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酸味兒十足  
   
續:酸味兒十足

角落里,蘭芷芯和亞撒兩人大眼瞪眼兒,怪異的氣氛在流淌……怎麼感覺有點像是抓到老婆在干什麼見不得光的事?

沒錯,若是不明白的人一定會有這樣的錯覺.亞撒也真是閑得慌麼,堂堂一大總裁還有這麼多閑工夫來監督助理的工作狀態,確實有點奇怪.

但他自己可不這麼認為,他甚至覺得監督蘭芷芯工作,是很有必要的……這是私人助理,工資不低,他總不能白花這份薪水吧?總之這貨潛意識里就是這麼叨念的,自動屏蔽掉自己對蘭芷芯過分在意的最真實原因是什麼,那是他不願去思考的問題.

忍……還是忍.

蘭芷芯堆起一臉的假笑:"老板,請問有什麼吩咐嗎?你有事吩咐的時候我一定是會盡快完成的,只不過我不像其他職員,我是你的私人助理,你沒事吩咐的時候我也只能坐在這里靜候指示了,你是這個理吧?"

這事實是太明顯不過了,她是私人助理,不像其他職員那麼有規范的工作程序和內容,她每天除了按時要做的事之外,就是靜候亞撒的吩咐.平時也沒見亞撒多膩歪,今天不就是收了一束花,他至于這麼題大做麼?

"呵……伶牙俐齒,還挺能頂嘴的.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公司里隨時隨地都要保持潔淨,你這束花如果亂放,別怪清潔工當垃圾扔了."亞撒不屑的目光落在那一束紫羅蘭上邊,冷笑著,轉身時還在碎碎念,不覺一股酸味兒.

"有什麼好看的,就跟送花的人一樣普通,真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女人,一束花就高興成這樣……"亞撒聲嘀咕著進去辦公室了,絲毫沒覺得自己的行有什麼不妥.來去就是對于nike送花的事感到不舒服,在看到蘭芷芯臉上的笑容,怎麼看都刺眼,所以這貨就把氣撒在花上邊了.

蘭芷芯對于亞撒這種近乎神經質的行為感到不解,同時也只認為亞撒是看她不順眼,總愛對她挑三揀四的,雞蛋里挑骨頭.

他什麼時候溫柔過?想來想起只有上次她被車撞傷之後,他送她去醫院,抱著她的時候,才是他最溫柔體貼的一面吧……只不過,那是曇花一現,過去便再也沒有了.他身體里藏著幾個靈魂呢?在幫助人的時候,他可以是全世界最善心最霸氣的男人,但在他冷嘲熱諷的時候,他也可以用語化為刀子戳你胸口的痛處.

蘭芷芯見亞撒進去辦公室了,這才能給nike打電話,一是道謝,二是對于昨晚她沒能去一起晚餐而再一次地道歉.

Nike的態度很溫和,略帶一點點興奮,能聽出他的心不錯.並且,他也趁這機會向蘭芷芯提出了邀請.既然昨天有事,那今天總該有空吧?

蘭芷芯對于nike的誠意,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若她推脫,似乎就顯得矯,因此,她也干脆地應承下來.與nike約好了晚上在某餐廳見面.

只是蘭芷芯暗暗想,這頓應該是她請nike才對,由她買單,就當是對nike那天的幫忙而致謝.

這是蘭芷芯在試著向異性敞開心門,nike這人不錯,初步印象很好,加上對方顯然是對她有意思,若她再不把握機會,只怕是過了這村兒就沒這店了.

不是每個人都有幸與自己愛的人相守相伴一輩子,不少人是在結婚之後才培養出真正的感,而有的人不幸的是直到孩子都成人了還沒培養出感……

蘭芷芯不知道自己會是屬于哪一種,但至少理智告訴她,不能沉溺在過去,只有打開心門迎接新的未來,才可能擁有一個家.只祈禱將來那個與她結婚的男人是個人品能過得去,對嫣嫣好點,這樣,她已足矣.

與nike的第一次約會晚餐,是彼此之間一個開始,以後能不能有所發展,就看今天這頓飯吃得如何了.

到了下班的時候,蘭芷芯先去一趟亞撒的辦公室,確定可以下班了,她才收拾好,拿起那束紫羅蘭離開.

公司對面馬路停著一輛寶馬,蘭芷芯徑直走過去,寶馬的主人已經出來迎接了.

Nike一身灰白條紋襯衣配深灰色休閑褲,乾淨清爽,簡約大方,尤其是他清秀的面容浮現出笑意時,露出潔白的牙齒,給人一種健康而又溫潤的感覺,無形中就會拉近彼此的距離.

"嗨……讓我來吧."nike著就接過了蘭芷芯手中的花,打開後座車門,放進去,然後再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彬彬有禮地將蘭芷芯迎了進去.

有個值得一提的細節是,nike的一只手是放在車門上方的,像是為防止蘭芷芯不心碰到頭.這麼細心體貼的男人,縱然是蘭芷芯這樣冷靜的女人也有些觸動了.

