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他的懷抱很溫暖  
   
續:他的懷抱很溫暖

【昨天的內容里,亞撒在辦公室與盧潔瑩那一段,因描寫上有疏忽,導致大家誤以為兩人是做了什麼,實際上是沒有發生的.已做修改,但要明天才顯示.】

兩人仿佛是有心靈感應似的,就在蘭芷芯被車撞倒在地時,也正好是亞撒打她手機的時候,她還保持著一點清醒,清晰地感受到了來自身體的劇痛,在昏厥之前,她憑著僅存的一點意志,摸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只來得及那麼斷斷續續的破碎的音節……

倒在地上,車輪子旁邊,蘭芷芯身邊瞬間就圍了一大群路人,而那個肇事的車主本來是想跑的,結果因為這里人太多,車被擋住了,以至于無法順利逃脫,只能干著急.

蘭芷芯吃力地睜著眼睛,很想要再撐一撐,可是,一陣陣強烈的暈眩感襲來,沖擊著她的意識,她好像已經聽不到周圍嘈雜的人聲,她只看到頭頂上方那一張張陌生的臉.有驚訝,有同,有惋惜……人們的目光很複雜,但卻沒有一個人會站出來.

蘭芷芯現在出來痛,什麼感覺都沒有了.無法思考,腦子一片空白,她的視線漸漸變成了一片赤,她感覺到有黏黏的液體從額頭上流下來,滑過她的眼皮,鼻梁,臉頰……她聞到一股血腥味,是從她自己身上流出來的血,她受傷了,並且傷得不輕.

周圍密密麻麻指指點點的人們,蘭芷芯望著這些面孔,想要呼救卻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一出來就淹沒在嘈雜之中.她無法動彈,她不知道有誰會來救她……肇事司機此刻也站在蘭芷芯面前,一副懷疑加不屑的眼神看著她:"真的假的?該不會是專門碰瓷兒來了?"

蘭芷芯一聽這話,頓時氣得一股血沖腦門兒,可無奈她此刻動彈不了,痛得厲害,不然的話,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給這司機一巴掌!

蘭芷芯此刻無法做到的時候,下一刻便有人幫她做了……就在肇事司機話音剛落,只見眼前一花……"啪——啪——"清脆的巴掌聲狠狠甩在肇事司機臉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滾開!"男人的低吼夾雜著沖天的憤怒,氣勢逼人,動作更是如敏捷的豹子一般,在眾人都沒反應過來時,他打了肇事司機兩耳光,並且將蘭芷芯抱在了懷里……

是亞撒來了!

霸氣十足的兩耳光,惹來了圍觀群眾的一陣驚呼,看著這個混血兒男人的舉動,瞬間有種看好萊塢大片的錯覺……

"M的敢打我?知道老.子是誰嗎?"肇事司機捂著臉凶巴巴的沖亞撒吼,掄起膀子就要捶下去!

可是他卻被兩個孔武有力的壯漢抓住了胳膊……

"你們是誰,放開我!"

一個冷冷的聲音在吩咐:"把他拖上車,去醫院."陳志剛,亞撒的助理.帶著亞撒的保鏢趕來了.

怎麼處理那個肇事司機,亞撒此刻無暇去顧及,他眼里只有懷中這個女人.引洪的鮮血從她額頭流下,雙腿上也有血跡.那刺目的顏色讓亞撒心底泛起一縷疼痛……尤其是在看到路邊散落的餐盒時,他更是感覺胸口處被什麼咬了一口.她是為了給他買午餐才會出事的.這個事實,讓亞撒一時間心里犯堵.

"蘭芷芯,你醒醒……別暈過去,我現在送你去醫院,你撐住!"亞撒嘶啞的聲音帶著不易察覺的顫抖,低垂的眼簾掩飾不住他心底的緊張.

蘭芷芯現在是渾身疼痛加上頭痛眩暈,她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就是亞撒了.意識模糊,但又有那麼一絲絲的知覺,亞撒身上傳來的體溫讓她不由自主地又往他懷里縮了縮……"好冷……"蘭芷芯慘白的嘴唇里艱難地吐出這兩個字.

她受傷了,在流血,當然會感到冷,並且是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冰寒和恐懼,但亞撒的出現卻給她帶來了安全感和溫暖.這時候已無法計較是被誰抱著,她僅剩的意識只有一個念頭……不能有事,嫣嫣還在家里等著她!

在沒人願對她伸出援手時,亞撒猶如神祗從天而降,蘭芷芯此刻的心無比複雜,點點濕潤掛在睫毛上,喉嚨發干……

"很快就到醫院了,你撐住,別睡……"亞撒已經將蘭芷芯抱上車,負責開車的是陳志剛.

有點常識的人都該知道,像蘭芷芯這種況,昏過去了之後會更危險,關鍵是要盡量激起她的斗志,不讓她暈過去.

亞撒焦急,俊臉緊緊皺成一團……他抱著蘭芷芯,給予她溫暖,但他還是發覺她的手很涼.

這是房車,亞撒的專屬座駕,寬敞.可車里彌漫著的血腥味卻使得整個空間都變得窒悶起來,仿佛空氣都越來越稀薄.

"我……好想睡覺,好累……"蘭芷芯的意識更加低迷了,蒼白的臉頰上一道血痕,形成鮮明的對比,格外慘烈.

