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季師傅來啦!  
   
續:季師傅來啦!

梵狄熱烈的時候就像是一把火,能將人的骨頭都融化了.穎本來就是拿被子當借口過來看他,因為太想他,一刻都不想離開他身邊.現在沒想到梵狄竟這麼的……熱切.極致的溫柔差點就要將她的理智都焚燒掉了.不過,穎在他的唇離開她的唇而轉向她雪白的頸脖時,突然腦子里僅剩的清明又湧上來……

"別……聽我!"穎羞得緋的臉頰露出幾分激動,喘著粗氣,費力地抗拒著他的誘.惑……她現在可不是一沾上他就會暈頭轉向的了,她還有重要的事沒問,怎麼能就這樣被吃掉.*眼里揉不進沙子啊!

梵狄兩只手撐在她兩邊,居高臨下地看著穎,她眼里的倔犟遠遠多于癡迷……看來這妞不是那麼好哄了?

梵狄性感的雙唇輕輕一勾,一縷魅惑人心的壞笑浮現在臉上:"有什麼事不能等一會兒再?"

"一會兒?你……你要是那個,你才只一會兒的?哼哼,我才不會上你的當!"穎羞憤,這男人嘴上在話,手還不老實!隨著他邪惡的大手,她需要更多的意志力來保持清醒.

"嗯?不止一會兒?你的意思是在誇我夠強悍?謝謝誇獎了,我會再接再厲的."梵狄故意扭曲她的話中的含義,果真惹得穎越發嗔怒,伸手在他肩上重重一擰……

"我正經的,你今天見到水菡,是什麼感覺?你要真話,我不想聽敷衍的假話,只要你真的,不管是什麼結果,我都不會怨你.我要是的是一個真實的你,明白嗎?"穎極力保持著那一點微弱的清醒,這實在是很難,面對梵狄這火力全開的家伙,抗拒他的魅力,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穎有什麼就想直接出來,有疑惑就問,不想讓彼此之間耿耿于懷的,她不像有的女人太過精明了,即使發現男人有什麼不對勁的也不會問,為了所謂的和諧,委屈求全,最後讓矛盾一點一點積累得更多.

穎覺得,若不問個明白,今晚一定會睡不著的.

梵狄愣住了,似乎是有點意外穎會問得這麼直接.但轉念一想,穎這種直線思維,不正是他喜歡的簡單嗎.是他忽略了,先前在隔壁臥室就該跟穎清楚他對水菡的感覺是什麼.

梵狄呆了呆,翻身躺在了穎身邊,順手將她攬在懷里……這貨還在醞釀緒中.

穎晶亮的大眼巴巴地望著他,期待著聽到他的回答.

梵狄整理了一下混亂的思維,強壓下身體里那股躁動,暫時先把這女人安撫了再,不然就算溫存也不會甜蜜的.

但梵狄不是那種為了跟女人溫存就會故意話來哄騙,他只會心里話,哪怕穎聽了或許會不舒服,他也不想隱瞞.坦誠,是彼此尊重的象征.

梵狄溫熱的手指輕輕在穎的發間穿梭著,低沉醇厚的聲音淡淡地:"水菡是我的初戀,這是事實,我也不想隱瞞什麼.但是,我很清楚,水菡不是我的真命天女,她是晏少的老婆,是檸檬的媽媽,她心里只愛晏少一個人.如果我再執迷不悟,我就會辜負一個對我死心塌地的女人,也會失去一份我渴望的溫暖.我想有個家,想跟其他很多幸福的夫妻一樣組成一個快樂的家庭,有老婆有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而我現在知道,你才是最合適我的人,可是,水菡對我來很重要,無論我跟誰在一起,無論我跟誰結婚,我和水菡之間都不會變成陌生人,我們還是一樣會關心對方,祝福對方過得好.或許你可以理解為,我對她的愛,已經轉化成親.這麼,你能不能明白?"

穎沉默了,清澈的眸子瞪得老大,明顯是在很努力地轉動腦子思考梵狄所的話,很努力地在領會他的含義.

漸漸的,穎的眼睛亮了起來,臉上禁不住露出驚喜的微笑,激動地看著梵狄:"我明白了,你現在只把水菡當親人,雖然是依舊重視她在乎她,可是你愛的是我,你只會跟我結婚,跟我生孩子,是這樣吧?哈哈哈……"

難怪穎會如此欣喜難抑,從她第一次在香港見到梵狄對水菡有多好時,她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與梵狄在交往,還是奔著結婚去的,她怎能不緊張水菡的出現呢,這是人之常,不緊張才是不正常.

梵狄見穎笑了,他的心也跟著輕松起來,有點詫異的是穎聽到他水菡對他很重要,她居然不生氣?

"這麼開心,你不生氣?"梵狄想到就問到了.

穎嘻嘻一笑,心大好,哪里還有半點氣啊,手抱著梵狄的腰,親昵地蹭著他的下巴:"我為什麼要生氣呢,水菡本來就是個很好的人啊,現在也成了我的朋友了,而且她又沒喜歡過你,我沒什麼好生氣的."

