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要你徹底成為我的女人!  
   
續:要你徹底成為我的女人!

見面會現場驚現比明星還明星氣質的極品帥男,特別是他拿著錢一臉篤定瀟灑的神,簡直酷帥到爆了!周圍的人都紛紛往這邊看來,霎時,穎和梵狄就成了矚目的焦點,現場氣氛開始熱烈,也算是個開場熱身.

無數雙異樣的目光像看怪物似的看著穎和梵狄,旁邊那年輕伙子一臉驚愕,他女朋友緊張地依偎在他身邊……兩人是被梵狄這土豪的架勢給驚了,有點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會花這麼大一疊錢只為買一個座位?並且還是為了跟那個短發女生坐在一起?

怎麼的來著?好像這土豪是她男朋友?

伙子和他女朋友在聲議論著商量著,還是有點動心的,這可是一筆意外之財,估摸著是有一百幾十萬吧(折合人民幣大約一萬塊錢左右)相當于這對侶其中一人一個月的工資了.

這個國家最大面值的鈔票是10000面值的,梵狄身上帶的這種現金不多,其他的就是美金了,但是考慮到怕人家不放心美金的真偽,特意拿了本國人最熟悉的那種紙幣出來,一百幾十張呢……

這對侶商量了一下,最終還是舍不得這意外之財的機會,最後那伙子讓位了,拿著一疊鈔票,與女友來了個熱烈的擁吻,這才歡歡喜喜的出去了,將座位讓給梵狄.

這對侶中,女的才是鐵杆粉絲,男的主要是陪女友來的,所以覺得即使沒親眼看見面會也無所謂,只要女友參加就行.哪有人會跟錢過不去呢……

接下來,在人們充滿詫異與各種複雜的眼光中,梵狄大大咧咧地坐在了穎身邊,這張精美到極致的俊容上噙著邪魅的笑意,得意地看看四周,然後湊近穎耳邊輕輕:"剛才的事兒,你別放在心上……你不是很喜歡這個明星嗎,見面會馬上要開始了,你也高興點."

這貨得可輕巧了,先前他那麼凶巴巴地還誤會穎,都不提,輕描淡寫就帶過去,明知自己理虧,可驕傲如他,連歉意都表達得這麼隱晦.

穎其實在梵狄用錢買了座位時就已經是氣消了大半……起來去,這妞對梵狄的愛無論怎樣都不曾減少半分,生氣和冷戰,不會持續太久的.但這不代表立刻就沒事了,對于有些事,穎心里還有些梗著.

見她不語,梵狄不禁皺眉……穎不是那種氣吧啦的女生,先前的誤會,他現在已經清楚了,就該沒事了呀,但為何她還是不肯對他笑笑?莫非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問題?

這才是正解.梵狄不知道冷戰的原因其實是穎被翻譯子誤導了,以為梵狄是嫌棄她丑.這種事,對每個人來都是很傷自尊心的,如何能輕易放得下?

見面會很快開始了,穎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而梵狄就沒心思看台上的明星.他不感冒,卻是聽見周圍尖叫聲不斷.

穎雖然在看明星,但她也會留意梵狄的動靜.雖然沒主動話,可她心里慢慢地還是湧起一股淡淡的暖流……他沒有走,一直都在她身邊陪著.他好像對這位明星不感興趣,卻還能拿出這麼大的耐心陪著她……

見明星,也就是了個心願,滿足一下好奇心,穎不會真的沉溺進去,她很清醒自己愛的是誰.

但身邊那男人就憋悶了,一直盯著穎的表,看她時不時笑得好開心好燦爛,他心里越發不是個滋味……這是什麼感覺呢?

梵狄這貨腦子里不知怎的浮現出兩個字——冷落.

沒錯,就是冷落.

穎跟梵狄在一起時都是以他為中心運轉的,她的喜怒哀樂都是為他,他就是她全部的感支柱.這些,都是梵狄親身感受的,大伙兒都知道的事實.但是最近梵狄有種不清道不明的危機感,好像穎的心思不完全在他身上了,比如現在,她就只顧著看明星……

其實梵狄不知道,穎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住沒跟他話的,她看似很投入,實際上一顆心就是在他身上,從未離開過.

知道鬧別扭了,對兩人來是好事,起碼能刺激到梵狄那顆不輕易打開的心門,給注入點不平靜的風浪,打破他那種"吃定了"穎的潛意識,讓他感受一下什麼叫做失去的危機.

有些感一旦變成習慣之後就容易讓人迷惑,究竟是愛還是不愛?害怕失去某個人,想要留在身邊,這到底是愛還是單純的依戀?

別是梵狄了,就算是場老手有時都搞不清楚這深奧的問題.一切,只能交給自己的心.

歡呼,尖叫,激動,興奮……整個見面會就是在這樣劇烈的氣氛中結束了,梵狄的耐心也堅持到了最後.

