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童菲生娃  
   
續:童菲生娃

無論多麼堅強冷靜的女人,她的心,總有某一處不為人知的柔軟,在毫無防備的時候被人狠狠戳中,記憶中遙遠的,深深淺淺的傷口……

蘭芷芯在看見亞撒和他身邊的女人時,如遭雷擊般呆立不動了,一時間竟忘記了自己的手腕還被客戶抓著,她的視線從亞撒臉上移到了他的女人……這張熟悉的面孔,即使過去幾年了,蘭芷芯依然記得格外清楚.

老天,這是故意不讓她安生麼?亞撒帶來的女人竟是當年蘭芷芯在酒吧當酒水推銷員時結識的一個女同事,也就是那個花了兩萬塊錢,讓當時的蘭芷芯代替她去亞撒房間睡了*結果第二天一大早蘭芷芯被這個女人叫走,而她自己則躺在了亞撒身邊……這個女人的名字叫——盧潔瑩!

亞撒和盧潔瑩的出現,自然引得了售樓部里一陣的sao動……這種帥到讓人眼花的混血帥哥帶著一個青春靚麗的美女出現,這本身就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蘭芷芯瞬間有種寒毛倒豎的感覺,驚駭之中又升騰起幾分酸楚得疼痛……不知怎的,潛藏在心底的某種緒就像是一只熟睡的動物被驚醒了,在她心房中亂竄不停.

亞撒是蘭芷芯幾年前唯一暗戀過的男人,也是嫣嫣的父親,蘭芷芯此刻怎能心如止水?

但她必須裝作心如止水,不能讓自己的異樣在這種時候被看穿.

姣美如花的容顏略顯蒼白,蘭芷芯耳邊傳來客戶興奮的聲音:"蘭姐,我剛才的你聽見了嗎?等你下班後一起吃飯,我們再討論一下簽合約的事."

又是一個這種男人!蘭芷芯趕緊地收回目光,下意識地用力想掙脫男人的手,可是,已經太遲了……

"蘭芷芯?你怎麼會在這里?"亞撒微顯詫異的口吻,隨即視線落在了蘭芷芯被人抓住的手腕上.

亞撒愣了一秒,俊臉上令人炫目的光芒霎時暗了下來,似乎是"明白"了什麼,頗有深意又帶著絲絲鄙夷的目光瞄了瞄蘭芷芯:"原來你到這兒來當售樓姐了?呵呵……售樓姐……"

亞撒有意將這幾個字得很怪異,他的眼神就足以明他誤解了蘭芷芯,以為她是在用美色勾.引客戶簽約,他將蘭芷芯這售樓姐給打上了一個不好的標簽.

蘭芷芯本來就壓抑著自己的緒,現在聽亞撒這麼一,頓時只感覺一股火氣直沖腦門兒!可蘭芷芯不是女生了,她很清楚此刻沖動會是什麼後果,她必須將眼下的況處理好!

蘭芷芯暗暗用勁掙脫手腕,那客戶見有人看見了,便也不好再繼續抓著蘭芷芯的手,只是又再重複了一遍:"晚上一起吃飯,別忘了."

蘭芷芯一陣窩火,急忙搖頭:"何先生不好意思,我今晚下班後還要培訓,謝謝你的邀請,不過我實在是去不了."

這位姓何的客戶邀請蘭芷芯吃飯不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見她竟然當場拒絕,他的臉色也垮了下來,冷冷地嗯了一聲,似是在蘭芷芯不識抬舉.但這售樓部是公共場合,他縱然心里在罵蘭芷芯,可也不能因此就發作,那樣太丟面子了.所以,這何先生佯裝沒事地走了……

蘭芷芯明白,只怕何先生下次來的時候真要買房的話,也不會在她這里簽約了.

亞撒欠揍的聲音又在:"哈哈,剛才那個男人真傻,他應該等你下班後再打電話給你邀請吃飯,這樣沒人知道,他就能得逞了."

這意思就是蘭芷芯剛才拒絕客戶的邀請,不過是因為被亞撒看到了才故意裝的,實際上她沒有那麼潔身自好.

