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我想要的,你給得起嗎?  
   
續:我想要的,你給得起嗎?

月朗星稀,夜色如水,花園里靜謐的空氣中傳陣陣花香和青草的味道,清新怡人,似是在為這對浪漫的男女添彩……不知道的還真會以為這是對情侶。

混亂粗重的呼吸聲,分不清誰是誰,彼此間混合著酒香的氣息在交融,就像是兩條接吻的魚兒緊緊粘著。蘭芷芯混亂的大腦無法思考了,酒後的意識是一種游弋狀態,不清醒,只是似乎感到平時繃得緊的神經突然松了,被亞撒這肆意狂野猶如駿馬奔騰的吻給燒得渾身發顫,本來就是快要倒下的了,現在更是只能借助他的力量才能站著。

亞撒不知是否也醉了,貪婪地汲取著她醉人的香甜,心底有一根脆弱的弦被撥著,還有幾分驚喜……她的味道比想象的甜,原來這就是接吻啊,好奇妙的感覺,就好像身在云端,又好像置身在春。風里,他只想要吻得更深更重……

如果是不了解亞撒的人會認為他這麼風。的人一定是在接吻方面是個高手,但其實事實卻剛好相反……瞧這貨此刻跟餓壞了似的,其實他也在摸索著……

因為,亞撒由于有一點潔癖,所以他即使跟女人在一起時也不會有真正意義的接吻,頂多就是接觸一下嘴唇,臉蛋,可他是不會像現在一樣的主動與蘭芷芯唇舌教纏。就算是盧潔瑩,她要親,只能是嘴唇而已。

但亞撒今晚不知道是怎麼了,竟打破了自己多年的習慣,神差鬼使的吻了蘭芷芯。並且還有種欲罷不能的節奏……

蘭芷芯感到呼吸不順暢了,仿佛肺部都要被他掏空,可是,無可否認,她內心真實的聲音是在歡呼的。雖然亞撒初次嘗試與女人接吻,但也不是很差,加上蘭芷芯對這個男人始終有種特別的情感無法磨滅,縱然被她刻意壓制的死死的,可此時此刻,心底深處的自己,被他勾出來了。

這綿長的吻,後來也不知誰更沉迷,兩個酒後犯暈的人很像是童話里中魔法的男女,釋放出了真正的自己……曖。昧,一發不可收拾……

蘭芷芯圈在亞撒腰上的手忽然感到一陣震動傳來,是他的手機在響!

開始那幾下,蘭芷芯兩人都沒反應過來,可打電話的人顯然是鍥而不舍,最終蘭芷芯混沌的思緒出現了一絲清醒,哪怕是一點點就足夠了。

下一秒,原本是緊貼得密不透風的兩人陡然分開,是蘭芷芯推開了亞撒……

”你的手機……”她看似好意提醒,實際上卻是硬生生拉開了與亞撒的距離……不只是身體,還有心……她被手機震動的聲音拉回了沉醉的意識,往後退了幾步靠在一棵樹上不停喘息。

亞撒微微一愣……懷中突然空了,心底也隨之湧起一縷失落。一邊接電話一邊冷眼睥睨著她,那眼神似乎蘊含著些許複雜。

他剛才正陶醉中,卻被蘭芷芯突然推開,愉悅而驚喜的心境被撕破,他心里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第一次被女人這麼對待,他的自尊心也受到嚴峻的挑戰,怎會有好臉色看。

電話是盧潔瑩打來的……她說做好了宵夜,叫亞撒過去吃。

四周的環境很幽靜,電話里的內容,蘭芷芯隱隱能聽到些。夜色中,看不清楚她嘴角自嘲的笑容里有多少酸楚……酒真不是個好東西,她剛才居然和亞撒接吻了?這是在做什麼?她怎麼會讓這種事發生的?她的冷靜自持,怎麼總是會被亞撒這家伙攪都七零八落……

電話接完了,亞撒又恢複了原來的雅痞形象,淡淡一撇嘴:”很晚了,走吧,我先

送你回家,然後我要去看潔瑩,你記得明早將我的衣服送過去,地址,陳志剛會告訴

你。”

淡漠的口吻,就像前一刻與她接吻的人不是他。

蘭芷芯感到自己的心狠狠痛了一下……他真的很喜歡盧潔瑩吧,接到盧潔瑩的電話,

他先前的熱情瞬間就灰滅了麼,他是恨不得能立刻飛去盧潔瑩身邊吧。

蘭芷芯這麼想著,不知該慶幸與他中斷了接吻呢還是該悲哀他那麼在乎盧潔瑩?

其實蘭芷芯這回真的猜錯了。亞撒本來沒打算今晚去盧潔瑩那里,故意大聲地說他回去,還吩咐蘭芷芯明早拿衣服過去,那都是臨時興起的念頭,潛意識里想試探一下她會怎麼反應。現在他看到了,她就是輕輕嗯一聲,表示會照做。誰會想到亞撒其實有點期待什麼……

幾分鍾之前他還跟她吻得難分難解,按照現在男女之間的游戲規則,接下來就該是順理成章地進行下一個步驟了,這里就是酒店,開個房間簡直就是分分鍾的事,如果蘭芷芯不主動推開他,興許,下個階段的那種事兒就會發生了……

這女人真是他見過的最有本事的一個了,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與一個超級單身富豪發生點什麼,她卻偏偏選擇了避開。

這定力可真好,卻也讓亞撒嘗到了挫敗的滋味,不免在想,蘭芷芯是欲擒故縱還是真的那麼潔身自好?

