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誕下寶寶,她的幸福圓滿了  
   
續:誕下寶寶,她的幸福圓滿了

產房門口的人都是在等待著喜訊的.杜橙的父母,童菲的父母,杜芊芊,以及水菡夫妻倆,亞撒,蘭芷芯……興奮和期待的氣氛包圍了整個空間,人人都在盼著新生命的到來.

事先每次童菲做產檢的時候都沒有要求醫生告知胎兒性格,這是她和杜橙共同的看法,不想先知道,只想將驚喜留到生孩子的一刻.其實無論男女,這兩口都是喜歡的,只是杜橙的父母是偏向于喜歡男孩多一點.

杜橙是跟著童菲一起進產房的,這家伙很緊張,非要進去看著才放心,還要將寶寶出生的過程錄下來,以後多看看,能鞏固對老婆的感……

有杜橙的愛和重視,童菲無疑是幸福的,只要熬過生孩子這一重要關口,她就完成了女人一生中最偉大曆程,從妻子升級成母親.

水菡是第一個看到蘭芷芯的,趕緊地招呼著她過去.蘭芷芯心里是暗暗叫苦,可也只能裝作沒事兒一樣,只當亞撒是透明的算了.

亞撒對于蘭芷芯的出現到是不意外,她是童菲的好朋友嘛.

蘭芷芯跟晏季勻也打過招呼,對著亞撒時卻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亞撒面露鄙夷之色,扁扁嘴,只顧跟晏少聊天去了,他也不打理蘭芷芯.實際上他昨天帶著盧潔瑩去買房子的時候見到蘭芷芯被男客戶握著手腕,他看蘭芷芯的眼光就開始有偏頗了,他認為這個女人就是那種靠著美色勾.引客戶以獲得簽約提成的女人,是個貪財而虛榮的女人.因此,他對蘭芷芯的印象更差了,現在見到也不願搭理.

"蘭姐,你猜童菲是生男生女啊?"水菡亮汪汪的眸子沖著蘭芷芯眨呀眨的,臉上的笑意就沒停過.

蘭芷芯每次看到水菡這帶著俏皮的表就忍不住會從心里產生一種疼惜,雖是做母親的人了,可水菡有時還有著大孩子的一面.

"生男生女都好,杜橙那麼寶貝童菲,只要是她生的就行."蘭芷芯著臉色又微微變了變,瞄了一眼產房的門,壓低了聲音:"我希望童菲能生個男孩兒,這樣杜橙的父母就沒有遺憾了,不定對童菲的態度也會有改觀的.畢竟童菲跟普通的孕婦不一樣,她是zi宮先天異位,能懷上這一胎那都是萬幸了,以後是想要再懷上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生個男孩兒能讓童菲得到杜橙父母的疼愛,那到是我們樂于見到的了."

不愧是個成熟冷靜的女人,看事有遠見,夠全面.她得沒錯,童菲的況是很特殊的,加上杜橙父母的思想比較守舊,巴望著能抱孫子將來能繼承家里的事業.實際上他們心里是比誰都緊張,就怕這一胎萬一不是兒子可怎麼辦?童菲的身體狀況擺在那里,這輩子她都可能只懷一次孕,若是個女孩兒,杜澤濤夫婦鐵定是會失望的.

這兩口子緊張地走來走去,所有人當中,就數這兩人最焦急了.杜芊芊一個勁地在安撫著父母,可還是無法讓父母的心緩和一點.

一等再等,產房里還是沒傳出好消息,看樣子還沒生下來.羅美娟盼著抱孫子這一天都盼得望眼欲穿了,她又是個愛胡思亂想的人,見童菲還沒生下來,不由得越發焦慮了,抓著杜澤濤的手,緒有些急躁:"老公,怎麼這麼久了還沒動靜啊,該不會是童菲的身體……"

杜澤濤急忙止住妻子:"別亂想,童菲這一胎早就決定了是剖腹產,主刀醫生是全市最有名的婦科聖手,不會有事的,一定會大平安,咱們再等等."

