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珍惜眼前人  
   
續:珍惜眼前人

這大廳里的氣氛一下子就熱絡起來,穎見到晏季勻那就像是見到了久違的老朋友,親切地招呼著,笑得格外燦爛,那笑聲傳得很遠,當然足夠讓某人聽到了.

晏季勻一臉溫和,挺拔的身姿往那一站,薄唇噙著淡淡的微笑,有種大哥哥的溫暖……他當然記得,曾經,在鄉下鎮上,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子在漫天風雪莉,喜歡他,而他卻坦誠告知,自己已經老婆,于是,那個女孩便笑著祝福他幸福快樂.

雖然那只是一段的插曲,但晏季勻卻記住了穎當時那種純真不染雜質的眼神,記住了這個單純沒心機的女孩兒.如今再見,她已是梵狄的女友,這真是件值得慶賀的事.

"季師傅,能見到你真好!"

"穎,別來無恙."

晏季勻淡定平靜,只是一雙清亮的鳳眸里含著幾分攝人的溫暖,讓穎感到十分親切.

半點都沒有想象中的尷尬,不知怎的,穎就是那麼肯定季師傅不會因從前的事而介懷,所以,她可以這麼自然而然地面對季師傅.

而晏季勻也是如此,他本來就對穎的印象不錯,現在見她大大方方地招呼,沒有一點扭捏作態,心中不由得暗暗又贊賞了三分.

水菡在一旁可就聽糊塗了,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略帶疑惑:"咦,你們之前認識嗎?怎麼我不知道?"

穎一愣,隨即趕緊地解釋:"我昨天忘記了,我跟季師傅是認識的……就是以前在鄉下,季師傅在一間理發店里上班,我……"

晏季勻不動聲色地攬著水菡的腰,插了一句:"沒錯,就那個時候認識的,穎到店里剪過幾次頭發."

"對對對,就是這樣!"穎這回竟是忽然變機靈了,領會到了剛才晏季勻那個眼神的用意,所以她也沒有自己曾喜歡季師傅的事.那就像是上輩子的經曆了,也可以是當時的穎對異性的憧憬和好奇居多,現在確實沒什麼可追究的,過去的事,云淡風輕之後就用一種旁觀的心態去冷靜地看待,會感覺輕松很多.

晏季勻漫不經心地瞄了瞄穎,實際上卻是沖她微微點頭,意思是在誇她懂事.

水菡聞,覺得穎和晏季勻相識,那也挺不錯,至少做造型的事,老公不會總是要"懲罰"她了……

"穎,讓我們看看你臉上的傷恢複得如何?"晏季勻懷著關切的心,伸出手,欲要撩起穎腮邊的頭發.這個動作沒有事先預想,就是下意識的,並且對穎,晏季勻只當是個可愛的妹妹.

但是,就在晏季勻的手指差那麼一點碰到穎的頭發時,旁邊突兀地出現了一只男人的大手,不著痕跡地將穎往後邊輕輕一帶……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梵狄略帶慵懶的聲音聽起來很是悠閑.

就這樣,晏季勻的手落空了,饒有興致地看著梵狄,兩人又在開始用眼神在空中"交彙………

這是只有男人才懂的眼神交流,旁邊兩女人看得一頭水霧,怎麼兩個男人的表都驚人的相似?面帶怪異的笑容,可怎麼看都隱約有點爭鋒相對的感覺?

不過水菡對于眼前的這種況也見過好幾次了,可穎還是第一次見,怔怔地看著晏季勻和梵狄,不明白為何兩個純爺們兒的目光會如此"*".

其實她們不知道,兩個男人的眼神里含著只有他們才懂的語……

晏少:"喲,這麼緊張穎了?我不過是想看看她的傷,你犯得著這副架勢?"

梵狄:"哼,你看傷就用眼睛看,動手摸臉做什麼?想趁機吃豆腐?"

晏少:"我沒你想的那麼齷齪,是她的臉被頭發擋住了."

梵狄:"呵呵呵……誰知道你怎麼想的?"

"……"

兩人就這麼瞪著對方,好一會兒之後,水菡和穎終于是忍不住了,感覺倆男人的眼角都在抽筋了.

穎拉了拉梵狄的衣:"阿凡,季師傅和水菡都來這麼久了,我們是不是該讓人家坐下來再?我去讓人准備點茶和點心."

"我跟你一起去,順便去花園走走……"水菡是想去外邊透透氣,她心里比較清楚,因為梵狄曾經喜歡過她,所以每次晏季勻和梵狄見面那氣氛都怪怪的.

這下可好,大廳里只剩下梵狄和晏季勻了,兩人眼角的余光瞄著水菡和穎的身影消失,這才同時一轉身,鼻子里哼哼唧唧的,各自在沙發上坐下,面對面.

