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家藏了什麼人?  
   
續:你家藏了什麼人?

經過了一個星期的休養,蘭芷芯額頭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腿上的傷還未脫痂,需要再過幾天才能完全恢複,現在一聽亞撒就在門口,她也慌了神,想不到他會不請自來,搞突然襲擊.

"媽媽,那個怪叔叔是媽媽的朋友嗎?"嫣嫣好奇地嘟著嘴,依偎在媽媽身旁,純淨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

怪叔叔?若亞撒聽到的話只怕又會郁悶了.

蘭芷芯摟著嫣嫣的身子,壓低了聲音:"呃……不是的.寶貝,咱們不出聲,他以為沒人就會離開的."

但嫣嫣這機靈豈是那麼好忽悠的,聽媽媽這麼,嫣嫣更不解了:"媽媽為什麼那個怪叔叔他的手帕在這兒,是真的嗎?"

"呃……這個……是的."

"好奇怪,他沒來過我們家,怎麼手帕會在?"

"那個……其實是……是那天媽媽受傷了,他的手帕借我用."蘭芷芯有點招架不住了,嫣嫣這孩子聰明剔透,身為媽媽,蘭芷芯有時就感覺身為一個聰明寶寶的媽媽,壓力還是有的.

亞撒還在敲門,豎起耳朵聽也沒動靜,可他就是直覺蘭芷芯會在家的……她要在家養傷,沒那麼快活蹦亂跳吧?

"喂.蘭芷芯,你就這麼對待客人嗎?閉門不見,你還有沒有點風度?限你一分鍾之內開門!"亞撒有點不耐了,心里火燒火燎的.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待遇啊,被人拒之門外,生平第一次!

又是蘭芷芯!很好,這女人總是一次次地挑戰他的耐心和底線,總有將他惹毛的本事.

沒有什麼依據,亞撒就是憑直覺認定蘭芷芯在家的,他剛才得很大聲,也有點威脅的意思,

蘭芷芯和嫣嫣在里邊都聽到了,嫣嫣此刻正在沙發上磕著瓜子搖晃著肉乎乎的腿兒,津津有味地看著動畫片……雖然聲音關得很,可還是能聽到的.這不點兒已經完全淡定了,反正媽媽不會給怪叔叔開門的.

蘭芷芯現在只覺得亞撒就是個無賴,居然還限她一分鍾開門?這又不是在公司.

心里暗暗腹誹,蘭芷芯還是不為所動,陪著嫣嫣看動畫片,總想著亞撒過一會兒就會走.

可是蘭芷芯的內心並不平靜,亞撒的突然來訪真是為了拿手帕嗎?他是總裁,也是皇室的人,怎麼真的閑得發慌麼?心底有一個隱約的聲音在弱弱地:或許他來是為了關心你.

這一縷聲音太渺了,剛剛一冒起來就被蘭芷芯的潛意識狠狠壓下去,自嘲地搖頭……怎麼可能呢,他又不缺女人,怎麼會關心起她這個"老女人"?他每次起這三個字時總是一臉的嫌棄加嘲弄,況且他現在還有一個盧潔瑩呢……

人,一旦動了,那就不是聰明與糊塗可以來衡量的了.感這東西是沒有固定的模式和道理可的.蘭芷芯以前在水菡和童菲面前時常還將人家的感生活分析得頭頭是道,因為她那時是局外人,可現在輪到自己,成了局中人,她也不能准確地把握到亞撒微妙的心思.因為連亞撒自己都不出為什麼要特意來這里拿回手帕.

這門外樓道上時不時會有人經過,見到亞撒時無不露出驚豔的神……混血美男,太紮眼了,存在感太強烈,想忽略都不行.

這黃金比例的身段被包裹在一套卡其色阿瑪尼休閑裝里,腳上那雙休閑鞋是ECCO今年最新款的,手上還戴著一只價值上百萬的手表,掌心握著一只由文萊皇室特別訂做的手機,像是捧著一大顆鑽石似的耀眼……

在破舊的樓道里,出現這麼一個渾身上下充滿貴族氣勢的男人,還是個混血兒,見到的人當然會好奇了,忍不住會回頭多看幾眼那賞心悅目的俊臉.

亞撒對于這樣的目光是習以為常了,沒什麼感覺,依舊是坦然自若地站在那里,直到出現了一個掃樓道的大爺……

這位大爺從樓下上來去了頂樓挨家挨戶地收著門口的垃圾袋,下來到了這一層時,看見亞撒還站在那兒,大爺也是一片好心,扛著一個黑色的大袋子,經過亞撒身邊時,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會中文嗎?"

亞撒一聽,愕然地看著老大爺:"會."

"你是來找這位姓蘭的戶主?那麻煩你一會兒告訴她一下,去樓頂收被子,天要下雨了……哎,最近天氣不好,半時前我才看見她去樓頂曬被單,現在才這麼一會兒就要下雨了……"老大爺一邊走一邊在嘀咕,他是純屬好心地提醒,卻不知這話讓亞撒的臉瞬間就黑了.