她已沒有力氣去跟亞撒較勁了,她只知道在最危險的時刻,是這個男人第一個站出來拯救她.他的懷抱是如此溫暖,寬厚,好像躲在這里邊就可以什麼都不管……這一刻,蘭芷芯的大腦竟是出奇的平靜,恍惚中有種置身夢境的感覺.

人在受傷的時候,大腦有時會處于困頓狀態,平時緊繃著的弦也會消失不見,心理防線更是處于零狀態,最能表現出另一個真實的自己.

蘭芷芯在意識模糊時哪里還能冷靜的思考,她只能順著自己的本心,遵從最本質的潛意識,一不心就會釋放內心壓抑的聲音……

"唔……好暖和……別丟下我……好暖和啊……"她的脆弱,毫無保留地流露出來,卸下了平時成熟淡定的面具,此刻的她不過是朵需要人呵護的嬌嫩的花兒.

亞撒緊繃的俊臉上,唇線抿得直直的,深不見底的藍色瞳眸里泛起點點複雜,抱著受傷的她,聽著她軟軟的呢喃,感受到她的依賴,他心底那根琴弦仿佛被無聲的撥弄,又像是有一片羽毛輕輕落下……疼惜,一絲絲淡淡的,卻是真實的緒.

亞撒不知不覺從懷里掏出手帕,為蘭芷芯擦著她眼皮上的血跡.他蹙著眉頭的樣子,卻是隱含著點點溫柔,眼底那一點光亮,是心疼麼?

前邊開車的陳志剛,從後視鏡里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表,感覺很不可思議……亞撒少爺怎麼可以將珍藏的手帕給蘭芷芯擦血?亞撒少爺是有潔癖的,他的手帕一向都是貼身帶著,但真正知道並見過的人少之又少,更別是給哪個女人用了,現在卻沾上了蘭芷芯的血,少爺這是怎麼了?

其實亞撒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覺得蘭芷芯臉上的血跡礙眼,沒多加考慮就拿出了自己貼身帶的手帕為她擦拭.

一張手帕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如今還在用手帕的男人實在太少了,並且這手帕是亞撒的母親親自為他制作還繡上了精美的圖案,是亞撒十分珍視的東西.加上這貨有點潔癖,他居然能把自己視為寶貝的手帕拿來給蘭芷芯擦血,這舉動確實很怪異,很令人費解.

蘭芷芯的眼皮越來越沉,眼看著就要徹底暈過去了,亞撒沉凝的俊臉上布滿焦急:"喂,你別睡啊,你要是敢昏過去,我一定會炒你魷魚,扣發你所有工資,一分錢都不給你將你趕出公司!"

果然,這話深深地刺激到了蘭芷芯……

"你……"蘭芷芯本來還沉浸在夢境般的溫暖與溫柔中,忽聽亞撒這欠揍的幾句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幾近昏厥的意識硬生生被激起了怒火,眼睛一下子亮了亮……

"亞撒……你怎麼這麼混蛋……我……你等著……我一定會跟你死杠到底……你別以為我好欺負……你……太可惡了……"蘭芷芯一下了這麼些話,顯得很激動,可是這點力氣也不足以讓她從亞撒懷里站起來.

亞撒見她被刺激得有點精神了,至少沒昏過去,而醫院就在前邊轉角……

"很好……蘭芷芯,你就這麼一直跟我死杠下去,千萬不要先服輸,不然,我會很寂寞的."亞撒著還又緊了緊雙手,深眸一暗,神差鬼使的,低頭在她額上落下輕輕一吻.

一霎間,蘭芷芯的心跳漏了一拍,額頭仿佛被灼燒著,火燙火燙的,而她剛才分明是從他的語氣里覺察出了一絲落寞和孤寂……

"你……"蘭芷芯被亞撒突然的舉動給整懵了,一口氣沒順過來,胸口堵著,兩眼一翻,暈了……

亞撒急急忙忙將蘭芷芯送到了急救室,醫生也都動作迅速地來為她檢查傷勢.

兩時後.

蘭芷芯在病房里幽幽醒轉,在睜眼的一秒,不期然撞進了一雙深如宇宙黑洞的眼,呆住了……怎麼是亞撒?

蘭芷芯從昏迷中醒來,一時間沒能搞清楚狀況,腦子還在混沌中,在努力回想發生的事.

亞撒略顯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欣慰的笑,眼底藏著如釋重負的喜悅,趕緊叫醫生去了.

醫生來了要再次為蘭芷芯檢查身體,確認一下她的傷勢.所幸,她只是皮外傷,沒有大問題,可仍然是需要住院幾天才可以走動.

聽醫生這麼,蘭芷芯暗暗叫苦……住院幾天?那嫣嫣怎麼辦?

醫生剛一走,病房里只剩下蘭芷芯,亞撒在外邊不知道在做什麼.

蘭芷芯在枕頭底下找到了自己的手機,還好就只屏幕摔花了,手機還能照常打電話.

蘭芷芯顧不上傷口的痛,即刻撥通了家里的電話……耳邊傳來嫣嫣稚嫩的聲音,蘭芷芯差點就落下淚來.

"媽媽,怎麼還沒下班嗎?嫣嫣好想媽媽呀……"

"寶貝兒……媽媽也想你……"才剛一句呢,猛地門口閃進來一個人.亞撒陰沉著臉,很不客氣地問:"你在給誰打電話?"【還有更新,求月票!】

上篇:續:她被車撞了     下篇:續:不曾說的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