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不曾說的愫  
   
續:不曾說的愫

亞撒的突然出現,讓蘭芷芯驚得渾身一顫,急忙將手機壓在了枕頭下.

"你……你……你干嘛突然進來嚇唬我?"蘭芷芯蒼白的臉頰泛起暈,沒來由地緊張,心虛,她不知道亞撒剛才有沒有聽到什麼.

亞撒嗤笑,坐在旁邊好整以暇地瞄著她:"呵……現在有精神了?不知道兩個時之前是誰窩在我懷里,好暖和,別丟下我……"

"別了……"蘭芷芯羞憤,恨不得能立刻沖上去堵住亞撒這張可惡的嘴.

"那只是因為我受傷了……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被誰抱著,所以才會胡亂語,如果知道是你,我一定不會那些話……我……"蘭芷芯急于解釋,臉的樣子,目光卻有些躲閃.她已經想起發生了什麼事,即使心中對亞撒存著幾分感激,卻是怎麼都不想表現出來,嘴上還硬得很,干脆來個裝糊塗.

亞撒一聽蘭芷芯這麼,頓時臉黑了,咬牙切齒地瞪著她:"看不出來啊,你還是個白眼兒狼?我救了你,現在你卻連句謝謝都沒有,還對著我橫眉豎眼的?嘖嘖……我終于明白了,為什麼你到現在還單身,一點都沒有女人的溫柔,難怪會到30歲都沒嫁出去."

蘭芷芯額頭和腿上都纏著紗布,人本來是很虛弱的,可現在卻被亞撒的話給刺激到了……單身?30歲未嫁?這個男人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更不會知道她這些年並非沒人追,只是她太愛嫣嫣,生怕嫣嫣會受半點委屈,為了以防萬一找個品德不好的男人給當嫣嫣的繼父,她甯願獨自一人撫養孩子,這份心,誰能懂?她的苦衷,她對女兒的愛,如今卻成了亞撒諷刺她的借口,而這個男人卻是嫣嫣的親生父親啊……

苦澀的汁液在心頭蔓延開來,蘭芷芯只覺得渾身冰涼,面容越發蒼白.將被單拉高,連脖子全都圍著,喉嚨里發出艱澀的聲音:"亞撒,你用不著成天挖苦我,我雖然單身,但這是我自己選擇的生活,你就算是我老板,你也沒權力對我指責.我現在很累,想休息了,沒什麼事的話,請你出去……"

她淡淡的表里夾雜著一絲哀傷,她不像平時那樣與他針鋒相對了,她看起來格外疲倦,像是多一個字都不想.

伶牙俐齒時的蘭芷芯固然能讓亞撒感到一種想要去征服的欲.望,但眼前這受傷柔弱的她,卻更能激起亞撒心底潛藏的某種怪異緒.他不會去深究那是什麼,他只知道現在很別扭,看著她沒力氣跟他斗嘴,他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揪著……

這是心疼的滋味嗎?亞撒下意識地蹙眉,摸摸自己的胸口,臉色沉了又沉,最後走到了蘭芷芯身邊,坐下來……

凝視著她慘白如紙的臉頰,還有那刺眼的紗布,亞撒不知怎的就是輕松不起來,好像有塊石頭壓在胸口似的.

"不會真的睡著了吧?這麼快?"亞撒略帶疑惑的眼神在她身上流連.

"真是個不知好歹的女人……還是受傷躺在我懷里的時候可愛一點,其他時候一點都不溫柔,硬邦邦的脾氣……"亞撒在喃喃自語,聽似是嫌棄的語氣,但他的眼神里卻沒有那種嫌惡,反到是多出一些複雜的緒.

其實蘭芷芯沒有睡著,她的一顆心紛亂如麻,加上傷口處傳來的疼痛,她哪里可能這麼快睡著.她還在想著嫣嫣,想著亞撒今天挺身而出的舉動.她記得亞撒還打了那個肇事司機,因為那司機實在太混.賬,她是沒力氣去教訓,還好亞撒為她出了口惡氣.實話,亞撒當時的霸氣和男子氣概,深深地令人震撼.

還有,被他抱在懷里時那種融進心坎里的溫暖和安全感,是一個受傷的人無法抗拒的,就那麼悄無聲息地將她包圍了……她還記得是被他抱上了房車,應該是他的專屬座駕吧,而她的鮮血將他的車都弄髒了……

種種畫面在腦海里不斷翻湧,像走馬觀花似的,擾亂了蘭芷芯的心.