"亞撒,你不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蘭芷芯清冷的瞳眸瞪了亞撒一眼,轉身欲走.

"怎麼這種態度對客戶啊?沒看見我是來買房子的?"亞撒懶洋洋的聲音很有無賴的風范,與他這陽光帥氣俊朗無匹的外型有點不符.

果然,蘭芷芯硬生生停下了腳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再會過頭時,已經換上了職業招牌微笑:"原來先生是要買房,請這邊來看."

亞撒嗤笑,跟著蘭芷芯走過去,而那個挽著他手的盧潔瑩卻是全程都沒過一句話,就好像根本不認識蘭芷芯.

蘭芷芯前一刻還在想要怎麼跟盧潔瑩打招呼,可是她發現盧潔瑩似乎不記得她了,沒有半點異樣的表,眼神更是平淡疏離.因此,蘭芷芯聰明地選擇了沉默,就當自己也不認識盧潔瑩.顯然,盧潔瑩是不想讓亞撒知道她與蘭芷芯是舊識.

盧潔瑩比蘭芷芯幾歲,今年才二十四,正是女人青春大好年華的時候,她身上張揚著一股驕傲的氣息.這種驕傲是來自于她身邊的這個男人……和他在一起,她能感覺到周圍豔羨的目光,感受到女人們那種羨慕嫉妒恨的心理,她享受這種成為焦點的感覺.

亞撒挺拔的身姿足足有一米八五高,蘭芷芯站在他面前就顯得有些嬌了,略仰著臉才能看到他的眼睛.

"現房,有什麼好的介紹?"

蘭芷芯強行穩住心神,盡量讓自己不要被私人緒所影響,現在是工作時間,亞撒既然來買房,他就是客戶.

"有一棟豪裝的公寓,目前還剩下七套,請問,對房屋朝向以及樓層有什麼特別要求嗎?"蘭芷芯公式化的口吻和職業笑容,儼然真的像今天才認識亞撒一樣.

"朝向和樓層沒什麼特別要求,最關鍵的是要潔瑩喜歡……是吧?"亞撒凝視著盧潔瑩,目光變得溫柔如水.

蘭芷芯只覺得自己眼花了,剛才亞撒還一副嘲諷臉,現在卻對盧潔瑩露出這樣*溺的神,看來,他真的很喜歡盧潔瑩?

蘭芷芯微微一閃神,心髒的位置抽了抽,呼吸有些窒悶……老天爺是故意捉弄她麼?非要這樣刺激她才行麼?她只想帶著嫣嫣好好生活而已,為什麼亞撒要屢次出現擾亂她的心神?

盧潔瑩旁若無人地依偎在亞撒懷里,嬌羞地:"只要是你買給我的,我都喜歡……"

這含脈脈的樣子,更是惹來男人的愛憐.亞撒爽朗地一笑,低頭在盧潔瑩耳畔挑.逗地:"喜歡的話,今晚就好好表現一下,讓我驚喜驚喜."

"你……聲點兒……"盧潔瑩的臉更了,佯裝害羞地看看四周.

蘭芷芯冷眼看著這一幕,安靜地等著這對男女秀恩愛完畢了再房子的事.只是,心底那難以抑制的酸澀卻是在無聲無息地蔓延,像硫酸腐蝕著她的血肉.

滿以為憑著這幾年的曆練,她已經可以做到對很多人和事都泰然處之云淡風輕,但此時此刻她才知道,原來即使她再怎麼冷靜聰慧,靈魂深處始終藏著那個最初讓她心動的男人,是她的初戀啊,是孩子的父親啊!如今,他就在眼前跟盧潔瑩親親熱熱摟摟抱抱,她不想被影響緒的,可偏偏一顆心不聽使喚地在疼著……以為自己早就已經揮劍斬絲,但實際上卻不是麼?

