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突然襲擊,亞撒登門造訪  
   
續:突然襲擊,亞撒登門造訪

亞撒的一只手拽著蘭芷芯的胳膊,硬是不讓她走.就她這副傷員的樣子,他覺得還是送到家比較放心.只不過他是拉不下那個臉好好話的,只能以一種嫌棄的口吻出來,而他也不會承認這是對她的關心,他將這解釋為老板對員工應有的照顧.

蘭芷芯的臉更加蒼白了,眼底浮現出一絲焦急……她哪里能讓亞撒進家門,嫣嫣在家,若被亞撒看見了要怎麼?"朋友"的女兒怎會總是跟她在一起呢,這不是令人起疑的節奏麼!

"不……我不能再麻煩你了,我自己能上去,我真的可以的."蘭芷芯面無血色,但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可以走動,她只得勉強扯出幾分笑意,殊不知卻是比哭還難看.

額頭的傷可以忍著,但受傷的那只腿就困難了,就算用另一只腿著力,依舊是要顧忌著不能讓受傷的腿傷口崩開……口子有點長有點深,還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留下疤痕,可現在蘭芷芯管不了這麼多,只想快點回家.

亞撒能感受到蘭芷芯對他的抗拒,她客客氣氣地對他話,他還不適應了,總覺得甯願看到她伶牙俐齒的樣子都不想看到她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態度.他就納悶兒了,自己真有那麼惹人厭?今天還救了她抱了她,還在醫院耗了幾個時陪她,結果她連個謝謝都沒有也就算了,對他還是視如洪水猛獸嗎?他是不是真跟這女人相克啊?

"不識好歹!"亞撒冷冷地丟下這句話,臉色明顯沉了很多.他也有自己的驕傲,她不要他送,拒絕他的好意,這是給傷他面子的事,他覺得再留下來就是自己犯賤了.他是誰啊,他是亞撒,是皇室的貴族,是她的老板,不是他的跟班!

亞撒最後用他那冰刃似的目光剜了她一眼,這才坐上車,氣洶洶地關上了車門.

蘭芷芯渾身一顫……他生氣了?有什麼可生氣的?總不會是因為她拒絕讓他送回家吧?

蘭芷芯心里苦笑,自己想太多了,他怎會真的在意她呢,可能是感覺沒面子吧.

蘭芷芯不出現在是個什麼滋味,酸痛,無奈,還是其他的什麼嗎?只覺得此刻很想回頭看看亞撒的車,卻還是硬生生克制住了這股沖動……今天發生的一切,確實是會給亞撒加分的,其實蘭芷芯從未恨過亞撒,當年的事,亞撒不知,更不知道她有嫣嫣,而他現在的女人是盧潔瑩,人家是侶,不管做什麼都是正常的,她蘭芷芯沒有理由去恨亞撒.加上今天亞撒的表現,不僅保護了她,替她出頭,還狠狠教訓了那個囂張的肇事司機……

蘭芷芯捫心自問,今天出事時,若不是有亞撒在,她現在會怎樣?從單一點來,蘭芷芯是應該感激亞撒的.

扶著樓梯的扶手,蘭芷芯艱難地一步一步往上挪.沒電梯,只有走樓梯,這對一只腿受傷的她來,難度太大了.可是只要一想到孩子在家等得著急,她就仿佛有了動力,咬緊牙關,即使痛得冷汗涔涔也要堅持下去.

好不容易到了家門口,蘭芷芯只覺得全身都在發抖,好像隨時都要倒下一樣.她是太虛弱了,流的血不少,沒有好好休息調養,現在精力如同被抽干似的.

兩只腳都在打顫,摸出鑰匙,卻好像開門都成了艱難的事.

就在這時,只聽傳來"咔嗒"一聲,門從里邊開了,一個的身子沖了出來.

"媽媽……"嫣嫣一把抱住蘭芷芯的腿,驚喜得大叫,開心極了.

蘭芷芯緊緊摟著女兒,淚水在眼眶里打轉,心頭一塊大石頭這才終于落地了,卻又升起一股後怕……今天還好只是皮外傷,沒有內傷和骨折,或是更嚴重的況,假如她不幸被撞之後再也沒起來,留下嫣嫣,這孩子該有多可憐啊.

有種劫後余生的慶幸,慶幸還活著,越發會感到對女兒強烈的愛……

嫣嫣肉乎乎的臉蛋皺成一團,望著媽媽額頭上的紗布,這不點兒心疼得眼淚汪汪的:"媽媽怎麼啦?媽媽……媽媽受傷了嗎?媽媽……"

孩子的真流露,讓蘭芷芯的心都融化了,趕緊地安慰:"媽媽沒事,只是摔了一跤,吃點藥就會好的."

