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三人一起去  
   
續:三人一起去

微涼夜風中,靜謐的空氣里隱隱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有點無奈,有點沉麼,還有點不想承認的微酸。

亞撒這回沒有取笑蘭芷芯說的話,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嘴唇動了動,卻終究沒有說什麼。確實,他的內心再次被蘭芷芯這女人給震撼了。以前他都是愛欣賞女人們各種不同的美。或可愛型,或妖豔型,或清純型……等等,可是他卻沒有對哪個女人有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概念。這不能怪亞撒,因為他所在的國家是信教的,而這種教是允許一夫多妻制。比如現任國王就是有四位妻子。

所以,從小受到信教的影響,亞撒還沒想過自己以後要娶多少個老婆的問題,潛意識里或許是不止一個人。因為在皇室里大多數男人都是這樣,民間也有些家庭的男主人是不止一個老婆的。

而現在蘭芷芯說的話卻是等于對亞撒當頭棒喝……對啊,若是真想娶個中國女人回去,首先對方能接受他國家的那種一夫多妻制麼?

不一定就是每個男人都要娶四個老婆,但這種行為是被允許的。在那樣的國家,哪個女人想一輩子都只做丈夫唯一的妻子,這還是有點難度的。

亞撒身為皇室成員,他當然是從小被教育,灌輸,以至于他的觀念里,四個老婆一點都不稀奇……

蘭芷芯靠在樹干上,吃力地睜著眼睛,亞撒的沉默,讓她越發感到心頭酸澀……與這麼男人,或許今生都是無緣的。

蘭芷芯將高跟鞋脫下,強打起精神,一步一步地走向大門去。

雖然她的腳步有些狼狽,可是,她提著高跟鞋走路的樣子卻是有著幾分率性豪邁的架勢。

亞撒在她身後看著,默默的,保持與她半米的距離。

她有一雙小巧雪白的玉足,只是不知道,誰才是那個替她穿上水晶鞋的王子呢?難道是那天藏在她家里的男人麼?嗯……或許吧。如果她以後真結婚,他這個當上司的也該恭喜她才對。但為什麼一想到這個,他會有點不是滋味。

半小時後。蘭芷芯被陳志剛送回家去了,而亞撒就去了盧潔瑩那里。

盧潔瑩是盼星星盼月亮地將亞撒盼來了,還真熬了一鍋濃湯等他。

盧潔瑩已經換好了新買的睡衣……真絲吊帶深V。這……不明擺著是想讓亞撒對她更加著迷麼。

可是今天亞撒顯然是心情不太美麗,加上喝了不少酒,人就沒平時那般精神了,時不時還拿著湯勺出神,像是在思索什麼重要的問題。

盧潔瑩心里有點疑惑,難道說亞撒是工作太累嗎?怎麼會沒注意到她穿的什麼?如果注意到了,他又怎麼這麼無動于衷?該不會是對她已失去興趣?

盧潔瑩心思百轉,坐到他身邊,將他手中的勺子拿在她手里,然後舀了一湯匙送進亞撒嘴里……

亞撒下意識地一縮頭,隨即淡淡地笑笑,將碗端起,幾口將湯喝光了。而盧潔瑩最終還是沒能喂到他。

“親愛的,這湯好喝嗎?要不要再給你盛一碗?”手打小說網盧潔瑩挽著亞撒,目光柔情似水。

亞撒今晚真的很奇怪,盧潔瑩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穿這麼少布料的睡裙,可他居然就跟沒看到似的。這不等于是白費了盧潔瑩的一片苦心麼。都是為了能讓他有更多的愉悅,但現在,他一點正常的反應都沒有,仿佛看不到她火辣辣的身材和嬌嫩的肌膚。

“潔瑩,時間不早了,休息吧。”亞撒低沉的聲音里透著疲倦。

他是很累了,同時胃部也不舒服。在進門之前吃了一顆胃藥,不過症狀還沒消失,還是有點疼。這樣的情況下,他能喝掉一碗湯就算是很給盧潔瑩面子了,至于再做做睡前運動什麼的,他或許是沒心思了。

聰明的盧潔瑩察覺到了亞撒的異常,她心里很不是個滋味,可她不敢亂說話惹亞撒不高興,她只能暗暗觀察。不管怎樣,亞撒是她喜歡的男人,她會盡力去維護這段感情。假如前方的路有絆腳石,那麼,無論是誰,她都會毫不猶豫地一腳踢開!

盧潔瑩很懂事,亞撒去浴室洗澡了,她就拿出他的睡袍准備著。

她沒有問亞撒為何反常,她深知男人都是好面子的,有些事,不問反而是對大家都有好處的,否則,強迫去撕開臉皮,只怕後果更難堪。

亞撒出來時,chuang上擺著他的睡袍,見狀,不由得心里微微一暖……盧潔瑩很體貼人,溫柔又善解人意,跟她在一起,他似乎是很多事都不用操心。想到這,他腦海里又浮現出了某個女人倔犟的眼神,

盧潔瑩已經收拾好了餐桌,同時也洗完澡了。就在亞撒躺下不到三分鍾,盧潔瑩就鑽進了被子。

如小鳥依人投懷,盧潔瑩靠在了亞撒的胸膛,抱著他的腰,心疼地說:“你的胃本來就不太好,你能不能少喝點酒呢?就算是需要應酬,也得先顧著身體啊,你看你,喝得臉都紅了……”

