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都喝醉了  
   
續:都喝醉了

視線里出現的這個女人已經很換下了工作時穿的拘謹的套裝,一襲寶藍色長裙上身是青花瓷的圖案,從腰部開始到裙擺都是純的藍,前邊一塊是到膝蓋以上,後邊的裙擺則是長到了小腿的地方。這樣的款式,對于身材的要求是很高的,不是靠露博眼球,但卻能將女人的腿上的優缺點表露無遺。

大多數男人在欣賞女人時,最注重的其實不是上半身,而是女人的腿。

蘭芷芯不僅身材比例好,她的皮膚也是雪白光滑的,尤其是她穿裙子時,修長的雙。腿踩著高跟鞋,裙擺飄逸,更是為她精致美麗的容顏增添了動人的風韻。

但是她眼里的神采卻是最吸引亞撒的地方,閃亮自信,就好像她根本不是一個小職員而是一個女王。

蘭芷芯像是看不到亞撒驚豔的表情,站在他面前,優雅從容地說“我沒遲到吧,剛好。”

亞撒很快就恢複常態,眼底的異樣稍縱即逝,沒好氣地說“我比較喜歡員工能提前到。”

“……”蘭芷芯無語,這家伙還真不是一般的龜毛。

這次的飯局之前亞撒就已經跟那幾位主要人物接觸過不止一次了,但前幾次都是在談同一個事情,雙方不斷地在磨合,最終得到許可了,但是在簽合同這件問題上,卻是又在開始迂回了。

亞撒心里也挺窩火的,但他在中國待的時間也不短,對于一些特色的東西有一定的了解,知道這種情況多半都是對方故意的拖著的,原因無非是這幾個沒撈到好處,所以才拖拖拉拉。

這種現象,亞撒內心是深為不齒的,可是既然身在這里,就要適應,因此,這頓飯,亞撒希望就能將合同簽下,省得夜長夢多。

這也難怪會造成這樣的局面,因亞撒要拿到的那塊地,不是用來修建商品房,而是“畬恣邑偎峟n回饋社會,造福于民,蓋一座養老院。

這本該是得到zf大力支持的,由于政。策上有諸多便利,所以蓋養老院那塊地,畬悖鄍H較低的價格拿到手。

而那塊地是有人其他公司想要拿下修商品房,但由于琣t要蓋的是養老院,因政。策利好,琣t的計劃會被優先考慮。

只是某些人心里不服氣啊,如果不是畬恩陬菛S殊的背景,如果不是用來蓋養老院的,那麼這塊地給其他公司拿去,那價格就是太可喜了……

所以這頓飯遠遠不止那麼簡單,亞撒得將合約的事做個明確的敲定。

蘭芷芯並不知道亞撒口中的客戶其實是本市幾位重要的人物,平時在電視新聞里時常會見到的。要拿地,必須要經過他們的手。

蘭芷芯在看到這些面熟的臉時,心里有著不小的驚詫,但同時她對這頓飯的內容有了一個新的認識……每一句話都要小心謹慎。

“亞撒你真混,若是早知道吃飯的是某某幾位要員,我才不會來!”

心里這麼想,但臉上還是職業性的笑容……她覺得這一頓飯吃完了她也會笑僵了。

三個中年發體的男人同席,一個個平時嚴肅的樣子少了幾分,沒有在擺著高高在上的姿態……亞撒的身份是什麼,他們都知道,因此才會顯得那麼和藹。

看得出來他們對蘭芷芯的出現還是很感興趣的。有個大美女同桌,三個男人眼睛都亮了。

第一杯酒是五人一起干杯的,氣氛一下子就活躍起來。坐在蘭芷芯對面的一個姓魏的男人最是直接……

“亞撒,你這位私人助理真不錯,不僅人長得漂亮,喝酒也痛快,你真是好福氣啊!”

這話,立刻惹來另外兩個男人的附和。

“對對對,亞撒,你的助理初次見面,是不是以前都被你給藏起來了?”手打小說網

“哈哈,亞撒,你真行!”

“……”

這都是些什麼話啊,哪里是在將蘭芷芯看成亞撒的助理,分明就是在指兩人的關系非同一般,他們是見慣了各種公司老板與“小。蜜”的橋段,自然就將亞撒和蘭芷芯看成那樣了。

蘭芷芯微微蹙眉,無奈啊,這種場合不適合解釋,那只會描越黑。

下意識的看向亞撒,他一副神態自若的樣子,端坐在她旁邊,斜斜投來一個略帶調侃的目光:“都在誇你呢”

蘭芷芯美目一眯……這貨說的話不是更讓人以為他默認了與她有特殊關系麼?說了比沒說還更曖。昧。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真正的是飯局變酒局,蘭芷芯終于見識到了什麼是“酒精考驗”。

