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心都哭碎  
   
續:心都哭碎

這頓飯的氣氛十分微妙,總讓人感覺到有點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在慢慢發酵著,可仔細品來又不出具體的東西.但最明顯的莫過于nike對蘭芷芯的態度,那閃亮的眼神熠熠生輝,溫潤的笑意蘊含著絲絲點點的愫.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nike對蘭芷芯有那麼點意思.

水菡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暗暗觀察著蘭芷芯的反應,見她也似乎沒察覺似的,不由得為她著急……蘭姐都30歲了,還沒結婚,而nike以前跟晏季勻是師兄弟,水菡知道nike的大概況,對方還是單身,沒結過婚的,現年三十一歲,有錢有才又有貌,最難得的是nike這個人不擺架子,待人態度誠懇有禮,頗有紳士風度……總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nike跟蘭芷芯確實是很相配的.

水菡有孕,不能喝酒,這頓,晏季勻是少不了得喝上幾杯的.但是今天高興,是喜慶日子,大家也都不會硬灌酒,本著喝高興的原則.

杜橙坐在晏季勻的右側,倆男人勾肩搭背的,時不時還迸發出陣陣笑聲,的都是一些趣事,增添點笑料.

"晏少,你看我老婆這造型還有得救嗎?如果能救的話,麻煩你給改造改造……"杜橙一臉嬉笑,不怕死地指指童菲.

果然,童菲兩眼一瞪,伸手在杜橙肩膀上一掐:"好啊,你這意思是嫌棄我太丑,丟了你的人?"

"老婆,冤枉啊,這不是你先前在家的話,要讓晏少給你一張VIP卡,你要上這兒來找晏少給造型,現在你又凶我……"

"我有嗎?"

"有,真的有,不信一會兒你去問芊芊."

童菲一揮手,豪爽地:"行行行,那我就勉為其難地收了VIP卡……不過先好,是不是打五折的?打八折的我可不要啊!"

"你們……兩口子真是一對絕配!"晏季勻沒好氣地笑笑,知道杜橙和童菲是在唱雙簧呢.

水菡一聽,甜美的臉立刻笑開了花,伸出五個指頭:"五折,那是必須的!老公,一會兒記得給童菲還有蘭姐每人一張金卡,還有穎!"

"哈哈哈,還是菡菡最夠意思!"童菲著還隔空送來一個飛吻.

穎也連忙道謝,粉嘟嘟的俏臉滿是歡喜.

蘭姐比較穩重,卻還是露出欣喜的笑容,攬著水菡的肩頭:"妹子,你比你老公還爽快,不枉我們疼你一場."

"嘻嘻……"水菡笑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幾分嬌俏,幾分嫵媚,頗有半*的風韻,但又保持著她本質的清甜,即使已經是懷第二個孩子了,可她骨子里的單純可愛依舊沒有消失.

看到蘭芷芯和水菡她們的關系這麼融洽,儼然就像是一家人,並且還會得到這家店的VIP卡,享受五折優惠……五折優惠的價格那是多麼令人心動啊.盧潔瑩心里一股一股嫉妒的火焰在冒.她也想融進這個圈子里去,但她也明白,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這桌上的女人都會得到一張五折VIP金卡,但唯獨盧潔瑩沒有,因為她跟水菡在此之前並不認識,而剛才是水菡開口發話的會給蘭姐她們金卡.這就是熟與不熟的本質差別.

盧潔瑩感覺臉上無光,心里火燒火燎的,低頭吃菜,掩去眼底那嫉妒的火苗.

就在這時,杜橙這貨話了,佯裝唉聲歎氣地:"晏少,虧你還是哥們兒,看水菡多夠意思,你是不是也該表示表示?"

著,這貨還攤開了手掌,那意思很明顯,就是在索要VIP卡.

晏季勻想都沒想直接"啪"一下打在杜橙手掌上,惹得這家伙哇哇亂叫,誇張地呼痛:"晏少你好氣,不給就不給嘛,還打人……這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啦?"

"誰跟你愉快地玩耍,我只跟我老婆玩耍……"晏季勻大不慚地摟著水菡,得意地瞅著杜橙.

童菲跟杜橙這倆簡直就是太有默契了,見狀,童菲兩眼放光地瞅著晏季勻:"嘿嘿,我老公得對啊,水菡都給我們這些姐妹們VIP卡了,你也不能氣,怎麼著也該給你的好兄弟們一人一張金卡,有空的時候他們還來造造型,不然的話,咱女人們一個個出來都漂漂亮亮的,可老公就太遜色了,咱不好帶出去上街啊,是不?"

