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這就是她的男朋友?  
   
續:這就是她的男朋友?

化妝間里本來就不大,現在一下子又多出兩個男人來,加上這怪異的氣氛,越發浸透出一股壓抑的氣息.

盧潔瑩親昵地挽著亞撒,臉上又是一副清純無辜的表,只是眼底有幾分慌亂,她不知道亞撒會跟著來,更無法確定亞撒先前有沒有聽到什麼.假如聽到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蘭芷芯的肩膀被nike攬著,她並沒有立刻掙脫,只因為她從他眼中看到了善意和溫柔,蘭心慧質的她,一瞬間仿佛就明白了,nike不是在占她便宜,而是在為她解圍.

剛剛盧潔瑩還蘭芷芯是個沒人要的30歲的老女人,她是來這里釣金龜婿的.而nike的出現,故意與蘭芷芯這樣親昵,儼然一對侶,這就等于是用最好的證據反駁了盧潔瑩的話,等于是在打盧潔瑩的臉!

聰明人之間打交道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直接不費勁.蘭芷芯神態自若巧笑倩兮,任由nike攬著她,看上去就是一個溫柔婉約的女人.

亞撒的臉不知怎的很黑,微微眯起的藍眸子里閃爍著凌厲的光芒,緊緊盯著蘭芷芯的臉,看她對著nike笑得這麼嬌美溫柔,他心里就覺得特刺眼.尤其是那只搭在蘭芷芯肩上的手,怎麼看都是一只……咸豬手.

這貨的心思還真奇葩,他戲弄蘭芷芯的時候就是理所當然的,人家nike摟著蘭芷芯就是咸豬手了.這心態,如是被晏少知道了,准是要笑噴的.

"呵……蘭芷芯,你行還不錯嘛,難道,這位就是你那個神秘的男友?"亞撒皮笑肉不笑,嘴角都是冷冷的嘲諷之意.

"老板,既然你都這麼問了,我也不用再隱瞞了,沒錯,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nike,香港來的造型師,先前你們都見過了."蘭芷芯在這個話時有點沒底,她不知nike會怎麼想,會不會生氣.她只能待會兒再跟他解釋了.

但事實證明,蘭芷芯是多慮了,nike在聽到這話時,不但沒有表現出異常,反而是流露出*溺與疼愛,低頭在蘭芷芯額頭的發際輕輕一觸,柔聲:"你終于肯公開我們的關系了,親愛的,今天我們要多喝兩杯慶祝慶祝."

這nike也太會配合了,順著蘭芷芯的話就接下去,並且還表現得那麼自然,不知的人根本看不出來他和蘭芷芯是在演戲.

蘭芷芯心里感激,沖著nike微微點頭,兩人手牽手的就出去了,順便nike還將蘭芷芯原來穿的那套衣服給拿在手里,盡顯體貼.

亞撒一不發地望著蘭芷芯離去的背影,越看越覺得心頭不舒服.怎麼都想不到蘭芷芯的"男朋友"會是nike……而盧潔瑩更是驚詫不已,nike是當造型師,蘭芷芯都30歲了,她憑什麼吸引到nike的?

還以為蘭芷芯是個沒男人要的老女人,誰知道那個nike還將她當寶一樣的,真不知蘭芷芯是走了什麼運.

不過這樣也好,蘭芷芯有男朋友了,至少,會讓人放心一些,對她的威脅會一些.

蘭芷芯和nike親親熱熱的一起走進了另一間化妝室里,這才真正地舒了口氣,一進門,她就已經站在了鏡子面前,與nike拉開了一點距離,感激地:"謝謝你,nike.剛才真是不好意思,我……我利用了你,對不起."

Nike黑亮的瞳眸里閃過一絲異樣的神采,蘭芷芯略顯尷尬和歉意的神色,還有她如此坦白,讓他對這個女人越發好奇了.

