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陪他吃飯,替他擋酒  
   
續:陪他吃飯,替他擋酒

辦公室里的氣氛出現了短暫的寂靜,蘭芷芯的雙手背在身後,所以看不到她此刻捏成拳頭的樣子,但她並不急,只因為她覺得亞撒還不至于真的會不准她明天請假,畢竟她和水菡的關系那麼好,亞撒又不是不知道。若是他故意刁難的行為傳到那幫朋友耳朵里,只怕他面子上也不好過吧。

“老板,你也知道水菡懷二胎的事,加上明天有時開業典禮,她是雙喜臨門,如果我明天不去開業典禮的話,身為她的好姐妹,似乎是有點說不過去……還請老板高抬貴手。”蘭芷芯盡量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柔和些,可她骨子里那抹不去的倔犟還是在眼底若隱若現,這是她該請求亞撒的時候,但她的眼神卻沒有那種諂媚或低聲下氣的意味。

亞撒悠閑地靠在椅子上,打量著蘭芷芯,將她的每個表情都看在眼里。這男人竟然能讀懂她幾分,不由得暗暗在心頭略微詫異……蘭芷芯這老女人看不出還挺有骨氣的。

其實亞撒想看的不就是蘭芷芯在他面前軟語相求,低下她的頭顱,這樣他才有征服的感覺,可偏偏蘭芷芯就是不那麼做,就連要爭取到明天的休假她都是這麼挺直了腰板的,看似語氣溫和,實際上沒有半點求人時應該的姿態。他是該佩服這女人柔中帶剛的性格呢還是罵她不識相?

亞撒其實心里還真沒有什麼明確的打算,只是想試探試探蘭芷芯的反應,但現在他卻是在腦子里閃過一個即興的念頭,熠熠生輝的藍眸里泛起異樣的神采,狀似不經意地說:“行,我就准你的假。”

嗯?准了?

蘭芷芯心里一喜,嘴角自然牽動,這一抹欣喜的笑意是發自內心的,使得她一向沉靜的面容倏然亮起來,好像一朵幽蘭綻放,雅致而又有著淡淡蠱惑人心的風韻。

亞撒不由得微微一失神,潛意識里瞬間有個真實的聲音在說:她笑起來很美。

只不過這念頭才不過一冒泡就被亞撒在心里狠狠鄙視自己一把……一個總是能惹他生氣的老女人,有什麼美的,錯覺,一定是錯覺!

“別急,我的話還沒說完呢……”亞撒故意拖長了尾音,滿意地看著蘭芷芯白希的臉上笑意凝固。

蘭芷芯微微眯起了狹長的眸子,沉默著凝視亞撒,等待他的下文。

亞撒此刻竟是有幾分悵然,眉宇間流露出無奈:“今晚有個飯局,可是秘書去不了……你們中國的生意經,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在酒桌上的,談生意難免要應酬,可是我酒量一向不怎麼好,今天秘書不在,我可能要被那幾個客戶灌翻了,哎……”

這貨說著還頻頻搖頭,唉聲歎氣,如果換做不了解他的人,還真會被他給迷惑住信了他的話,但蘭芷芯卻怎麼都感覺這貨言不由衷。以他的身份地位,在本市,夠膽灌他喝酒的客戶,有嗎?只要他不願意喝,誰能奈何得了他?

蘭芷芯娟秀的眉毛蹙了蹙,隱隱有個不好的預感,他該不會是想……

“蘭芷芯,你是我的私人助理,今晚你就陪我去飯局,該喝酒的時候你還得擋在我前邊,這個不用我教你怎麼做吧?我准你的假,前提就是你辦好這件事。”亞撒說得很輕松,像是看不到蘭芷芯隱忍的臉色。

在職場里,這種事算是屢見不鮮了,為上司擋酒,應酬,喝得個天昏地暗的,這是很多人都有過的經曆。誰推脫說不去嗎?那可是自己的上司,除非是不想在公司混下去了,否則,誰不是咬著牙硬著頭皮上呢。

蘭芷芯也不是剛出來工作的人,知道亞撒這個要求雖然有點令人窩火,可說到底,他始終是老板,她是下屬,替老板應付飯局上的酒,是身為下屬的一種必備的覺悟。在售樓部的時候她也曾被銷售經理那老巫婆叫去過幾次飯局,每次都是被迫喝到胃痛才回家……

出來做事,沒人會喜歡聽誰訴苦,辛酸都要自己吞。

蘭芷芯咬了咬唇,低垂的眼簾掩去了眸底的無奈,輕輕點頭:“好,我答應。”

亞撒見蘭芷芯出去了,這才緩緩沉下了臉,收起那欠揍的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胃部,然後又從抽屜里拿出藥片吃了下去。