梵狄二郎腿一翹,精美的下巴略一點,大大咧咧地:"水菡,兩張機票錢就能請到你來給穎做造型,不過我覺得好像有點貴,因為我對于你的手藝,深表懷疑……那個,當年你拿亞洲某造型設計大賽上的金獎,該不會是作弊的吧?"

晏季勻聞,也不生氣,只是那雙深眸里一道暗芒閃過,唇角微彎,嗤笑:"是不是作弊,你看看比賽的視頻不就知道了嗎?看看當時各個參賽者展現出來的是都是什麼水平,就知道我有沒有作弊了.哦……不好意思,我忘記了,你只是個門外漢,不懂造型這一行,就算看了也不會明白."

"呵……我門外漢?切!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

"見過豬跑的人不一定知道豬肉到底好不好吃."

"……"

倆男人就這樣你一我一語地互相抬杠,明朝暗諷,互不相讓,就好像兩個孩童在拌嘴.

最後,晏季勻出殺手锏了,拍拍腿上的灰塵,散漫地:"你要是懷疑我的專業水准,你大可以告訴穎我不做她的造型師了."

"你……"梵狄兩眼一瞪,死死盯住晏季勻:"你子是在得瑟?"

晏季勻聳聳肩,一副"隨你怎麼想"的表.但下一秒,他就見到梵狄那張臉上笑開了花:"可別怪我沒提醒你一件事,本來還想著給你點面子,不過現在看來不需要……其實按照輩份來算,你該叫稱呼我為什麼?"

"……"晏季勻嘴角的笑意立刻僵住,鋼牙緊咬……按輩份稱呼梵狄?那是晏季勻最忌諱的三個字了!

梵狄很滿意地看到晏季勻黑臉的樣子,笑得暢快極了:"好歹我也是你七舅公,你該不該有點晚輩的姿態啊?別以為穎那傻妞答應了要你做造型,你就得瑟上天了,要是我不同意,她最終還是會站在我這邊的,不過嘛,既然你是水菡的老公,我給水菡一個面子,勉強同意你為穎做造型了,但是你得先展示一下你的水平,我才能放心."

"少臭美了,還舅公?不怕佘了腰!"晏季勻毫不客氣地嗆回去,順帶送去一個大白眼.

"你……"梵狄才剛一個字,忽地哈哈大笑,表來個180度轉變,熱友好地對晏季勻:"你們兩口子真熱心,造型的事就交給你了!"

晏季勻想都沒想就順口答道:"沒問題!"

這倆貨變臉之快,若是有人全程看到的話,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的,但他們似乎已經很有默契了,晏季勻即使沒看到身後,從梵狄這表也能猜到,准是水菡和穎回來了,所以他也很積極地配合著,讓人看起來這就是一對友好的兄弟.

果真,水菡和穎有有笑地進來了,穎手里端著精致的茶杯送到晏季勻面前:"季師傅,嘗嘗這個大袍."

"嗯,聞著都挺清爽的,喝起來一定不錯."晏季勻一臉享受地將杯子湊到嘴邊……

"來,阿凡這杯是你的,我給你鮮榨的果汁."穎將杯子放在梵狄面前,然後乖乖坐在他身邊.

水菡兩眼發亮,直誇穎對梵狄真好.穎臉皮薄,微微有些臉,訥訥地:"阿凡以前有事沒事都愛喝點酒,不過現在已經改成喝果汁比較多了."

這話本是無心,可聽在別人耳朵里就有深意了……其余三人同時一愣,梵狄俊臉抽了抽,水菡就笑得前仰後合:"哈哈哈……梵狄,還是穎厲害,她能讓你少喝點酒!"

晏季勻輕飄飄投去一個只有梵狄才懂的眼神,那含義就是在:"一物降一物".

梵狄裝作什麼都沒看見,咕咚咕咚將果汁喝光了,這分明是在逃避話題,更是惹得水菡大笑不已……

這一個下午,公館里都充滿了歡聲笑語,四人相處的時候雖然多少有些不習慣,可有水菡和穎這兩個奇妙的女人在場,時不時都會迸發出陣陣笑聲,兩個男人在旁邊也會被這種歡快的的氣氛所感染.

日子原來可以這樣輕松美好,只要拋開心中的執念,珍惜眼前人,珍惜來之不易的感和緣份,仿佛世界都會變得開闊很多.

在此之前,誰都沒想到有那麼一天,這四人會湊到一塊兒來,命運的奇妙之處就是讓你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但晏季勻和梵狄都有一個共同的優點就是——不會沉溺在過去的恩怨中.過去怎樣,不去想了,重要的是現在,重要的是誰陪在自己身邊……

晏季勻和水菡今天來的目的是先看看穎的況,然後晏季勻才會針對她的形象氣質來設計最合適她的裝扮.時間很充裕,要兩個月之後,穎才會去H國錄節目,當然了,為了保險起見,她需要提前半個月過去,屆時,水菡和晏季勻也會一同前往.