接下來,蘭芷芯還向亞撒和盧潔瑩介紹了豪裝公寓住宅的詳細資料,她對業務很熟練,話的語速不快不慢恰好合適,並且很能抓住重點,將住宅的特性優質介紹得尤為仔細.加上她本來就知道亞撒的身份,更知道他不缺錢,對女人很大方,所以,她覺得即使是最貴的豪裝公寓,亞撒也是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果然,亞撒十分豪爽,很快就決定了買下其中一套,售價為389萬.

可是,奇怪的事發生了,亞撒沖著蘭芷芯點頭他就要那一套,然而他卻不是在這里簽約……

"這套給我留著,明天上午會有人替我辦手續."

蘭芷芯聞,秀眉不由得蹙起:"先生,如果需要我們將房子給你留著,程序上是要先繳納押金的,不然的話,若是有其他客戶看上那套房子並且先簽約……"

亞撒漂亮的藍眸子睥睨著蘭芷芯:"這個你不必擔心,既然我看上了這套,它就不可能會屬于別人.我過明天會有人來替我辦手續,同樣的話,我不想再重複第二次."

蘭芷芯不禁氣結,這男人還能再狂一點嗎?他看上的房子不會屬于別人?好大的口氣啊!他憑什麼這麼篤定,公司又不是他家的,真是個自大狂!

蘭芷芯心里腹誹,可臉上還是不露聲色,淡淡地:"既然這樣,那……明天見."

蘭芷芯也不再多廢話,看出亞撒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她如果再啰嗦地提醒,就顯得很不識趣.他愛怎麼著就這麼著,反正她把話明了的,他不交押金,萬一明天來的時候房子已經賣出,可就不關她的事了,也不能怪她.

臨走前,盧潔瑩她要去洗手間,亞撒就坐在沙發上等她.

就在盧潔瑩進去之後,蘭芷芯也跟著去了.

還好這兒只有她倆人,終于可以用再掩飾了.

"蘭芷芯,我就知道你會跟進來的."盧潔瑩神複雜地看著穿職業裝的蘭芷芯,眼底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嫉妒.她不想承認,但不得不承認蘭芷芯即使穿著普通的職業裝也能散發出獨特的女人味,並且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30歲的女人,那瑩潤的肌膚好得讓盧潔瑩都眼.

蘭芷芯早就料到盧潔瑩的反應了,不卑不亢地:"你要進洗手間,難道不是想暗示我進來麼?既然這樣,我當然要配合你了."

盧潔瑩咬咬牙,眸中隱現幾分狠色,壓低了聲音:"你很聰明,知道我的用意,那我就直了吧.我現在是亞撒的女人,你也看到了,他對我很好……所以我希望你能對以前的事保密,別讓亞撒知道那天晚上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你答應的話,我可以馬上往你賬戶上彙50萬塊過去,就當是封口費了."

盧潔瑩很自傲,也很直接,甚至帶著點張狂的,可她也是相當緊張亞撒的.就在前幾天她才與亞撒遇到,她驚訝地發現亞撒居然還記得她,記得幾年前那一天晚上發生的事,于是她才順著竹竿往上爬,自己對那*的事至今難忘,單身很久了都沒有交男朋友.

就這樣,亞撒念在那一份舊,將盧潔瑩留在身邊,對她*愛有加.而他並不知道其實幾年前的那*,那個讓他記憶猶新意猶未盡的女人,根本不是盧潔瑩而是蘭芷芯.

蘭芷芯聽了盧潔瑩這番話,心頭震驚,更多的是憤怒,壓抑的火苗更是高漲起來,怒極反笑:"呵呵……盧潔瑩,你當我是什麼?六年前我之所以答應當你的替身,是因為我父親當時病重急需要錢動手術,我才會一時腦子熱……這幾年雖然失去聯系,可我還是一直惦記著你這個朋友,想不到你一出現卻拿我當敵人麼?怎麼你以為現在我會跟你搶亞撒,又想用錢來收買我?在你心里,我就只是一個貪財的女人而已?"

難怪蘭芷芯這麼痛心了,她心里有盧潔瑩這個朋友,但今天的重逢讓她明白,她很傻.

