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今晚你去隔壁房間睡!  
   
續:今晚你去隔壁房間睡!

臥室里變得異常安靜,只剩下兩人輕微的呼吸聲,隱隱有著一絲壓抑與尷尬.

穎背對著梵狄,整個人都蒙在被單里邊,將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樣.而梵狄就蹙著眉頭,凝望著穎的背影……這貨,居然在走神?深邃的星眸望向窗外,思緒,遠比視線更長.

今天水菡和檸檬來過公館,梵狄的心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平靜.但這並不是像從前還未放下水菡時的悸動澎湃,曾經的那一份深深的愛意,如今已向親轉變,可是不管怎樣,水菡都是梵狄心里一個極為特殊的存在,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水菡都會是梵狄關心的那個人,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水菡有事,梵狄一定是會義無反顧地奔去.

愛意變成親,這是梵狄對水菡感的一種極致升華,不再是男女之間愛的形式,但她毫無疑問會是梵狄最在乎的人之一.這一點,沒人可以改變.有些人有些事,是鐫刻在靈魂中無法磨滅的,梵狄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當年在一個初春的雨夜,巷里他為水菡接生的一幕,那時的震撼,不僅是他,即使對水菡來,也是沒人可以替代的一份感動.

看著水菡如今過得很幸福,梵狄不會嫉妒不會抓狂了,因為他也有了屬于自己的溫暖,有一個女人死心塌地的愛他,將她自己完完全全交給了他,他擁有一份至死不渝的珍貴的愛……

梵狄雖然是這樣的心理,可他這人天生的性格就不會向人低聲下氣,他也沒因為穎知道他曾經偷親水菡的事而感到很緊張,因為他覺得那是過去的事,沒什麼可計較的,穎嘛,哄一哄就沒事了.

梵狄坐在chuang邊,彎腰,垂頭,伸手碰了碰穎的肩頭,輕聲:"……那個……我承認,有那麼回事,但是已經過去很久了……你今天水菡不是很聊得來嗎,怎麼還生氣?"

這話得……要是水菡在這兒,肯定會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梵狄然後再敲敲他的腦袋!男人啊,有時真不理解女人的心思.穎跟水菡很談得來,那麼快就能成朋友,但這跟穎會不會因為那件事生氣,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

果然,穎的聲音又從被單里悶悶地飄出來:"我是跟水菡相處得不錯,可我現在問的是你偷親的事.我不是生水菡的氣,這跟她沒關系."

"嗯?"梵狄微微一怔:"不是生她的氣,那就是單純的只生我的氣?我都已經承認了,也解釋了,還要我怎麼樣啊?這房里只有一張被子,你全裹在身上,意思是今晚不讓我睡這里了?"

別看這貨平時酷帥得緊,很拉風的樣子,可是要戀愛經驗,他還真的不怎麼樣.本來穎就沒有想去深究那件事,只不過是因為一時心里添堵,有點緒,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只要梵狄耐心哄一哄,多幾句逗人開心的話就完事,可他偏偏就是個強硬慣了的脾氣,覺得只要他解釋了,問心無愧,穎就不該再鬧別扭,實際上,他沒搞明白的是……他這種問心無愧的根源是他對水菡的愛意轉為親,可他又沒告訴穎知道,她在乎的是現在他怎麼想,還愛不愛水菡,而他就因問心無愧而忽略了最根本的問題所在.

穎能聽出梵狄語氣里那隱約的不耐,心里更加不是個滋味了……難道他覺得她在無理取鬧嗎?但面對這種事,有哪個女人能當什麼都沒發生過?當然會第一時間想要去證實在男人心中,自己是處于怎樣的位置.而梵狄偏偏愣是沒……

本來還不是要發火的,但穎現在被梵狄所的話給結結實實氣到了,這就是他的態度嗎?不溫不火的?

"哼……那你就去隔壁睡吧,我困了,我要睡覺!"穎氣呼呼地完,再也不吱聲了,縮在被單里像是一下就已經睡著.

"你……"梵狄語塞,但卻倔犟地站起來,沉沉的眸子越發幽暗了.

他滿以為只要簡單幾句話就能將事搞定,可是顯然他這回料錯了.平時穎都是很好打發的,脾氣溫順又好哄,這就使得梵狄現在感到有點無奈……不就是偷親麼,以前的事了,現在還要計較個啥?

這麼想,他又錯了.人家穎如今不是在計較偷親的事,而是他的態度問題.假如兩人的角度調換一下,梵狄只怕早就黑著臉"收拾"她了,可現在事出在他身上,他的反應很平淡,給人的感覺就是對穎不夠重視和尊重.

其實女人有時很簡單,只是男人將她們想得複雜了.眼下這況,只要梵狄能溫柔地誘哄幾句,而不是一副"我有理我就無所謂"的態度,穎或許早就軟化了.

"砰……"穎聽到了關門聲,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顫,心底的酸楚更濃了.

他就真的出去了?不再吭一聲的就走了?