他今晚本來是要回家睡覺的,現在卻要去盧潔瑩那里,從某種角度來說,是因蘭芷芯的理智,才讓亞撒心里有些不舒服……在盧潔瑩那里,他至少會得到溫柔的對待,不像蘭芷芯這麼能氣人。

蘭芷芯在前邊走著,腳步有些虛浮,頭更是疼得厲害,但她卻倔強地不再要亞撒扶了……一刹的沉醉已是錯,她不會再給自己犯錯的機會。最好的辦法就是離這個危險的男人遠點。

亞撒走在她身後幾步的距離,他雖然也喝了不少,但是還不至于走路成問題。

男人在她身後緊緊盯著她,看似是漫不經心,可是好幾次看到蘭芷芯差點摔倒時,他的心都會猛地揪緊……她不知道,若她真要摔,亞撒一定會在她著地之前將她摟在懷里……

前邊出現了幾層台階,蘭芷芯終于是在下第三個台階時腳下一個不穩……好在她及時扶住了旁邊一棵樹,可在後邊看著這一幕的人還是會感覺後怕……

亞撒的都已經沖到她身後不足一米處,見她扶住了樹,他才沒有再伸手去,但這貨看著蘭芷芯如此倔強,心里憋著的那口氣就忍不住爆發出來了。

冷厲的藍眸一閃,狠狠拽住了她的胳膊,眸光沉沉地,咬牙道:”你都醉成這樣了還逞什麼強?挽著我走,你是不是會死?不就是吻了你一下,你至于就擺臉色給我看?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剛才不是也很喜歡跟我接吻嗎,怎麼現在吻完了推開翻臉不認人了?呵呵……蘭芷芯,你真行!”

這話說得……怎麼聽都是怪怪的,說不出是酸還是澀,總之,這貨現在很像是個討要糖果而又剛咬一口就被人奪走的小孩。

蘭芷芯確實很難受,胃部翻騰得厲害加上頭暈,她已經沒辦法將亞撒的話仔細去思考了,她心底的委屈那麼多,也是會有崩裂的時候。

蘭芷芯不知哪來的力氣,一下子掙脫開了亞撒的鐵腕,不怒反笑:”你說得對,我們是成年人,沒理由玩不起的,是嗎……一個吻而已,明天……醒了之後誰還會記得?所以,老板,我沒有故意擺臉色給你看,我只是又自知之明而已……男人,若不能好好對待女人,不能給她想的,那就不要來招惹!各自退回到原來的位置,不是對大家都好嗎?”手打小說網

她的聲音因喝了酒而顯得更有種別樣的沙啞,平添了幾分性感之余也更有讓你人心疼的脆弱。

亞撒怔住了,竟不由自主地想起蘭芷芯在受傷倒在她懷中時,那種脆弱的依賴,柔弱溫軟……如果她能一直那樣該多好啊,他就不會被氣得內傷!

他突然有點好奇,蘭芷芯她究竟想要的是什麼?

”你的意思是說,我不是你的菜?你那天藏在家里的男人就是你的真愛嗎?他是誰?他就能給你想到要的?你到底想要什麼?”手打小說網亞撒問出這些話時,心頭沒來由地顫了一顫。

蘭芷芯一呆,好一會兒才想起,他之所以這麼說,是因他那天以為她家真藏了個男人。

蘭芷芯靠在樹干上,懶懶一笑:”我想要什麼?我想要的那個人,他可以不是高富帥,可以不必有很體面的工作,可以沒車沒存款,但他一定要對我專一,他眼里心里都只能有我一個人,我是絕不會跟任何女人分享我的男人。當然,我也會對他忠誠。這就是我想要的,你問我,你會不會是我的菜,那你先問問自己,我要的,你給不給得起?”手打小說網

這番話,直指亞撒的要害,因為他一向都是不缺女人的,逢場作戲可以,但要讓他認真,死心塌地地愛,至今還沒有過。

蘭芷芯也就喝酒了能這麼說,若是清醒的,她還不敢當著亞撒的面問出這樣直白的話。

不遠處的燈光投過來,淡淡的照著亞撒的臉,如雕塑般精美的輪廓在燈影下越發魅惑,尤其是那雙深深的眸子,正閃爍著幽暗不明的光澤……蘭芷芯這個女人已經打破了他

太多的第一次,現在問的這個話,更是亞撒聽到的最驚人的質問……女人不是只需要錦衣玉食地養著就行了麼,怎麼蘭芷芯卻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兩人就這麼對峙著,夜風,更涼了……【這幾天沒在家,手機傳的不知道顯示出來會不會有排版問題,請大家諒解一下】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都喝醉了     下篇:續:三人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