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今晚有約  
   
續:今晚有約

辦公室里,空氣中飄散著咖啡的香味,這不是咖啡粉泡的,是現磨的咖啡豆,香味濃郁純正,聞著都令人有種想要品嘗的欲.望.這是亞撒的習慣,每天早上一杯咖啡,他人到辦公室的時候就要看到咖啡擺在桌子上.

跟往常一樣,亞撒悠閑地坐在真皮椅子上,准備在咖啡的香味中開始這忙碌的一天.

這神清氣爽的男人,修長好看的手指拿起杯子,厚度適中的雙唇攫住杯口,往里一吸……

亞撒這張俊臉倏然皺起,整個人僵了幾秒,然後,只聽……"噗嗤……"嘴里那半口沒咽下去的咖啡,再也控制不住地被噴到了桌子上.幸好這時候亞撒面前沒放著文件,否則那後果……

"蘭芷芯,你給我滾進來——!"亞撒一聲怒吼,臉都綠了,這吼聲頗有點森林之王的感覺,傳得很遠,很震撼.

蘭芷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發呆,緒低落,精神不振,桌上的分機電話響了好幾聲,她才慢吞吞地接了起來.

一分鍾後……蘭芷芯來到了亞撒的辦公室,一進去就看見桌上一片狼藉.在看亞撒這臉色,簡直比碳還黑,比冰還冷!一雙藍眸子仿佛能噴出火龍來……

亞撒咬牙切齒地指著咖啡杯,憤憤地:"蘭芷芯,你今天吃錯什麼藥了?你自己嘗嘗你泡的咖啡,味道讓人作嘔,你放了什麼東西進去?"

蘭芷芯的神色沒有亞撒想象中的激動,反而是異常平靜,甚至是有點遲鈍,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怔怔地望著他,蹙著秀美,露出思索的表,然後才恍然大悟地:"不好意思……好像搞錯了,加了味精進去……"

亞撒一聽,下意識地咂咂嘴,想起剛才嘗那味道,不由得又是一陣反胃……別人受不受的了他不知道,反正他是受不了這咖啡加味精!

"蘭芷芯,你年紀也不了,做事還毛毛躁躁這麼不細心,你是怎麼搞的?也不拿鏡子照照你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別怪我丑話在前頭,你談戀愛不關我的事,但是請你別把私人緒帶到公司來!你現在馬上把這里清理乾淨,重新泡一杯咖啡."亞撒沉沉的聲音里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異樣,似是疼惜,似是諷刺,似是微酸……究竟是什麼,無從追尋.

蘭芷芯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麼都沒,默默地轉身出去了.

亞撒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中泛起點點複雜的光芒……他從蘭芷芯一進門就發覺她今天不對勁,好像被打焉了的茄子一樣,眼中失去了神采,失魂落魄的.這麼差的精神面貌,亞撒一下子就聯想到了nike,以為是蘭芷芯和nike之間出現了問題,興許是吵架了,興許是鬧什麼矛盾了,所以她才會這樣.

本來這種事,做上司的頂多也就是數落幾句提醒一下就完事,可亞撒不知怎的就是感到心里不舒服,忍不住就腹誹……nike,有什麼特別的嗎?很普通嘛,太一般了.這種男人還能讓蘭芷芯牽腸掛肚魂不守舍,真是的,這女人也太沒出息.

蘭芷芯很快就拿著抹布進來了,將桌子清理乾淨,再拿著咖啡杯出去重新泡過.整個過程她都是面無表的,對于亞撒犀利的目光她完全無視,仿佛感覺不到老板的不悅,她的一舉一動都顯得很機械,活像是一具失去了靈魂的軀殼.

重新泡的咖啡味道正常了,可蘭芷芯的狀態卻沒恢複,一整天都是恍恍惚惚的,好幾次都出錯……

中午亞撒吩咐她買回來的餐,飲料和甜點都搞錯了……不過還好,亞撒這貨沒有再發貨.

蘭芷芯平時工作也挺認真仔細的,但今天一反常態,陳志剛提醒她幾次了,也問過她是不是身體出問題,她都只是簡單的應付過去.

心病還需心藥醫,蘭芷芯惦記著的人就是嫣嫣,想到這孩子今早醒了之後發現她不在,一定會哭得慘兮兮的,蘭芷芯就感覺一塊大石頭壓在心上,呼吸困難.

這一天的時間十分難熬,到了下午兩點多,蘭芷芯果然收到了熟悉的來電.懷著欣喜與心痛兩種矛盾的心,蘭芷芯跑到一個無人的角落去接電話,是嫣嫣打來的.

電話里,嫣嫣的聲音有些啞,顯然是哭過的,悶悶的鼻音聽起來可憐極了,深深地牽動蘭芷芯的脆弱的神經.

"媽媽……為什麼要把我丟下啊,是不是嫣嫣不乖,是不是嫣嫣惹媽媽生氣了?"孩子抽噎著,低低的啜泣聲讓人肝腸寸斷.

