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一對冤家,擋不住的火花  
   
續:一對冤家,擋不住的火花

面對眼前這令人震驚的一幕,蘭芷芯瞬間有種凌亂的感覺,不由得攥緊了雙手,怒視著這個笑得有幾分欠揍的男人.

亞撒很滿意地看到蘭芷芯這種吃驚又憤怒的表,一下子就感覺自己忙碌了一整天的沉悶心得到了緩解,就像是孩子無聊時發現了新鮮的玩具.菱角分明深邃立體的一張俊臉上噙著一絲痞笑……雖是一個混血兒藍眼睛,卻也是一雙不折不扣的勾.人桃花眼啊!

亞撒悠閑地用他那修長的手指輕敲著桌面,倨傲的下巴微微抬起略帶戲謔的眼神瞄著蘭芷芯:"用得著這麼驚嚇嗎?有幸見到公司的總裁,你應該高興並且感到榮幸才對."

"什麼?總裁?"蘭芷芯的臉都僵了,腦子里驀地閃過一行字……似乎剛剛進辦公室時看到門上有個牌子標識,另外,先前門外的男人也是總裁吩咐將文件拿進來的.

蘭芷芯的臉色很難看,有種被人耍的感覺.盡管不願意相信,但事實擺在面前,亞撒竟是"畬"房地產公司的總裁!

蘭芷芯緊緊咬牙,略微上挑著的眼角含著淡淡清冷,一股子火苗在身體里亂竄……想起了亞撒帶著盧潔瑩去售樓部買房子的事,當時亞撒偽裝得那麼好,誰會知道他是公司總裁?難怪他還很自信滿滿地,只要是他看上的房子就不會賣給別人,原來如此!難怪第二天去辦手續的人不是他,是由公司副經理親自辦理的……

亞撒看著蘭芷芯的臉色一會兒白一會兒,他心里特暢快,心想這女人也有窩火的時候,不淡定的時候……看到她想發作卻又只能隱忍的樣子,他就忍不住的得意,心中腹誹:"老女人,呵……敢我是人販子,現在知道我是你老板了,看你還怎麼應對?"

蘭芷芯哪里會知道亞撒這貨現在在想什麼呢,若是知道的話,只怕更是憤懣了.

但蘭芷芯畢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女生,她只是短暫的呆滯之後就恢複了常態,姣美的面容露出職業的微笑:"總裁,沒什麼的事話,我可以下班了嗎?"

兩人無聲的心理較量,誰先不淡定,誰就輸了.所以蘭芷芯就采取若無其事的態度,讓亞撒無法再得意.

可這回卻是蘭芷芯料錯了.亞撒聞,不但沒有失望,反而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今天你可以下班了,但是明天,你不用再去售房部上班."

"你……"蘭芷芯美目一寒,胸口處壓抑的火苗霎時爆開來,顧不得什麼禮貌不禮貌,憤然上前一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啪!!

"亞撒你憑什麼開除我?我做錯了什麼,你要炒我魷魚?"蘭芷芯清脆的聲音里充滿了憤怒,氣到了極點就直呼其名,連總裁二字都省了.

蘭芷芯此刻再不是剛才那副隱忍的樣子,她已經忍無可忍,被逼得宇宙爆發!這份工作對一個單身媽媽來太重要了,可亞撒一句話就要將她開除,她不發火才怪!

亞撒心頭一顫,脖子有點僵……蘭芷芯發起火來還真大膽,竟敢當著他的面拍桌子?

"蘭芷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沖你老板拍桌子,你膽子可真不."亞撒冷嘲熱諷,可怎麼看都不是真的生氣了,不知道這貨在想什麼.

蘭芷芯是氣得想揍人,但眼前這可惡的男人居然還像個沒事兒的人一樣,語氣淡淡的,懶懶的,漫不經心.跟蘭芷芯的憤怒正好相反.

"呵呵……老板?你都把我開除了還算什麼老板?"蘭芷芯憤怒的目光中又含著不屑,毫不客氣地出聲嗆他.

亞撒緩緩站起來,繞過辦公桌,走到蘭芷芯身前,盡顯出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優勢,她就顯得嬌了,需要抬著臉才能看到這貨那雙桃花眼.

"喂……"亞撒好整以暇地抱胸,欣賞著蘭芷芯憤懣的表,眉宇間流露出戲弄之色:"我什麼時候要開除你?"

