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開業典禮,你去不去?  
   
續:開業典禮,你去不去?

這人一激動起來也顧不得形象了,只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這驚喜的消息。如果這只是普通人,懷上了第二胎或許還不一定有晏季勻這樣高興得差點痛哭……只因為,他深知這第二胎來得太不容易了,他是中過冥蕉毒的人,在毒素未徹底清除之前,他是不可以讓水菡懷孕的,那時的他,雖然時常都在幻想著能跟水菡再生個孩子,可究竟能不能實現願望,最重要的就是看毒是否能解。

彼時的擔憂和惆悵,除了水菡,沒人能夠體會到。所以,現在證實水菡懷上了,晏季勻這剛強的大男人也禁不住眼眶泛紅,心情澎湃,滿滿地都被喜悅包圍著。

無視四周的人投來怪異的目光,晏季勻抱著水菡,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個大大的吻,響亮得很。

水菡粉臉通紅,羞赧地瞪了他一眼,小聲說:“人家都在看我們呢。”

“看就看,我們是兩口子,怕什麼,親個嘴兒嘛,太小兒科了,走,回家去!慢點走路,我扶著你啊,老婆。”晏季勻俊臉上盡是幸福的笑意,眼底的*溺還會發光,大秀恩愛的樣子簡直能讓周圍一片人都不得不羨慕嫉妒恨地盯著他和水菡。

好吧,晏少一向都是這麼強悍的,不奇怪了。

剛走下樓梯轉角,晏季勻才想到了一件事,頓時疑惑地看著水菡,眉宇間露出不解:“怪事,前幾天不是還用驗。孕棒檢查過了,是一條紅線啊,沒懷,可今天醫生卻說你懷上了。老婆,該不會是醫生搞錯了吧?”手打小說網

這個問題,水菡也納悶兒呢,但她覺得醫生搞錯的可能性比較小。

回家之後,晏季勻將自己前幾天買的驗。孕棒剩下那沒用的一只拿出來,仔細看了看日期……原來是快要過期的東西了,他買的時候還沒留意看。

估計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導致水菡在自己測時驗。孕棒不准確,只顯示了一條線。

還好她是今天感覺不舒服了還嘔吐,來醫院檢查,不然還不知道是懷孕了。

這天大的喜事,立刻就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進啦雙方家人的耳朵里。邵擎和水玉柔,晏鴻章和晏錐,全都來了,一起慶賀這振奮的大喜事。

晚飯的時候,別墅里已經是很熱鬧了,一家人圍坐在餐桌,氣氛融洽又溫馨。

小檸檬最開心了,坐在水菡旁邊時不時睜著圓圓的大眼對著媽媽的肚子瞧,似乎是巴不得媽媽能早點生出寶寶來。

晏季勻現在可是成了水菡的專職保姆,前前後後照顧得極為周到,完全不顧其他人的目光,樂在其中。

邵擎這剛毅的臉上露出幾分欣慰的笑容,故意大聲對妻子說:“玉柔啊,我覺得這兒的傭人都可以不用了,有女婿照顧水菡就行。”

水玉柔聞言,啞然失笑,配合地說:“是啊,說得沒錯。”

晏鴻章佯裝沒好氣的表情對晏季勻說:“你這小子,這麼快就成妻奴了,真是……就不能硬氣點啊?”手打小說網

晏季勻卻理直氣壯地說:“爺爺,不是您時常都在我耳邊嘮叨著要我對水菡好點嗎,現在又說我不硬氣……”

爺孫倆的對話立刻惹來大家的哄笑,水菡則是感覺心里甜極了,有家人的疼愛,有老公的盡心呵護,比什麼都來得窩心。

其樂融融的一家子,大家都相處得很和睦,歡歡喜喜地一頓飯,吃下去可是格外美味的。

坐在晏鴻章旁邊的人是晏錐,就他最冷靜了,說話比較少,低垂的眼簾里隱含著點點不易察覺的無奈……水菡都懷第二胎了,晏季勻就快要有自己的第二個孩子,可是晏錐自己還是孤家寡人一個,這反差實在有些大,怎不叫人心生感慨呢。