蘭芷芯強忍著心酸,硬是將眼淚被逼回去,溫柔的聲音安撫著嫣嫣:"寶貝兒,你很乖,媽媽沒有生你的氣,你是全世界最乖的寶寶,媽媽怎麼會舍得丟下你呢……只是你還,一個人在家里,媽媽實在是不放心,你看昨天你就摔傷了,手指還在疼,是不是?媽媽答應你,再過三四個月,就把你接過來.這幾個月,你要聽外公外婆的話,媽媽每天都會給你電話的,好不好?"

母親溫柔的撫慰,讓嫣嫣的眼淚漸漸止住了,雖然她還,對于媽媽的話並不能完全懂,可是她知道媽媽一定是愛她的.聽到媽媽會每天打電話來,嫣嫣心里稍微好過些了,但因為剛剛才跟媽媽分開,這孩子不適應,難免臉上少了笑容.

掛完電話,嫣嫣呆呆地坐在院子里,一只手撫摸著花貓,另一只手拿著棗糕往嘴里塞,一邊吃一邊還在嘟噥:"不知道檸檬在做什麼呢……棗糕很好吃,可惜檸檬在城里,我在這兒……下次我也要給檸檬帶點棗糕去給他嘗嘗,他會喜歡的."

沒人知道嫣嫣是多麼渴望能和檸檬一起玩兒,因為那是她唯一一個年齡相近的伙伴.在這鄉下,雖然是有外公外婆疼愛和照顧,可嫣嫣依然是孤獨的.因為整個村子里,沒有一個孩子會跟她玩.就連那些大人們也都不喜歡嫣嫣,都她是個連老爸都不知道是誰的野孩子,她是蘭芷芯在外面跟野男人鬼.混了之後又會拋棄.未婚而有了孩子,這在城市里或許比較容易讓周遭的人接受,但在鄉下,所受到的白眼和流蜚語,是比想象的更加嚴重和可怕.所以,嫣嫣在鄉下不去上幼兒園,反到是明智的選擇,因為就連幼兒園的老師都歧視嫣嫣,甚至蘭芷芯一家子都是受歧視的對象,親戚都不願意來往了,覺得這一家子太丟人.

下午兩點多,亞撒要出去見客戶,吩咐蘭芷芯也一塊去.不是要她一起去見,而是讓她去附近洗衣店將他的衣服取回來.

坐在車里,蘭芷芯正眼都沒瞧一下亞撒……她滿腦子都是嫣嫣軟糯糯的叫"媽媽"的聲音,都是孩子那張純真無邪而又惹人愛憐的臉.

車里很安靜,靜得只聽到彼此的呼吸聲.亞撒眼角的余光瞄著蘭芷芯,對于她的淡漠,他更加認為她心不在焉的原因是nike.

好像老天爺都是故意在整蠱亞撒似的,就在這僵持的氣氛中,蘭芷芯的手機響了,竟然是nike打來的.

蘭芷芯有點意外,但還是禮貌地接起來.

Nike邀請蘭芷芯晚上一起吃飯,簡單而又彬彬有禮的態度,讓人感受到他的溫柔和真誠.

蘭芷芯並不討厭nike,應該,對這個男人,她是有那麼一點好感的.雖然是一面之緣,可對方表現出的紳士風度,以及與她之間的默契,對她的幫助,這些都給蘭芷芯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起來,其實蘭芷芯理當請nike吃飯,謝謝昨天nike在亞撒和盧潔瑩面前替她解圍的事.

想到這兒,蘭芷芯也就不推辭了,答應了nike,約好晚上六點半在某某餐廳見.

亞撒沒有聽完整通話內容,但他聽到了最關鍵的……蘭芷芯和nike今晚要一起吃飯.

亞撒這貨的腦子所想的東西從來都是天馬行空無跡可尋的,有時一個念頭來得莫名其妙,自己都來不及思索……

到了洗衣店門口,車停下,蘭芷芯打開車時那一刹,亞撒驀地冒出一句:"把我家的鑰匙拿去,你取了衣服直接去我家,買點菜做晚餐,我晚上會回家吃飯."

"嗯?"蘭芷芯木然的表終于是被打破了,扭頭看著亞撒,卻見這家伙一臉淡然,好像根本不覺得自己的要求過份.

"你瞪著我做什麼?需要我再重複一次嗎?今晚,我的晚餐交給你的,我的私人助理,有什麼問題嗎?"亞撒嘴角微揚,眼底隱含著幾分得意,心想,蘭芷芯和nike今晚的約會就泡湯了,誰讓他是蘭芷芯的上司呢,這樣使喚人的感覺真是……太爽快了!

蘭芷芯狹長的美目里閃爍著兩道精光,以她的直覺,亞撒這貨絕對是故意的!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故意破壞她和nike的晚餐?

上篇:續:忍痛分別     下篇:續:當傭人使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