"你剛才的!你叫我明天別去售樓部上班了,這還不是開除是什麼?"蘭芷芯明亮的眼眸一眨不眨盯著他,心中滿漲著酸疼……這個男人是嫣嫣的父親,可他卻要開除她?他不會知道這些年,她為了撫養孩子,受了多少煎熬和辛苦.

蘭芷芯想到這些,眼中的凌厲之色漸漸少了,禁不住眼眶微微泛,死死咬著唇,將胸臆里翻騰的痛楚都壓下去.

亞撒這人實則也是個精明的家伙,察觀色,敏銳地捕捉到了蘭芷芯眼底那一抹痛色,不由得微微一詫,可嘴上卻是漫不經心地:"我叫你明天不用去售樓部上班,只是因為我打算將你的職位調動一下,並沒有開除你.不過,你剛才居然拍桌子,我想我應該考慮考慮是不是該真的將你炒魷魚了.哪個老板會願意留著一個脾氣臭的員工?拍我桌子,蘭芷芯,你還是第一個."

蘭芷芯聞,呼吸陡然間一窒,緒在冰.火兩重天之間翻了個個兒,一秒驚喜,之後又不得不重新為自己擔憂……原來他不是要開除她?可她剛才沖他桌子了,恐怕這回事真的保不住工作了.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蘭芷芯都覺得亞撒就是故意在整她,故意刺激她,故意想激怒她?將她當猴耍嗎?

"亞撒,你看著我為了一份工作這麼緊張,你很高興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是嗎?"蘭芷芯收斂起所有的緒,變得異常冷靜淡定,清冷的目光斜睨著亞撒.

她是看不透這男人在想什麼,她不會低聲下氣地去討好誰,她有自己的原則和自尊心,既然感覺到亞撒像是在故意耍她,她覺得沒有必要再繼續跟他閑扯.

蘭芷芯瀟灑地一勾唇:"沒開除我,那就謝啦."

完,蘭芷芯優雅地轉身,挺直了背脊,徑直走向門口.

亞撒對于蘭芷芯的反應有些意外,他想看這女人諂媚討好他的樣子,但他失望了,她聽到要調動職位,居然這麼平靜?若換做其他女人,只怕是早就順著杆子往上爬了,她還真有幾分與眾不同.

"站住!"亞撒一聲懶懶的低呵,沖著蘭芷芯的背影:"怎麼你不想知道我會將你調到哪里?"

哪里?蘭芷芯心頭冷笑……不外乎就是去另外的樓盤,都是公司內部平級調動,有什麼可好奇的?

但亞撒就是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慢吞吞地:"明天開始,你來總公司上班.先前門外那個男人,陳志剛,是我的助理,明天你來找他報道就行."

此話一出,這辦公室里霎那間陷入了寂靜……蘭芷芯本來已走到門口,只差一步邁出辦公室了,卻只得硬生生停下腳步,呆立原地動彈不得.

亞撒知道自己又一次地震撼到蘭芷芯了,心那個舒爽啊,竟慢悠悠地哼吹起了口哨……這貨此刻的表一點都不像是大財團的總裁,到是十分具有雅痞的風范,讓人很想將拳頭揮在他臉上!

幾秒之後,蘭芷芯猛地轉身,一雙美目差點要噴火了,咬牙切齒地:"總裁,我自問能力有限,還不夠資格能到總公司上班,我只想在售樓部里繼續目前的工作,請你收回調動的任命."

看似客氣謙虛的一番話,卻是蘭芷芯咬著牙縫兒擠出來的.確實亞撒剛剛的,太讓人震驚了,但同時蘭芷芯也在最短的時間里做出了決定.她不會來公司總部上班,她不想在亞撒的眼皮子底下工作!

如果僅僅只是在售樓部,她作為一個售樓人員,所謂天高皇帝遠,能夠接觸到總裁的機會太過稀少,她還會覺得自在些.可到了這里公司總部上班的話,雖不一定每天見到亞撒,但是見面的機會是大大提升,她不想跟亞撒走這麼近,她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蘭芷芯先前拍桌子的行為,亞撒並沒有真的生氣,反倒是感覺這個女人很有膽色很有趣.可是,畢竟他是公司的掌控者,長期居于上位的人,如今卻遭到了一個職員的不知好歹的駁回他的命令?這就真的激起了亞撒的怒意,俊臉變得格外陰沉.

"蘭芷芯,你是否太高估自己了?你是公司的員工,對老板的決策這麼抵觸,帶著這樣的工作態度,你不止在畬挈V不下去,你就算是到了其他地方也一樣難混.調到公司總部的機會,是很多人削尖了腦袋都想鑽進來的,你別不知好歹.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不想再聽到你任何一個不字.下去吧."亞撒冷冰冰的語氣完全沒有了先前的戲謔調笑,只有森森的寒氣.