嘴上說著不想結婚,但實際上說這種話的人是否就真的是不想呢?誰不想有個溫馨的家庭賢惠的妻子可愛的小孩,可不是每個人都能那麼幸運的。往往說那種話的人,心里是特別孤獨和寂寞的。眼下晏錐雖然表面平靜,但內心也頗為悵然。

自己的真命天女在哪里?誰才是那個陪他共度一生的女人呢?如今的他,貴為炎月集團的董事長兼商會主席,身份光鮮耀眼,可真正懂他的人又有幾個?雖是和晏季勻早就盡釋前嫌了,兄弟倆關系還處得不錯,但在女人那方面,晏錐至今都還沒有一個目標……自水菡之後,他似乎是很難對女人動心了。

比晏錐更揪心的人當然是沈蓉了。她可是暗地里留意著兒子的表情變化,但卻發現……晏錐根本就沒有什麼表情變化,淡淡的,靜靜的,看不出異常來。

沈蓉是暗暗捉急,自己這兒子還真淡定,看著人家晏季勻都有第二個孩子了,而晏錐卻似乎是一點都不急于成家嗎?想抱孫子,這念頭早已是沈蓉的執念,做夢都在想著呢。

當媽的干著急,今天受到水菡懷孕這消息的刺激,沈蓉越發的對抱孫子一事更加渴望了。不由得在想,難道自己的兒子在某方面的取向有變化嗎?該不會他已經不喜歡女人而變成喜歡男人了?

這麼一想,沈蓉頓時一個激靈靈哆嗦,有點不安了。若晏錐知道自己的母親因為他至今未再婚而產生那種想法的話,不知他又做何感想呢。

水菡懷孕,就不能讓她常往店鋪跑了,接下來的幾天里,都是晏季勻在忙活著,但是他樂在其中,每當感到疲倦和煩躁時,回到家里,面對著老婆孩子,他的心情就會好很多。

他是舍不得水菡操勞,自己包攬了很多事做。店鋪要開張,要起步,有一段時間是得加緊忙活了。

晏季勻和水菡開的店鋪就要開張了,這麼大的事,當然是要搞得隆重而熱鬧,即使有的人遠在國外,也還得跑回來參加,比如梵狄和小穎。

小穎因為身兼重任,是美食文化交流大使,需要時常往H國跑,有時還要去其他國家和城市,正是她的事業春。風得意,發展良好的時候。梵狄雖然不能每次都跟她一起,可只要他能抽出時間,還是會放下公館的事務,陪小穎一道。上個星期兩人就去H國了,為了能及時趕回來參加店鋪開業典禮,在那邊辦完事就動身,沒有再去其他地方玩兒。

開業典禮這事兒,是水菡早早就通知了她好友們的,再加上她懷二胎,真是雙新臨門。

======呆萌分割線======

某車展現場。

一輛一輛閃亮耀眼的豪車在燈光下流光溢彩,閃爍著燦爛而貴氣的光芒。每輛車旁邊都有一位穿得極為性感的車模,與這些世界級豪車相互輝映,也不知是人襯了車還是車襯了人,將這展廳照耀得格外亮堂。

這是一個奢華富麗的世界,豪車令諸多車迷們驚豔,而這些頂尖的車模則猶如百花齊放,競相爭豔,大膽的穿著為車展增色不少。無論是車還是人,那都是許多**絲們一輩子或許都難以企及的。

某世界名車在此舉辦的車展,吸引了不少富豪們前來觀瞻,圍了一大堆人在拍照,多數是男士,舉著相機手機對著車模拍個不停……

其中有一位車模顯得比較與眾不同。只有她一個人才是穿得比較正常一點,不像其他的車模那樣只是在身上掛兩塊薄得可憐的遮羞布而已。她穿著一襲半透明鏤空水藍色長裙,將她那青春誘。人的身段包裹得緊緊的,勾勒出令男人浮想聯翩的曲線。特別是領口處的風光,別說是男人看了會吞口水,就連女人也會忍不住多看幾眼的。

