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爸爸,你被媽媽賣掉了  
   
續:爸爸,你被媽媽賣掉了

"阿嚏——阿嚏——!"晏季勻連續打了幾個噴嚏,感覺鼻子癢癢的.晏錐半開玩笑地:"誰大白天在念叨你,難道是你又欠下了債?有沒有感覺耳根發熱啊?"

"……債?"晏季勻鳳眸一閃,隨即眼里又冒出那種猶如身在熱戀的神色:"就算是債也只有家里的老婆了,外邊的女人我可不沾."

瞧這一臉幸福的樣子,他還不知道水菡已經為他攬了一個活兒,並且還是"免費"為人造型的.

如今晏季勻和晏錐早已是盡釋前嫌,兩兄弟之間再也沒有矛盾和爭斗,有的只是親的血濃于水.放開恩怨,坦然相處,還能像老朋友一般閑聊打趣,這種景,恐怕若兩人的父親在世,定會深感欣慰的.

兩兄弟在外型和氣質上是各領千秋,不同風格的美男子.晏季勻五官深邃立體,成熟內斂魅力指數超高,而晏錐比晏季勻幾歲,外型屬于柔美型,卻不陰沉,而是散發出一種溫潤如玉的氣息,屬于暖男型.然而,他的暖,只限于少數人,他給洛琪珊的印象就是一個冷漠無加痞子.

晏季勻頗有深意的目光瞄著晏錐:"別我了,還是你的問題吧,洛家那邊,你打算怎麼辦?這次不光是你母親很贊成,就連爺爺都覺得洛琪珊跟你很配,你怎麼想的?"

原來這是晏季勻到公司來見晏錐的主要原因.晏錐好幾天沒回家,都在公司吃住,沈蓉不放心,托晏季勻來看看,順便探探晏錐的口風.

這到不是晏季勻真聽沈蓉的話,而是他也有點好奇,晏錐會怎麼處理與洛家的事?外界可是還在沸沸揚揚地傳著,近兩個月來,這事都還沒能從公眾的視線淡化,反倒是奇妙地促進了這兩個大財團股價的上漲與穩定局面.所以,洛家竟是沒有對外界解釋什麼,就任由別人以為洛家與晏家真的聯姻了.而晏錐向來都是以家族利益集團利益為重,居然也沒有向媒體透露更多的消息,就那麼沉默著,任由報道怎麼寫,他全當是旁觀者在看戲.反正對公司有利,名聲又沒有損失,他何必急著澄清什麼呢.

但沈蓉和晏鴻章就急了,洛家幾次登門拜訪,雙方談的都是洛琪珊和晏錐的事,都覺得這一對如果能真正結成夫妻,那將是一件大喜事.可晏錐的態度不溫不火的,翻來覆去只會一句:"我對洛琪珊沒興趣".

無奈沈蓉和晏鴻章都眼巴巴地希望晏錐能早點結婚生子,卻又知道不能再逼他,否則結婚了也不會幸福.因此,先派晏季勻來瞧瞧晏錐的況,是否真的與洛家沒戲?

"哥,我跟洛琪珊根本就是個烏龍,我也不知道那天怎麼會突發神經地答應幫她在婚宴上救急,可是那不代表我真要娶了她.沒感的婚姻,對我對她,都不是好事.想想以前的鄧嘉瑜,就是最好的例子,最後我跟鄧嘉瑜也是離婚收場."晏錐得云淡風輕,但眼底那一抹深濃的墨色卻是預示了他心里的無奈和悵然.他不想再跟一個沒感的女人結婚.以前有過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晏季勻能感受到晏錐內心的淡淡無奈,聞,他也不多勸了,干脆地站起身來:"行,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爺爺那里我會去.爺爺現在不是以前那樣專橫了,他會諒解你的,只是你媽媽,盼著抱孫子的心只怕是很強烈,還需要你自己去安撫一下."

晏錐黑眸微亮:"謝啦,哥,我知道怎麼做的."

"OK,我該走了."

"這麼快就走?不再公司其他部門看看?"

晏季勻搖頭,悠閑地伸個懶腰:"公司現在是你做主,你全權負責就行了."

"哥,你現在身體都康複了,真不打算回公司?這董事長的位置本來該你的."

晏季勻毫不猶豫地擺手:"不了.以前忙得像騾子,都沒好好陪陪老婆孩子,現在我時間上自*了,不想再被束縛."

"……"

這真是奇妙的一幕,以前這兩兄弟明爭暗斗,現在卻都在讓……可見一個人的心態若變化了,思想行為也就不可同日而語.當初的他們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還會推脫那個位子.

晏錐下意識地蹙眉:"哥,敢你和爺爺都不打算管公司了,就我一個人忙活?水菡以前也當過總裁,你現在也不會讓她再回公司幫忙的,你們……你們就忍心折騰我一個人啊?"

