼神能當武器,李大鍾現在已經渾身是傷了.

"不怕我?那是因為你子不了解我……"梵狄著還沖著李大鍾投去一個狠狠的眼神.

穎見梵狄不但不收斂,還依然對醫生這麼不客氣,她更加生氣了,只覺得今天梵狄怎麼顯得那麼不可理喻呢,隨便亂發脾氣,他以前不是這樣的.

而梵狄見穎護在李大鍾身前,他更是窩火,但潛意識里卻不願穎知道李大鍾的喜歡,就是指的她.

李大鍾也是個老實人,有點憨厚,都這況了還不忘嘰里呱啦地解釋:"我是真的喜歡這位姑娘,上次她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她了……她長得一點都不丑,我覺得她很美.我還喜歡她笑起來的樣子,很陽光,很溫暖……"

這人一臉誠懇地瞅著穎,完之後立刻對翻譯:"請幫我翻譯一下我剛才的話,給這位姑娘聽."

翻譯?梵狄精明得跟狐狸似的,用腳趾頭都能猜到李大鍾剛才對著穎一番深的目光是在什麼,現在他又朝翻譯話,那意思不就是……

"不准翻譯!"梵狄一個凜冽的眼神掃過去,那翻譯伙子頓時渾身一個寒顫,忙不迭地點頭,訕訕地賠笑:"我不翻譯,不翻譯……"

開什麼玩笑,那段話能翻譯麼?那是告白啊,翻譯給穎聽了之後她還不得瑟上天了?

李大鍾見翻譯被梵狄嚇到,便知沒戲了,無奈之下只能回頭又看著穎,用英文了句:"Ilike……"

不等李大鍾完,穎人已經被梵狄伸手一拉,帶進了他懷里……

"跟他費什麼話,走!"

穎還在氣頭上呢,一是因為知道梵狄對李大鍾她丑,二是因為梵狄對醫生的粗魯態度……于是,她骨子里那股倔強又冒出來了,站在原地不動:"我還要檢查身上的傷呢!"

"今天不檢查了,改天!"

"……"

兩人就這麼大眼兒瞪眼兒,都是一副"我很生氣,你看不見嗎?"的眼神在對視.

正在這僵持中,醫務室的門開了,一位氣質出眾的中年女醫生走了進來.

"樸醫生!"穎像看到救星一樣奔上去.

"樸醫生,我……"李大鍾欲又止,複雜的神看向穎.

樸醫生的出現緩解了緊張的氣氛,梵狄也沒再硬拽著穎了……因為,樸醫生是女的,她為穎檢查,他一點都不會捉急,而李大鍾就不行,不但是男的,並且還是對穎有"企圖"的男人,更不行!

這樣的霸道,梵狄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在他的意識里穎早就是全部屬于他的,而他剛才想對李大鍾的那句話是——"她是我的女人,你子一邊涼快去!"只不過被穎打斷了,沒完.但他認為李大鍾應該懂他的意思.

可是梵狄忽略了一件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穎是個很招人喜歡的女孩子,李大鍾對她有意思,那就不會輕易放棄的.

"怎麼了,這麼快就要走嗎?"樸醫生親切地微笑,看向穎,再看看梵狄,還有一臉尷尬的李大鍾.

梵狄若無其事地勾唇淺笑,淡淡地:"不是的,樸醫生誤會了……是她想出去透透氣,等你給她檢查身上的傷."

穎瞪著他的那雙眼睛更圓了……這男人變臉好快,剛才明明就是想將她拖走,現在卻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哼哼……"穎賭氣地別過頭去,不理梵狄.

樸醫生帶著穎去隔壁檢查了,屋子里只剩下三個男人……李大鍾可不會再傻呆呆地對著梵狄,趕緊出去忙別的事了.

梵狄也懶得理這個傻帽兒,去外邊吸煙區了.

