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她有人追了  
   
續:她有人追了

偌大的客廳里瞬間變得異常寂靜,亞撒罕見地露出凝重深沉的表,那蹙起的眉頭都能夾死一只蒼蠅了.他知道自己剛才的話很難讓盧潔瑩理解,可是他不得不那麼做.根據先前桑尼努帶來的消息,皇室對于他有這樣一個女朋友的事,是不能容忍的,加上外媒的關注,他必須要將盧潔瑩送走,避避風頭,以免她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可是他的苦衷暫時不適合告訴盧潔瑩,很多事他只有暗中進行.

亞撒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備要怎麼安慰一下盧潔瑩才能讓她不至于胡思亂想,乖乖地區鄰市別墅住段時間.

但盧潔瑩在短暫的驚訝之後,表現得很冷靜理智,沒有追根究底,只是更加溫柔地依偎在亞撒身邊,不舍之溢于表,眼眶的,聲音略帶哽咽:"好……我聽你的,可是你要答應我,我不在的時候,你要想我,每天都要通電話,還有,你要注意身體,別只顧著工作……"

這一番體貼的話,頗有點心酸的味道,流露出強烈的不舍和關切之,這不禁使得亞撒心里暖了幾分,疼惜地攬著盧潔瑩,低聲:"委屈你了……"

"我不怕委屈……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一點委屈不算什麼,我可以承受的.可是……親愛的,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可不能被別的女人勾了去."盧潔瑩顯得有點焦急,這泫然欲泣的眼神里充滿了緊張和擔憂,眼角的余光還有意無意地瞄了一眼蘭芷芯的方向.

亞撒雖然會對女人*愛有加,但他不會輕易許下承諾的,聞,不置可否,淡淡地:"你想太多了."

想太多.這三個字幾乎都成了男人們經常會的詞兒了.讓人猜不透到底他的意思是什麼,如霧里看花般的朦朧,可若是女人再繼續下去,顯然對方就會不高興了.

盧潔瑩知道自己不能得太過,否則亞撒會反感的.她也不是真的甘願一個人去鄰市的別墅里住,她只是感覺到亞撒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處理,既然他是這樣安排的,她如果鬧著不去,結果不但不會扭轉什麼,甚至可能招來亞撒的不悅.

順從,聽話,懂事,善解人意……這些,盧潔瑩知道是男人們最愛的,所以,她聰明地選擇了接受亞撒的安排,不追問,只表現出對他的不舍和意.

亞撒確實是挺欣慰的,盧潔瑩很乖巧,他什麼,她就會做什麼.在她身上,他無須操心,她也不會惹他生氣,她溫順得像只可愛的貓.

身為男人,在這種非常時期,理所當然是應該保護女人的,無論這個女人他是否有結婚的傾向,至少這是他的原則和責任感.

表面是花花公子,可亞撒有時卻比很多男人都更有擔當和良心.

蘭芷芯離開這里的時候,走到樓下,忍不住回頭望了望……臥室的窗簾印出兩個相擁的人影,可以想象那是多甜蜜的一幕.

不想承認的心酸,在胸口無聲地蔓延,蘭芷芯很痛恨自己有這種感覺.甩甩頭,挺起腰,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區大門.

這一晚,蘭芷芯輾轉難眠,嫣嫣不在身邊,她不習慣,總覺得像是缺少了什麼,心底空蕩蕩的.看著枕頭邊的絨毛玩具,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嫣嫣紛嫩的臉蛋,還有那雙純淨無暇的藍眼睛……

女兒是她的心頭肉,是她無法割舍的.現在迫于無奈分開,她的難過無人能傾訴,只有悶在心里堆積成殤.

如果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如果嫣嫣能有個爸爸,許多事或許就會自然而然地得到解決了.假設運氣好,遇到人品不錯的男人,或許真的應該考慮考慮了……蘭芷芯一晚上翻來覆去想了很多.雖然在感上她還是對亞撒難以釋懷,可理智告訴她,應該要斬斷絲.她認為亞撒是不會為了某個女人而放棄整個森林的,加上他的身份背景,她若癡心妄想的話,只會徒增煩惱,還不如換一種心態面對感的事,留意一下身邊的人……比如,nike?

冥冥中自有注定,nike這人實際上是有種鍥而不舍的精神.第一次邀請蘭芷芯共進晚餐,結果她因有公事要做,不能赴約,nike不但沒有氣餒,反而是更加有斗志了.

第二天,蘭芷芯到了公司,像往常一樣先打掃亞撒的辦公室,然後在九點半開始磨咖啡豆,之後就是一杯香濃的咖啡端到了亞撒的面前.

一切看起來都跟平時沒什麼兩樣,但其實盧潔瑩現在已經由陳志剛護送往了鄰市的別墅去,與亞撒暫時分開兩地.而亞撒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不同,無所謂傷心失落,他依舊是在投入地工作.