"你叫……蘭芷芯是吧?其實你用不著跟我道歉.我剛才進去就是因為在門外聽到盧潔瑩的話很過分,所以才會想到要冒充一下你的男朋友,是我先湊上去的,我的舉動也很冒昧,你沒有嫌我多管閑事就好."

"不不不……nike你重了,你不是多管閑事,你確實是幫了我的忙,我很感謝你."

Nike啞然失笑:"好了好了,我們都不要這麼客套,既然認識了就是朋友,除非你認為我沒有資格做你的朋友?"

蘭芷芯見nike這麼爽快,若她再客套,那就是矯了.

"好,我們重新認識一下,我叫蘭芷芯,是水菡的朋友."

"叫是nike香港人,是晏季勻的師弟."

兩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一霎間,nike竟有種舍不得放開的感覺……她的手好軟,也很,如果包在他的掌心,不知會是什麼滋味呢?

蘭芷芯縮回手,指指nike另一只手上的東西……

"那個……我要換衣服了,可不可以請你暫時出去一下?"

Nike愣了一秒,隨即才想起自己手里還拿著蘭芷芯那套墨綠色的套裝.

人家要換衣服,他一個大男人在這兒做什麼,當然是出去了.

Nike一邊走一邊回頭看蘭芷芯,走到門口時還不留神碰了一下額頭,蘭芷芯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出聲……nike一下子就呆住了,她笑起來真美.

蘭芷芯被nike逗樂了,心也輕松了一些,有了陶侃人的興致了.

"nike,你還不出去嗎,難道是要看我換衣服?你不會真的那麼邪惡吧?"蘭芷芯似笑非笑地看著nike的窘態,忽然覺得這男人雖然是個很時尚的造型師,卻也有著親切可愛的一面.

果然,nike連忙擺手,打開門出去了.

另一間化妝室里,盧潔瑩也換下了先前的衣服,穿上原來的淺藍色波西米亞長裙,口也擦掉了,恢複了一些清純的面貌,只是這心里卻難以回複到平靜,她在惶惶不安地觀察著亞撒的反應,生怕這男人先前在門外聽到什麼.可是卻又不能明目張膽地問,一顆心忐忑不已.

亞撒就顯得有點心不在焉了,也不知這貨在想什麼,只是臉色沉沉的.

"親愛的……怎麼了?"盧潔瑩溫柔地,心翼翼地問.

亞撒搖搖頭,不置可否,淡淡地:"出去吧."

這男人可以很陽光,也可以很深沉,他不想的時候,即使仔細觀察也看不出來他的內心世界在想什麼.

開業典禮很熱鬧,前來的嘉賓和進來消費的顧客都已經將三層樓擠滿了.瞧這火爆的程度,可以預見這"云漢造型沙龍"今後的生意也是會蒸蒸日上的.

事先不知道晏季勻到底要開什麼店,所以晏錐也只准備了一個花籃,可現在知道了,哥哥嫂嫂竟是夫妻倆雙劍合璧,開個造型沙龍,確實有點出乎他的意料,同時也豔羨不已,這夫妻倆比金堅,堪稱是當代豪門的模范夫妻啊.

晏錐覺得自己就只送一個花籃也著實不太夠意思,所以這還在琢磨著要補送什麼禮物才好.想來想去,還真被他想到一個不錯的點子,跑到一個較為安靜的角落去給電話了.

"嗯……就是那幅油畫,我前幾天看中的,還在嗎?送到XXXXXX這個地址,對……一時之內能送到嗎?"晏錐話的聲音不大,隱隱約約的,聽上去十分悅耳.

打完電話,晏錐這才滿意地露出了笑容,還好他機靈,想到自己前幾天在某畫廊看到的一幅油畫很漂亮,送過來掛在造型沙龍的牆壁上,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嘛.

剛一轉身,晏錐就看見在距離他大約三米的地方蹲著一個女人……是的,是蹲著不是站著,並且還一副焦急尷尬的神,只不過女人垂著頭,長發遮住了她的大半邊臉,看不清長相.