不怪羅美娟會胡思亂想,確實是童菲這特殊的身體狀況導致了她生孩子時的危險比別的孕婦大得多,莫是羅美娟擔心,就連杜澤濤都是坐立不安的,只不過他畢竟是一家之主,是主心骨,他不能先亂了陣腳,他需要安撫家人的緒首先就的自己表現出鎮定,可誰知道他手心都出汗了……

童菲肚子里的可是唯一的獨苗苗啊,想到她以後懷孕的機率幾乎是零,杜澤濤心里就一陣陣發緊,生怕萬一有個閃失的話……

角落里,水菡等人的心也輕松不到哪里去,時不時張望著,盼著產房門能早點打開.

蘭芷芯裝作不經意地瞄了亞撒一眼,淡淡地問:"菡菡,亞撒怎麼也來了?"

"我們跟亞撒在吃飯呢,接到杜橙的電話,就一道趕來了."水菡沒留意到蘭芷芯的眼底的異樣,順口就回答了.

可亞撒的耳朵卻是靈得很,別看他只顧和晏少聊天,但蘭芷芯嘴里冒出了他的名字,他還是能聽到的.不由得略顯詫異地瞟了瞟,嘴角噙著一絲冷笑.

正好晏少像是想起了什麼,長臂一伸拉住了水菡的手,眼里的溫柔*溺閃耀著迷人的光澤:"老婆,剛才我們沒吃多少飯就跑來了,你餓了吧,走去門口吃點東西再進來."

水菡乖巧地點頭,笑嘻嘻地望著亞撒:"你要不要也吃點東西?"

亞撒搖搖頭:"不了,我要保持身材,今晚吃的已經夠量."

"……"

晏少聞,立刻甩來一個調笑的眼神:"你比健身房的教練身材還標准,還要這麼克制嗎?"

亞撒得意地扁扁嘴:"就是因為我能合理地控制食量,堅持鍛煉,才能保持現在的身材.你們去吃吧,一會兒杜橙生了我會立刻打電話給你們的."

"噗嗤……"水菡忍不住笑出聲:"不是杜橙生,是童菲生."

"……"

水菡和晏少手牽手去醫院門口填肚子了,這夫妻倆親昵的背影看上去十分溫馨,羨煞旁人啊.蘭芷芯一直望著水菡和晏少的身影消失在走道轉角,心里不禁感慨,為水菡現在的幸福而感到欣慰,替她開心.同時,不免也聯想到自己身上……不知何時才能有一個適合她的男人出現呢?她的真命天子在哪里?兩個好姐妹如今都幸福了,可她還一個人形單影只.

或許,單身媽媽要遇到一份真愛,比普通人要困難得多吧.

蘭芷芯垂著頭走向了前邊不遠處的窗邊,站在這里既可以看到產房的門,又可以透透氣,最關鍵是還能離亞撒遠一點.

蘭芷芯刻意的疏遠,讓亞撒有所察覺,他能感到這女人是故意的,好像他身上有刺一樣,怕他?這個念頭,在亞撒腦子里始終是想不明白的問號,從上次婚宴上遇到蘭芷芯,亞撒的疑惑就沒解開過.實在想不通為何這個女人那麼怪異呢?以前在晏少家見到時她可是很正常的啊,但這後來就不對勁了,他又不是洪水猛獸.

蘭芷芯獨自一個站在走道的窗邊,纖細的身影顯得有些孤清,望著窗外出神……她不知道某個男人在偷偷打量著她,藍眸子里藏著幾分玩味.

亞撒也是因為等得無聊,目光投在了蘭芷芯身上……她還真是天生的衣架子,雖然只是穿著工作服職業裝,但她姣好的身材還是掩飾不住,尤其是令人垂涎的蠻腰,惹.火的曲線足以令男人浮想聯翩.

