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皇室來人  
   
續:皇室來人

忍一時之氣,免去一些不必要的爭執.蘭芷芯默默地轉身去廚房又盛了一碗飯.她知道盧潔瑩會很得意,甚至可能在心里已經笑翻了樂歪了,可是現實就這樣,她是亞撒的私人助理,而盧潔瑩卻是亞撒的女人.可以百分百肯定,在盧潔瑩看來,私人助理就等同于傭人.

在這種時候跟盧潔瑩鬧翻是毫無意義的,蘭芷芯隱忍著,將飯碗放到盧潔瑩跟前,然後對這餐桌上的兩人:"你們吃完了我再來收拾."

完,也不管身後的目光多麼犀利,徑直去前邊沙發上坐著,再也不瞧這邊一眼.

這是一種揪心的煎熬.耳邊盡是盧潔瑩和亞撒打罵俏的聲音,加上盧潔瑩有時故意話大聲,嬌滴滴的,目的就是為了刺激蘭芷芯,在她面前顯示一下自己是多麼得亞撒的*愛.

蘭芷芯獨自坐在沙發上看著雜志,心里卻是在冷笑……盧潔瑩在六年前還是她的朋友呢,六年後再看這個人,竟是這樣惺惺作態令人作嘔.有必要秀恩愛那麼大聲麼?有必要故意給她聽到麼?在她面前顯擺,無非就是顯示自己有多了不得,攀上了亞撒這高枝兒.再者就是隱形地警告,亞撒是誰的男人.

盧潔瑩的這些心思,蘭芷芯都能洞悉個七八分,對于這個心胸狹隘又虛偽的女人,她是多看一眼都懶得.

只是,就這樣坐著,想讓自己的心平靜卻是很難的.若做的飯菜是亞撒一個人吃,也就算了,可盧潔瑩也在吃.這種滋味,蘭芷芯不出是什麼感覺,好像心尖上被一只貓爪子輕輕撓著,有點疼有點酸……

盧潔瑩得鬧熱,可對著這些飯菜,她也只能淺淺地嘗幾口,那一盤熏筍燒鴨,她更是一口都沒動.碗里的飯,只扒了兩口,吃了幾片番茄……不是她不想吃,而是不能吃.她是模特兒,保持身材最重要,必須長期注意節食和控制.她的晚餐通常都只能吃點蔬菜水果,頂多再加兩口飯,至于肉,那是一定不能吃的.

亞撒就正好跟盧潔瑩相反,吃得津津有味,轉眼就已經吃完一碗,沒叫蘭芷芯盛飯,自己又去廚房盛了一碗出來.還有湯,他已經喝了兩碗了.

亞撒吃得很香,可這貨就是一個字沒誇過,甚至不會點頭的.只是埋頭吃,筷子幾乎沒停過.好吃是好吃,但他不會再嘴上出來的.

盧潔瑩看著亞撒吃飯的樣子,既羨慕又嫉妒……羨慕的是亞撒不用節食,可以隨意吃吃喝喝.嫉妒的是,蘭芷芯做的飯菜居然這麼合亞撒的胃口?

"你怎麼都不吃啊?還在想著節食呢?"亞撒見盧潔瑩吃的少得可憐,不由得也有點疼惜起來.

盧潔瑩委屈地扁扁嘴,搖搖頭,歎氣道:"我真的不能吃……如果我不節食,身材走樣,那還怎麼在這一行混啊."

亞撒微微蹙了蹙眉頭,夾菜的動作有所怠慢,深眸中掠過一道思索的光芒.

"那就別當模特兒了,為了保持身材還這麼遭罪,真是的……來,吃,長胖就長胖,沒什麼大不了的."亞撒著就夾了一塊鴨肉在盧潔瑩碗里,那眼底的*溺,讓盧潔瑩差點感動得落淚.

終于等到亞撒這句話了!盧潔瑩心里在歡呼,她從搭上亞撒的第一天起就在等.等亞撒開口叫她別再干這一行.今天,總算是被她等到了,怎能不激動驚喜呢.

蘭芷芯也聽到這番話了,她很想服自己當什麼都沒聽到,可是,心里那種酸楚的滋味卻在無聲蔓延……亞撒真的很*愛盧潔瑩,心疼她因工作而節食,甚至還鼓勵她吃,不嫌棄會長胖.

不得不,亞撒真是一個很貼心的男友,每個女人或許都會渴望自己的男友能對她:吃就吃,長胖就長胖,沒什麼大不了的.

亞撒的好,只會針對他在乎的女人,反之,他又該是怎樣的無?

眼前的甜蜜,真的可以永遠麼?蘭芷芯不知為何總覺得這一幕很虛幻,就好像隨時都可能破滅似的,而盧潔瑩還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不能自拔.

門鈴聲響得有些突兀,亞撒剛好將第二碗飯吃完,嘴里還含著一口湯.聽到門鈴聲,下意識地,他眼里迸出兩道凌厲的光線,眸光一沉,站起來走向門口.

蘭芷芯還以為亞撒會叫她去開門的,但是他卻自己去了.她不知道的是,亞撒這人雖然表面給人的感覺是個花花公子,實際上做事十分謹慎,即使在家也是高度警惕的.有人按門鈴,他會親自起來看看是誰,再決定要不要開.

