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男人的游戲,女人的嫉妒  
   
續:男人的游戲,女人的嫉妒

此時此刻蘭芷芯和亞撒是零距離接觸,被他狠狠按住了身子,她那點力氣在這個高大健碩的男人面前根本不算什麼.

灼熱的男子氣息充斥在蘭芷芯的周圍,她急促的呼吸間全是他噴薄的熱氣,這樣曖.昧而又敏感的一刻,怎能控制住一顆心砰砰亂跳.

蘭芷芯下意識地抬起脖子想要掙脫,可是,亞撒的雙臂像是鐵一般鉗著她,不容她動彈.

"你……放開我."蘭芷芯輕顫的尾音出賣了她此刻的心,雖然極力壓制著,但還是會心跳加速,緊張.

亞撒就像是沒聽到辦公室外的聲音一樣,他不但不放開,反而欺上前,俯身,將蘭芷芯嬌的身子環在他雙臂之內,隨之一抹邪肆的笑意浮現在臉上,壓低了聲音:"現在知道怕了?你惹我的時候怎麼就不怕?陳志剛不會沒告訴你,我很討厭髒東西,就好像剛才的抹布,而你,故意弄到我手上,你不是想激怒我嗎?你成功了!"

看似是在笑,可這笑容里盡是慍怒和狠厲,與他平時那陽光的氣質截然相反,現在的他,好像是隨時都能撕了她似的.

在這男人犀利的目光中,蘭芷芯感到被他透視了,她那點心思一下就被他看穿……沒錯,她就是故意的,可她沒想到的是,陳志剛先前是得太含蓄了,實際上亞撒不只是討厭髒東西,他是有點潔癖的.

蘭芷芯竭力控制著心跳和呼吸,死死盯著他的雙眼不甘示弱,但心頭卻升騰起一股壓迫感,強忍著沒有收回目光,硬生生與他對視,清麗姣美的臉蛋上露出一抹淺笑,粉唇微張:"我明白了,你就直你有潔癖吧,我現在知道了,可以放開我了嗎?難道你沒聽到你的女人已經到了辦公室門口,你希望她進來看到你跟我這樣,不怕她誤會?"

淡淡的幾句話,柔中帶剛,看似態度溫婉柔和實際上是綿里藏針,還隱含著一絲諷刺與不屑.

亞撒豈能聽不出她的弦外之音?只見這雙深潭般的藍眸子倏然一凜,一道冷冽的寒光閃過,隨即也報以一聲嗤笑,修長的手指一下子鉗住她精巧的下巴,嘴唇幾乎要貼上她的耳廓了:"女人,伶牙俐齒,不見得就是好事,別忘了,我是你的老板……我覺得你首先應該學會的是怎樣當一個聽話的員工."

他灼熱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耳窩,很不爭氣的,她脖子上泛起一顆顆可愛的粉色顆粒……起雞皮疙瘩了!這男人哪里像個總裁了,此刻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邪魅痞氣,分明就是充滿了危險!

蘭芷芯心頭警鍾大作,白希的臉蛋染上了兩朵暈,越發想要逃離這一刻的窘迫.

"你完了沒有?我還要工作……"蘭芷芯隱忍著怒意和酸楚,不敢亂動,只因她已經感覺到他的不安分,如果她胡亂掙紮,更會引起他的某種反應.男人在這種況下是刺激不得的.

但亞撒仿佛故意跟她對著干,看她面耳赤的樣子,他覺得很有趣,心想一個30歲的女人還這麼純麼?

心里一動,亞撒越發逼近了她,她不得不僵著脖子以免碰到他的唇……這一秒,極致的刺激微妙,撩撥得人心尖發顫.

亞撒也呆了,原本只是想嚇唬她一下,但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她,現在才留意到蘭芷芯的肌膚竟然好得出奇,一點都不像是30歲女人.粉潤細嫩,美玉無瑕,連一顆多余的痣或者斑點都沒有.五官精致巧,絕對是純天然無人工痕跡的.皮膚白淨細滑如羊脂一般,讓人有種想要去觸摸的念頭,當他的視線落在她微張的粉唇上,他結實的胸膛還緊緊貼著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她衣服之內的妖嬈曲線……神差鬼使的,亞撒感到喉嚨干澀像有團火一樣,喉結一陣上下滾動……

男人這種眼神意味著什麼,蘭芷芯很清楚,不由得越發窩火……門外盧潔瑩還在呢,亞撒居然還有心思跟她調.戲?真不愧是個花花公子!