單是這麼靜靜地看,亞撒還有種欣賞美好事物的興致,可只要一想到這她是個為了金錢不惜"勾.搭"客戶的女人,他心底就會竄出反感,眼神也不由得冷了幾分……

蘭芷芯出神之際,忽地感覺身邊投來一道暗影,下意識地扭頭看去,心里驟然一緊,秀美的眉頭皺起.

亞撒這副長相是什麼可挑剔的,混血兒的優勢在他身上有充分體現,深邃立體的五官輪廓分明,既有西方人的性感狂野,又有東方人的典雅精致,特別是那雙晶亮如藍寶石的眼睛,格外幽深,有著夜空星子一般迷人的氣息,很少有女人能抵擋得住亞撒凝視的目光,就連蘭芷芯這樣的*都不禁為止一愣,腦子有那麼兩秒短暫的空白……

亞撒察觀色,看出蘭芷芯這呆滯的一刻,不由得有些暗自得意,心想蘭芷芯也不過如此嘛,他只是這麼注視一下她就沉迷了?

可是下一秒,蘭芷芯就已經恢複了常態,詢問的目光看著他,淡淡地問:"有事?"

亞撒略有點詫異,但還是不動聲色地:"也不是什麼多大的事兒,我只是想,那套房子雖然我是買下了,不過好像你無法提成,因為是你們副經理簽的合約.真是可惜,那提成也有幾萬塊錢啊……"

亞撒想看到蘭芷芯氣憤和不甘的表,可是他失望了.蘭芷芯嘴角揚起的笑意很輕很淡,素淨的面容上之余一片恬靜:"沒什麼可惜的,既然是副經理接手簽約,就明那筆提成注定不是我的錢財.既不是我的東西,我又何必多想?"

亞撒聞,心頭微微一動,蘭芷芯這麼平淡的反應,真是一個貪慕錢財的女人所該有的嗎?她不是應該氣憤地質問他怎麼會去找副經理簽約而不是讓她經手?畢竟昨天他去的時候可是她接待的,屬于她的客戶,就這麼白白沒了,幾萬塊提成沒了,她都不生氣?為何此刻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會讓他產生一種錯覺,仿佛眼前這個女人不是一個售樓姐,而是一位有著豐厚底蘊的大家閨秀?她的淡定,她的平靜,竟讓亞撒有些好奇了……

"OK,你心態不錯,不愧是30歲的女人,很穩重嘛."

蘭芷芯暗暗咬牙,神色不變地:"既然你總是提醒我已經30歲了,我們又都是水菡兩口子的朋友,干脆我就大方點,讓你叫我一聲姐,嗯?"

蘭芷芯笑了,潤的雙唇微微勾起的弧度格外迷人,帶著一絲調笑,灑脫極了.

"叫你姐姐?"亞撒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事,不屑地:"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以我的身份,你擔當得起我叫你姐?也不怕閃了腰!"

可蘭芷芯這時開始覺得自己可以反過來調侃亞撒,誰讓他總是要惹到她呢.

"我確實是當不起,不過,你剛才不是已經叫我姐姐了麼?"蘭芷芯這雙清亮的眼眸波光溢彩,微仰著下巴斜睨著亞撒.

"你……"亞撒一時語塞,懊悔死了,剛才一不心順著她的話,還真等于是叫了一聲姐.以前有一次他還開玩笑蘭芷芯是老女人,他該叫聲姐,那是故意卻笑人家的,不是真想叫.

亞撒驀地沉下臉,眼底掠過一抹精芒,一個跨步上前來,倏然站到了蘭芷芯跟前幾厘米的地方.

"你……"蘭芷芯下意識地後退,但是後邊是窗台,哪有地方可退?

正在這時,產房的門突然開了,有護士出來了!

看她終于露出緊張的神色,亞撒腦子里閃過一個惡作劇的念頭——瞧她眼中的警惕,活像他是洪水猛獸,他就偏要嚇唬她.

"女人……"亞撒兩只手臂撐在蘭芷芯的左右兩邊,將她禁錮在這的方寸之地,看著她的呼吸變得不自然,眼睛瞪得好圓,他就感覺很有成就感,心里冷笑:老女人,你的鎮定,我輕易就能打破.

