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堅持要送她回家  
   
續:堅持要送她回家

孤獨的孩子尤其是敏感的.嫣嫣兩只手捧著電話,幼的心靈嘗到了傷心的滋味……

在蘭芷芯換工作之前有一次還要將嫣嫣暫時送回鄉下,可由于及時找到了工作,所以這事就沒再提.

但現在蘭芷芯受傷住院了,連續幾天都不在家,她不得不讓父母來城里將嫣嫣接走,否則將嫣嫣一個人丟在家里好些天沒人照顧,她怎能放心?

可嫣嫣不知道這些,她最怕的就是跟媽媽分開.雖然也喜歡外公外婆,可這孩子對蘭芷芯的感是最深的,一起要離開媽媽身邊,她就會很難過.即使再怎麼聰敏伶俐,這孩子也才五歲呢,忍不住會哭,對著電話哇哇哇地哭訴抗議不要被送走.

孩子的哭聲對于母親來最是摧心裂肺,蘭芷芯只覺得一顆心都在被緊緊揪著,撕扯……這疼痛遠比傷口的痛還更強烈.

"嗚嗚嗚……媽媽,不要把我送走……嗚嗚嗚,是不是我還不夠乖,所以媽媽生氣了……嗚嗚嗚,我以後會很乖的,再也不調皮了,媽媽不要把我送走,我不要離開媽媽……嗚嗚……媽媽……"嫣嫣哭得很傷心,可憐巴巴地乞求著.

這一聲一聲,好比是刀子割著蘭芷芯,嫣嫣的每句話都讓蘭芷芯深深地心疼著……蘭芷芯死死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只是這脆弱的身子在禁不住顫抖,心痛到無法呼吸……"嫣嫣,寶貝兒,你很乖,媽媽沒有生你的氣……乖,不哭了……"這哽咽的安慰,蘭芷芯感覺快憋不住了,幾番差點哭出聲,但為了不引起亞撒的注意,她在強忍著.

她此時此刻最想見到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兒,可是她卻不可以這麼做.

她不能冒險讓嫣嫣的出現引起亞撒的懷疑.她一直都對別人的這是她朋友的孩子,既然這樣,她受傷後如果首先要見的人是嫣嫣,這會讓人感覺很不合常理,當然會產生懷疑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被嫣嫣看見她受傷的樣子,不想在孩子心靈留下陰影.做母親的總是希望自己在孩子面前表現出的狀態永遠都是最好的,最勇敢最快樂的,誰都不願意被孩子看到這傷痛的一面.

嫣嫣聽到媽媽那麼,哭腫的雙眼微微亮了亮,抽抽嗒嗒地問:"媽媽沒有生我的氣,那是不是可以不要送走我……媽媽這幾天不在家,我可以自己做飯吃,不要送走,不要……嗚嗚嗚……"可憐的孩子為了能留在媽媽身邊,居然還懂得逞強了.一個五歲的孩子可以使用微波爐熱飯菜吃,這已經很不錯了,可是要自己親手做飯做菜,那要怎麼做?搭著凳子爬上灶台嗎?那畫面,只想想都令人心酸了,萬一孩子摔著磕著怎麼辦?

聽到嫣嫣自己可以做飯,這麼懂事而又充滿了委屈心酸的話,擊中了蘭芷芯瀕臨崩潰的神經,滾燙的淚水倏然決堤,無聲的慟哭,幾乎昏倒在洗手間里.這一刻,她對孩子的想念和愛,再也無法克制住,猶如萬馬奔騰在身體里沖撞.他沖動也好,腦子發熱也好,總之,她在一瞬間就改變了注意——不讓父母來接嫣嫣了,她要出院,她要回家跟孩子在一起!

"嫣嫣乖一點,等著媽媽,別哭啊,媽媽一會兒就回家."蘭芷芯完,顧不得考慮那麼多了,她聽到嫣嫣哭得那麼傷心就已經投降,她太愛這孩子了,哪里舍得孩子受半點罪?