"總裁,你看夠了嗎?"蘭芷芯著,怒極反笑,清亮的眸子一眯,趁著亞撒失神之際,猛地伸手……

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門打開了,盧潔瑩驚駭萬分地站在門口,看著辦公桌上的一男一女,氣得渾身發抖.

蘭芷芯的手才剛觸到亞撒的胸膛,本意是要想推開他的,但好死不死盧潔瑩選在這個時候進來,只因她沒耐心等下去了.

"嗯?"亞撒蹙眉看著盧潔瑩,臉色卻是含著幾分冷意,但在他抬眸之時,蘭芷芯也迅速掙脫了他的禁錮,輕輕往旁邊一閃,拿起抹布提起水桶,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淡定地:"衛生做好了."

蘭芷芯的云淡風輕,讓亞撒沒來由的有點煩躁……這女人真是個異類,居然能這麼鎮定?如果換做其他女人,只怕剛剛就已經沉迷,迫不及待投懷送抱了,而她卻能保持清醒,不為所動.是該他亞撒沒魅力了還是她定力太好?

蘭芷芯經過盧潔瑩身邊時,分明感受到了兩道嫉恨的目光,像是恨不得能將她剝皮似的.可是她卻不能停留,挺直了腰板徑直走出辦公室,就當真的不認識盧潔瑩一樣.

聽到身後傳來的關門聲,蘭芷芯這才倏然松了一口氣,背靠在牆上深深地呼吸著,只覺得辦公室外的空氣太舒爽了.

唯有在這不被人看到的角落,她才能釋放自己的緒,不用偽裝成那樣堅強和淡然.誰知道她內心的苦楚和酸澀,無奈……盧潔瑩看來很得亞撒的*愛,否則也不敢來公司找亞撒了.而剛才盧潔瑩看到了亞撒調.戲她的一幕,只怕今後,那女人不會消停了,會以為是她故意要勾.引亞撒吧?

這樣的誤會,蘭芷芯卻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就算解釋也沒用,盧潔瑩根本不可能相信.

蘭芷芯腦子里不由得浮現出剛才跟亞撒那曖.昧的時分,實話,她確實有心跳加速,難以平靜,但她畢竟不是女生,曾經開過成ren用品店的那段經曆使得她鍛煉出比一般女人更堅定的意志,不會那麼容易被嚇得手忙腳亂,看穿了男人眼底的戲謔,就會知道對方不過是故意逗你,你若驚慌失措,就正好中了對方的下懷,你若以為人家真對你有意,那更是傻得可笑.

對付男人只要一招就夠——保持清醒的頭腦,不沉迷,不凌亂.這就是蘭芷芯的准則,也是她對自己的一種保護.

想起以前開店的那些日子,蘭芷芯總是會打扮得濃妝豔抹,時不時還嘴里叼一根煙,可實際上是抽的"包口煙"沒真正吸進肺部的,只在口腔里打轉一圈便吐出.這些,能讓她看起來頗有些風塵味,目的也是給自己一層保護色,讓某些腦子不乾淨的顧客們對她望而卻步.而那麼做的效果還是有的,男人們好像對于清純的女生比較偏愛,見蘭芷芯一身風塵味,潛意識里會覺得這女人可能有不少相好的,自然也就減少了她的sao擾.

可現在不同了,她不再開店,她可以做回原來的自己,不再濃妝豔抹,不再假裝抽煙……她褪去那一層保護色之後,猶如一朵清新雅致的幽蘭,除了會吸引男同事,就連亞撒都不知不覺注意到她了.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辦公室里,盧潔瑩眼淚汪汪地坐在沙發上低低啜泣,亞撒懶懶地靠在椅子上,卻沒有立刻過去安慰,而是用一種慵懶卻又帶著冷意的口吻:"你是太閑了嗎?怎麼會到公司來的?來之前也不打個電話,搞突襲,你覺得我會驚喜嗎?"

盧潔瑩來之前是精心化妝過的,現在一哭,頓時成了熊貓眼,而她卻沉浸在悲憤傷心之中,渾然不知妝都花了.

"我……我是不該來……不來就不會看到你跟你的女職員在……在……"後邊兩個字,盧潔瑩還是沒敢出來,可意思太明顯了,她就是以為亞撒和蘭芷芯發生了關系.

亞撒眸光一沉,臉色越發陰霾:"你以為我跟女下屬怎麼了?以為我公然在辦公室里**?沒見我們衣服都穿得好好的,如果真的做了點什麼,可能還穿著衣服?"

盧潔瑩聞,驀地抬眸,哭得帶雨梨花的臉上露出驚喜:"真的嗎?真的沒有發生什麼?"