晏錐本不是個多管閑事的人,但由于想到今天受邀的賓客都是晏家的親朋好友,又是開業典禮,留給大家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若是有人遇到了什麼事需要幫忙,他也不好手旁觀.

邁開長腿走過去,晏錐微微彎下腰,禮貌地:"這位姐,請問,需要幫忙嗎?"

這女人一聽,頓時像遇到救星了,趕緊:"我裙子被勾破了,麻煩你幫我……"

話還沒完,女人立刻僵住了,兩只明亮的大眼瞪著晏錐:"怎麼是你?"

晏錐這下也看清楚了,這個需要幫助的女人竟是……洛琪珊?

晏錐倏然蹙眉,剛才的熱心也冷卻了,挺直了腰,略顯不耐地:"你怎麼會在這里?"

洛琪珊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裙擺,臉蛋泛,心里暗暗哀嚎……怎麼這麼倒黴,在她狼狽的時候遇到晏錐.她的裙子剛剛不心勾破了,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她只能用手捏住,不然的話,連里邊的褲褲都能瞧見了.

"我……是你爺爺邀請我來的."

晏錐一愕……爺爺邀請的?

晏錐何等精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爺爺的用意.只怕這也是他母親的意思吧,為了撮合他和洛琪珊,干脆就趁開業典禮將洛琪珊請來,以圖拉近兩人的距離.母親和爺爺真是煞費苦心啊!

可越是這樣,晏錐就越不願意跟洛琪珊走得近.

無奈地搖頭,晏錐不再多,轉身就要走……

"等等!"洛琪珊焦急地叫住了他.

晏錐沒有回頭,只是停下了腳步,淡漠地問:"什麼事?"

洛琪珊銀牙緊要,花容蒼白,對于這男人的冷酷無,她又有了深一層的認識……見到女人這麼狼狽,他都不伸出援手,這叫哪門子的紳士風度啊?哼!

"喂,晏錐,你沒看到我的裙子破了嗎?好歹我們也是一條船上的人,你就真的見死不救?"

"一條船上?這話怎麼?"晏錐略帶疑惑的目光落在洛琪珊身上.

洛琪珊站了起來,但手還拽著裙子的開口處,壓低了聲音:"你難道忘記了,外界還都以為我跟你是夫妻,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最近這些日子炎月集團和大凱旋的股票才都漲得這麼喜人,我們兩家以各自的利益為主,都沒有主動出面澄清什麼,任由外界將我們當夫妻,難道我們不算事一條船上的人?現在我的裙子破了,就這麼走出去,丟的可不是我一個人的臉,外人不知道的也都以為我是你老婆呢,那場婚宴,大家可都記憶猶新……"

她靠得很近,粉的雙唇呵氣如蘭,有一股淡淡的很好聞的清香鑽進晏錐的鼻息,有那麼一秒的瞬間,他感到心間泛起一縷蕩漾,但卻轉瞬就消失.

晏錐頗有深意的目光盯著洛琪珊,這個女人的膽子還真不,居然懂得要挾他了?不過她的有一點確實是那麼回事.外界都以為晏家和洛家聯姻了,殊不知婚宴是假的.可這也促成了外界的一種觀點,認為洛琪珊真是晏錐的老婆.

好幾次晏錐都想要公開澄清,但爺爺下了命令,外界的"誤解"對晏家有利,瞧著股票漲勢喜人,就暫時任由那些人誤解去吧.晏錐知道這是爺爺在故意拖延,目的是想將他和洛琪珊真的湊成一對.可他也不能太忤逆爺爺的意思,只有悶聲忍著.

"洛琪珊,你臉皮怎麼這麼厚,我跟你又不是真正的夫妻,我憑什麼要幫你?我很忙,沒空,你自己看著辦吧."晏錐不耐地瞄了洛琪珊一眼,他只想快點離這個女人遠一點,免得爺爺看見了還以為他和她有戲.