她是個恩怨分明的人,亞撒今天所做的事,她不會忘記,更不會抹殺他的恩,只是她會將這一切都埋葬在心底.感激的話,她是無法當著他的面出口,但她會記得這一天,記得他為她出頭打那個肇事司機時的威武,記得在他懷里時那曇花一現的溫暖……

耳邊傳來了亞撒均勻的呼吸聲,蘭芷芯詫異,他竟沒有走嗎?

叫他走,實際上是真的舍得他走麼?蘭芷芯心里酸澀極了,緩緩睜開眼,果然,亞撒是趴在她身邊睡著了.

只有在這種時候,蘭芷芯才不會刻意偽裝自己,才會卸下她的冷靜淡然,流露出幾分連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愫.

凝視著這張英俊瀟灑的臉,蘭芷芯的心亂如麻,她需要用很大的毅力才能控制住不被他蠱惑.這個男人,天生就是女人殺手……

猶記得六年前,他像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出現在她工作的酒吧里,好比黑夜里照進來的一束陽光,格外燦爛耀眼.她記得在某天,在她工作時,有客人企圖調.戲她,但她的不假辭色,推拒的態度,惹得客人不滿,差點被人家用酒瓶砸了頭……

當時,是那位蠻橫客人的同伴,及時出手替她解圍,為她擋去了一場災禍.那不是別人,正是亞撒.

那時的蘭芷芯就深深地記住了這個有著一張迷人笑臉的年輕男子,怦然心動.她跟那些只看重亞撒外表的女人是不同的.她不是膚淺地迷戀,她是真的打從心底里感激和喜歡這個具有正義感的男子.

可是對亞撒來,那只是舉手之勞,事過了他就不會放在心上,也不記得蘭芷芯這個人……而他不知道,蘭芷芯後來答應盧潔瑩去酒店代替一事,除了因為父親急需花錢動手術,也是因為對方是亞撒,她才會願意……

陳年往事塵封在記憶里,釀成了酒,只是她獨自一人喝著,有些發苦.

蘭芷芯的指尖在輕輕顫抖,當年那個滿身正氣解救她與危難中的亞撒……六年來經曆了什麼,她暫時不想去考慮,她只知道,六年後的今天,他又再一次拯救了她……

不知不覺她眼中的愫越發地濃,摒住了呼吸,像是受到什麼牽引一般,手指竟撫上了他的眉骨.一霎間,她感到好像渾身麻了一下,心跳陡然加速……

只短短兩秒的時間,她的手指就離開了他,不敢再去觸碰了,生怕會將他驚醒.

好半晌,蘭芷芯才悄悄地將被單掀開,拿起枕頭下邊的手機,掙紮著艱難地起身下地,扶著牆壁,一瘸一拐地走向門外……她惦記著嫣嫣,先前打電話被亞撒的出現給打斷了,她要趕緊重新打過去.

鑽心的疼痛從傷口傳來,右腿膝蓋上的紗布浸透了血漬……她本來是暫時不能走動的,現在這麼一動,傷口受到影響,當然要流血了.

可是,對孩子的思念,支撐著蘭芷芯一步一步地走,縱然痛得冷汗涔涔,她還是要堅持著去門外給嫣嫣打電話.

一邊走一邊警惕地回頭張望,就怕被亞撒發現了.還好這貨似乎睡得很沉……

這是特護病房,安靜得出奇,蘭芷芯心翼翼不發出聲響,眼看著就要到房門口了,另一只腿卻猛地一抽!

糟糕,腳抽筋!

傷口的痛加上腳抽筋的痛,雙重加身,蘭芷芯再也撐不住,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後倒去……完蛋了.腦子里瞬間只剩下這悲慘的三個字.

然而,預期的慘痛卻沒降臨,她被一雙強健有力的男人手臂摟住了,頭頂上傳來亞撒戲謔的聲音:"你這麼急著投懷送抱嗎?被我抱上.癮?"

蘭芷芯心里一陣哀嚎……他什麼時候醒的?剛不是還睡著的嗎?可惡,他居然裝睡?可現在哪顧得上這些,她的腿抽筋啊!

"好痛……腿抽筋……"

亞撒心頭一緊,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腳掌,用力往上掰著……這麼做能最快止住抽筋.

蘭芷芯只覺得腿上的劇痛立刻得到了緩解,幾秒之後就不痛了,但她還在大口大口地喘粗氣,感覺整個人的力氣都被抽干了……

蘭芷芯在他懷里掙紮著,赤的雙眼死死瞪著他,蒼白的臉頰湧上點點酡:"你少臭美了,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是在投懷送抱?我腿抽筋才會摔倒的!"