"對對對,我老婆得太對了,以後光我老婆造型了,我不造型一下,真不好意思跟她一塊兒出門,我老婆美若天仙,我也不能太差,是吧?"杜橙笑得燦爛,賊兮兮地望著晏季勻,一邊還向童菲拋媚眼,夫妻倆一唱一和的,旁邊的人都忍不住發笑.

"哈哈哈,杜橙,沒見過男人像你這麼臭美的,你還造型呢?"水菡肆無忌憚地笑,銀鈴般的笑聲悅耳動聽.

梵狄雖然在夾菜,但這張邪魅的俊臉上卻是在憋著笑的,還不忘向杜橙投去一個"我不認識你"的眼神.

Nike干脆直接笑出聲,大家都是爽朗的人,不會介意的.

杜橙脖子一梗,圓圓的黑眸睜著:"切……誰男人就不能愛美了?我們男人也是需要保養,需要福利的!"

亞撒一針見血地來了句:"你子家里不是開美容院的嗎,還缺這個?"

"我……"杜橙其實也就是湊熱鬧,圖新鮮,他就算是真拿著VIP卡也不一定經常來的.

看著大家嘻哈打笑的,晏季勻也是高興,大手一揮,跟變戲法兒似的多出了一疊金色的卡片,豪爽地:"我和水菡早就給你們准備好了,都拿去,一人一張,歡迎隨時光顧店啊,有什麼意見盡管提,千萬別客氣."

"哈哈,我就嘛,晏少怎麼會那麼氣,原來早就准備好了,來來來,發卡啦!"杜橙歡歡喜喜地接過晏季勻手里的金卡,一個一個地發下去,梵狄也有,亞撒也有,到了盧潔瑩面前時,她也得到了一張.

杜橙和晏季勻是從穿開襠褲開始就建立起的兄弟感,可以是相當了解晏季勻的心思,他剛才了是這桌上每人一張,杜橙就明白,這是晏季勻為了平衡,也會給盧潔瑩一張VIP卡的.這一點,杜橙根本不需要再問,從晏季勻的話中就能確定了.

果然,盧潔瑩在接到卡時,臉上的神色緩和了許多,禮貌地聲謝謝,然後扭頭對亞撒:"你的朋友真大方."

亞撒淡淡地:"晏少是土豪,當然得大方了."

這頓飯還沒吃完,蘭芷芯已經急著要走了……她看這架勢,一時半會兒也吃不完,可她惦記著家里的孩子,借故有事提前退席.

這桌上的人大都是跟蘭芷芯比較熟悉的了,也沒深究她到底是什麼事,只不過,nike在這個時候就表現出紳士風度了,大大方方地願意送蘭芷芯.

這可好,水菡和晏季勻之間默契十足,見nike主動出擊了,兩口子也都為蘭芷芯感到高興,佯裝啥都沒看出來,只是調笑著叮囑nike要好好照顧蘭芷芯.

本來蘭芷芯是想拒絕的,可她開不了口啊,亞撒和盧潔瑩還在這兒呢,先前她還跟nike在演戲,讓亞撒和盧潔瑩以為兩人是侶,如果拒絕nike送她,肯定會露餡兒的.

蘭芷芯只要默許了,跟大家打個招呼就趕緊離開.她是歸心似箭,恨不得能立刻飛奔回去.

Nike坐在駕駛室的位置,時不時看看蘭芷芯,發現她有些焦急……可即使是這樣,她的側臉也是十分好看的,輪廓優美,以他專業的角度看來,蘭芷芯比起很多年輕美貌的模特兒,那是絲毫不差.

"蘭姐,你好像是有什麼急事?"nike溫潤的目光里露出幾分關切,還有一抹灼熱的愫.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對于蘭芷芯,他有種想要接近的念頭,他會不由自主地去留意她的一顰一笑,難道這就是一見鍾麼?

蘭芷芯一愕,定住心神,點點頭:"是有些急……謝謝你開車送我."

"蘭姐,你太客氣了,看來,你真的不把我當朋友?"nike話不緩不急的,很溫柔,他也不心急,先跟蘭芷芯做朋友,之後再慢慢發展也不遲.

他都這麼了,蘭芷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今天自己似乎是不夠爽快,面對nike這樣優秀的單身男士,她不但沒有主動,而是在刻意保持著距離.不該是這樣的,起碼大家都是成年人,做個朋友也不要緊的吧.

"好吧,nike,客套的話我就不了……前邊拐角處停就行,我家到了."蘭芷芯玉手一指,順便解開了安全帶.

蘭芷芯正要打開車門,nike卻:"讓我來."