蘭芷芯沒事的時候就坐在她的位子上,手機上著微信,跟嫣嫣聊天,安撫孩子,緩解彼此心里的難過,聽到孩子稚嫩的聲音和可愛的童,蘭芷芯的臉上才會浮現出笑容.

陳志剛給蘭芷芯安排這個位子十分特殊,在工作間的最角落里,距離亞撒的辦公室比較近.最巧的是,亞撒辦公室的百葉窗若不關上的話,就能透過縫隙看到外邊的況,看得最清楚的就是蘭芷芯那個位子.

亞撒時不時抬眸瞄一瞄外邊,幾次都發現蘭芷芯埋著頭,有時還在笑,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

"上班不認真,老是玩手機,看來是工作太清閑了?"亞撒心里腹誹,腦子里就在想,瞧蘭芷芯笑成那樣,是在跟nike聊手機吧.

這時,外邊工作間里似乎發生了一點特別的事,有的員工甚至暫時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只見一個穿著某花店工作服的男人手捧著一束冷豔的紫羅蘭,惹來員工們好奇的目光,其中有一個戴眼鏡的伙子嘴快,不假思索地地打趣,這花一定又是哪個追求者送給"梁姐"的.

梁姐是誰?本名梁蕊——公司高級主管,以28歲的年紀邁入公司高層,美女碩士,職場女強人,標准的白富美……各種頭銜堆在身上的一顆職場之星.雖然才28歲,但是公司里很多職員都會尊稱一聲"梁姐".追求者眾多,平均一星期收花的次數不下三次,多的時候甚至創下過一天收七束花的記錄.

所以,難怪一見到這麼大一束漂亮的紫羅蘭,就有人直覺地認為是送給梁蕊.

梁蕊是收花收到麻木的了,但出于女人的虛榮心,她在同事們豔羨的目光中很是享受,懶洋洋地對送花的人:"拿來吧,我簽收."

女同事們暗地羨慕,男同事們暗地歎氣,公司這朵鮮花看來遲早是要被外人給摘去的.

但是令人意外的事發生了.就在梁蕊伸算簽收時,送花的人卻一本正經地:"請問您是蘭芷芯女士嗎?"

"嗯?"梁蕊下意識地蹙眉,臉色微微一變.

旁邊的同事反應神速,露出驚訝之色.

"什麼?花是送給蘭芷芯的?不是梁姐?"

"有沒有搞錯,一個成天只負責端茶遞水的人還能收到這麼漂亮的花?"有人話酸溜溜的,明顯地看不起蘭芷芯.

這就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葡萄酸.當初蘭芷芯剛當上亞撒的私人助理時,公司里的人一個個都嫉妒得很,巴不得自己能頂上那個位置,可現在又人家只是個端茶遞水的.

梁蕊在愣了幾秒之後立刻恢複常態,佯裝沒事兒的人一樣笑笑:"原來是蘭芷芯……呵呵,你等等."

完,梁蕊果真就沖著角落里的蘭芷芯喊了一聲名字.

蘭芷芯正在聽嫣嫣剛發來的語音,忽聽到有人叫自己,驀地抬頭,呆住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同事們全都在盯著她?並且一個個的眼神還都怪怪的?

蘭芷芯疑惑地走過去,梁蕊狀似好心地:"有人送花給你."

淡淡的一句話,可蘭芷芯卻無意中從梁蕊的目光里讀出一絲絲隱晦的冷意.怪事了,自己哪得罪梁蕊了?

蘭芷芯默默地簽收了花,捧著去自己位子上了.

女人的嫉妒心有時可以來得莫名其妙,連自己都不清楚到底為何.就像梁蕊,平時與蘭芷芯沒有多少交集,大家相安無事的,就因為剛才送花的事,梁蕊就感覺心里不舒服,覺得是蘭芷芯搶了她的風頭.

這跟工作間的環境也有關系.如果不是同事們事先都以為那花是送給梁蕊的,梁蕊就不會在事後感到沒面子了.她在這里一向都是最耀眼最受關注的女人,現在才發覺還有一個蘭芷芯也不簡單嘛,似乎論長相也不差,難怪有人送花,難怪能當上亞撒的私人助理了……梁蕊這腦袋里也不知在胡思亂想些什麼,而蘭芷芯根本不知道自己無意中又多出了一個隱形的敵人.

花是nike送的,只字未提昨晚蘭芷芯沒能赴約去晚餐的事,這讓蘭芷芯心里又覺得有點愧疚了.對方頗有紳士風度,而她也不能太氣,至少,從禮節上,應該在收到花之後給人一個電話.

蘭芷芯低頭在手機上翻著nike的號碼,渾然未覺身側投來一道陰影,隨之一個沉沉的男聲……

"上班時間就只顧著談愛,你還有沒有把我這個老板放在眼里?"亞撒陰沉著臉,活像是誰得罪了他似的,站在蘭芷芯面前,一雙眼睛盯著那束花,分明是很看不順眼.【還有更新】

上篇:續:皇室來人     下篇:續:酸味兒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