別看亞撒看似挺瀟灑的樣子,可他的內心有時並不輕松。他好像永遠都是一副雅痞的模樣,風。流不羈的一面使得很多人都會忽略掉他其實也是一個需要關心和照顧的男人。

如果剛才蘭芷芯仔細觀察觀察就能發現亞撒今天的狀態不佳,臉色比平時蒼白了一些,這是因為他剛剛還在胃疼,現在吃了藥,或許過一會兒就不疼了。但他考慮到晚上的飯局,就算沒人會刻意灌他的酒,可出于一種禮節,他至少也得喝幾杯吧。萬一在今天身體不適的情況下,喝了酒之後更嚴重,那可就不妙了。所以,將蘭芷芯帶上一起去飯局,不是真的要讓她喝得死去活來,只是覺得有個人在身邊會比較穩妥一些。

只是亞撒骨子里有著與生俱來的驕傲,他可不會對蘭芷芯說自己胃疼,更懶得向她解釋將她帶去飯局的真實原因。

老板叫下屬陪著取一個飯局,這不是很天經地義的事兒麼,現實就是如此。

這一整天,蘭芷芯都是中規中矩地在做事,陳志剛已經向她交代清楚了關于亞撒的生活習慣和需要注意的地方。總的說來,蘭芷芯明白了一件事……亞撒這男人很挑剔很龜毛,當他的私人助理,遠遠不如別人想象的那麼輕松,反之是格外沉重的考驗啊,她都懷疑自己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呢?

但話又說回來,亞撒是文萊皇室的貴族,是當今文萊蘇丹(現任國王又稱“蘇丹”)的表弟,這個“表”可不是母親這邊的,而是因為他父親乃是文萊國王的舅舅,並且文萊國王的父母都是出自皇室……

一句話簡單來說就是……亞撒打從娘胎起就是貴族,而文萊皇室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少數幾個皇室之一,亞撒這29年來過的是怎樣的生活,那都是外人想象不到的尊貴。他即使自己不刻意炫耀,但是蘭芷芯聽陳志剛介紹亞撒的一些事情,還是忍不住被驚到了。

什麼是真正的王子,亞撒這種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據說他沐浴用的花瓣一定要是新鮮采摘的當時鮮花,據說他所穿的衣服鞋子皮帶領帶甚至是睡袍,襪子,99%都是世界頂尖名牌,時尚界最著名的一些服裝品牌以及各種奢侈品店,亞撒都是別人追著來送貴賓卡的。每一季度的新品總是會在發布前就會有定制的貨送到亞撒面前……據說他在文萊皇宮里的住所,車庫里,有幾十輛限量版世界名車……

最讓蘭芷芯瞠目結舌的是,亞撒在來皇宮里邊兒,有時還要派人采集晨露回去泡茶喝……這貨的日子是不是也過得太精細太高端了?

可想想他的身份,似乎也是無可厚非的,他完全有足夠的資本享受這樣的生活。拋開皇室的背景,亞撒這些年做生意賺的錢也夠他躋身富豪榜了。

公司里除了陳志剛,其他的人無不是對蘭芷芯羨慕嫉妒恨啊,她算是公司的新人,卻能空降成為總裁的私人助理?這份工作在別人眼里簡直是一份肥差美差!是天上掉餡兒餅,是彩票中了大獎,是走路被錢砸了!

總之,幾乎所有人都恨不得自己去取代蘭芷芯的位置,尤其是女職員,一個個的暗地里不知道罵了多少,搞不懂總裁怎麼想的,公司里不乏長得漂亮的女下屬,這叫蘭芷芯的到底是什麼來頭,竟能成為亞撒跟前的人?

這些人眼紅,蘭芷芯表面上裝作不知,其實心里跟明鏡似的,對此,她只能苦笑,只能繼續裝糊塗不知道。誰都猜不到蘭芷芯甯願再回到售樓部去也不想這麼天天對著亞撒……眼不見心不煩,她可不希望自己被他影響。

這一天就在忙忙碌碌中過去。亞撒今天開了兩個會議,還出去了一趟回來,很累。但晚上7點還有飯局,他還得撐著去應付一下。

他回到公司的時候,不見了蘭芷芯,打電話一問之下,才知道她是回家換衣服去了。亞撒也沒多說,叫蘭芷芯直接去飯局的地方跟他碰頭。

事實是,蘭芷芯回家去主要不是為換衣服,而是為了陪嫣嫣吃飯。她估計今晚會回來得比較晚,心疼嫣嫣一個人在家,所以下班後先回來一趟再出去。

還差五分鍾7點,亞撒在君騁酒店門口等了一會兒,不耐地看著手表……蘭芷芯還沒來?這老女人不會是想放他鴿子吧?

眼看著時間越來越接近7點,亞撒暗暗咬牙“蘭芷芯,你若是敢一聲不吭就放我鴿子,我明天一定……”

這貨的腹誹還沒完,忽地就看見一輛出租車停在前邊,一個穿著寶藍色裙子的女人下車來,正是蘭芷芯!

亞撒眼前一亮,眸底一縷驚豔之色掠過……蘭芷芯穿這條裙子真美!不僅裙子好看,人更好看。就連亞撒這對美女已經審美疲勞的人見了都不禁要在心底贊歎不已……【下午還有更新,求月票!】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開業典禮,你去不去?     下篇:續:都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