洛琪珊毛了,急之下干脆兩手一伸,緊緊抱住了晏錐,就像一只八爪魚……

"你不能走……晏錐……只要你幫我拿一條裙子來,就這麼簡單的忙,你都不肯嗎?你還是不是男人?"洛琪珊顧不得什麼矜持了,霸道地將晏錐按在牆上,一只腿還死死摁住他的側腰.

這姿勢實在太高端太令人遐想了,加上她的裙子又是被勾破了的,這可好,本來沒什麼的兩個人,在別人看來,那就是兩個思想開放的年輕侶在公共場合里**

望著眼前這清麗動人的面容上布滿了憤懣,晏錐深邃的鷹眸里露出玩味的光芒,輕啟薄唇:"洛琪珊,你不愧是從國外回來的,這麼開放?這可是公共場所,你不注意點影響?"

話是這麼,但晏錐眼中的狠色卻是一閃,隨即不但沒有推開,反而一把抓住了洛琪珊的腰,隨之一抹邪肆的笑意浮現在臉上,壓低了聲音:"既然你這麼主動,我也不好居然于千里之外,如果你不介意,我們可以在這里現場為大家展示一下,怎麼樣?"

在這男人犀利的目光中,洛琪珊感到自己好像沒穿衣服一般地被他透視了,心頭升騰起一股壓迫感,強忍著沒有收回目光,硬生生與他對視,泛臉蛋上露出一抹淺笑,粉唇微張:"晏錐……你明知道我這麼做只是為了尋求你的幫助,不是真的要跟你玩曖.昧,不過我看你似乎挺有興致,該不會是真的對我動心了吧?"

淡淡的幾句話,柔中帶剛,看似語氣溫和實際上是綿里藏針,與晏錐針鋒相對,互不相讓.

晏錐眼底一道冷冽的寒光閃過,隨即也報以一聲嗤笑,修長的手指一下子鉗住她精巧的下巴:"洛琪珊,你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就將一個男人按在牆上,就算是想尋求我的幫助,這手段似乎也太野了一點?"

他灼熱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耳窩,很不爭氣的,她脖子上泛起一顆顆可愛的粉色顆粒……起雞皮疙瘩了!洛琪珊忽然間覺得這男人不似表面那般嚴肅淡漠,此時此刻,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邪魅痞氣,讓她不由得心慌意亂.

可晏錐是存心要嚇唬她,要給她警告的,所以他不僅沒有退開,而是拽得更緊,讓她的身子與他貼得密不透風,她甚至能聞到他口中那帶著淡淡煙草味的呼吸……

"洛琪珊,記住,沒事別來招惹我,別再對我毛手毛腳的.在我眼里,你不是女人,所以,如果下次你再犯,我會像對待男人一樣一腳踹飛你!"

"我……我……什麼我對你毛手毛腳?你……你胡八道!"

"沒有麼?那剛才是誰先沖過來按住我的?"晏錐冷笑,極盡嘲諷.

這時,有人經過這里,看見晏錐和洛琪珊這令人遐想的站立姿勢,不由得露出怪異的目光,識趣地走開,但嘴里還在叨念:"秀恩愛也不至于這樣吧,哎……"

洛琪珊聽到了,只差沒氣得背過去,一張粉臉漲得更了,驚愕地低頭一看,頓時羞憤難當,原來她與晏錐此時的姿勢太過*……裙擺又是被勾破了的,使得別人會誤以為她跟男人正在進行著某種運動……最讓人羞惱的是,她分明感到了他身體的某種異樣.雖然兩人都是穿著衣服的,但是這形比沒穿還要勁爆.

"我不要你幫了,放開我!"洛琪珊掙紮著推開他,這次她沒費力,很容易就將晏錐推開.