"亞撒你干什麼!"蘭芷芯咬牙擠出這幾個字,憤懣地瞪著他.

"呵……"亞撒眸光一暗,俊帥的面孔浮現出令人炫目的微笑,低頭湊近了蘭芷芯的耳邊,性感的雙唇幾乎貼在她的耳廓,故意噴薄著熱氣在她的耳蝸,輕.挑地:"我覺得你身上很香,想聞聞是什麼味道……"

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蘭芷芯心頭在吼叫,可她不會亂了陣腳的.若這樣就驚慌失措了,豈不是讓他更得意?

亞撒不知道蘭芷芯可是曾經開過成.人用品店的,應付男人而又不讓自己吃虧,她有不少經驗,心理素質更是強悍.

蘭芷芯勇敢地對視著亞撒,眼中含著幾分魅惑的笑意:"亞撒,聽你是場浪子,專偷女人心的種,你現在可是想勾.搭我?不過,很遺憾地告訴你,我對你這種花花公子,沒什麼興趣."

亞撒的臉頓時有點僵,他明明是要逗她嚇唬她,可她卻他是要勾.搭她?而最後那句沒興趣,卻是讓亞撒臉上無光啊,在場中無往不利的貴公子,此刻竟在一個"老女人"面前被嫌棄了?豈有此理!

亞撒不怒反笑,一只手忽地撚住了蘭芷芯的一只耳垂,惹得她身子一顫……

"女人,算你有自知之明,即使我想勾.搭也不會看上你,我只是想問你,你跟盧潔瑩,是不是認識?"

"什麼?"蘭芷芯陡然一驚,渾身一個激靈靈戰栗,可嘴上卻是本能地否認:"什麼盧潔瑩,你在誰呢?"

蘭芷芯的反應,無法讓亞撒心頭疑慮盡去,將信將疑地盯著眼前這張臉,沉聲:"別裝蒜了,盧潔瑩就是昨天跟我一起去售房部的女人,別你們不是舊識!"

亞撒明顯透著警告的意味,這讓蘭芷芯感到一點慌亂了,想不到這個男人藏得這麼深,原來昨天就看出端倪了!

但這又如何,蘭芷芯是打死都不會承認的.

"呵呵……原來你的新歡叫盧潔瑩,名字挺好聽的,不過,我不得不,是你太敏感了吧,我確實是多看了她幾眼,那是因為她站在你身邊挺相配的,俊男美女,誰不喜歡欣賞呢?至于你我和她是舊識,我還真希望是的,那樣的話,不定房子的合約就是我來簽,幾萬塊提成也不會落空了,你是不是這個理啊?"蘭芷芯清冷的目光注視著亞撒,不躲不閃,看起來坦誠極了.

亞撒低垂著眼簾盯著這張淡雅精致的容顏,似是要將她看穿一般.但左看右看都沒看出異常,他不由得要開始考慮是否自己真的過于敏感了,其實蘭芷芯和盧潔瑩根本不相識.

兩人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對方,這微妙的時刻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他的呼吸拂過她白希的臉頰,她要用很大的意志力才能抗拒亞撒那天生帶電的藍色瞳眸.這張臉,曾無數次出現在她夢里,比起六年前的他,現在他越發具有無懈可擊的魅力.如果不是她深知他的身份不容得她幻想,她不定真的會對他有想法的.

而亞撒也呆住了,這樣近距離地靠近她,能看清楚她的肌膚多麼細嫩光滑,比那些年輕女孩子有過之而無不及,真不知她怎麼保養的呢?不化妝都能這麼動人,這才是真正的經得起考驗的純天然素顏.只是,這朵玫瑰帶刺……

她的臉居然了?淡淡的緋讓她平添了幾分惑人的風……隱約的曖.昧彌漫在空氣里,撩撥著彼此的心,連呼吸都不由自主地窒悶.

兩人眼神的對峙,終于被水菡的聲音打破了.