晏季勻一愣,隨即哈哈大笑,一手拍在晏錐肩膀上:"兄弟,我知道你的能力足夠勝任的,就讓我和水菡去瀟灑瀟灑吧,還要生二胎,不能太操勞,這公司還得你打理.如果你真覺得累,我給你出個主意……不如早點找個對象結婚,生個娃,將來你就能脫身出去瀟灑了."

"……哥,你也擠兌我."晏錐苦著臉,這一秒,真像個純真的孩子在向家長訴苦.

"不是擠兌,我真心的,你別只忙公事,抽點時間多接觸一下新朋友,尤其是女人.不定就行遇到你喜歡的,結婚生孩子有個三口之家,那日子多美滿啊."

"……"晏錐覺得晏季勻現在的架勢真好像是家里那兩位捉急的長輩.

其實公司在晏錐的領導和管理之下,一直都很穩定,他有足夠的能力來打理,只是對于晏季勻完全不插手公司的事,晏錐多少還是有點詫異的.看來,哥哥的心思都放在水菡和檸檬身上了.

這也難怪,幾經生死之後才治好了冥蕉毒,晏季勻對于現在的生活更加珍惜,每天陪著老婆孩子都不覺得夠,更不會厭煩.

"哥,你難道就這樣每天都閑在家嗎?不做點什麼?"

晏季勻深邃的鳳眸泛起幾分神秘的笑意:"我當然要做點事了,想開個店鋪,至于經營什麼,暫時保密,總之,開張的時候會請你來剪彩的."

晏錐驚愕,同時也更加好奇了:"開店?哥,沒聽你過啊."

"一家店而已,等開張的時候再告訴你們."

店?以晏少的身份,他會開一家店麼?不過看他神神秘秘又帶點興奮的樣子,晏錐也開始期待起來,究竟會是開個什麼店?

晏季勻回到家里,水菡已經在做飯了.從梵氏公館回來,水菡又收獲了穎這個朋友,瞧她一邊炒菜一邊哼著曲,可見心不錯.而檸檬收獲頗豐,不僅贏了一部手機,還有一大堆梵狄從H國帶回來的食品,兒童裝……梵狄對檸檬的疼愛真是沒話,除了沒血緣關系,感上一點不比晏季勻少.

晏季勻一走進客廳就感覺不對勁,兒子笑得好歡脫,搖頭晃腦地媽媽已經將爸爸給賣掉了……

于是乎,晏季勻直接沖進了廚房,質問老婆是怎麼回事.

水菡現在是早就摸透了晏季勻的脾氣,見他黑著臉走進來,二話不,先送上一個熱的香吻,親昵地摟著晏季勻的脖子,兩眼放光:"老公,別這麼激動嘛."

晏季勻望著懷里這笑得一臉燦爛的女人,分明是一點都不怕他發火了……家庭地位何在呀!

可是沒辦法,他就是吃水菡這一套,典型的吃軟不吃硬,被她親一下,他的火氣都消了大半.

"……"

"什麼?讓我去給梵狄的女朋友當造型師?酬勞就一機票錢?你……"晏季勻咬牙,俊臉瞬間比烏云還沉:"在你心里我那麼不值錢?就值一張機票?"

"咳咳……不是一張,是兩張.我和你一起."水菡縮著脖子,訕訕地笑著.

"……兩張?你覺得很貴嗎?"晏季勻憤憤地抬手,啪一下,怕在水菡PP上,引得她嬌笑連連,趕緊地又哄著他:"不是啦……在我心里,老公是無價的,可是我覺得梵狄的女朋友真的需要一個造型師,老公是行業里的大神,你不出手誰還有資格出手啊……咯咯咯……咯咯……"

一聽這話,晏季勻感覺受用多了,本來剛才就是佯裝生氣的,現在聽水菡這一番恭維,他頓時感覺臉上有光啊.他不在乎酬勞,他一向只在乎在水菡心里的地位……

"嗯,這次就暫時饒了你,但是懲罰卻免不了……"晏季勻著,深眸一暗,野火簇動,低頭攫住了水菡的唇,火熱*的吻,讓周圍的空氣迅速升溫……是到了晚飯時間,可是否該來一份飯錢甜點呢……

有人很好哄,可有的人就不是那麼輕易能過關的了……與此同時,在梵氏公館,梵狄的臥室里,這貨正苦著臉,萬分無奈地看著chuang上那用被單將自己裹得嚴實的女人……

"姑奶奶,就算是要給犯人定罪也得有個明目啊,你這是發什麼脾氣呢?好歹清楚讓我知道."梵狄納悶兒,穎跟水菡不是聊得好好的麼,怎麼穎現在卻是在生氣?

好一會兒,穎悶悶的聲音才傳來……"我只是無意中聽到一件事,你以前是不是偷親過水菡?"

咯噔!梵狄僵住了,暗呼糟糕,穎怎麼知道這件事的?這下可好,怎麼過這一關?

上篇:續:你是不是梵狄的女朋友?     下篇:續:今晚你去隔壁房間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