哪個女人不喜歡被呵護的感覺呢,蘭芷芯也是女人,並且是一個長期單身的女人,她怎能不渴望被人溫柔地對待,而nike的出現,讓她越來越有驚喜了.

這間餐廳是nike選的,但里邊的菜卻是以川菜為主,辣味的菜式比較多.

這當然是符合蘭芷芯的口味,她喜歡吃辣,可沒想到原來nike也喜歡嗎?

餐廳環境優雅,裝潢都是高大上的.Nike和蘭芷芯坐在靠窗的位置,旁邊還有一座假山裝飾,使得這兒又平添了幾分綠意和生機,格調又再提升了一個檔次,頗有點詩畫意的感覺.

所有的菜都是蘭芷芯點的.這到不是她不懂禮節,而是nike全都由她做主好了.

可蘭芷芯還是很尊重nike,每點一道菜都會問nike能不能吃,有沒有什麼忌口的.

Nike都OK,蘭芷芯點什麼他就吃什麼.最後他才點了一盅燕窩,當然是為蘭芷芯點的.他女人喝了這個養顏又滋補……

這樣的一個男人,與之相處,要保持不動心,確實不容易.看這架勢,nike再接再勵,還真有可能成功追到蘭芷芯.

兩人的聊天從彼此的興趣愛好開始,氣氛很融洽,一點都不像是第一次單獨約出來吃飯的,到像是相識已久的老朋友.

兩個人年紀相當,都不是年少輕狂的時期了,沉穩,成熟,內斂,懂得如何才能制造出愉快的氛圍,盡量讓對方感到輕松愜意,這頓飯就會吃起來很愉快.

"蘭姐……"

"叫我名字吧."蘭芷芯爽快地.她不習慣聽人總是這麼稱呼她,別扭得很,叫名字好些.

Nike也干脆,眼底浮現出一絲異樣的光芒:"芷芯……我的中文不是很流暢,跟我聊天會不會覺得累?"

這芷芯二字,從他嘴里出來都有種特別柔和的音調.

蘭芷芯雖不是女生,但在聽到nike這麼叫她時,還是不禁心頭微微一顫……平時就只有父母才會這麼叫,水菡那些都叫蘭姐,同事就叫全名.所以對于nike這樣稱呼,蘭芷芯不出是個什麼感覺,卻也只能由著他了.

"沒事,nike,你的中文還算不錯了."

"是嗎,呵呵……你沒覺得累就好."nike看起來還有一點緊張,現在才松了口氣.看到服務員上菜,nike的黑眸里微微閃了閃……一盤子都是的辣椒啊.

蘭芷芯喜歡吃辣,見到這菜,頓時感到胃口大開,一時間也沒留意到nike的異常,只是招呼他動筷子,自己也伸手去夾菜.

"嗯……好吃……真夠味."蘭芷芯忍不住贊歎.

Nike低頭看著碗里的菜,眼底略過一道視死如歸的神色,把心一橫,眼一閉,往嘴里塞去.

只見nike的臉很快就變了,硬著頭皮將菜吞下去,然後再也憋不住,拿起水杯猛灌.

"哇……好辣……好辣……"nike實在受不了,一張臉憋得通,鼻子和額頭都冒汗了.

蘭芷芯一驚,詫異道:"怎麼你……你原來不能吃辣?那我剛點菜的時候你怎麼不早啊,我可以不點這麼辣的菜……"

Nike連連擺手,略顯尷尬地:"我其實也是想嘗試一下挑戰自己的極限,平時沒吃過這麼辣的東西.想不到還是不行,看來我需要多鍛煉鍛煉.你喜歡吃辣,如果我不能吃的話,以後出來一起吃飯會很掃興的."

這男人也實在太憨厚了點吧?就為了能陪蘭芷芯吃辣,這麼不要命地嘗試,要知道他以前是在香港生活慣了的,一年到頭都吃不了幾顆辣椒……

"你……"蘭芷芯不知道什麼好了,只得立刻吩咐服務員換菜,剩下的幾個菜都改成不辣的.

Nike很過意不去,執意他可以吃,不用換菜了.但蘭芷芯主意已定,不容反駁.她可不想一頓飯之後就將人家晏少的首席造型師給吃出毛病來.不過,nike的心意,她還是挺感動的,為了遷就她,他竟然隱瞞自己不能吃辣的事,還好發現得早,不然萬一吃了拉肚子就不妙了.

兩人殊不知這一幕都被鄰桌的某人給看了去,此刻正在哈哈大笑……

"一大男人居然不能吃辣……哎,真是太可惜了."某個藍眼睛的男人著還故意將盤子里的辣椒夾進嘴里,嚼得可香了,像是在對別人展示他吃辣的本事有多強.

而他旁邊的一位褐發美女也正笑盈盈地望著他,目光是掩飾不住的癡迷.

蘭芷芯臉都僵了,死死攥著筷子,銀牙緊咬……亞撒怎麼會在這里?剛好坐在她旁邊的桌子?而這與他共進晚餐的女人又是誰?是他的新歡麼?

上篇:續:她有人追了     下篇:續:他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