反正她的作用不就是為亞撒擋酒麼,這一點,蘭芷芯記著了,也做的很好。亞撒到現在看起來還是很清醒,他喝得不是很多,因為那三個男人礙于亞撒的身份,不便灌他的酒,這矛頭就指向蘭芷芯了。

蘭芷芯也不是酒缸,要對付三個擺明要將人整醉的男人,她已經是有些吃力了。

喝了酒的蘭芷芯,瑩潤的肌膚透著紅暈,狹長的眸子里眼波流轉,不經意間露出的魅惑風情更濃了,也不知是有意無意,她的一只手放到了桌下,搭在亞撒身上,立刻惹來他饒有興致的眼神,順手一攬,將她半摟在懷中,低頭柔聲說:“怎麼,醉了?”手打小說網

或許是酒精的昨晚能讓人的大腦放松,蘭芷芯沒有推開他,她確實是頭暈了,這麼半靠在他懷里,她還能有個支撐的,並且她是真的有話要對他說。

“你是不是還有什麼重要的事跟他們談,快點,我一會兒可能要倒了。”蘭芷芯笑得很嬌媚,說得很小聲,其他人不會知道她在跟亞撒說什麼,還以為是兩人在親昵。

誰都不知道蘭芷芯的笑容里含著幾多苦澀……誰願意被灌醉呢,明知道結果一定是會醉得很慘,可她還是只能咬著牙。

她心里很不是個滋味,亞撒還真看得下去?他只要隨意說幾句,這幾個男人也不至于灌酒灌的這麼厲害,顯然就是故意要把她灌趴下。

呵呵,亞撒,你的心是什麼做的?是不是只有對你喜歡的女人你才會呵護?而我,不過是你利用來擋酒的工具麼?

酸澀,原來這麼濃……

這些話,蘭芷芯只能在亞撒深邃的藍色瞳眸里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疼惜,攬在她肩膀上的手緊了緊,低聲說“你盡力了,我知道,不用再喝了……”

話音一落,只見亞撒舉起酒杯,豪爽地說“我敬各位一杯,你們都是能老百姓的衣食父母,批地給畬捉\養老院的事是你們又一件功德,本人對各位的仁心善舉深感敬佩,希望能早日促成這項造福于民的大事,來,干杯!”這話終于是走到正題了,還順便將這幾個人都恭維了一遍,但又很巧妙地將話題接到了那塊地。

三男人同時微微一愣,有點驚訝亞撒怎麼還主動起來了,他不是一直都只看著女助理喝酒而不顧的嗎?不是為了讓女助理陪他們喝個痛快的麼?到瞧這架勢,他是要開始保護她了?

“哈哈哈,亞撒你太會說話了,難怪能收服這麼漂亮的美女。”

“亞撒你這是要護花嗎,心疼了?哈哈哈……你的女助理很能干,喝酒爽快,今天這頓吃得很滿意……滿意……”

其實他們也比蘭芷芯好不到哪去,喝得差不多了,喝高興了,說話竟痛快起來。

亞撒要的就是這句。心里冷笑“一群老狐狸,有美女陪你們喝,你們才興致這麼高,若是個普通姿色的女人在這里,你們能一個個喝得跟打雞血似的嗎?”手打小說網

果真,亞撒沒讓蘭芷芯再喝了,誰還想要她喝,他都將酒擋下來。

蘭芷芯暗里驚訝,原來亞撒是要蓋養老院?他竟是有這樣的善心嗎?

蘭芷芯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又亞撒有了另一層認識。還有,他說不會讓她再喝,算這家伙還沒壞到徹底。

喝得滿意了,這合約的事也順利了,走之前,姓魏的男人說,明天簽約!

走出酒店,蘭芷芯已經不能順利走路了,s的曲線在地上劃著呢。亞撒也好不到哪去,不到喝了不少,他的胃又疼了。這都是因為最後那幾杯喝得急,雖然解救了蘭芷芯,可他自己就暈了。只不過,這貨很愛面子,沒有說。

經過一片清幽靜謐的花園之後才出酒店,這有一條五色斑斕的石子路,蘭芷芯在亞撒的攙扶下,勉強還能走。

“我……我不要你扶我,我能走……”蘭芷芯這舌頭都打結了。

亞撒緊緊拽著她,沒說話,但蘭芷芯卻停下了腳步,迷蒙的醉眼瞅著他“你……你還是男人嗎……看到那幾個灌我的酒,你……你……”

後邊的話還沒說完,她已經癱軟在他懷中……撐不住了,全身都沒力,天旋地轉的。

亞撒低著頭,與她的唇只有兩厘米的距離……這一刻的蠱惑,勝過千言萬語,四目相接,兩人都呆住了……

“你……唔……”蘭芷芯的聲音都被亞撒的唇堵住,鋪天蓋地的吻瞬間,火花四溢……

“我是不是男人,你想知道?”手打小說網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陪他吃飯,替他擋酒     下篇:續:我想要的,你給得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