穎和樸醫生在醫務室里,只有兩個女人,但穎還是有些害羞,著臉露出胸前的傷疤……

樸醫生上次也見過穎的傷了,可還是忍不住會贊歎穎的皮膚真好,除去那傷疤,她的皮膚就像是白玉般柔滑細膩……

兩人語不通,但穎能感受到樸醫生友善的態度,漸漸的也沒那麼害羞了.

檢查很快結束,穎和樸醫生出來了,梵狄跟翻譯伙子也坐在了門口.

"怎麼樣了醫生?"梵狄略顯緊張地問.

穎站在樸醫生身邊,還沒消氣呢,故意不去看梵狄,低頭只看自己的腳尖.

樸醫生優雅地笑笑:"她胸前的傷口可以跟臉上的傷一起做祛疤手術."

這話,讓穎和梵狄都大大地籲了口氣.

梵狄察覺到穎低著頭,不由得有點懊惱,她這是還在賭氣?就為了他對李大鍾"不禮貌"?

"那手術安排在什麼時間呢?"

"這個我暫時還不能確定,等我看一下最近的工作安排,然後再通知你們具體的時間和要准備的事項."

"OK,謝謝樸醫生."梵狄客氣地沖樸醫生投去一感激的眼神.

這位醫生在H國屬于這一行的頂尖人物,要等她親自操刀手術,沒提前個一年預約的話,幾乎是沒戲的.但是,凡事總有例外.梵狄為了讓穎盡快做祛疤手術,不惜砸下重金.沒人不喜歡錢,樸醫生當然也不能免俗了,所以她能在近期為穎手術.

離開了整形醫院,梵狄和穎上了車,兩人都坐在後座,前邊有司機開車.

平時都是有有笑的,今天這兩人都沉默了.穎是那種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的人,板著臉望著車窗外,愣是不理睬梵狄.

梵狄也不話,只是眼角的余光在打量著穎,心里在琢磨……李大鍾那子真腦殼有病吧,穎的傷疤都還沒治好呢,就看上她?那不是成天看多了整過的美女,所以才對穎這種怪咖感興趣?

呵……只可惜李大鍾門兒都沒有,穎心里裝著誰,愛的誰,那不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麼?除了他梵狄,沒別人了!

梵狄這種近似幼稚的心思穿了也不難理解.那是大部分的人骨子里都有的劣根性,總覺得某個人是完全屬于自己的,每每想起時還洋洋得意,仿佛是件多稀奇的寶貝被自己撿到似的.

這是一種好的現象,刺激了梵狄的心.他一直因為抱著吃定了穎的心態,潛意識里就沒覺得這個女人會被別的男人搶走,甚至覺得只要他在身邊,其他男人誰敢覬覦穎?

可人家李大鍾又不知道梵狄的背景,人家是H國的人,你梵狄再威風,可惜別人壓根兒不知道啊,所以才會大著膽子看上穎.而李大鍾沒親口聽梵狄穎是他的誰誰誰,不知兩人的關系那麼密切了,只聽樸醫生穎很年輕,還是個單身未婚的姑娘……

車里好沉悶,穎這只活潑的鳥兒一安靜下來之後,梵狄反而覺得不習慣,好像少了點什麼.再看她氣呼呼的樣子,分明是還沒消氣.

"算了,懶得跟她計較,我是男人,大度點."梵狄心里想著,果真就開口了……

"咳咳……餓不餓?要不要先去吃點東西?"

穎不語,裝作沒聽到,只是紛嫩的嘴兒抿得更緊了.

"你昨天不是想吃那家烤肉嗎,怎麼現在沒興趣了?"梵狄不死心地用美食來引.誘她.

穎咬咬牙,暗暗吞了吞口水,還是不話.

這就有點嚴重了……梵狄從認識穎以來都沒見她真正地生氣發脾氣過,而她居然連美食的誘.惑都能抗拒,難道真是氣得很凶?

直到回到公寓,穎都沒打理梵狄,直奔臥室去了……那間能看見海報的臥室.

梵狄站在房門口扁扁嘴,想敲門卻還是算了……或許她過會兒就沒事了吧.