女人的溫柔有時就是最厲害的武器,亞撒聽盧潔瑩這番帶有真摯感情的關心,他不由得心里一暖……這才是女人嘛,懂得體貼和照顧男人。哪像那個蘭芷芯,他吃飯時就已經在胃疼了,可是她卻沒發覺。

“怎麼又想到蘭芷芯了?這個可惡的女人,一再地擾亂我的生活,現在還要占據我的大腦嗎?出去!”亞撒心里有個聲音在喊。

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亞撒緩緩合上眼,輕拍了一下盧潔瑩,柔聲說:“快睡吧,我明天還得早點起來,朋友的店鋪新開張,我總不能盯著熊貓眼去慶賀吧。”

盧潔瑩何等精明,一聽這話就猜出了七八分了。眼中興奮的光芒一閃而逝。

“親愛的,你明天是要去參加開業典禮嗎?那我……我可不可以陪你去呢?”手打小說網

這話……亞撒沒有馬上回答,他只在腦海里演示著開業時的情形。

不只是亞撒真的醉了還是其他什麼原因,他竟沒有直接拒絕盧潔瑩,而是繼續保持沉默,閉眼睡覺。

盧潔瑩不好意思再問,見亞撒不搭理,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不是害羞,而是尷尬,不甘。

這*,亞撒和盧潔瑩雖然睡在同一張chuang,可他硬是沒碰她,很快就睡著了。

他睡著,盧潔瑩可睡不著。望著亞撒的後腦勺,盧潔瑩的心情久久難以平靜。

女人的敏感有時很靈,盧潔瑩對于亞撒的平淡態度中感到了危機,她認為蘭芷芯的嫌疑最大。

那天在公司見到蘭芷芯,盧潔瑩當時就隱忍得很難受,這才過去幾天功夫呢,怎麼她卻覺得總有什麼事是她不知道的。比如亞撒的心,究竟她占多少位置?他真的不會對蘭芷芯心動嗎?

第二天。

亞撒起來的時候,樓下餐桌已經擺上了盧潔瑩熬的粥。油條是外邊買的,粥是她自己熬的。

昨晚亞撒喝醉了,現在一覺醒來,正是想吃點清淡的食物,油條白粥就符合他的口味。看來盧潔瑩真的很體貼,照顧得又周到,他在這里一點都不用自己動手,不用擔心被人氣得咬牙。

亞撒喝了兩碗粥之後就打了個電話……他雖然昨晚有些醉,可他還記得的,他有叫蘭芷芯送衣服過來這個地址,不知她會不會送?

亞撒暗暗搖頭,無奈啊,有哪個老板對自己屬下員工那麼沒信心的麼?他是真的不知道蘭芷芯會不會來。以她的脾氣,難說。

就在亞撒准備再給陳志剛打電話時,卻聽到了一陣門鈴的響聲。

“呵呵……你終于還是來了!”亞撒略顯得意地走向門口,按下了牆壁上的視頻對講。屏幕上果真出現了蘭芷芯的身影。

這時,盧潔瑩從他身後走來,蔥白的手環住他的腰,輕聲細語地問:“這個女人很像是你公司的職員啊,怎麼你還不開門?”手打小說網

這話乍一聽還沒什麼,但實際上盧潔瑩心里緊張到了極點,壓抑著火氣,盡量保持笑容。她知道,在男人面前,溫柔懂事,才會顯得她有多麼大方而有風度。

亞撒淡淡地嗯了一聲,抬手將按鈕一按,門開了,正是蘭芷芯捧著衣服在門口。

在見到亞撒和盧潔瑩時,蘭芷芯沒有表現出驚訝的神色,她在亞撒說這個地址時就清楚今天早上來會是什麼情況……這一間公寓還是她在售樓部時,亞撒帶著盧潔瑩去買的,蘭芷芯怎麼會忘得掉。

“老板,這是您的衣服。”蘭芷芯公式化的口吻,淡定平靜,對于盧潔瑩,她更是連個眼角的余光都不給。

亞撒接過衣服,微微蹙起的眉頭預示著男人的心情還沒恢複,可是蘭芷芯准時將衣服送到了,他一時還沒理由說她什麼。只是不知為何,看著她像沒事兒的人一樣,他心底就有一絲怪異的酸澀。

"昨晚那纏。綿火熱的吻,對她來說,什麼都不是麼?這女人的心理素質真是超強,比我還厲害。"亞撒心里在默念,眼神卻透著淡漠。

“你走吧,不然遲到的話,水菡還會怪我沒給你充足的休假時間。”亞撒說完就要關門,可是,卻見盧潔瑩動了。

“親愛的,亞撒,你這位女職員也要去開業典禮嗎?”手打小說網盧潔瑩看向蘭芷芯的目光里分明是帶著絲絲挑釁還有深藏的厭惡。

亞撒聞言,狀似不經意地說了句:“是的,她也是被店老板邀請的。今天會很熱鬧,潔瑩,你跟我一起去。”

一起去?盧潔瑩驚喜,可蘭芷芯就感覺到心頭被猛地紮了一下……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我想要的,你給得起嗎?     下篇:續:她是他的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