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她被車撞了  
   
續:她被車撞了

忍……穩住……一定要忍……蘭芷芯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腿,用以提醒自己不能露出破綻.她只是個職員,好聽點是私人助理,白了就是打雜的傭人.她憑什麼對這種事生氣?盧潔瑩是亞撒的新歡,人家兩個人喜歡做什麼,與其他人無關.

理智是在這樣清楚地告訴她,然而,在感上,蘭芷芯卻無法讓自己不心痛.以為有些事過去了就能淡化,能坦然面對,以為有些人也云淡風輕了,以為真的可以瀟灑地放下了……可此時此刻,她才發覺,所謂的成熟冷靜,在某個特定的時間環境里,完全都是扯淡!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顆地雷,而最怕的就是遇到握有導火索的那個人,他可以引爆你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傷痛,將你的心炸個粉碎.

蘭芷芯心里湧起一陣一陣的惡心感,伴隨著酸澀的疼痛在身體里翻騰搗鼓,她死死咬著唇,不知是在忍著嘔吐還是在忍著眼淚.不管怎樣,她不會讓自己在亞撒面前流淚的……

"怎麼?傻了?杵在那里做什麼?還不快點把垃圾清理好了去給我准備午餐,已經12點了!"亞撒低沉渾厚的聲音帶著獨特的腔調出來的中文還蠻好聽的,只不過他的話更像是刀子在割著蘭芷芯.

蘭芷芯被亞撒這淡漠又刻薄的態度給拉回了心神,一不發,忍著胃部的不適,將垃圾袋提起來,頭也不回地走出了辦公室,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關上門……

"砰——!"一聲重重的悶響,分明就是在:"姐的心很糟糕!"

亞撒微微一愣,不由得蹙起了濃眉,心想蘭芷芯的脾氣可真大啊,昨天是當著他的面拍桌子,今天又摔門,到底誰才是老板呢?為什麼身為老板的優越感在蘭芷芯那兒就完全沒了?只有一種他不願意承認的挫敗……老女人,擺臉色給誰看呢?

一走出辦公室,蘭芷芯直奔向洗手間去,趴在洗手台上吐得一塌糊塗,吐完了還用冷水洗臉,只差沒把頭也淋濕了……

美玉無瑕的臉蛋上盡是一片水跡,蒼白得近乎透明,雙唇失去血色,一雙剪水雙瞳已經沒了神采,變得格外暗淡,隱隱泛著……分不清這臉上是自來水還是淚水,此刻的蘭芷芯眼神空洞,失魂落魄的樣子,即使是熟識的人都沒見過她這般.

有多久沒這麼痛過了?還以為這些年已修煉成一顆百毒不侵的心.這似曾相識的痛苦,就跟六年前的某個時候一模一樣……猶記得當時她從亞撒房間離開之後,在走道的盡頭轉角處傻呆呆地蹲了兩個時,看到盧潔瑩歡歡喜喜地從里邊出來.那時的蘭芷芯就對著盧潔瑩的背影掩面而泣,那時的心痛,記憶猶新,她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有了,她發誓絕不會讓自己再嘗一次那種痛不欲生的滋味.

可現在她是在做什麼?盧潔瑩和亞撒在辦公室里**之後,是由她去收拾兩人用過的T,這挖心挖肺的痛,比凌遲還殘忍!

從蘭芷芯六年前開始到現在,從她第一次交出自己,六年了,她都沒有過其他的男人,沒有開始過新的戀,她的人她的心,始終都是被封閉起來的.她總是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因為沒把握找一個將嫣嫣當親生女兒一般的男人來結婚,所以她依舊單身著.而事實上,是因為她心里從未忘記過某個男人……初戀,是蘭芷芯心中最刻骨的記憶,她逃不掉記憶的糾纏,她想要的灑脫,除非是亞撒沒出現,或許再過些時間,她能想得通去接受其他男人.

可偏偏亞撒這貨卻是晏少的朋友……現在還成了她的上司……

蘭芷芯在洗手間里悶了二十分鍾之後就出來了.整個人看上去沒什麼異常,只是眼眶略有點.

無論如何,工作還是要繼續的,總不能因為緒太差就不干了吧.蘭芷芯只允許自己傷心那麼一會兒,然後就必須打起精神來做事.這才是她應該有的表現,是一個成熟的女人該有的睿智和心理素質,不是麼?

當蘭芷芯再次進到辦公室時,她已經收斂起所有的異常緒,依舊是那一副淡定如常的面目示人,就好像今天的一切都沒發生過.

亞撒從一堆文件中抬起頭,打量著眼前這個靜如幽蘭的女人,她的淡然,令亞撒略有一點驚詫,竟有些佩服她了.一個上午發生的事不少,而她卻能泰然處之,這份從容,在他所認識的女人里,並不多見.

"總裁,午餐到了."蘭芷芯不溫不火地著,公式化的口吻.將手里的餐盒放到了亞撒的桌子上.

除了菜,還有一份例湯,外加一杯鮮榨果汁飲料.這是蘭芷芯在對面西餐廳里買來的,她自己都還沒吃飯.

亞撒淡淡地瞥了一眼餐盒,漫不經心地問:"都是些什麼飯菜?"