盧潔瑩的臉微微一,尷尬地撥弄了一下腮邊的頭發,但隨即她眼中的決絕更甚:"蘭芷芯,謝謝你惦記我,但是,時隔六年,我們都已不是當年的自己,我有我的路,你有你的道,各自井水不犯河水就行,最好是能將彼此當陌生人,將從前那段經曆都埋在記憶中,不要再翻出來,就讓那件事成為一個秘密,這樣對你對我都有好處.你以前暗戀亞撒,可是你在那晚之後收了我兩萬塊錢,就算你是為父親治病,但亞撒如果知道了,會相信你嗎?他只會認為你是個為了錢出賣身體的女人.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初戀誤會什麼吧?"

這是威脅.盧潔瑩為了繼續留在亞撒身邊,不惜徹底斷絕了與蘭芷芯之間微薄的誼,而這也反應出了盧潔瑩其實很沒自信,她看到如今的蘭芷芯比當年更美更富有女人味了,她深深地感到了危機,不得不鋌而走險,向蘭芷芯攤牌.

蘭芷芯只覺得眼前的盧潔瑩好陌生,再也沒有六年前的影子了,能出這番話來,明那所謂的友誼,在盧潔瑩心里不過是垃圾而已,已經被她徹底摒棄了.

蘭芷芯攥著的手掌越發緊了,唇角的冷笑噙著一絲不屑:"盧潔瑩,你真以為我會跟亞撒有什麼?你也了,我暗戀他,是六年前的事,現在卻還要提起,有何意義?他是你的男人,你盡管看緊點,但是你要防的不是我,而是外邊那些花花草草.告訴你,就算你沒有對我這些,我也不會去接近亞撒,不過現在這樣也好,讓我看清楚昔日的姐妹是什麼樣的嘴臉,我就不會再惦記和牽掛了,從今天起,你我就是陌生人.盧潔瑩,你好自為之."

"砰——"蘭芷芯已經轉身出去,重重關上洗手間的門.

"你……"盧潔瑩呆立當場,潤的臉蛋瞬間煞白……原來是她多此一舉了,原來蘭芷芯根本不想跟亞撒有牽扯?而她因為心急,了那些話,徹底失去了蘭芷芯這個朋友,今後,再見時,已是陌路了.如果她沉得住氣一點,不定還能跟蘭芷芯再像以前那般當姐妹,她也不至于孤孤單單的沒朋友.

但現在,一切都悔之晚矣,蘭芷芯的脾氣,盧潔瑩是知道的,她是個性格剛烈的女人,出來的話就會做到,如今是真的絕交了.

很快,盧潔瑩的目光再次堅定起來,帶著狠色自自語:"哼,就算絕交又怎樣,沒朋友又怎樣,我現在跟亞撒在一起,他就是我的全部.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爭取自己的幸福!蘭芷芯,要怪就怪亞撒還對當年那一晚的女人念念不忘,我不能讓他知道那個人是你.既然你表態了,我就暫且放過你,希望你話算話,別想打亞撒的主意,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

蘭芷芯聽不到這些話了,她已離去,繼續工作去了.她對盧潔瑩十分失望,從此,這個女人就是被劃入了蘭芷芯的交友黑名單中.其實蘭芷芯哪里會主動去接近亞撒呢,更不會告訴亞撒當年的事.她還怕那件事暴露呢,本來是想進洗手間跟盧潔瑩商量一下保密的,卻沒想到盧潔瑩會那麼心急地威脅她.

還用威脅麼?她比誰都巴不得那件事永沉大海不再被提起.她只想嫣嫣的存在能成為一個秘密……

但有一點值得欣慰的是,蘭芷芯現在能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不用擔心當年的事被亞撒知道,因為盧潔瑩不會泄密的.

蘭芷芯剛一走過轉角處就撞上了一堵肉牆,吃痛地捂著鼻子,憤懣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可不正是亞撒麼?

亞撒一改他陽光的笑容,痞痞地勾唇,裝作很驚訝地:"你干嘛捂著鼻子?痛嗎?難道你的鼻子是假的?被我輕輕蹭一下就歪了?"