人多,擁擠,出場的時候梵狄一直護著穎在走,好幾次都差點擠到穎了,是梵狄用他那雙大手為她擋開了那些人.

默默的,溫柔的呵護不是用語來堆砌的,是用行動,無時無刻不在.

梵狄越是這樣,穎越是感到揪心……為什麼他明明是表現得很在乎她,怎麼又會嫌棄她丑?到底梵狄在想什麼?穎覺得似乎自己就沒真正弄清過.

從人群中擠出來,上車,回公寓,穎一路憋著的某些東西,終于是爆發出來了……

于是乎,為了能不怯場,她決定先給自己上個保險……所謂的保險就是,酒.

穎知道自己喝酒之後就膽子很大,不敢的話都能出來了.

梵狄也是悶悶不樂的在臥室洗澡,而穎就進了客廳旁邊的浴室.洗得干乾淨淨清清爽爽的出來,一頭鑽進臥室去了,還順帶拿了一瓶酒進去.

如果梵狄看見的話,會阻止她的,只是他還沒出來時,她已經進去了.

回到這熟悉的地方,梵狄的心會稍微安一些,想到今天李大鍾拿著玫瑰花送穎,梵狄忍不住嗤笑:"不知道穎很忌諱玫瑰花嗎,真是個傻蛋……哥從來不送女人玫瑰花……"

這貨還在洋洋自得,想到李大鍾表白失敗,梵狄就一陣開心,可他就是不會去深究自己是什麼心態.滿身醋味都沒察覺……

梵狄還在琢磨著是不是該去跟穎點什麼?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也該和好了吧?冷戰真的很不舒服.

梵狄不斷地告訴自己,她只是個女生,他是大男人,不該跟她計較的.

這麼想著,他走到了她臥室門口……

"喂,你出來,我有話."

可是,里邊沒動靜.梵狄再敲門.

"徐穎欣,你要跟我冷戰到什麼時候?"

還是沒動靜.

梵狄毛了……這是在表示要徹底無視他嗎?

正思索著該怎麼入手,卻聽臥室門開了,隨即傳來穎的歌聲——"我愛他,轟轟烈烈最瘋狂,我愛他,深深傷過卻不會忘……我愛他……"

開始幾句還不錯,聽好聽,可後邊就變味兒了,完全不在調上,還帶破音,帶舌頭打結……

"嗯?"梵狄愕然,下意識地張開了雙臂抱著這個站不穩的身子.

"阿凡!"穎酡的臉蛋上浮現出苦澀的神,一把抱住梵狄的脖子,略帶沙啞的聲音軟軟地:"不……不要冷戰,我不喜歡冷戰.可是,阿凡你為什麼要騙我?你我不丑的,你我心靈美的,可是那天在醫院,你卻……卻對李大鍾我很丑……我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我,我只在乎你會不會嫌棄我……為什麼,難道是因為同我可憐我,所以才故意那些話哄我的嗎?嗚嗚嗚……阿凡,我好難過……"

穎舌頭打結,結結巴巴的總算是完了.

梵狄瞬間呆住,視線落在桌子上的那空酒瓶……真的空了,全被她喝了?難怪會醉!

心疼,還有憤怒,梵狄一咬牙,將穎抗到了chuang上.

梵狄這才知道穎與他冷戰的最根源的問題是什麼.而她,憋在心里,直到現在故意喝醉了之後才敢問他,可見她有多辛苦多痛.

梵狄的心在不知不覺中軟化,顧不上追問她怎麼知道他對李大鍾過那些話的,他現在,緊緊地將這香軟的身子擁在懷中,他只想做一件事……一件讓她明白他心意的事.

"你……一定是我克星,才會讓我希望別的男人都覺得你丑,只有這樣,你的好,你的美,才不會被人覬覦……你知道嗎,看到有人送你玫瑰花,我會生氣,看到你被明星吸引,我會生氣,我不能忍受你把注意力從我身上轉移.你聽好了,從今以後,你的眼里,你的心里,全都只能有我一個男人……"梵狄如夢囈般低喃,深眸里流瀉出醉人的溫柔,感覺這樣抱著,有種滿足感,還有一種潛藏在心靈深處的渴望……

穎有點頭暈暈,但還是聽清楚了他的話,怔怔地睜著茫然的大眼:"你……你吃醋?"

梵狄這回沒有反駁,默認下,精准地攫住了她柔嫩的雙唇,呢喃到:"不等你手術後了,現在我就要你……"

就是這樣,梵狄今天才開竅了,覺得自己何必等以後呢,現在他既然能確定自己不想失去穎,想將她一輩子留在身邊,何必還要等?今夜,她將會成為他的女人……

"唔……"穎整個人都軟成一團泥,懷著從未有過的期待和喜悅,接受他深深地疼愛……

上篇:續:吃醋,這是我女朋友!     下篇:續:甜蜜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