"砰——!"洗手間的門打開了,蘭芷芯激動地一瘸一拐地走出來,嘶啞的聲音沖著亞撒:"我要出院,我要回家!""嗯?"亞撒抬眸望著蘭芷芯,被她現在的樣子給驚到了.只見她兩只眼睛又又腫,淚痕未干,臉上更是蒼白得近乎透明.

但最令人揪心的是她的眼神,再也沒有平時的冷靜清淡,只有一片濃濃的哀傷.進去之前還好好的,現在出來了怎麼就變這樣了?受什麼刺激了?為什麼看到她這副狼狽又悲慘的樣子,他卻高興不起來?

這個總是愛跟他對著干的女人,不聽話不討好的下屬,他不是該幸災樂禍的麼,怎麼反而心里有點犯堵,不舒服.

"你發什麼神經?醫生了你要住院幾天才行."亞撒慍怒的語氣中隱約透著一絲異樣的不悅.

蘭芷芯根本聽不進去任何勸,她此刻心里只有嫣嫣……孤孤單單傷心哭泣的孩子,她必須立刻回家去.

看著蘭芷芯對他的話恍若未聞,亞撒心底的火氣更是一股一股往上竄,冷冷地:"去洗手間給誰打電話了?你這麼激動,難道是急著去見誰?"

蘭芷芯想都沒想就斬釘截鐵地回答:"是,我要住院,我要見她!否則我會吃不下睡不著!"

亞撒不知蘭芷芯嘴里這個"她"是嫣嫣,他的直覺就以為蘭芷芯現在的反常狀況或許是因為某個男人刺激到她了.

"呵……吃不下睡不著?這是中國人常的那句……飯不思茶不想?比喻對*的思念.蘭芷芯,I服了YOU,都傷成這樣了還念念不忘出去見男人.OK,既然你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我也沒什麼可的,隨你的便.不過那個肇事的司機還在醫院等著,你不想見見嗎,至少也得處理一下才走,總不能被人白白撞了吧."亞撒這貨如今的中文水平是越來越高了,不僅能得流利,對于一些成語和俗語,他還挺精通的,儼然是對中國文化十分熱衷啊.

只不過這性感的嘴唇里出的話卻是冷嘲熱諷,還帶著一絲連他自己都不曾察覺的莫名的酸意.只有最後那句還有點像人話.

蘭芷芯忙著收拾自己的東西,忍著傷口的疼痛,只恨不得能立刻飛奔回家去安慰哭泣的嫣嫣,可是肇事者還在外邊,確實眼下也該解決解決這個問題,否則那人要是一溜煙兒跑了,她這段時間的醫藥費誤工費,誰付?撞人的那司機可是全責,她是無辜的.想到這個就來氣,就算那司機賠償她的醫藥費以及後續的誤工費營養費等等,但受罪的是她,這是多少錢都補不回來的痛啊……

蘭芷芯一咬牙,重重地點頭:"好,叫那個人進來吧,解決了再."

這事兒還沒報警,亞撒的意思是先看看肇事司機的態度,蘭芷芯現在是心亂如麻,隨亞撒處理算了.不知怎的,她心底對亞撒在這方面比較有信心,他骨子里藏著的正氣和打抱不平的精神,似乎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改變.六年前,他能隨手就解決她的危難,六年後,他今天又拯救了她一次.

幾分鍾後,陳志剛帶著那位肇事司機進來了.這倒黴的男人至今還不知道自己是惹到誰了,先前被亞撒的兩個保鏢押著,早就惱羞成怒,現在一見到正主,見到打自己耳光的男人,他更是兩眼噴火.

司機是個大約三十來歲的男子,蓄著八字胡,略顯肥胖,臉上堆著一塊塊橫肉,這種人就是所謂的面帶凶相.