邊著還扶著牆壁走進去,而嫣嫣就乖巧地將門關上,然後去扶媽媽.

可是這孩子還太,哪有力氣扶大人呢,只能牽著媽媽的一只手,焦急心疼地看著媽媽,就好像那紗布是裹在她自己身上似的.

坐到了沙發上,蘭芷芯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雖然傷口還痛,但起碼見到女兒了,心理上沒那麼難受,人也稍微精神了那麼一點點.

嫣嫣的兩只眼睛都是腫的,一邊揉著一邊吸吸鼻子:"我去給媽媽倒水!"

這孩子看著媽媽現在這虛弱的樣子,心里是又怕又急,不用媽媽開口,她已經跑去浴室.先是踮起腳尖將媽媽的毛巾拿下來,再打開熱水器開關……

還好這開關的位置低,不然嫣嫣得要打板凳才行了.

拿著熱毛巾,端著一杯溫熱的開水,嫣嫣像個大人一樣懂得照顧媽媽了.

不但如此,嫣嫣還將抱枕放好,讓蘭芷芯能躺得舒服些.

這些都是沒有誰教她要怎麼做,都是臨時發揮的,都是出于對媽媽的愛和這孩子天生的善心.

喝著開水,捧著熱毛巾,頭枕在抱枕上,蘭芷芯只覺得心里暖烘烘的,驚喜嫣嫣這麼懂事,才五歲就知道心疼媽媽照顧媽媽了,這孩子,不枉她那麼愛著疼著呵護著,原來從孩子這麼開始就在孝順她了.這一刻,蘭芷芯覺得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母親,有個貼心女兒在身邊,這麼體貼,她太幸運了.

最讓蘭芷芯感到驚訝的是,嫣嫣居然沒被她這副樣子嚇到?

嫣嫣端了一張板凳兒坐在沙發面前,淚痕未干的臉蛋的,手握著媽媽的一只手,帶著鼻音的童聲:"媽媽為什麼會摔倒?是不是很疼啊?我給媽媽呼呼……"

著,嫣嫣就嘟起了粉粉的嘴,沖著蘭芷芯的額頭呼氣,那認真又專注的樣子,眉頭緊蹙,好像這一刻她才是大人,蘭芷芯是孩.

"呼呼……呼呼……呼呼……"嫣嫣嘴里發出細微的聲音,聽在蘭芷芯耳里簡直就是天籟,不由得嘴角泛起欣慰的笑.傷算什麼,痛算什麼,她有女兒最真摯的愛,有這天使在她身邊,她就能扛起一切往前走.

蘭芷芯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沒有打電話給父母讓他們來接嫣嫣,而是選擇了不住院,回家來.如果不是這樣,她都不知道原來嫣嫣已經這麼懂事了,懂得照顧人了.

"媽媽不會送我走了嗎?"嫣嫣純淨的大眼閃爍著晶瑩,顯得很緊張.

蘭芷芯柔柔地一笑,握緊了嫣嫣的手,愛憐地親著嫣嫣胖嘟嘟的臉蛋:"不送走了,媽媽舍不得你,無論如何都要將你留在身邊……寶貝兒,媽媽對不起你,今天媽媽跟你撒謊了,其實媽媽不是要去外地的出差,只是因為摔傷,所以才會撒謊……媽媽不想你傷心難過,不想你擔心,可是媽媽太想你了……"

大人的苦衷,一番解釋,對于五歲的孩子來其實是會有點難以明白,可嫣嫣這孩子就是冰雪聰明,不愧是蘭芷芯的貼心棉襖,聽懂了媽媽的意思.

"媽媽不乖,對嫣嫣撒謊……哼哼……"嫣嫣故意繃著嘴鼓著腮,裝出很生氣的表,萌態十足,惹得蘭芷芯又忍不住在孩子臉上親了幾口.

"是是是,媽媽不乖,這次是媽媽錯了,不該對嫣嫣撒謊,以後不會了."

"真的嗎?"嫣嫣眨著眼,亮晶晶的瞳眸比寶石還耀眼.

"是啊,你就相信媽媽吧."蘭芷芯也用對待大人似的認真的口吻.

這到不是蘭芷芯在敷衍孩子,而是她看到嫣嫣的各種表現,她覺得自己有個觀點是錯誤的.她以為孩子的承受能力差,但實際上嫣嫣卻表現得很堅強,看到她受傷,嫣嫣心疼,可更多的是對她的體諒和照顧.