但是就在推開的一霎,前邊又走來一個男人,洛琪珊想躲都來不及,她的裙子沒及時抓住勾破的地方,露出了里邊粉藍色的東東……

慌亂中,洛琪珊真想一拳頭沖晏錐揮過去!可是,下一秒,只見晏錐長臂一伸,重新將她摟在了懷里,恰好用他修長的身體擋住了她破爛的裙擺,讓她不至于將羞人的部分曝露在陌生男人面前.

洛琪珊懵了,在晏錐懷里急促地喘息,腦子有點混亂,幾乎不敢相信,是晏錐及時解救了她嗎?否則她就會出大糗了.好險啊……

過去了幾個呼吸的時間,洛琪珊忽地噗嗤一笑……晏錐不悅地皺眉,這女人還笑得出來?

"哈哈,晏錐,你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剛才還不幫我,結果還不是不忍心我被陌生男人看了去,所以才會……"洛琪珊的話還沒完,晏錐就已經毫不給面子地將她推開,站在她一米之外.

"靠牆蹲著別動,我去叫人拿條裙子來.真是麻煩!"晏錐略帶命令式的口吻,此刻聽在洛琪珊耳朵里,不知怎的竟是那般好聽.

洛琪珊這回沒有頂嘴,乖乖地蹲下去靠著牆,這樣不會被人看到裙擺里的褲褲.望著晏錐遠去的背影,洛琪珊嘴角浮現出一絲難得的真心的笑意……似乎他也不是表面的那麼可惡嘛,剛才被他抱著的時候,好像感覺還不錯,至少他身上的味道很乾淨.他一定是用的薄荷味的沐浴露……

晏錐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會心軟的,剛才經過的陌生男人差點就瞄見洛琪珊那條破裙子之下的粉藍色東東了,當時也沒來得及多想,他就將洛琪珊摟在懷里,為她擋住了別人的視線.而他也忘記,在那之前,他還在警告她以後不准對他毛手毛腳……

======呆萌分割線======

一轉眼就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地點就在隔壁一間中餐廳,已經訂好了位子,菜也都是早就准備好的.

晏季勻兩口子,杜橙兩口子,還有梵狄和穎,蘭芷芯,亞撒和盧潔瑩……這一群人是坐在同一桌,另外還有來自香港的新朋友nike.

這樣的一桌可就太有趣了,蘭芷芯就坐在水菡旁邊,她的另一邊是童菲.三姐妹一向都是很有默契的,若是同時出現在某個場合,多半都是坐在一塊兒.

直到現在,盧潔瑩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某些想法錯得錯離譜.看到蘭芷芯和水菡聊得那麼熱絡,水菡一口一個蘭姐地叫著,每一聲都像是在打盧潔瑩的臉.

原本盧潔瑩是想不通為什麼蘭芷芯會被邀請來參加開業典禮,現在總算知道了,原來蘭芷芯跟水菡夫婦倆的關系那麼好,還有那個杜醫生,還有一位叫梵狄的男人……這些似乎都不是普通人,而蘭芷芯居然跟這些人都是很熟絡的?

即使蘭芷芯不是有錢人,可她周圍的人脈關系特太強悍了.這是盧潔瑩終于醒悟到的一個問題,也是她自身無法跟蘭芷芯相比的.

嫉妒,無法遏制的嫉妒心在滋長,盧潔瑩暗暗發誓,一定要成為亞撒唯一的女人,甚至成為他的妻子.只有這樣,她才能算是真正地躋身豪門了.女朋友算什麼,只有跟亞撒成為合法夫妻,才是她的終極目標.

她要當闊太太,她要成為人人羨慕的總裁夫人,她不要再在模特兒的圈子里混,她只想要踏入真正的上流社會,她要飛上枝頭變鳳凰,沒人能夠阻止她的腳步,任何妨礙她的人,都會被清除!【這章6千字,加更的一章還在寫,求點月票】

上篇:續:你只是個沒人要的老女人!     下篇:續:心都哭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