"你們……識相的就快點把我放了,今天的事就不跟你們計較,否則,哼哼……"男人還沒搞清楚眼前的狀況,所以話帶著明顯的威脅,其實就算立刻將他放了,他也不會就這麼放過亞撒和蘭芷芯的.被亞撒打的兩耳光,他這輩子都忘不了,若不是因為有亞撒的保鏢在場,他早就沖上去了……

亞撒一副漫不經心的表坐在沙發上,悠閑地翹著二郎腿,可即使是這樣也掩蓋不了他天生的貴族氣勢,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他都是賞心悅目的.只不過熟悉他的人就會知道,此刻他俊臉上噙著若有若無的笑,笑不達眼底,這位司機該為自己擔憂了.

亞撒不話,他是將話語權交給蘭芷芯,淡淡的一個眼神瞄過來,意思是在對蘭芷芯:你想怎樣處置?

蘭芷芯先前還是挺厭惡這個肇事司機的,並非因為她被對方撞了,而是對方在她被撞了之後的態度還那麼囂張,不但不及時出手援救,看著她流血了還是不是碰瓷兒的.可見這司機根本就沒把別人的命放在心上,到現在都沒過一句道歉的話,態度還依舊很橫.

蘭芷芯聽這司機的話,不由得冷笑,清冷的眼眸睥睨著這位看起來很凶悍的男人:"是不是因為我們還沒報警,所以你才覺得我很好欺負?你在撞上我的時候就打定主意不想管的,要不是有那些圍觀群眾堵著,你早就開車跑了."

男人一聽,微微一愕,眼中凶光閃了閃,隨即不屑地:"報警?你以為報警對我有用?撞就撞了,頂多就是賠點錢而已,誰能把我怎麼地?你們還不知道我是誰,那大可以先去打聽打聽,我李立偉是什麼人!你們今天這樣對我,你們會後悔的!"

這人一看就是橫行霸道慣了的,只注重亞撒抽他兩耳光的事,對于自己撞人和漠不關心,卻是半點沒愧疚.

蘭芷芯倏然一蹙眉,厭惡之色更濃……這叫李立偉的男人是個富二代還是官二代?這麼囂張?

蘭芷芯還沒話,亞撒卻站起來了……

亞撒半眯著的眸子里迸出兩道凌厲的光線,站在李立偉面前,冷不防一抬手,猛地一個爆栗扣在了李立偉的腦殼!

"啪——!"

"你以為你錢多?信不信我可以馬上用錢把你砸個半死,讓你嘗嘗被人民幣砸暈是什麼感覺.在我面前顯擺錢多?你是不是出門沒吃藥?"亞撒這一連串的譏諷,可把人給氣得半死,連時下最流行的"吃藥"一詞他都學會了.

李立偉氣得火冒三丈,被人打了腦門兒,這可是生平第一遭啊!

"老.子管你是誰,你找死!"李立偉怒吼著沖上去,掄起拳頭就朝亞撒揮過去!

亞撒的保鏢沒動,陳志剛也沒動,就好像一點都不害怕亞撒會受傷一樣,並且還用一種同加鄙視的目光看著李立偉.

只聽一聲殺豬般的哀嚎,李立偉的拳頭不但沒落在亞撒身上,反而被亞撒一記漂亮的右勾拳給打中他的左臉,整個人立刻往旁邊倒去,踉蹌著退了兩步才穩住了身形.

捂著臉,李立偉痛得眼冒金星,嘴角一下子就破了,在流血,口腔里有一顆松動的牙齒被打掉,嘴里全是血腥味……李立偉這才知道自己遇到踢到硬鐵板了,這混血兒男人一拳頭好大的力道!

亞撒的手指捏得咯咯作響,頗有種還沒教訓夠的意味.

這干脆利落的一拳,讓蘭芷芯差點就要喝彩了……太霸氣太威武了!

"怎麼樣,還想不想對我動手啊?"亞撒俊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害的微笑,但看在李立偉眼中就成了可怕的厲笑.

李立偉心里那個氣啊,但又不敢再貿然動手了,明顯一對一單挑都打不過人家,還動手就沒意義了.看來今天是陰溝里翻船,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居然一點都不怕他麼?就憑他開的那輛車,對方也該有所忌憚才是,為什麼還敢對他動手,簡直太不知好歹了,等他離開這兒,一定要把今天的恥辱都找回來!