相比起其他的車模,她算是穿得比較多的了,其他人穿的就跟比基。尼差不多,在一眾美豔的車模中,她這樣就顯出了特別之處,受關注的程度一點都不亞于其他車模。

這女人本就生得很漂亮,有著一張年輕青春的臉,五官秀麗,具有一種古典美的韻味。尤其是那櫻桃小嘴,一點朱紅,更是讓某些男人有種想要一親芳澤的念頭。

這樣的古典美人,卻又有著極致的性感,矛盾的兩種氣質在她這兒形成了一種巧妙的融合,清純與美豔並存,使得她能在眾多車模中成為一顆璀璨的星。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之所以這麼穿,不是因為她真的聰明,而是……她有一個很喜歡的男人,身份尊貴,和他在一起,她不能在公共場合穿得太露,即使是工作的需要也不行。她不想讓他覺得她是廉價的,她要提升自己的形象,不以露。肉去博取眼球,她要變得端莊大方,才能配得上那個男人。

別看她一直都在微笑,但實際上心里卻是在冷哼,不屑。眼前這些男人,她一個都看不上眼,可是卻還要對著他們假笑。臉都笑僵了,肚子還餓著,咕嚕咕嚕叫呢……真是厭惡透了這份工作!如果她喜歡的那個男人能早點將她娶回家做全職太太,那該多好啊,她就不會是站在這里任人用目光YY,她就不會再是車模,而是車主。

直到車展結束,到了後台化妝間里,這女人再也小笑不出來,陰沉著臉,心情不美麗。想起這當車模的日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她是天天都在幻想著某男的求婚,可她不能直接表達這樣的想法,她只能隱忍著,等待他開口的一天。

助理跟在她後邊,一臉賠笑,忙不迭地將座椅拉出來讓她坐,殷勤地遞來飲料,諂媚地問:“潔瑩啊,你今天真是太美了,這條裙子可比那些穿得暴。露的女人強太多,簡直就是秒殺全場,你有沒有注意到那些男人的眼光,多火辣,多熱絡啊,明天的車展新聞一出來,你的照片肯定又是最受歡迎的一個,你的知名度一定會再提升一個檔次……”

助理是個大約三十幾歲的女人,喋喋不休滿臉興奮,情緒高漲得很……沒錯,這車模就是盧潔瑩。

但是盧潔瑩卻是一副興致缺缺的表情,懶洋洋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喃喃地說:“這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什麼時候我能脫離這日子,那才是最該慶賀的事。”

助理聞言,愣了愣,隨即趕緊附和:“對對對,咱們的眼界可不能這麼低,就算在這一行闖出一朵花來,那還是車模。但如果你那位親愛的可以將你娶回家,那就不一樣了,你呀,到時候立刻身價百倍,可不羨慕死外邊那幫女人了!呵呵呵……”

盧潔瑩聽著這話,那是相當的受用,臉色稍微緩和一些,露出幾分笑意,眼底的光芒閃了又閃,整個思緒都飛到亞撒那里了。

這時,化妝間的門口傳來人聲,原來是有人送花給盧潔瑩。

盧潔瑩是本市頗有名氣的車模,有時享受的待遇還挺好的,比如這化妝間,雖然小,可卻是她一個人用,隔壁的那一間大,人卻不少。

助理將花收進來,是一束冷豔的藍色妖姬。

可盧潔瑩卻是連看都沒心情看一眼,不耐地低喃:“不知道又是哪個無聊的男人送的……”