水菡是早就想去H國旅游了……主要還是嘗嘗那邊的美食.對于吃貨來,那里確實有著相當的吸引力.而晏季勻也覺得,穎自帶一個造型師去比較好,不用H國電視台的造型師,一定要是咱中國人自己造型去上鏡,才算是一次完美的表演.

穎受到H國電視台邀請的事,很快就在烹飪界傳開來,在原來那個烹飪大賽的官網上還活躍著一些"溜雞絲"口罩女的粉絲,現在聽到她受到H國的邀請,更是激動不已,而某些想要出來亂噴的人也只是偶爾冒一下泡就會被更多的粉絲噴得狗血淋頭.由此可見,穎的支持者很多.所以,大勢所趨,穎在梵狄的建議下,開通了個人微博,微信,並且公開了賬號,每天都會有新的粉絲加入,關注度直線上升.

吳國力是穎的恩師,他當然是高興得合不攏嘴,倍感自豪啊.穎是第一個獲得H國邀請上電視台美食類節目的最年輕的中國女廚師,這不但是對她的一種肯定,更是她事業上一個良好的開端.可以想象,從H國錄完電視節目回來,穎在烹飪界的名氣和資曆將會漲一大截.

梵頂天也知道了這件事,他沒來公館,但消息很靈通.他沒有做表態,沉默,更讓穎在開心之余不敢松懈.她可沒得意忘形,她知道,上一個節目,在梵頂天面前根本不算什麼,他不會因此就輕易承認她是梵家的兒媳婦了.

雖然現在有梵狄的呵護和疼愛,可穎還是覺得,能得到梵頂天的認可,那才算是最好的結果.她可不想在結婚時還遭到老爺子的反對.她要堂堂正正地成為梵狄的新娘,而不是想看著梵狄因為她的原因,跟梵頂天關系鬧僵.

穎默默地努力著,堅持著,准備著不久之後的H國之行,並且,她也在盤算著,在美食節目結束之後,她又該做什麼呢?

有遠見,不為眼前的一點榮譽就忘乎所以.這是穎身上難能可貴的品質,沒有人教,她這是自己悟出來的.擁有這樣品質的人,在前進的道路上會比別人來得更穩,更紮實……

***********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路,在這個拼爹拼娘的時代里,普通人的前程,更需要自己付出比別人多幾倍甚至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行.在豐收之前,總是要經過寒冬酷暑,這一點,是沒有捷徑可走的.

水菡在攝影界擁有令人豔羨的成就和地位,穎如今也在朝著良好的勢頭發展,童菲更是早有了一份大學教師的工作……這幾個善良可愛的女人里,只剩下蘭芷芯這個單身媽咪還沒著落,她還在苦苦掙紮中煎熬……

過年前幾天,蘭芷芯接到了一間公司通知她去上班的電話,她興致勃勃地去,對即將踏入的新職場,有著一份熱和期待.但是,結果卻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樣順利.

確切地,蘭芷芯是被招進一個房地產公司當售樓姐.只不過,上邊那個銷售經理是個脾氣古怪的中年婦女,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到了更年期,所以成天就拿蘭芷芯當出氣筒.

蘭芷芯是新來的,不想跟人鬧不和,更何況對方是她的直系上司,她若是對著干,唯一的出路就是只能被炒.

這份工作,對于一個辛苦的單身媽媽來,太重要了.蘭芷芯是個懂得隱忍的女人,知道衡量輕重,所以她只能默默承受著,只能安慰自己,受點氣沒什麼,只要有薪水拿,有固定工作,她就能將嫣嫣撫養長大……

蘭芷芯是個骨子里有傲氣的女人,人如其名,蘭心慧質,但無奈命運捉弄,如今的她當售樓姐還每天要應付上司的刁難,這確實是有些委屈蘭芷芯了.

委屈,煎熬,都不要緊,為了孩子,她什麼都能忍.

蘭芷芯本就是個美人胚子,不同于青春美少女,蘭芷芯身上有種獨特的女人味,淡定悠然,處變不驚,大方得體,冷靜睿智,加上她天生的外貌優勢,她在這售樓部里可算是一朵靚麗的鮮花.如果她自己不,別人是不會看出她的真實年齡的,她看起來最多也就二十五歲,樣貌姣好,氣質出眾,特別是當她臉上露出淡淡自信的微笑時,總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仿佛這不是一個售樓姐,而是某個成功的女強人……

售樓部統一的服裝,白襯衣,卡其色齊膝半身裙,外加一件卡其色西裝.如此簡單的衣服,不少人穿著都顯不出自己的特色,但蘭芷芯卻是一個例外.高大上能駕馭,普通工作服一樣的掩蓋不了她自身的綽約的風采.