心里這麼想,嘴上卻不敢,李立偉只能憤憤地盯著亞撒,不得不收斂一下自己的凶惡,狠狠地:"你們想怎麼樣?"

亞撒哈哈一笑:"對嘛,這才是商量事的態度,和氣一點,大家都好過,干嘛非要凶巴巴的,我們都是斯文人嘛."

斯文人?這話,不僅是讓蘭芷芯嘴角犯抽,就連陳志剛和兩個保鏢也都暗暗扁嘴……一拳頭就能將人家牙齒打掉嘴角打破,這還是斯文人啊?誰想欺負這位斯文人,那都是會被修理得很慘的.

李立偉心里更是在不停詛咒亞撒,罵了個遍,嘴上卻還在:"商量就商量,想什麼樣,你們直."

"嗯……孺子可教也……"亞撒慢悠悠地冒出這一句,直把人家李立偉給氣得差點暈過去.

亞撒重新坐回到沙發上,悠閑地靠在椅背,云淡風輕的神很是讓人牙癢癢.

"這樣吧,我們也不為難你,傷者的一切醫藥費檢查費住院費,還有之後的誤工費營養費以及精神損失費,你就給這個數吧."亞撒著,爽朗地一笑,伸出了三根手指頭.

三?李立偉心里暗喜,還真是賠錢就完事,那太兒科了.

"三千塊嗎?行,我馬上就給!"李立偉忍著臉上的痛,伸手在兜里掏錢包了.

亞撒卻臉色一凜,冷冷地:"三千塊?那多不符合你的身份啊,你開個豪車,財大氣粗,三千塊你拿得出手?最少三萬塊,現金,立刻付清.以後傷者如果還有什麼身體不適的,比如後遺症什麼的,你還得隨傳隨到,還得掏錢,明白我的意思嗎?"

這話得,絕對能將人氣得跳腳!諷刺得一塌糊塗,直刺李立偉的心窩子啊!什麼兩千塊不符合他的身份,就這麼撞一下就三萬塊?這還不算,最令人頭疼的是亞撒今後若蘭芷芯有任何後遺症的話,還要找李立偉的……那又是得多少錢呢?無底洞嗎?李立偉瞬間有種被坑的感覺.

蘭芷芯本來糟糕的心頓時破功,差點笑出聲來……亞撒這貨損人太有一套了,誰若是得罪了他,鐵定沒好果子吃,眼前這李立偉就是最好的例子.深深地為李立偉默哀啊……賠償多少錢,並不是最重要,關鍵是亞撒的法讓李立偉即使回去之後都還難以安眠,不知道多長時間都還惦記著這件事呢.一想到有個人可能半夜都會打電話在醫院,等他來交錢,可想而知這家伙能睡得安寢麼?

精神上的折磨,才是對李立偉最適當的懲罰,或許能讓他以後再撞到人時別那麼囂張蠻橫,給他個教訓.

李立偉腸子都悔青了,很想破口大罵亞撒狡詐,但是鑒于眼前對自己不利的現狀,他不敢亂話了,一切都等離開這兒再.

蘭芷芯很安靜,看著亞撒怎麼處理,她沒反駁,也沒發表意見,只是心里在想,亞撒的處置就這樣算了嗎?但她最想要的其實並非賠償,而是……

李立偉以為給錢就沒事了,自己身上沒那麼多現金,車上有.

這簡單,亞撒吩咐陳志剛跟著李立偉去車里拿.

李立偉憤恨地瞪了亞撒一眼,這才轉身欲離開,可是又被亞撒叫住了.

"等等,走之前先跟傷者道個歉."亞撒懶懶的聲音傳來,聽似平淡,卻是有著不容置信的堅決.

李立偉腳步一僵,那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殺人的心都有了.

他不在乎三萬塊錢,但他自幼嬌生慣養,何曾對人道過歉?知道他的人,很多都會奉承巴結他,可沒人會像亞撒那樣一再地挑戰他的底線.

而他不知道,他的行為早就是在挑戰亞撒的底線,若不是今天亞撒為蘭芷芯出頭,李立偉撞了人之後是絕不會在醫院出現的,早就去其他地方瀟灑玩樂了.