房間里變得寂靜,少了一個人,便冷清得可怕.

穎好半晌才從被單里探出頭來,緩緩回頭看了看……真的沒人,他出去了.他今夜不會再睡在這里,她要一個人渡過一整夜了.

穎臉上的紗布已經去除,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臉頰和額頭都只剩下淺淺的淡淡的一點痕跡,只需要再堅持用藥一段時間,連這一點痕跡都會淡去,最終呈現出白玉無瑕的肌膚.

這也是穎有點運氣,樸醫生那一間美容醫院里正好在半年前引進了一種新研發的細胞再生藥物,很適合像她這樣做祛疤手術的人在術後使用.若是在換做以前,沒有這種新藥物,或許穎臉頰上的傷痕都不能達到令人滿意的治療效果.

從這一點來,她是幸運的.

可此刻,穎呆呆地望著梳妝鏡中的自己,總覺得這張臉雖然在恢複中,比手術前戴口罩的時候要美多了,但卻好像少了點什麼,是她的錯覺嗎?

並非是穎的錯覺.她少的是一種精神狀態,眼里沒有了閃亮的神采,變得暗淡無光了,使得她整個人都顯得無精打采的.只因為……心里堵得慌,不舒服.只因為……心愛的男人不在這里,他去隔壁睡了.

這是非常奇妙的感覺,雖然只是一牆之隔,但穎就是無法克制心底那股思念.視線里少了他的存在,仿佛世界都是殘缺的,心怎能不糟糕?再了,今日一見水菡,兩人傾談許久,穎發覺水菡真是個好女人,加上她清麗動人的外型,淡雅如菊的氣質,穎總算是懂了,為何水菡會是梵狄曾經愛的女人……但真是曾經嗎?沒有一個女人在這種況下還能淡定的,最希望的就是聽到男人親口出他內心的想法,她才能確定,是不是眼前的幸福可以長久下去,是不是他真的已經放下了?

穎滿腦子都是梵狄,盡管先前賭氣地讓他去隔壁睡,但那不是不由衷麼,那種話時,女人心里想的是男人能夠鑽進她的被子,抱著她,輕輕地著溫柔的話,那樣,她便可信心百倍了.

就是這麼簡單而已,只是梵狄這貨不開竅,不懂.

此時此刻,梵狄也不好受,睡在隔壁的chuang上,手臂枕著頭,百無聊賴地望著天花板,未能入睡.

總覺得這chuang太寬了點,身邊少了穎,少了笑聲,少了人對他嘮叨……

習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自從那一晚穎和梵狄沖破最後一關後,兩人就每晚都睡在一起的,現在可好,突然一個人睡了,當然不習慣.

兩個房間兩個人,穎輾轉反側,掙睜著眼睛不能入眠,好像心里有只貓在亂竄.而梵狄也好不到哪里去,皺著的眉頭就沒松開過,都快一時了還沒有睡意,反而心里越來越亂.他剛才那麼瀟灑地走出了隔壁房間,不是真的不在乎穎,是他認為既然他解釋了那件事已成為過去,她還不能看得開,那就是她的問題,晾著她一下,等她消氣了自然會沒事.

可現在他左等右等不見穎有動靜,心里難免在想……難道她就那麼睡了?不想跟他點什麼?難道今晚就分開各自睡了?

這貨有時耍酷會有種欠揍的感覺……

驀地,靜謐的空氣里響起敲門聲,梵狄一下來了精神,只聽穎在門外:"這個房間的被子不是已經拿去曬了嗎,我給你拿了被子過來……"

梵狄一聽,蹭地一下從chuang上坐起來,狐狸一般精明的眼瞄了一下身邊的被子,趕緊地將被子抓起,塞進了衣櫃里,佯裝這兒真的沒有被子……

梵狄打開門,穎面無表地站在門口,將手里的被子往梵狄懷中一塞,淡淡地:"拿去蓋,不然要是感冒了還會是我將你趕出來的……"

梵狄凝視著眼前這個口是心非的女人,忽地,俊臉上綻放出一抹笑意.分明她就是想他,拿被子只是借口而已,可她既然不承認,他也不揭穿,可心里笑開了花……"哥真是太聰明了,剛才就已經把被子藏起來,哈哈哈!"

穎見梵狄不話,抿了抿唇,大眼閃過一絲酸澀,卻還是沒有多什麼,轉身欲走……

"啊……"穎一聲驚呼,輕盈的身子已經被某男抱了起來,緊接著,只聽砰——一下,門關上了.

"知道我要怎樣才不會感冒嗎?一張被子算什麼,你,才是我最好的取暖器……"梵狄邪魅地笑容有著無窮的殺傷力,霸道地將穎按在chuang上,耍賴一般,整個身體覆了上去……"唔……"穎輕微的掙紮,抗議,全都被淹沒在男人滾燙的熱吻中……【還有更新】

上篇:續:爸爸,你被媽媽賣掉了     下篇:續:季師傅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