著,她已經站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上前去一把抱住了亞撒.

"對不起,是我誤會了……可是你知道嗎,我在進來的時候看見你們在辦公桌上……我……我沒辦法控制自己的緒,我很傷心,那都是因為我太在乎你了.原諒我好嗎?親愛的……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會突然來公司……"盧潔瑩在懺悔,抱著亞撒的腰,哭訴.楚楚可憐的模樣著實觸動男人的神經.

亞撒見盧潔瑩認錯很快,他也不再多加責備,臉色終于是緩和了一點,沒剛才那麼冷了.

其實是盧潔瑩自己太沒分寸,仗著亞撒的*愛,以為即使來公司搞個突襲,亞撒也會驚喜.殊不知,每個以事業為重的男人都有著比常人更清醒的頭腦,都不會將私生活搬到公司來.尤其最忌諱的就是不請自來的女人……只除了生意上的客戶外.

像盧潔瑩這樣跟亞撒是*關系的,更是不被人喜于在公司里見到.

公事,私事,亞撒分得很清楚,別看他擅于在花叢中流連,可真正要讓他頭腦發熱失去原則的女人,至今還沒出現,不知道將來盧潔瑩會不會是一個.

亞撒緩緩抬手攬著盧潔瑩的肩膀,淡淡地:"今天的事就算了,下不為例,我不希望公司辦公的地方成為談愛的場所,對員工是這樣要求,對我自己也一樣.以後你想見我就來我別墅,或者是我去你那里,公司,別再來了."

聽似是如水溫柔的語氣,可是卻包含著一股隱約的不可抗拒的威儀.這是亞撒身為皇室成員與生俱來的貴族氣勢,是隱藏在他花花公子外表下的另一個真實面.

盧潔瑩埋頭在亞撒胸前,唯唯諾諾地應承著,顯得很乖巧聽話,只不過,她眼底蓄著的那一抹嫉恨與狠色,由于低著頭,所以亞撒看不到.

能將心中的憤恨直接出來的女人反而沒那麼可怕,但像盧潔瑩這種,明明是氣得連殺人的心都有了,卻因為不敢惹亞撒不開心,所以只能裝作大度,裝作聽信了亞撒的解釋.可真實的她,心里卻是另一番計較——無論蘭芷芯跟亞撒有沒有再發生關系,蘭芷芯都被盧潔瑩視為了頭號勁敵.

盧潔瑩深深地感到了危機,蘭芷芯是在售樓部,怎麼會到公司總部來上班的?難道是亞撒調來的嗎?

盧潔瑩不敢問亞撒,可她心里就像是被貓爪子狠狠抓著,撓出一道道血痕……

溫柔,是女人百試不爽的武器.盧潔瑩此刻就是用這法寶來緩解剛才的不快.

"親愛的……我好想你,所以忍不住來看你……"盧潔瑩順勢坐下來,抱著亞撒的脖子,熱大膽地索吻.

亞撒是場高手,立刻就反客為主了,將盧潔瑩的蔓延緊緊摟著,火熱的纏.綿一番……先前被蘭芷芯勾起的某些反應,被亞撒克制之後又在爆發出來,使得盧潔瑩心里暗喜,很快就沉醉在這歡.愉中.

亞撒的狂野就如正午的豔陽,肆意張狂,盡享受著這一頓午餐前的甜點……但這一次和以往不同,在他以為可以很投入時,卻不知怎的腦子里會浮現出蘭芷芯清冷的面容和她那帶著嘲笑的眼神.再看看眼前的盧潔瑩,這麼溫柔又熱如火,與蘭芷芯正好相反……

心頭有一絲不清道不明的微妙緒在蕩.漾,亞撒這一次居然是草草結束了,以至于盧潔瑩走出辦公室時,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的不滿足.

盧潔瑩走到,亞撒立刻叫蘭芷芯進辦公室去了,理由是,讓蘭芷芯清理垃圾桶里的東西……

蘭芷芯面無表地進去,心里卻在腹誹……垃圾桶她不是換過了麼,怎麼還要清理?

可是當蘭芷芯看到垃圾桶里的東西時,整個人瞬間呆住了……那是T?這明先前亞撒和盧潔瑩在這兒做了什麼,已經無需猜想了,答案就在這里.

蘭芷芯的臉色蒼白,只覺得喉嚨發緊,心尖上竄起一抹冰冷的疼痛……【求月票!這章4千字,一會兒還有更新】

上篇:續:一對冤家,擋不住的火花     下篇:續:她被車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