這種送花的事,盧潔瑩已經習以為常了,一點都提不起興趣,不管這花再怎麼好看……

助理將花束里的卡片拿出來看,卻只看見上邊一串英文,意思是在誇贊盧潔瑩今天的表現很好,人很漂亮,可是卻沒有落款顯示是誰送的。

就在這時,身後卻響起一個磁性的男聲……

“真是可惜啊,我竟然被說成是無聊的男人。”這聲音,聽似是惋惜,其實眼角還帶著一抹自信又篤定的笑意。

盧潔瑩驚喜地回頭,下一秒,只見她已緊緊貼在男人的懷中……

“親愛的,花是你送的嗎?我還以為是別人……”盧潔瑩甜甜地笑了,想不到亞撒會來,她心里別提多興奮了。

助理已經識趣地退走,關上了化妝間的門,在外邊守著呢,真是敬業。

亞撒在女人眼中是溫柔多情種,送花這種事他很在行,也知道女人喜歡什麼,送什麼她們才會開心。公寓是送了一套給盧潔瑩,現在又是送花,看起來還真是挺*愛她的。

“怎麼現在我不是那個無聊的人了嗎?”手打小說網亞撒這輕松調侃的語氣分明是在打趣。

盧潔瑩抱得更緊了,仰頭癡癡地望著這張百看不厭的俊臉,含情脈脈地說:“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你沒在卡片上署名,我不知道是你送的……不過這不是也說明我對你是一心一意麼,不會被別的男人所打動。我……永遠都是屬于你的……”

這火辣的身子在他懷中有意無意地惹火,嬌聲軟語,溫柔得能讓男人的心都融化了。

亞撒這雙深不見底的瞳眸泛起一簇暗色的火焰,抬手在她性感的翹tun上拍了一下:“真乖!”

這兩個字,很多女人是沒有免疫力的,聽到男人說時,心花怒放,甜蜜蜜喜滋滋的,兩眼冒出的都是紅心。

“等我一下,我換好衣服就走。”盧潔瑩在亞撒臉上親了親才離開了他的懷抱。

“我幫你換……”亞撒順手將旁邊的一條白色裙子拿在手里,望向盧潔瑩的眼神越發邪魅惑人了。

亞撒的狂野大膽,也是盧潔瑩喜歡他的原因之一,跟他在一起,她會感覺自己特別有活力,仿佛整個人都會被他燃燒。

現在的天氣並不熱,可盧潔瑩卻覺得在亞撒的注視下,在他這好像有魔力的指尖下,她已是有點呼吸不穩,略顯粗重,一雙媚眼如絲般凝視著他,身子在輕輕顫抖著……男歡女愛,最簡單的一面就是滿足視覺和手感,再其次才是最後發生關系的一步,這樣才情趣。

亞撒是個高手,這方面向來是經驗豐富,盧潔瑩已經軟軟地縮在他懷里喘氣,嬌滴滴的模樣格外動人,欲說還羞,欲拒還迎,三分嬌羞,七分嫵媚,乖巧的任君采擷的女人,怎不叫男人食欲大動呢。

可這畢竟是在化妝間,亞撒再怎麼灑脫還是會注意一下場合的,火熱的大掌撩撥著她,等于也是在考驗他自己的定力。

狠狠捏著她的蜂腰,亞撒眼底的暗火越發深濃,輕輕地攫住她的耳垂,充滿魔魅的嗓音蠱惑無邊:“我准備了一瓶紅酒,一會兒你想怎麼喝?”手打小說網

盧潔瑩的心肝都顫了幾分,嬌軟的聲音說:“你想怎麼喝都行……”

她知道今晚亞撒會去她那里,心里是又驚又喜,已經在開始腦補著一些火爆的畫面……他不是每天都會跟她見面的,有時他忙得幾天不見人影。她現在是住進了他買的公寓里,每天最渴望的事情就是亞撒的出現。

亞撒是個很懂享受的人,他喜歡美好的事物,喜歡女人的溫柔體貼,喜歡女人聽話,喜歡女人以他為中心,喜歡她們乖乖的不惹他生氣……如果要深度剖析一下亞撒這種心態,其實也不難理解。一個身份背景那樣顯赫的男人,如果私生活純得像清水,那才是不正常。