還真夠紳士的,連開車門這種事都做得這麼周到?蘭芷芯愣了愣,nike已經為她開了車門.

怎麼香港的男士難道都這麼有紳士范兒麼?蘭芷芯不禁在心里嘀咕,同時也沖nike微微一笑:"我上去了……再見."

"等一等!"nike乾淨的臉上浮現出隱約的不舍,黑亮的瞳眸閃爍著期待的光芒:"蘭姐,我們可以交換一下電話嗎?或者,你們大陸不是流行微信麼,我手機上也有."

到這份兒上,很明顯nike是對蘭芷芯有意思了,可是他給人的感覺很真誠,不是那種浮誇而貪玩的人,他對蘭芷芯有著起碼的尊重.

蘭芷芯心頭顫了顫,可她急著回家去,當即也沒細想nike的動機,出于禮貌,她與nike互換了手機號碼,並且也加上了微信.

蘭芷芯風風火火地跑回家,一開門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身影.

"嫣嫣!"

"媽媽!"嫣嫣開心地伸出手抱著蘭芷芯,母女倆就像是許久未見似的抱在一起.

只是,下一秒,蘭芷芯的臉色卻變了……因為她看到嫣嫣的一只手上出現了鮮的血痕,一瞬間,蘭芷芯只覺得心髒被猛紮了一下.

"嫣嫣,這是怎麼弄的?"蘭芷芯捧著嫣嫣的手,心都在顫抖……這白嫩的手指上,有一處血跡,刺痛著蘭芷芯.

嫣嫣嘟著嘴,想要縮回手,可是被媽媽握得緊,她只能老實交代:"那個……是我不心摔倒……"

別人家的孩子若是摔著碰著了,都會第一時間向家長哭著鬧著尋求呵護和*愛,可是嫣嫣卻像是做錯了事一樣,不願意被媽媽看到.這孩子是怕媽媽會傷心,所以不哭不鬧,但媽媽還是發現了.

蘭芷芯緊緊咬著牙,心都揪成了一團,生生地疼著,抽搐著.當媽的人,哪怕孩子一點點的傷,都足以牽動她的心,只恨不得這傷能轉嫁到自己身上.

蘭芷芯默默將藥箱拿出來,為嫣嫣消毒,上藥,再裹上紗布……整個過程,嫣嫣都咬著唇,沒哭出聲,即使已經很痛了,她還是忍著,淚水在眼眶里打轉,硬是沒掉下來.

蘭芷芯本來可以忍著不哭,但直到給嫣嫣處理完傷口,見嫣嫣沒有掉一滴眼淚,只是一雙大眼睛里全包著氤氳的霧氣,蘭芷芯再也忍不住,抱著嫣嫣痛苦出聲.

"是媽媽不好……媽媽不該把你一個人留在家里……可是寶貝,媽媽該怎麼辦啊……"蘭芷芯的心都要碎了,腦子里不斷浮現出一個孩子在家摔倒了卻沒有大人在身邊照顧的悲慘景.

這回還在是嫣嫣只有一根手指傷了,沒有大礙,如果是摔得嚴重,那後果不堪設想!

"嫣嫣,媽媽明天就送你去幼兒園好不好?"蘭芷芯哽咽著,的雙眼望著眼前這張令人心疼的臉蛋.

但嫣嫣一聽蘭芷芯這麼,立刻就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樣跳起來,哇哇大哭……

"嗚嗚嗚……不要……不要上幼兒園……不要……媽媽,求求媽媽了,不要把我送去幼兒園……求求媽媽了,不要啊……嗚嗚嗚……"嫣嫣抱著蘭芷芯的脖子嚎啕大哭,她對幼兒園有著相當深刻的陰影,她忘不了在鄉下第一次上幼兒園時,就因為她有一雙藍眼睛,所以被朋友們當成是妖怪,被人家打得鼻青臉腫的,掛彩回家去.從那之後,一提起幼兒園,嫣嫣就緒激動,萬分抵觸,打死都不願意去.

聽著孩子的一聲聲哭求,蘭芷芯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嫣嫣不願離開媽媽回去鄉下跟外公外婆住,但也不願去上幼兒園.她是想著等暑假一過就把嫣嫣送去上學的,可是現在才五月份,距離新的學期開學還有幾個月呢,這幾個月,難道她要一直將嫣嫣留在家里嗎?可知道她現在每天上班都是提心吊膽的,生怕嫣嫣在家里有個什麼閃失……她該怎麼辦怎麼辦?蘭芷芯從未這麼焦灼過,腦子一片混亂.【今天一萬字哦,求月票!】

上篇:續:這就是她的男朋友?     下篇:續:忍痛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