亞撒這貨竟然還沒放開她,兩只手環抱著,將她圈在懷中,燦亮的桃花眼里露出痞痞的神色:"我兩只眼睛都看見了,你別狡辯,喜歡我抱你就直,我可憐你現在有傷在身,暫時可以借給你靠一靠,不過,我要收利息的."

什麼叫睜著眼睛瞎話,什麼叫趁火打劫,蘭芷芯算是見識到了,這男人的臉一定比城牆還厚,瞎話眼都不帶眨一下的.

"總裁,你這算是在調.戲我嗎?別忘了今天跟你在辦公室里翻云.覆雨的女人,她才是你的*,而我,只是你的下屬,請你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蘭芷芯僵著身子,盡量離他的臉遠點.

可這男人一聽她的話,卻是微微一怔,隨即略帶慍怒地:"你在胡八道什麼?我跟她沒在辦公室里做那種事,你這腦子怎麼長的?"

"沒有?"蘭芷芯驚愕:"可是垃圾桶里明明就有那個……"

"是有T,但那是沒用過的,她是拿出來了,可我們沒有發生你的那種事……該死的女人,我干嘛要跟你解釋!"亞撒也不知哪里來的怒氣,順手將蘭芷芯往沙發上一放,不管她了.

蘭芷芯傻呆呆地躺在那里,默默地心里在發笑,先前陰霾酸澀的心竟是緩解了很多,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亞撒沒有在辦公室里和盧潔瑩那個?

蘭芷芯可不知道,自己這一不心就被亞撒看出了異常,眼前出現了一張放大的俊臉,正飽含玩味地瞧著她.

"你在笑什麼?都傷成這樣了還笑得出來?你該不會是聽到我沒跟盧潔瑩在辦公室那個,所以你才高興?難道,你喜歡我?"亞撒這貨,語不驚人死不休,剛一完,蘭芷芯就咳嗽起來.

"你……胡扯……你想象力太豐富了……"蘭芷芯一邊咳嗽一邊拍著胸口,心虛地別開視線.

她不想承認自己之前的郁結心都是因那件事,現在知道沒那回事,她確實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一不心笑了,被亞撒看見.

見她否認這麼快,亞撒冷冷地扁扁嘴,賞她一記大白眼,忽略掉心底那一絲絲的不痛快.

"我要去洗手間."蘭芷芯吃力地從沙發上起來,扶著牆壁走.

亞撒下意識地皺眉,心想這女人怎麼就那麼異類呢?有他這麼一個大男人在旁邊,還是個帥得冒油的極品,她怎麼就非這般要強?開口請他幫忙一下會死嗎?若是別的女人,早就趁機博取男人的憐惜和疼愛了,誰會像她這麼蠢?

"你服個軟會死嗎?真是的!"亞撒嘴里在叨念,可還是伸出手去扶著蘭芷芯,眼底有一抹不易察覺的疼惜.

蘭芷芯囧了,急忙搖頭:"我上廁所,不用你扶……"

"你上廁所我又不看你,只是扶你進去而已,你緊張個什麼勁?"

"……"

無奈.蘭芷芯只得任亞撒將她扶進去.一進洗手間的門,砰……趕緊關上了,還把水龍頭開著,制造點聲響出來.

蘭芷芯坐在了馬桶蓋子上,忙不迭地撥通了家里的電話……

才響一聲,嫣嫣就接起來了,可見這孩子是一直在守著電話的.

"媽媽……媽媽怎麼了?為什麼剛才我聽到男人話的聲音?"嫣嫣稚嫩的童聲軟軟的,卻有著大人的架勢,她是在擔心媽媽,先前在媽媽掛斷電話之前她聽到有男聲.

蘭芷芯聽到女兒的聲音,心都融化了,但卻不敢跟嫣嫣實話.強忍著想哭的念頭,蘭芷芯低聲:"寶貝,媽媽這幾天臨時要出差工作,不能回家了……一會兒晚上外公外婆會去家里將你接到鄉下去住幾天,你要乖,別讓外公外婆操心,知道嗎?"

電話那端,嫣嫣粉嘟嘟的臉脹鼓鼓的,藍眸子里滿是驚訝……她可不知道媽媽因為受傷住院而不能回家,她還以為媽媽是有意要將她送走,以為去了鄉下又很久見不到媽媽了……這孩子最怕的就是跟媽媽分開,握著電話,純淨的大眼里,淚水吧嗒吧嗒往下掉……【7千字】

上篇:續:他的懷抱很溫暖     下篇:續:堅持要送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