是人都會有*,是男人都會想要女人(除了某些特例)。在有的人眼中,亞撒是風。流花心,可若是換位思考一下,自己若有他那樣的家世背景,指不定還比他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亞撒無論怎麼玩,怎麼在女人堆里打轉,他都會抱著一個原則——不玩弄女人的感情,各取所需。女人們看上他的英俊和多金,而他又能從中解決某方面的需要。女人們會帶著明確的目的接近亞撒,而他也會滿足她們在物質上的需求。她們知道這個男人不會只屬于自己一個,可她們仍然願意那麼做……

亞撒只會跟懂游戲規則的女人在一起,他不喜歡糾纏不清。對方得到了金錢或物質,就該自覺地知道進退。

亞撒跟那種欺騙女人感情的渣男,是有著本質區別的,他從不玩弄和欺騙女人的感情,而女人也知道他是不會談感情的。但這不要緊,她們只要在事後能得到一份價值不菲的酬勞就行。

亞撒的生活方式,在富豪的圈子里太普遍了,很多有錢有勢的公子哥兒富二代們,大都是成家比較晚,大都是玩夠了才會結婚的。

可是,這一次,盧潔瑩的存在似乎跟往日亞撒所接觸的女人有所不同。她不像那些女人一樣容易輕言放棄,不是甘于拿到一張支票或一根鑽石項鏈或一套房子……她想要的,是真正擄獲這個男人的心,成為他唯一愛的女人,成為他的妻子。

盧潔瑩這個目標和理想真是挺勇敢的,這是在她不知亞撒是文萊皇室的情況下,假如了,又會是怎樣的一番心境?還會這麼有勇氣和信心麼?

而亞撒對盧潔瑩也有些特別,就拿今天來說,他竟然出現在了車展的後台化妝間,還送了一束盧潔瑩喜歡的藍色妖姬。可見她在亞撒這兒還是比較得*的。

這要歸功于她的在亞撒心里有著一份別人都及不上的位置……亞撒以為她就是六年前那個讓他經曆了人生第一次初嘗滋味的女人。他或許不會記得別的女人是什麼樣子,可他對于自己身為男人的第一次,記得很清楚,記得在那個美麗的早晨,醒來第一眼見到的就是盧潔瑩……

這一份特殊的情結,是其他女人無論如何都無法代替的回憶。從這一點就能隱隱窺探出亞撒的內心世界遠不是他所表現出來的花花公子模樣,他其實很念舊,對某些人某些事,他也是有可能重情的。從另一種角度來說,他是孤獨的,因為到現在還沒有女人能看透他這一面……

只不過,那個能讓亞撒放棄整個森林的女人,真的會是盧潔瑩嗎?目前看來,她是最有希望的一個。

第二天。

亞撒准時出現在公司,而比他更先來的,是蘭芷芯……她的假期到了,身上的傷也好得差不多,是時候來上班了。

亞撒前腳進辦公室,後腳蘭芷芯已經將一杯香濃的熱茶放到了他桌子上。看她低眉順目的樣子,又這麼勤快,亞撒還真有點不適應。

這男人不愧是精明絕頂的,立刻就想到了一種可能。

只見這貨悠哉悠哉地靠在真皮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睥睨著蘭芷芯:“說吧,是不是有事求我?”手打小說網

求?這詞兒用得真氣人。可蘭芷芯現在卻偏偏不能跟他硬杠,只得假笑兩聲說:“總裁英明,我是有事……明天我想請假。”

“又請假?沒人告訴你明天全公司都要加班嗎?”手打小說網

蘭芷芯似乎是料到亞撒會這麼說,聞言,直截了當地說:“明天水菡的店鋪開業典禮,難道你不去?”手打小說網

亞撒嗤笑:“我是要去,可我是老板,我可以不用加班,但你是員工……”

這貨擺明是故意刁難蘭芷芯,看著她平靜的面容在變色,他就覺得老舒坦了,心里在高唱凱歌……【6千字,明天繼續!】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驚喜,又懷上了!     下篇:續:陪他吃飯,替他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