所以蘭芷芯認為,不該再將嫣嫣看成是什麼都不懂的P孩了,不用凡事都瞞著孩子.對孩子坦誠,或許才是最好的相處方式.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蘭芷芯就在家里養傷,她被獲准有一個星期的假.

很久都沒有這樣長期間地陪著嫣嫣了,蘭芷芯很珍惜這日子,對于受傷一事,從另一個角度看,也不失為好事,起碼現在她能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每天全天候跟女兒在一起.

做飯是個問題,蘭芷芯不能亂動,走去菜市場就成了大問題,所以每天都會打電話叫外賣.她還特意叫了一些嫣嫣喜歡吃的甜品和零食.

嫣嫣知道媽媽的傷很快會好,她不擔心了,盡地享受著有媽媽全天陪伴的日子.

嫣嫣由于還沒上學,她是很孤獨的,因此現在蘭芷芯在家養傷,嫣嫣反而過得比平時更開心.

蘭芷芯沒有將受傷的事告訴水菡和童菲,因為若家里有人來,見到嫣嫣也在,會感覺很怪異.總是見到她和嫣嫣,卻沒見過嫣嫣的父母,這種事,多幾次能不惹人起疑麼.

水菡和童菲那邊其實並不是主要問題,蘭芷芯她們平時見面大都是在外邊聚一聚,比如吃飯唱歌或飲茶.蘭芷芯覺得這一個星期里,水菡和童菲來這兒的機率很,可她萬萬想不到的是某個男人會閑不住……

畬恕膝q.

總裁辦公室.

亞撒百無聊賴地靠在椅背上,悠閑地聽著音樂.

這是晏少剛送他的一張CD,音質棒,歌曲更是能讓人聽出耳油,是亞撒很喜歡的一位歌手.但不知怎的,他似乎有點心不在焉,放了好幾首歌了,可他還沒聽出味兒來……因為這貨沒認真聽,神游物外去了.

"該死的老女人,忘恩負義……這都七天了也沒打個電話來聲謝謝.不打電話就算了,最起碼發個短信吧?短信沒有也罷,微信上打個招呼也還算勉強過得去吧……可她到好,一點動靜沒有."亞撒肚子里在腹誹,時不時還能看見他咬牙的表.

這貨渾然忘記了,他跟蘭芷芯還沒加微信呢……至于手機短信,電話,這些就算她沒有做,他犯得著這麼耿耿于懷麼,還真介意那一聲"謝謝"?

亞撒抬手一按座機電話,立刻傳來陳志剛的聲音:"總裁,請吩咐."

"那個……蘭芷芯的一星期假期不是到了嗎,怎麼還不來上班?"

"這……我馬上打電話問一問."陳志剛嘴上答應得爽快,可就是忍不住納悶,奇怪了,總裁怎麼會去在意一個職員什麼時候銷假來上班?

這芝麻蒜皮的事,總裁居然算得這麼清楚?

"不用打了,明天再吧.我只是很看不慣蘭芷芯這樣懶散的工作態度,真是的……"亞撒嘀咕兩句,收線了.

陳志剛望著電話,十分無奈……總裁您是真的看不慣蘭芷芯嗎?怎麼我都沒看出來呢?您忘了,您珍貴的手帕都給蘭芷芯擦血去了!

"對啊,我的手帕還在蘭芷芯那里,好像是我當時擦了血就塞進她包包了.嗯……我應該去要回我的手帕,對,沒錯!"亞撒想到這里,頓時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居然心好地吹起了口哨.

******

蘭芷芯聽到敲門聲,不由得一愣,會是誰呢?難道是水菡或者童菲麼?嫣嫣可乖了,跑到門背後,站在板凳上,眼睛湊近門上的貓眼往外一看……

這一看不打緊,嫣嫣驚訝地瞪大了雙眼,立刻轉身往里奔去.

"媽媽媽媽……那個藍眼睛叔叔來了,怎麼辦!"嫣嫣紛嫩剔透的圓臉露出如臨大敵的神……

蘭芷芯的心猛地一抽……糟糕,亞撒怎麼會來的?

不等這母女倆反應過來,亞撒就在外邊高聲喊:"蘭芷芯開門,我的手帕在你哪兒,還給我.快點開門!"

一聽這話蘭芷芯胸口犯堵……還有比這更奇葩的男人麼?為了一張手帕你至于紆尊降貴地跑這兒來呀?【今天一萬字更新已傳!】

上篇:續:堅持要送她回家     下篇:續:你家藏了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