李立偉甯願花錢擺平都不願跟蘭芷芯道歉,心里一股一股憤恨在冒.

可眼前,亞撒的兩個保鏢對他虎視眈眈,亞撒還在有意無意地捏著自己的手指,眼神中充滿冷笑和警告.李立偉就感覺腳底寒氣在冒,他看到的是亞撒眼中的無所畏懼,淡定從容,似乎根本就不會在乎事會有什麼後果.

到底自己遇到了一個怎樣的男人?李立偉緊緊握著拳頭,強忍著憤怒,緩緩轉身,死死瞪著蘭芷芯,目露狠光:"我撞了你,是我不對,抱歉."

完,李立偉再也不看其他人的反應,轉身就溜……太丟人了,他長這麼大都沒這麼丟臉過,他要立刻查查這男人的身份,看看是誰敢對他如此"不敬"!

陳志剛跟著李立偉去了,去車里拿錢.保鏢識趣地退出了病房,里邊只剩下亞撒和蘭芷芯.

蘭芷芯不出心里是個什麼滋味,亞撒似乎很了解她,她最滿意的不是那三萬塊錢,而是李立偉最後的道歉的話.

錢固然是好東西,可是那些道歉的話卻是給予了蘭芷芯尊嚴.

眼前一張赫然放大的俊臉,亞撒似笑非笑地:"干嘛這麼癡癡地看著我?不會真被我迷住了吧?"

這貨,剛才還一副正義凜然威風八面的,現在卻又是痞痞的欠揍的笑,讓人很有出戲的感覺.

蘭芷芯瞬間從失神中清醒過來,下意識地縮著脖子別開視線,眼底一絲局促閃過:"你不看我又怎知道我在看你?"

"你……"

"好了,今天的事,多虧了你.我現在要回家去了."蘭芷芯裝作不經意地.硬是將謝謝二字壓下.

亞撒見蘭芷芯還是執意要出院,他心頭的火氣就上來了,看著她額頭和腿上的紗布,感覺刺眼極了.他不知自己的怒氣從何而來,最後只能冷冷地:"隨你便."

蘭芷芯現在是單腳著力,走路很困難,需要扶著牆壁或扶手才行.

亞撒走在她身後,看著她一瘸一拐的,分明是很痛,卻還要硬撐,就是不肯開口請他幫忙.

是哪個男人的魅力那麼大,能使得蘭芷芯非要不顧傷勢回家去見嗎?看來她是很重視那個人了?

亞撒心里在腹誹,不屑地扁嘴,俊朗的眉宇間流瀉出一片複雜,下一秒,只見他兩手一抄……

"啊……"蘭芷芯一聲驚呼,只感到身子一輕,人已經被亞撒抱起來了.

"走這麼慢,太耽誤時間了!"亞撒繃著冷臉,故意得好像很不耐煩很嫌惡,打死不會表露出實際上他是不忍蘭芷芯受罪.

蘭芷芯心底竄起了一絲悸動,一霎間就被亞撒這硬邦邦充滿嫌惡的語氣給澆熄了,憤憤地白眼他,很想掙紮著下來,可這是徒勞的,亞撒抱得太緊.

半時後,車子開到了蘭芷芯的家樓下.她沒地址,但亞撒是他的上司,想要知道她家的地址太容易了.

到了這片老城區,舊樓房外,亞撒皺起了眉頭,打量著蘭芷芯的居住地的環境……這麼破舊的房子?估計房齡有二十年以上了吧……

蘭芷芯強忍傷痛,急忙下車,關門……可是亞撒卻快速攔在了她跟前,又是那種很嫌棄的神色.

"我送你上去,不然的話,豈不是顯得我這當老板的對員工不夠關心麼?"亞撒的話,讓蘭芷芯臉色大變!【這章6千字.親們投點月票吧,千千還在碼字,加更需要動力支持啊!】

上篇:續:不曾說的愫     下篇:續:突然襲擊,亞撒登門造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