"你……還能再直接點麼,多少給我留點面子行不?"梵狄無奈,穎的話是實話,可也實在有點戳到他曾經的隱傷.即使"水菡沒喜歡過他"這是事實,但敢在梵狄面前直的,除了晏少,就只有穎了.

"哈哈,還覺得丟面子?其實沒什麼的,你喜歡對方,對方不喜歡你,這種事又不是你一個人才遇到.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穎粉潤的臉蛋盡是神秘之色,這一下就勾起了梵狄的好奇心.

"你還有秘密?你的秘密不就是曾經暗戀我嗎?怎麼還有?"

"還有一件事……以前在鄉下,我們那里開了一間理發店,里邊有一個很man的季師傅,理發手藝超好,很多人還排隊去理發店呢.我也去過幾次,我當時還喜歡季師傅……"

穎著,驀地感到腰上一緊,梵狄凌厲的目光掃過來了,但穎緊接著又:"可是季師傅已經有老婆了,所以我就很干脆地祝福季師傅,再也不往別的地方想了.我也沒覺得丟面子啊……"這妞是自揭傷疤來安慰梵狄呢,太憨厚了.

眼看著梵狄的臉色緩和了一點,穎又了:"後來我在蜀香味工作的時候,你還沒認出我,有一次我看見季師傅跟你們一桌吃飯,原來他就是水菡的老公.今天水菡還跟我,季師傅是全亞洲最頂級的造型師,以前還拿過獎,她會請他老公來給我造型,到時候上H國的美食節目之前好好設計一下形象……"穎心好了話的語氣也變得輕快,渾然未覺梵狄的臉變黑了.

"咦,阿凡,你怎麼繃著臉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怎麼了?"穎茫然地看著他,不解地問.

梵狄咬著牙,半眯起的眸子閃爍著危險的光,嘴角抽了抽:"原來你第一個喜歡的男人竟是晏季勻,水菡的老公?我什麼時候允許你答應他給你造型了?什麼全亞洲最頂級的造型師,那都是幾年前的事兒了,他知道現在最流行的是什麼嗎?知道H國的電視節目應該穿什麼衣服才適當?不定還不如我的審美呢!"

這男人,就跟被刺激到了哪根神經一樣,看在穎眼里,活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其實每個人都有孩子氣的一面,區別只是在于什麼時候表現,在什麼人面前表現.梵狄現在不自覺地表現出少少孩子氣,正是明他潛意識里真的將穎當自家人了.

穎怔怔地看著,眨了眨眼,恍然大悟:"阿凡,你又在吃醋了!你對水菡的感是過去式,我最初喜歡季師傅,那也是過去式啊,怎麼你聽了這麼大反應,不是吃醋是什麼?"

梵狄臉一僵,瞬間變成醬紫色……這妞,你還敢不敢再直接點?這是要把哥氣得噴血才甘心咩?

"真的不允許季師傅為我造型嗎?為什麼啊?水菡只需要兩張機票錢就行了,這麼劃算,我們真的不要嗎?"穎水汪汪的明眸分明是在:不要多可惜啊!

梵狄一陣無語,但很快又想到了若晏季勻知道水菡將他這麼"便宜"給"賣掉"不知是怎樣的表呢,想想都覺得大快人心啊,真想看到晏季勻吃癟的樣子.

"呵呵……"梵狄斜斜一挑眉,帶著懲罰的意味:"你膽子越來越大了,看來是我收拾得不夠,嗯?"

話音一落,臥室里立刻響起了穎求饒的聲音,只是怎麼聽都是為了逗梵狄開心的成分居多……

"不敢了……我不敢了你吃醋了……咯咯咯……阿凡饒命啊……不要……唔……"穎這身板兒哪里斗得過梵狄,很快就被吻得喘不過氣,只剩下一片含糊的呢喃.燈影下,兩個*的身影難舍難分,漾起一陣陣動人心弦的旋律……

第二天.

經過昨天的事,穎和梵狄的感似乎又更明朗而堅定了,感覺更加親切自然.只是穎直到吃過午飯還在抱怨腰疼……能不疼嗎,都是被某個勇猛的男人給折騰的.

于是乎,晏季勻和水菡來的時候就正好看見穎一個人在角落里伸腰伸胳膊伸腿兒……嘴里還在聲嘟噥著什麼,似乎是在念叨梵狄的名字.

"穎!"水菡喚了一聲,饒有興趣地看著她.

穎驀地轉身,驚喜萬分:"水菡……季……季師傅!"

晏季勻在看到穎時也不禁驚詫,只是微微愣了兩秒就反應過來了,這可不正是以前在鄉下鎮上見過的姑娘麼?怎麼這就是梵狄的女朋友?【還有更多精彩會每天為大家奉上,請大家繼續支持千千,群麼麼!】

上篇:續:今晚你去隔壁房間睡!     下篇:續:珍惜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