蘭芷芯只覺得胸口處堵得發慌,看亞撒這架勢,是沒有商量的余地了,她再多也只會自取其辱.現實就是這樣,亞撒是總裁,她是個職員,單從這一點來,她哪有能力與他抗衡?

蘭芷芯的嘴唇動了動,可最終還是沒有再什麼,默然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心里的驚濤駭浪還在洶湧個不停,今天所發生的事太突然了,一切都是那麼猝不及防,狠狠地擊中了她的心窩子!亞撒是公司總裁!他還要將她調到總部上班!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她刻意要跟他保持距離,刻意要遠離他,到最後卻偏偏越走越近?

就算售樓部里處處面對上司的刁難,面對同事們的嘲諷,妒忌,她也甯願在那里工作,不願來總部上班……因為她自己很清楚,越是離亞撒近,她的心越不安甯.

"可惡……太可惡了!發什麼神經要把我調到總部來!"蘭芷芯心里是一萬個不甘願啊.

亞撒悠哉悠哉地坐在椅子上看著剛剛蘭芷芯送來的文件,心莫名地舒暢……蘭芷芯你這個驕傲的老女人,跟我杠上,你注定是要甘拜下風的.

男人,骨子里有種潛藏的征服欲,尤其是在某個女人對自己不屑一顧的時候,一向具有優勢的他,便會不由自主地產生一種想要將對方按住唱征服的念頭.

將蘭芷芯調來公司總部,是亞撒一時興起,其實這貨都還沒想好要讓她來做什麼職位……

亞撒是"畬"房地產公司的總裁,這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由于亞撒身份特殊,所以這畬恕膝q在早期時,並沒有文萊皇室的人公開露面,它最開始是對外宣稱為炎月集團旗下的子公司,便于開展業務,同時也少了很多紛擾,順利地在短時間內步上正軌.

實際上這間公司就是文萊皇室在中國大陸的投資項目,總裁是亞撒,晏季勻也是股東之一.直到兩年前,公司才對外宣布"自立門戶",其實只是假象,它一直都是獨立的,只不過站穩了腳跟之後才會讓外界知道.

這也是為什麼晏季勻跟文萊皇室的關系密切的原因之一.

平時都是副總裁為亞撒擋去了不少媒體的視線,吸引了關注的目光,而亞撒就比較低調,謝絕采訪,盡量少以總裁的身份出現在公眾的視線.很多人都只以為他不過是個花花公子而已,只有熟知他的人才知道,他最擅長的不只是泡.妞,他更是一個出色的管理者,企業掌舵人.

***********

蘭芷芯回到家時已經是八點了,又累又餓,一進門就看見嫣嫣躺在沙發上,被單有一半都落到地上了……這孩子是等媽媽等得太疲倦,睡著了.

桌子上還有嫣嫣吃過的飯菜,這是蘭芷芯頭天晚上做好了之後放冰箱,然後嫣嫣今天就會拿到電飯煲里熱一熱再吃.五歲的孩子已經學會了使用簡單的電器,至少大人不在的時候她不會餓肚子.

這一幕,蘭芷芯見過很多次了,每次晚歸時都會看到孩子睡在沙發上等她,而桌上的飯菜顯然也是吃得不多.

輕手輕腳的走過去,蹲下身子為嫣嫣將被單蓋好,蘭芷芯的眼神變得格外溫柔,充滿了母性的光輝.不管在外邊多辛苦多忙碌,回到家,一看見嫣嫣,蘭芷芯的就會平靜許多.

眼中的疼惜越發深濃,蘭芷芯忍不住在嫣嫣紛嫩的臉蛋上輕輕親了一口……

"唔……媽媽……"嫣嫣睜開眼,手自然伸向蘭芷芯,一個勁地往她懷里鑽.

"寶貝兒你醒了,餓不餓?"蘭芷芯將嫣嫣的身子抱在懷里,瞄了瞄桌上只吃了幾口的飯菜.

嫣嫣抬手揉揉惺忪的睡眼,軟糯稚嫩的聲音:"跟媽媽一起吃飯才香."

一句話,已是讓蘭芷芯鼻頭發酸……她陪伴嫣嫣的時間實在不多,上班時中午不能跟嫣嫣一起吃飯,晚上有時還要加班,周末也頂多只休息一天……

好在嫣嫣不是個嬌慣的孩子,她很懂事,沒有因為時常一個人吃飯而哭鬧.這比起有些同齡孩子還在依賴家長喂飯的,嫣嫣已經算比較獨立了,很乖.