當看到牆壁上的應答機屏幕中出現的面孔時,亞撒的臉色又再深沉了幾分,親自開了門,進來的是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的中年男人.

"少爺好!"中年男人恭敬地沖著亞撒行禮,從他虔誠的目光中可以看出,這不是裝出來的恭敬,而是打從心底里對亞撒的尊崇.

"跟我上樓吧."亞撒淡淡地吩咐了一聲,轉身走上樓梯了.

盧潔瑩和蘭芷芯只能呆呆看著,完全不知道這男人的來曆.陌生的面孔,沒見過,但卻似乎是個很重要的人,亞撒表現得好凝重.

能不凝重麼,這中年男人的出現就意味著文萊國王有重要指使給亞撒,這是文萊國王的親信,從看著亞撒長大的,對皇室有著絕對的忠誠.國王有時會讓他向亞撒傳達一些重要的訊息和指使.

樓上書房.

一進門,中年男人桑尼努便露出焦慮的神色……

"外間傳聞,您有女朋友了,皇室已經知道這件事.國王今早在晨會上被幾位大臣當眾質疑,另外還有些外媒在關注皇室的反應.您的祖母和您父母原本計劃今日動身前來C市,但都被尊敬的國王陛下勸阻了.特派的先來了解核實一下傳聞是否屬實,之後再向皇室報告."桑尼努已經得很委婉了,語氣也盡量溫和,但聰明的人就能透過這表面的平和去窺探到背後的緊張與沉重.

可想而知亞撒的國王哥哥在面對大臣的質疑時,心該多複雜,想要袒護亞撒,卻又不得不以皇室為先,所以只能先安撫大臣們以及祖母和亞撒的父母,派出親信來給亞撒通個氣,主要目的也是讓亞撒有個心理准備.

這書房里的氣氛陡然間沉到了谷底,亞撒英俊無匹的面容布滿了陰霾.雖然事先他已經料到會有這種時候,但真正到了面對時,還是會覺得一股子的慍怒.

他知道哥哥當然是站在他這一邊的,只是他也明白,整個皇室,除哥哥之外,只怕是很難有人支持他找一個平民女友.皇室的人婚配都是極為慎重的,至今都沒有誰打破先例娶或嫁一個平民.這在文萊皇室是公認的制度,規則,就算是國王也沒能例外.娶的四個女人均是有著顯赫的背景,不能想娶誰就娶誰,一切都要以皇室為先.

人的骨子里都有種逆反心理,越是被打壓得凶,越是會激起反抗的心.亞撒一直到現在都遲遲未婚,主要原因是他沒有遇到自己愛的女人,他一直都在堅持著不讓皇室為他安排婚事,推掉了很多次祖母的相親計劃.有哥哥撐著,亞撒的壓力還不算很大,但凡事總有被打破的時候,他之前的好日子只怕是到頭了,現在皇室必定要給他施加壓力,甚至有可能逼著他立刻娶個指定的女人回家.

"您有什麼打算嗎?"桑尼努忍不住擔心地問.

亞撒心頭一凜……打算?這件事,太棘手了,哥哥那邊還還,會理解他的,可是皇室的其他成員以及各位大臣們,只怕是不會輕易罷休.尤其是某幾個一直想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亞撒卻又無法得償所願的大臣,這回逮到把柄了,怎會那麼容易松口?

亞撒沉凝的目光落在牆上的一幅字畫上,看著那淡淡古樸氣息的水墨字畫,亞撒想起中國一句古話……"以不變應萬變"

"桑尼努,你只需要回去告訴那些人,就我過段時間會回文萊一趟,親自給大家一個交代.其他的,不必多."

桑尼努一愣……亞撒這是在使用拖延戰術?只過段時間會回去,可沒個確切的時間,誰知道那是什麼時候?所謂的交代又是指的什麼呢?

聽似很含糊的話,卻又能讓那幫人產生錯覺,興許還以為亞撒真的會回到皇室去認錯,甚至當中宣布與女友分手?

什麼是交代,就讓那些人自己去想想吧.

桑尼努走後,亞撒的緒明顯不高,思來想去,為了免得節外生枝,最好還是先將盧潔瑩送到鄰市去住段時間,避避風頭,且看皇室那邊有什麼動靜再.

盧潔瑩當然不知道亞撒的苦衷,在聽亞撒讓她去鄰市的別墅住段時間,她還以為亞撒會跟她一起去呢,就當是渡假.

盧潔瑩興奮地挽著亞撒的手,甜甜笑著,親昵地:"我們是要去多久呢?"

亞撒這深邃而富有立體感的俊顏上浸透出幾分冷意,沉靜的目光看著盧潔瑩:"不是我們,只是你.去住一段時間,等有些事處理好了,我會接你回來."

"什麼?"盧潔瑩驚了,不可置信地看著亞撒,一時腦子發懵.

蘭芷芯在收拾碗筷,可她也聽到了,不禁心頭一顫……冰雪聰明的她,立刻聯想到了先前來的男人,加上她是知道亞撒身份的,此刻,她似乎能猜出點什麼了.看向盧潔瑩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多了一分同.盧潔瑩啊,可知道,愛上亞撒,本是一件注定會痛苦和遺憾的事……

上篇:續:當傭人使喚     下篇:續:她有人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