蘭芷芯銀牙緊咬,美麗的鳳眸投來兩道凌厲的光線:"你的鼻子才是假的,你渾身上下都是假的!"

豈有此理,一個純天然美女居然被亞撒這貨成是鼻子是假的,人家聽了能不生氣才怪.

亞撒扁扁嘴,聳聳肩,笑得更欠揍了,不知怎的看著蘭芷芯氣得臉的樣子他就覺得心里特爽快,能打破她淡定冷靜的表,他很有成就感.

"別激動,瞧你一副吃人似的目光,我有那麼可恨麼?好歹我們都是水菡兩口子的朋友,怎麼搞得好像是敵人一樣?你看我多大度,上次你罵我胡攪蠻纏,我都沒跟你計較,剛才不過是開個玩笑,你還氣?呵呵……不要太伶牙俐齒,否則更會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亞撒故意加重了最後三個字,很滿意地看著蘭芷芯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這貨心里都笑翻了.

亞撒不僅外表極品,性格也是極品.陽光爽朗的一面就很讓人著迷,但奇怪的是對蘭芷芯他就會很氣,自打上次在婚宴碰到了之後……

蘭芷芯一眨不眨地瞪著亞撒,當發現他眼底那一抹得意時,她嘴里罵人的話一下子就收住了……對,她若是發火,他就會更高興,擺明這貨是在故意激怒她,想看她抓狂的樣子,她就偏不如他所願!

就在身後傳來女人的腳步聲時,蘭芷芯倏然沖著亞撒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心平氣和地:"先生,請慢走."

這笑,猶如寒冬的積雪里驟然冒出一朵花兒,美得讓人呼吸一緊……

完,蘭芷芯優雅地邁著步子從亞撒面前經過,無視亞撒詫異的目光.

蘭芷芯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也知道是盧潔瑩從洗手間出來了,不想跟那個女人打照面,眼不見為淨.

看著蘭芷芯明明是差點發火了卻又忍住,亞撒不由得微微一愣……心想這女人的忍耐力也太好了吧?還有,他不想承認的一點是,剛才見到蘭芷芯那個笑容,似乎他心湖中有什麼東西被勾動了,一絲絲的隱約的拂動,稍縱即逝.

"亞撒,我們走吧."盧潔瑩親昵地挽著亞撒的胳膊,神色如常,像是什麼都沒發生.

只是她在走到門口時還不忘回頭看一看……蘭芷芯的存在,就像是盧潔瑩心中的一根刺,不舒服,紮在那里噎不下去吐不出來.她在想,蘭芷芯和亞撒真的不會有所交集了嗎?但願如此吧……

第二天下午.

果然亞撒的助理就來辦理買房手續了,只不過,接待他的卻不是蘭芷芯,而是公司的一位副經理,級別可比這售樓部的銷售經理高多了.平時都是很少能見到露面的……

即是這樣,這套房子的銷售提成,蘭芷芯就沒有份兒了,合約不是經她的手簽的,是由副經理親自辦理,這里的人誰都不敢有任何意見,只是暗地里猜測亞撒興許是一位特殊的關系戶.

沒了一大筆提成,蘭芷芯也不可惜,原本就不想跟亞撒和盧潔瑩再有任何牽扯,以後再無任何交集更好.然而,偏偏事與願違……就在蘭芷芯剛下班時,突然接到了水菡的電話.

水菡興奮極了,在電話里大喊著叫蘭芷芯趕緊去醫院,童菲要生了,已經被推進了產房!

蘭芷芯急急忙忙跑去醫院,產房門口已經圍了一群人,獨獨不見杜橙,聽這貨是進產房去了的……而在角落里,晏季勻和水菡正在跟一個男人話.

蘭芷芯瞬間感到頭疼,怎麼又遇到亞撒了?童菲生孩子,亞撒來這兒做什麼?【6千字,星期一有加更!】

上篇:續:珍惜眼前人     下篇:續:誕下寶寶,她的幸福圓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