"亞撒,你們……"水菡驚詫地看著兩人,

亞撒心頭一跳,懶洋洋地後退一步,痞痞地:"沒事,我跟你蘭姐在談點事."

這貨真是大不慚,臉皮厚得如此地步.蘭芷芯深深地投去一個鄙視的眼神,轉身挽著水菡過去了.

晏少可不像水菡那麼好打發,他了解亞撒,當然也覺得亞撒有點不對勁.

晏少見沒人再留意這邊,一臉興味地拍著亞撒的肩膀:"你該不會是看上蘭芷芯了?你子,不是剛收了一個盧潔瑩麼?"

"我看上蘭芷芯?兄弟,你也太看我了,她都30歲了,不是我的菜.我一向只喜歡年輕有活力的女人."

晏少立刻又補充一句:"人家30歲了可還比很多年輕女人有魅力多了,難道你沒看出來?"

"魅力?算了,我跟她搭不上,感覺是相克的,哪像我認識的那些美眉……"

"……你這子,還沒玩夠啊,以後杜橙的孩子都會跑了不定你都還沒結婚,你不著急?"

亞撒瀟灑地一笑:"沒事,我一邊玩一邊物色合適的妻子人選."

"……"

兩人正先聊著,忽聽有人在喊……

"杜院長,生了,生了!"護士興奮的聲音比人還先出現.

生了,孩子抱出來了!

這群人全都圍了上來,看著護士手里抱的新生嬰兒,一個個恨不得能抱在手里,但是動作最快的是杜澤濤!

杜澤濤和妻子同時都緊張又興奮地撥開了寶寶身上包裹著的棉布……

"是個子!"

"是孫兒!哈哈哈!"

杜澤濤高興得合不攏嘴,抱著寶寶一刻都舍不得松手.童菲的父母也圍著孩子,激動得差點飆淚了.

"恭喜啊,一舉得男!"

"童菲真棒,不負眾望啊!"

"……"

大家都驚喜萬分,知道童菲這一胎太寶貴了,寶寶健康已是最大的幸運.

新出生的嬰兒足足有六斤重,頭發濃密,白白胖胖的,兩只手還在伸展著,哭聲十分響亮.

大家心頭的一塊石頭落地了,氣氛更加熱烈,但產房里卻是異常清靜,杜橙守在童菲身邊,心久久未能平靜.

一個新生命的誕生,杜橙親眼見證了,震徹靈魂的場面,比他想象的更加激烈百倍……

由于是剖腹產的聯合麻醉,不是全麻,所以在整個過程中童菲是保持著頭腦清醒的.

杜橙的手緊緊握著童菲,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親吻著她的額頭,心里柔軟得發疼,深深地憐惜著她,熱淚滴在了她的臉上,低啞地呢喃:"老婆,謝謝你……"

孩子已經順利產下,可杜橙的緒依舊是是激動得難以附加,他無法形容此刻的心,只想緊緊抱著童菲,揉進骨子里去疼著……

童菲的雙眼早已是熱淚盈眶,看向自己的心愛的男人,四目相接,太多的喜悅,太多的感慨,都在此時此刻交彙的眼神里……

在經過剛才那樣震撼人心的一幕迎接了新生寶寶,杜橙能感到自己與童菲之間感又一次加深了,如骨肉相連不可分割.

寶寶,是兩人生命的延續,還有什麼比這更幸福的事呢?如果當初不是童菲偷偷留下這個孩子,他現在哪能當父親?

童菲滿是淚痕的臉上盡是幸福的笑容:"橙子,我也應該謝謝你,是你,讓我的生命有了色彩,我是你的妻子,也是寶寶的母親,這兩個人生重要的角色我都圓滿了,今後,有你和寶寶,我別無所求了……"

童菲完就閉上眼睛,安心地進入了夢鄉.她知道,自己一定會做個好夢的,因為,她嘗到了幸福的滋味,就是這樣,甯靜祥和又溫暖……【這章6千字,還有更新,求月票!】

上篇:續:童菲生娃     下篇:續:方凱琳將孩子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