好啊,半時前?算算時間,他就是來了半時,如果蘭芷芯是出門去了,他在樓下應當能碰到的.這麼,蘭芷芯在家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先前亞撒還只是憑直覺的猜測,現在他卻可以斷定蘭芷芯是真的在家.她是故意不開門的!

"老大爺,請等一等."亞撒轉身就往樓下跑,沒幾步就攔住了老大爺.

亞撒笑得可燦爛可親切了,十分自然地從口袋里掏出幾張豔豔的鈔票塞進大爺手里,陽光的笑容很能博得人的好感.

"大爺,其實我是那位姓蘭的戶主的……男朋友.昨天我們吵架了,今天我來這里找她,想要和好來著,可是她鬧別扭,不願意給我開門……女人嘛,有時耍耍脾氣也沒什麼,只是我這心里發慌啊,我在緊張她了,所以想請大爺您幫個忙."這貨的一套辭,眼都不帶眨一下的,得順溜極了.

老大爺靠打掃樓道為生,收入低得可憐,亞撒一下子就給了好幾張百元大鈔,都趕得上大爺一月的工資了.老大爺黑黝黝的臉上露出幾分欣喜,在加上亞撒這貨實在太能扯了,表眼神都十足的像,老大爺相信了亞撒的話,不由得憨憨地一笑:"呵呵……是啊,年輕人鬧點別扭很正常,哄哄就沒事了.你吧,我要怎麼幫你?"

亞撒見有戲,心里不禁得意了一下……蘭芷芯,老女人,你要在家裝死不開門,我就偏要你開.

這就一典型的逆反心理啊.

"老大爺,您這樣啊……"亞撒聲地對老大爺出了自己的計劃.

老大爺頻頻點頭,果真是按照亞撒的去做了.

一點忙就能賺到一個月的工資,老大爺高興著呢!

屋里.蘭芷芯好半晌都沒聽到門外有動靜了,她琢磨,亞撒或許已經走了.

嫣嫣看動畫片正起勁,儼然忘記了還有怪叔叔那回事.

亞撒走了,蘭芷芯那顆懸著的心也放下,但是不知怎的卻又滋生出那麼一點點的失落……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個低沉蒼老的聲音……"有人在家嗎?下雨啦,天台的東西該收啦!"

下雨?

蘭芷芯驀地一驚,急忙跑到窗戶去看,果真,外面下起了毛毛細雨,天台還曬著被單呢!

蘭芷芯雖然有點急,可她也沒忘記在門背後先望望貓眼外的形,一看,門口站的是那位掃樓道的大爺,沒有亞撒的身影.

要怪就怪這雨下得巧,給了某些人機會和借口.

蘭芷芯這下是確定亞撒走了,咔嗒一聲,打開了門.

門開了,老大爺已經下樓去,蘭芷芯一愣,心想老大爺的動作還真快.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忽地,樓梯那兒閃出一個高大的身影,活像是逮到了什麼一樣,皮笑肉不笑地瞪著她.

"蘭芷芯,原來你在家呀,我敲了半時的門,你真能裝!"

"你沒走?"蘭芷芯大驚之下脫口而出,下一秒,只聽砰——地一聲,她又將門關上了!

亞撒差點撞到鼻子,氣得想揍人!吃痛地捂著自己的鼻子,咬牙切齒地高聲喊道:"蘭芷芯你是在找死嗎!"

亞撒不能不氣啊,先前是被拒之門外,現在她見了他就跟碰到鬼一樣的又把門關上了,這換做誰都會窩火的.

蘭芷芯顧不上腿上的痛了,趕緊地將嫣嫣抱進臥室去,急匆匆地吩咐:"寶貝兒,別讓怪叔叔知道你在這里,乖,你用平板電腦先看著電視,一會兒媽媽把怪叔叔打發走了就進來陪你.記住,媽媽沒叫你的話,千萬別出來."

嫣嫣不懂媽媽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她只聽媽媽的話,很配合地點頭,抱著媽媽的脖子親了一下,稚嫩的聲音:"我會乖的,等媽媽."

"啵……"蘭芷芯愛憐地在女兒臉蛋上親親,然後又轉身出去了.

既然亞撒知道她在家,現在是多都躲不掉,只能開門讓她進來,不然或許她以後都不用再去公司了……

蘭芷芯打開門,整個人的神色已經調整好了,淺笑倩兮站在他面前,仿佛剛才那一幕沒發生過:"我先前是睡著了,沒聽到你敲門.現在,請進吧."

亞撒的臉甭提多黑了,凌厲的目光狠狠瞪了蘭芷芯一眼,很不客氣地閃了進去.

亞撒一進來就打量著這屋子,很簡單的陳設,家具陳舊,采光也不是很好……亞撒一臉狐疑地瞄著蘭芷芯,冷然嗤笑:"你一個人在家?"

"嗯."

"不對吧,我猜你是藏了什麼人在這兒,否則怎麼會故意不給我開門?難道是我壞了你的好事?"亞撒深邃的藍眸子流光溢彩,可的話卻是有著明顯的諷刺,他是以為蘭芷芯或許藏了男人在家,而她不想被人見到.【稍後還有更新,求月票!親們不用等月底了,現在就投吧,謝謝!】

上篇:續:突然襲擊,亞撒登門造訪     下篇:續:見到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