梵狄也沒多想,悠哉悠哉地打開電視,轉到英文台看電影了.他可不知道自己穎"很丑"的話,已經傳到她耳里.

穎坐在陽台上生悶氣,心里酸溜溜的,還有點瑟瑟的,不是個滋味……梵狄為什麼要她丑?而在她面前卻她不丑?這不是兩面派嗎?不由衷的,是可憐她破相了才會話哄她麼?實際上他就是認為她丑?是這樣的嗎?

穎不停地思索著這個問題,心里拔涼拔涼的.其實這要怪翻譯伙子沒解釋得完整,穎哪會知道梵狄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思在對李大鍾那樣的話.梵狄是她愛的男人,她可以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但她卻很在乎他心里怎麼想她的.

假如是真的覺得很丑,何必又故意好聽的話來哄騙她呢……

穎趴在陽台上,怔怔地望著遠處,緒陷入低落.梵狄就是她的重心,能左右穎的緒.她的喜怒哀樂都有他的存在……愛到骨子里去了.

梵狄也是個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也不安甯,總想著穎怎麼樣了?可又忍著沒進去哄她.先前在車上他主動跟她話,已經算是他能做到的極限了,他可做不出來低聲下氣地去討好誰.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到吃晚飯時還都沉默不語.她不開口話,他也就不.

穎是不知道該什麼才好,心里痛著,苦澀得很,將最近一段時間積累起來的愉悅都耗光了.而梵狄有時有點大男人主義,放不下那個面子去.

因此,這一晚,安靜極了,穎早早就回房間休息,梵狄就繼續一個人看電影……

穎在房間里卻沒閑著,用新買的手機登錄了她參加的那個粉絲俱樂部,再一次地確認見面會的事宜……雖然是看不懂韓文,可她曾特意在這個俱樂部的論壇上搜索關于見面會邀請函的事,記下了邀請函大致是什麼內容,再將那種文字死記硬背地搬進腦子里,所以在她看到梵狄的手機短信時才知道自己被抽中去見面會了.

不懂就請教那位翻譯伙子……這兒的網絡也能上中國的網站,登錄個QQ詢問一下那翻譯,穎就可以知道,見面會的時間是明天晚上7點半.

可是……明天她要一個人去嗎?梵狄原本是答應陪他去的,但是現在兩人在冷戰中,她該怎麼辦?

不是穎故意要賭氣,以為梵狄實際是嫌她丑,她哪里還有臉皮跟他話,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更多的是酸楚.

就在穎悵然若失時,手機上出現一條信息,是李大鍾發來的,一段中文字,大意是……"你的手術時間定在下個月17號上午九點鍾.請提前一天入住本院,方便第二天的手術.另外,請注意繼續保持飲食清淡,不要吃辛辣刺激和色素的食物,煙酒更不能沾."

這李大鍾真細心,為了發這段中文信息,還特意在手機裝了個中文漢字輸入軟件,並且是請精通中文的朋友核對之後才發的這段文字.

穎一看,精神振奮了一點,立刻回複過去:"謝謝醫生,我一定會准時到的.不過……我明天晚上要外出一下,可能會去'和樂美’吃海鮮……可以吃嗎?"

穎現在吃東西其實是不敢亂吃的,醫生了有不少忌口,為了她臉上的傷疤況不至于惡化,所以有的刺激性東西都不能吃,她這麼問,也是有理由的.

過了好一陣子,李大鍾才有發信息來了……想必又是先請教了他朋友之後才能打出中文字.

"海鮮不要吃了,你下個月就要動手術,海鮮也是屬于你該忌口的.只是,請問,你的'和樂美’是在電視台附近那一家嗎?你明天要去那里,真巧,我也要去那附近,參加明星見面會."李大鍾這算是大著膽子在問了,而此刻他旁邊坐著一位比他年輕的女人,是他以前的學妹,精通中文,正好幫了他的忙.