"好,媽媽再去把飯菜熱一下,一會兒我們一起吃."

"嘻嘻……好哦……"嫣嫣高興地拍手,頓時就來了精神.

這孩子沒上幼兒園學前班,一個人在家里等著媽媽下班回來,日複一日,太孤獨了.所以每當蘭芷芯回到家,對嫣嫣來就是最珍貴的時刻,是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候.

蘭芷芯在廚房里熱飯菜,嫣嫣也圍著她轉,一刻不曾離開.因為嫣嫣知道,吃過飯,洗完澡,就該睡覺了,媽媽第二天一大早還要上班……能有媽媽陪伴的時間很短,她舍不得浪費.

五歲的孩子已經有這樣的心境,太讓人心疼了.

但這孩子很樂觀,是個快樂的天使,有她在,蘭芷芯的生活才不是枯燥的,是有滋味有歡笑的.

這一晚,蘭芷芯一直都在琢磨明天的事……要不要去公司總部報道呢?

最干脆最直接解決煩惱的辦法就是辭掉這份工作.可是,如果真這麼做,那就太幼稚了.畬悚滬工福利好,五險一金以及獎金,年終獎,還有其他一些補足津貼,種種加在一起還是很誘.人的.蘭芷芯這才剛辦好了五險一金,這就推辭的話,太不劃算太不明智了.

這樣的工作不好找,丟掉了就是自己的損失.如果是一個人,什麼都好辦,但她要撫養孩子啊,還想著明年要送嫣嫣去上學呢,那又是一筆多大的開支?

思緒紛亂,蘭芷芯不禁又想到……大不了辭退了現在的工作,然後找晏季勻,讓他在炎月安排一個工作給她?

可這人呐,往往有時就是太有原則了.蘭芷芯與水菡同姐妹,但是到自身的工作,蘭芷芯還是希望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和雙手去實現心中的未來.她固執也好,她矯也好,總之,她不是一個沒能力的草包,她的聰慧,只要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她會有個好的前途……

這就樣懷著矛盾的心過了*,直到第二天上午九點鍾了,蘭芷芯還在家里沒出門.

亞撒到是今天來得很早,不到9點就在辦公室了.只是橫豎不見助理陳志剛彙報蘭芷芯的事.

其實這種芝麻蒜皮的事,身為總裁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可亞撒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稀里糊塗就跟蘭芷芯杠上了.所以他一直在留意著時間,已經快十點了,她居然不見蹤影?

亞撒這只精明的狐狸,竟然還挺了解蘭芷芯的,他似乎能洞悉她為何沒出現來報道的原因,于是乎,這貨在時針指向十點時,給蘭芷芯打了一個電話去……

一聽到她的聲音,亞撒就開門加見山地質問:"蘭芷芯,你該不會是想當逃兵吧?以為大不了不要這份工作,還可以讓晏少水菡給你安排下家?呵呵,我勸你別那麼天真,實話告訴你,晏少已經知道你在畬恕W班了……還有,晏少也是畬悚漯悛F之一.蘭芷芯,你還真的很怕我?為了躲我,拒絕到總部上班?你真有出息!"

完,亞撒不等蘭芷芯話,立刻掐斷了電話.

蘭芷芯怔怔地捏著手機,心里無數神獸在奔騰!

這男人怎麼能可惡到這樣的程度?她在想什麼,他居然能猜得到?最要命的是,晏季勻知道她在這里上班,他還是畬悚漯悛F?若她真辭退了,只怕不出半時,晏季勻和水菡就會知道這件事……

這些都不是重點,都可以忽略不計.最要命的是,蘭芷芯從亞撒的話里想到一個問題,假如她真的辭退不干,她的動機就太讓人懷疑了,總不能對別人她是因為不想去總部上班就辭職了?

亞撒,晏季勻,那可都是比狐狸還精的人物,稍有不慎,在他們面前露出馬腳,就會招來懷疑……

一個時之後.

亞撒悠閑地坐在椅子上,神輕松愉悅,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著,似乎有什麼高興的事.

這貨是剛聽到陳志剛蘭芷芯已經來報道,他今後就能隨意折騰她了,一解心頭之氣.亞撒在腦補……想到蘭芷芯被他折騰得抓狂哀嚎的樣子,亞撒就忍不住心大好.

工作間里,陳志剛帶著蘭芷芯到了她的座位……是在最角落的地方,兩尺見方的桌子得不能再了,坐在這里背還得貼著牆壁才行.感覺就像是時候扮家家酒那樣……兒戲.