蘭芷芯的目光只盯著辦公桌的邊緣,冷冷地回答:"奶油蘑菇湯,芝麻羊排,還有一份……"

蘭芷芯還沒完,亞撒已經打開了餐盒,一股食物的香味頓時彌漫開來……

但是,亞撒這張臉卻是瞬間陰沉到了極點,藍色的瞳眸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把這堆東西拿出去,滾!"亞撒怒吼,聲音震耳欲聾.

蘭芷芯被亞撒這突如其來的爆發給驚呆了,心頭猛地一顫,大腦有那麼幾秒的空白,嗡嗡作響.

這就是亞撒真正發火的樣子嗎?渾身上下都充斥著滿滿的憤怒,尤其是那個"滾"字,無疑是一把利劍直刺在蘭芷芯的心上!

"你什麼意思?胡亂發什麼脾氣?"蘭芷芯也怒了,攥緊了拳頭怒視著亞撒.

亞撒一雙眼睛幾乎要噴火,但話的語氣卻是猶如冰凍三尺,瞳眸中迸出兩道凜冽的光線:"蘭芷芯,我還真低估了你的能耐,你是成心想跟我對著干?你要怎麼折騰我都可以奉陪,但是你現在弄些含豬肉的菜給我吃,這是在踩我的底線,你是不是真以為我不敢把你怎麼樣?"

豬肉?居然是豬肉的問題?這男人傻了吧?腦子沒壞吧?不就是那份"意面穿火腿"麼,火腿是豬肉做的,挺正常啊,很香啊,可他怎麼卻像是有深仇大恨?

"什麼底線,你用得著這麼誇張嗎,你……"蘭芷芯在亞撒狠厲的目光中倏然沒聲音了,兩只眼珠子瞪得老大……因為她剛剛想起一件事,亞撒是文萊人,根據文萊的宗教信仰,信奉了某個教,便不能吃豬肉.

不能吃豬肉啊!這在有的人眼中是事,但在一個有宗教信仰的國家和個人來,卻是一件至關重要的大事.別看亞撒風.流慣了,但對于宗教信仰一事卻是不可含糊的.

而現在蘭芷芯卻因一時疏忽,買來的餐點里有一份含豬肉的菜式,這對于亞撒來簡直是比打臉還要嚴重的罪過,是他不能忍受的.他第一個反應就是認為蘭芷芯是故意的!陳志剛不可能沒向蘭芷芯交代這麼重要的事,而她偏偏要犯,不是故意的還會是什麼?

"很好,蘭芷芯,你很有惹怒我的本事!"亞撒怒火中燒,出的每個字都特重特冷.

蘭芷芯現在卻是無法生氣了,只剩下自責和歉意……只要是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信奉了某種宗教之後就不可以吃豬肉.她記得曾經認識的一個人也是信奉那種宗教,在被人惡作劇整蠱吃下豬肉之後,那人還傷心悲憤地自殘了……可想而知,現在亞撒是該有多憤怒啊.

一碼事還一碼事,蘭芷芯這點還是分得很清楚的.就算亞撒很可惡,但在吃豬肉這件事上,容不得含糊,這是宗教信仰的問題,不是亞撒題大做.

"對不起,是我疏忽了.陳助理在交代我的時候,我沒用心聽,所以……我馬上去給你另外買一份.很快的,你等等!"蘭芷芯沖著亞撒投去一個抱歉的表,完就趕緊將餐盒拿走,跑著出了辦公室.

蘭芷芯很誠實,沒有推卸責任,很直接地就承認是自己的疏忽了,這到是顯得很干脆.

可亞撒的怒氣還沒那麼快平息,將辦公室的窗戶打開,讓火腿腸的味道盡快散去……

"該死的老女人……這頓飯還沒吃,氣都被你氣飽了!"亞撒憤憤地坐在椅子上,無奈揉著發疼的太陽xue,忽然覺得自己將蘭芷芯調過來這里上班,是不是做錯了?

她好像真是他的克星,才不過來上班第一天,還只是過去一個上午,兩人之間就跟火星撞地球似的,他一再被氣得跳腳,平時的紳士風度,在蘭芷芯面前好像是就等于零?

還紳士風度呢,這女人最能挑起他的憤怒,他實在對著她難以有紳士風度……先是用抹布髒了他的手,他有潔癖的,怎麼受得了?剛才又把弄了一份有豬肉的午餐,他信奉的宗教是不可以吃豬肉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個事實.

亞撒想越是感覺自己跟蘭芷芯似乎真的不對路……

左等右等不見蘭芷芯回來,亞撒的肚子越來越餓,咕嚕咕嚕叫了.不耐煩地撥通了蘭芷芯的手機,聽對方接起電話了,亞撒立刻冷冷地:"你辦事這麼慢,別買午餐了,我不吃了."

然而,亞撒卻聽到了蘭芷芯虛弱顫抖的聲音:"我……不是故意的……我剛剛被……車……撞了……"

"什麼?"亞撒驚得跳起來,心頭沒來由地發慌……原來她這麼久沒回來,是因為出事了?【7千字,求月票!】

上篇:續:男人的游戲,女人的嫉妒     下篇:續:他的懷抱很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