穎詫異,隨即腦子里靈光一現,噼里啪啦就打出一串字"你也去明星見面會?是去見叫獸的?我也是啊,真巧!"

那一端的李大鍾見到這條信息簡直笑開花了,他學妹干脆把手機拿在手里:"我幫你發吧,你是不是想跟她一起去?"

"對對對沒錯!"李大鍾興奮啊,想不到還有這種幸運的事.

緊接著,學妹果真又發了信息過去.

穎一看……愣住了.一起去?跟李大鍾?

這樣好嗎?穎腦海里浮現出這個問題,但很快就釋然了……又不是單獨約會,到時候在見面會上人可多呢,公開場合嘛,沒什麼大不了的,又不是單獨跟李大鍾見面.坦坦蕩蕩的,若她想太多,反而是顯得不應該了.

即使不一起去,在見面會上還是會碰到.

"好的,明晚7點,在世紀中心廣場見."穎也發了這麼一條出去.

李大鍾見了大喜,像個孩子一樣高興得不得了.這也算是純男一枚了,只是在公開場合見一見,連約會都算不上,他都覺得已經很珍貴了.

穎覺得這樣也好,有李大鍾在,她一個外國人至少還不會暈頭轉向的.

這*,穎睡得很晚,梵狄也看電影看到了凌晨一點多才進房間睡了.他不認為穎會氣多久,明早睡醒就沒事了吧……這妞的性格就那樣,不會真耍脾氣的.

可梵狄這次顯然預料錯了.第二天,穎依舊沒主動跟他話,早餐中餐晚餐都是在默默無中渡過,直到吃過晚飯,穎從臥室出來時,梵狄才覺得不對勁了……因為,她今天居然……居然打扮了一下.

穎臉上塗了一層BB霜,良好的遮瑕效果對她臉上的傷疤有點作用,至少看起來沒那麼明顯了.她還在頭發上別了一只銀色的水鑽發夾,亮晶晶的很精致.最難得的是她竟穿著梵狄前幾天給她買的銀白色長裙,俏麗淡雅,外加一件高定呢子外套.嫩綠的顏色新鮮極了,正好符合穎青春脫俗的氣質,讓她整個人看上去靚麗多了,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兒讓人一時間移不開視線.

梵狄眯起這幽深不見底的雙眸,按捺住眼底那一抹驚豔,狀似不經意地問:"你要去哪里?"

穎心里一酸……他果然好淡定,都不誇一下今天她的打扮嗎?這裙子和外套他買了可是她還沒穿過,舍不得穿呢,今天特意換上,還抱著一分希望能在他眼中看到點什麼,但她失望了,她看到的只有一片平靜.

"我去參加見面會……"

"嗯?見面會?"梵狄一怔,隨即也想起來了,確實今天是日子.

梵狄眉頭一蹙,長身而起:"你等等,我換衣服."

"不必了,有人會陪我去的,我……我走了."穎完,逃也似的沖出了門外.

大門一關,穎又是一陣心涼,苦笑不已……"我再怎麼打扮,梵狄他都不會覺得好看吧……"

等梵狄追出來時,穎已進了電梯.

這貨的臉色陰沉得駭人,越想越不對勁,她什麼來著?有人陪?

這里又不是中國,她哪來的有人陪?

梵狄顧不上想那麼多,以最快的速度趕去了世紀中心廣場……還好他記得是在那里.

穎是坐的出租車,很快就到了地方,廣場上,她窈窕的身影一下子就吸引了李大鍾的視線.

李大鍾笑著跑過去,看樣子是早就來了.不但如此,他手里還拿著一束花!

不需要語,直接將花送到穎面前,李大鍾溫潤和煦的笑容就代表了一切.

穎愕然,想不到李大鍾會送花?這是……玫瑰花?

不等穎反應過來,對面馬路已停了一輛車,是梵狄到了,不巧的是正好看到李大鍾送花的這一幕!【一萬二更新已傳,求月票!】

上篇:續:梵狄的敵出現了!     下篇:續:吃醋,這是我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