蘭芷芯刻意低調,但她就是一個在低調中也能綻放光芒的人,尤其是在售樓部這種地方,時常都會遇到某些有錢的男士覬覦蘭芷芯,對她獻殷勤,甚至公然要求她帶著合約書去酒店單獨談簽約的事.其意圖是在明顯不過了,可蘭芷芯都裝作不知道對方的心思,婉拒了.

她懂得如何拒絕男人,時常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她就不會迷失和墮.落.可是,盡管如此,售樓部了還是有人嫉妒蘭芷芯,她才來沒多久就成了女職員的公敵……因為男職員的目光都盯著蘭芷芯了,有幾個富豪大客戶還特意在蘭芷芯那里簽合同,她的提成自然就高了,能不招人嫉妒麼?

蘭芷芯不是花瓶女人,她是真材實料的有能力,但她深知,在職場里混,最要緊是不能鋒芒太露,所以,當上司有意刁難和拿她當出氣筒,她都盡量在隱忍.

有一次,蘭芷芯在角落里吃盒飯,不知道有客戶來找她了,結果那單售房合約就被經理給撬了去,事後經理還是蘭芷芯自己怠慢了客戶,卻不提是她自己向客戶撒謊蘭芷芯沒上班.

又一次,因為客戶送花給蘭芷芯,結果經理把她罵得狗血淋頭,她跟客戶搞不正當關系,破壞了公司風氣.實際上關蘭芷芯什麼事,她對送花的事都不知,客戶要送,她能有什麼辦法?

還有一次,一個啰嗦的客戶第七次來售樓部詢問,其他人都不願意接待,都覺得這人不會買房子,純粹就是閑得蛋疼的一族.但蘭芷芯卻很禮貌地接待了這位看似普通的客戶,結果當天蘭芷芯就簽下了一座獨棟別墅的合約,並且這客戶還將一次付清房款.

這下,銷售經理就惱了,心里懊悔得要死……早知道這客戶那麼有錢,她就接待了,哪還有蘭芷芯的好事兒?銷售經理一肚子的氣沒處發,隨意按了個借口又將蘭芷芯訓斥了一頓,最後還問蘭芷芯是不是用不正當的手段勾.引這個客戶才拿到的合約……

一次次的刁難,甚至侮辱蘭芷芯的人格,質疑她的品德,蘭芷芯就是在這種高壓和水深火熱之中渡過的一個多月.她不知道自己哪天就會受不了而爆發了……

在這里,蘭芷芯是被孤立的,女同事都不願意跟她做朋友,不願意和她接近,因為都覺得會被她搶了風頭.男同事雖然都對蘭芷芯有好感,但由于都知道銷售經理看不順眼蘭芷芯,所以他們也都有所收斂了.這就是職場,現實而殘酷,很多人都會選擇明哲保身,保住工作和前途,比美女更重要.

在這兒,蘭芷芯是孤單的,可她不會因此而傷心.物以類聚,這群人不是她的類,她也做不出那種抱大腿往上爬的事,她有屬于她的自尊和驕傲,既然別人不願跟她做朋友,她又何必自討沒趣?她還有水菡和童菲這兩個好姐妹,足矣.

日子就在這平淡而又充滿煎熬之中過去了,蘭芷芯漸漸適應了這里的工作,包括同事的冷眼和經理的壞脾氣.

這天,是周六,又到了比平時忙活的時候.蘭芷芯剛剛接待了一位穿著黑色皮大衣的中年男士,正站在大廳中間的沙盤前,拿著光筆,向客戶講解著資料.

蘭芷芯大方優雅的招牌式微笑,是最能贏得客戶的好感,此刻,這位中年男子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望著蘭芷芯出神,渾然沒將她剛才所聽進去,並且,他還不知不覺更靠近了蘭芷芯身邊,她都能聞到他身上濃濃的煙味了……

"美女,你慢點……這里,這里是雙陽台的嗎?"男人著就伸出手,一下捏住了蘭芷芯拿著光筆的那只手腕.

蘭芷芯手里的光筆本來是照在沙盤中的某個樓層模板上,這時卻抖了抖,差點掉下去……這男人擺明是想吃她豆腐,可惡!

蘭芷芯臉色微變,正想點什麼,可她卻看見門口走進來一對男女,親昵地挽著手,大搖大擺的,似是一對侶.

蘭芷芯瞬間僵住,胸口處驀地竄起一抹疼痛……亞撒,他怎麼來了?難道是帶女人來買房子的?【6千字!】

上篇:續:季師傅來啦!     下篇:續:童菲生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