陳志剛一本正經嚴肅的表:"這里就是你的位子,從今天起,你就是總裁的私人助理."

"什麼?私人助理?怎麼你不是助理嗎?還要我來干什麼?"蘭芷芯詫異地看著陳志剛,眸底隱含幾分疑惑.

"助理也分幾種的,我主要負責輔佐總裁在公事上的事宜,而你就專門負責總裁的日常生活所需.總之你記住,總裁身份尊貴,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做事,千萬不要有閃失,否則……"後邊的話,陳志剛沒下去,但意思很明顯了.

其實陳志剛得還算委婉的,以亞撒文萊皇室貴族的身份,身邊是必須有人隨時伺候的.從他出生時就是那樣了,只不過那時在皇宮里,都是父母和哥哥在派人伺候他,貼身傭人是男人,現在卻變成了蘭芷芯,女人.

身份尊貴?蘭芷芯當然明白這話的含義不是指的亞撒總裁的身份,而是特指他皇室貴族的身份.但她只能在心里,表面上還是面帶微笑地聽陳志剛在吩咐相關工作的內容.

陳志剛的神又在嚴肅了幾分:"今天你報道來得晚,我就先給你簡單的……中午12點,為總裁准備一份午餐到辦公室.總裁今天不想出去用餐.午餐的飲料不能是汽水或可樂等含碳酸物質的東西.下午兩點鍾,泡一杯咖啡給總裁.不能用公司茶水間的咖啡粉,必須是現磨咖啡豆沖泡的墨西哥咖啡.時間不早了,就先這些,晚點我再給你詳細明你的工作內容.但是在午餐之前,你最好是先去總裁辦公室打掃衛生.總裁對辦公的地方要求很嚴格,必須要一塵不染才行.暫時就這麼多了,你去做事吧."

蘭芷芯瞬間懂了,亞撒這不是在招四私人助理,他是在找傭人,找保姆!

居然要她去辦公室打掃衛生?這都11點鍾了,不是早該有人打掃好了嗎?擺明的,亞撒是故意在整她,故意留著等她來打掃的.

蘭芷芯銀牙緊咬,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腦子里靈光一現,想到了什麼,臉上憤怒的表逐漸淡去,浮現了笑意.

呵呵……想整我?臭男人,走著瞧!

幾分鍾之後,蘭芷芯拿著抹布提著水桶拿著掃帚,進了亞撒的辦公室.

她不氣不燥,果真是乖乖地做衛生.這到是讓亞撒有點意外……怎麼這朵帶刺的玫瑰今天不紮人了?沒刺兒了?

蘭芷芯一邊擦著落地窗,一邊不由自主地偷瞄著亞撒……他認真工作時其實是很有魅力的,尤其是這側臉完美無缺的輪廓,有著令人沉迷的魅惑.

只是,她已不是當年的年輕沖動了,如今,在面對曾暗戀的男人,她心中的波瀾比幾年前淡化了許多,至少能控制住不被他所迷惑.

若這個男人不是故意刁難她的話,他確實是算得上極品美男一枚……

亞撒很專注地看著手上的資料,時不時還兩手翻飛在鍵盤上快速敲打,那熟練的動作不由得讓蘭芷芯咋舌……看不出來他打字那麼快?簡直令人眼花繚亂的手速,怎麼練的?

亞撒其實知道蘭芷芯在看他,暗地里有一點得意,可表面上鎮定極了.

但他的鎮定,只幾分鍾就被打破.

"蘭芷芯你干什麼!"亞撒低吼,臉都漲了……原來是蘭芷芯在擦辦公桌,抹布在亞撒旁邊閃來閃去,終于是"不心"碰到了亞撒的手,這家伙淡定不了,因為他有那麼一點不大不的潔癖,他如何受得了那麼髒的抹布觸碰到他的手?

看著亞撒炸毛的表,蘭芷芯佯裝無辜地看著他:"不好意思啊……"

她的神像是不好意思麼?分明就是故意的!

亞撒眸光一暗,憤憤地捏著拳頭,陰沉的俊臉駭人,下一秒,只見他長臂一伸,迅猛地抓住了蘭芷芯的手腕,順勢將她的身子按在了辦公桌上!

就在這時,門口恰好傳來了一個嬌滴滴的女聲……"親愛的你在嗎?"是盧潔瑩來了!【7千字】

上篇:續:又見到洪水猛獸     下篇:續:男人的游戲,女人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