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今夜你留在病房陪我  
   
續:今夜你留在病房陪我

蘭芷芯就不明白了,亞撒先前在餐廳是看著她和nike一起走掉的,並且他還以為nike是她的男朋友,既然這樣了,他胃疼怎麼還要打電話給她,就不怕影響到她談戀愛嗎?

幸好她現在跟nike還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關系,不過以目前的發展趨勢,這也是很快會成為現實的了,而亞撒似乎是無論何時何地都想著使喚她.他身邊不是有陳志剛,有保鏢嗎?胃疼這種事直接讓人送他去醫院不就得了?

縱然有疑慮,但蘭芷芯還是無法做到不聞不問,她即刻回撥亞撒的電話,沒人接,不由得心頭發慌……該不會是真疼得接電話都不行了?

雙腳不聽使換地往樓下跑,急匆匆攔下一輛出租車就趕往先前吃飯的餐廳了.

餐廳門口停了一片都是車,蘭芷芯焦急地尋找著,終于看見最角落里那一輛熟悉的黑色豪車.

從車窗外能看到亞撒是坐在駕駛室里,身子靠在椅背,閉著眼睛,俊臉上兩道眉毛緊緊皺著……

蘭芷芯一邊敲著車窗一邊低聲喊:"亞撒……亞撒開門……喂,亞撒……"

咔嗒一聲,車門響了一下,蘭芷芯急忙打開,眼里盡是焦慮之色.

"亞撒,你怎麼樣了?你話啊……"

亞撒幽幽地睜開眼,沖著蘭芷芯笑笑:"你……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以為你跟nike回家親熱去了,呵呵,沒想到你還挺關心我的嘛."

這家伙,居然還笑得出來,還這種話?

蘭芷芯一時語塞,慍怒地瞪著他:"你就是為了想看看我是不是會來,所以才故意自己胃疼的?混蛋,我才不會關心你,我是怕你死了沒人給我發工資!哼!"

蘭芷芯這回是真的生氣了,憤怒地關上車門,夜色中看不到她的臉因為激動而漲.天知道她先前在電話里突然沒聽到亞撒的聲音了,當時有多著急,多擔心,可這家伙居然是故意整她的?謊稱胃疼,結果一點事都沒有,害她還緊張地死了好多腦細胞!

可就在蘭芷芯怒氣沖沖地走出幾步時,忽聽身後傳來亞撒痛苦的聲音……

"喂……等等……我……我沒騙你,我真的……"沙啞的聲音被夜風吹進蘭芷芯的耳朵,蓄滿了她從未見過的脆弱,一霎間便擊中了她的心窩!

陡然回頭,蘭芷芯想都沒想,箭一般沖過去!

亞撒吃力地抓住蘭芷芯的手,她能感覺到他渾身都在顫抖,並且體溫有著不正常的冷.

"亞撒……亞撒你別嚇我啊……喂……亞撒!"蘭芷芯沒發覺自己的聲音都在抖,緊張又擔心的緒在滋長,心疼不已.

亞撒已經痛得連話都吃力,臉色蒼白,額頭冒冷汗,蘭芷芯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他了.他不是故意整她,而是真的胃痛.

無奈他占據著駕駛室,她想開車都不行,焦灼之下,突然想到亞撒是有保鏢的,保鏢去哪兒了?

蘭芷芯立刻撥通了陳志剛的電話,對方在聽到亞撒胃病犯了,也是又驚又急,可偏偏陳志剛在外辦事,無法馬上趕到這里.

就在陳志剛掛了電話之後不到兩分鍾,也不知從哪里冒出來兩個彪形大漢,蘭芷芯認得,這是亞撒的保鏢!救星來了!

保鏢的都是文萊語,蘭芷芯聽不懂,但還是從保鏢嚴肅的神色中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想想亞撒的身份,他胃疼居然不是第一時間叫保鏢而是打電話給她,這人,該他什麼才好?若是第一時間通知保鏢送他去醫院,他也不至于這麼痛苦啊.

蘭芷芯就這麼懷著混亂擔憂的思緒,坐在車子後座,亞撒躺在座椅上,頭枕著她的腿,緊緊咬著牙,不喊痛,但他的大手卻一直都在握著蘭芷芯的手,一刻舍不得放開.

人在病痛或受傷時是最脆弱最不設防的,往往會不經意流露出內心的真實,釋放出那個被狠狠壓抑著的自己.

亞撒此刻就像個依賴母親的孩,抓著蘭芷芯的手,貪婪地想要從她身上汲取一點溫暖.

胃部仿佛被一只大手無地揪扯著,連呼吸都是痛的,整個身體繃得很緊,大部分的意志都用來對抗疼痛了.

保鏢開車飛快,幾分鍾就來到了距離餐廳最近的醫院.

蘭芷芯本是跟著來的,理當跟著進去,但是,她卻被保鏢攔在了急救室外邊.

保鏢用略顯生硬的中文對蘭芷芯,她不可以進去,並且還讓她必須對亞撒的病保密.

兩個五大三粗的壯漢保鏢都是亞撒的哥哥親自為他安排的,當然是會盡心盡職保護亞撒的安全.現在亞撒胃痛進了醫院,這樣的消息,必定是要進行封鎖,保密.必須先向國王彙報,得到指使,然後才可能允許這件事被外界知道或者允許探望.

皇室的人員也不是每個都能如此謹慎的待遇,可亞撒從就是皇室的*兒,眾所周知文萊國王最器重最疼愛的就是他這個弟弟了.亞撒生個病,那能是事兒麼?

蘭芷芯站在急診室門口根本無法靜下心來,滿腦子都是亞撒剛才在車上那脆弱的模樣,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然而就算她急破頭都沒用,保鏢是不會讓她這時候進去的.不但如此,蘭芷芯的手機也被保鏢收走,這是為了防止她將消息泄露出去.在沒有得到國王的指使和允許之前,保鏢是不會將手機換給她的.

半時後,陳志剛到了,還帶了好幾個隨行人員,也是保鏢隊伍中的,負責在此保護亞撒的安全,將急救室都圍了一圈.

蘭芷芯呆呆地望著那道門,心里拔涼拔涼的.亞撒的身份非比尋常,他所在的世界,是一般人根本無法企及和理解的.在他身邊,只會感到跟他是兩個世界,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凡塵.

就好像現在,普通朋友之間也可以進去打聽打聽況吧,但她卻不能.這都是因為亞撒的身份所導致的,瞧陳志剛和保鏢們那麼緊張的樣子,蘭芷芯也會被感染到那種氛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轉眼就到深夜十二點了,終于,蘭芷芯看到亞撒被送往特護病房,只是他身邊保鏢就有好幾個,她都沒能來得及湊上去看一眼.

蘭芷芯這顆心隱隱作疼,在這焦急等待的過程中,她竟一點都想不到亞撒可惡的地方,能想到的都是他偶爾表現出來的溫柔,比如她上次受傷時……

蘭芷芯只能通過陳志剛那里來了解亞撒的況,得知他沒事了,她懸著的心才落地.

好想進去病房看看他,但保鏢不讓進,是還沒得到國王的允許,任何人不可以探望亞撒,就算是他的私人助理也不行.

對此,陳志剛都沒有辦法,保鏢是保護亞撒的,直接聽命于文萊國王.現在國王得知亞撒的病,下令暫時不准外人探望.陳志剛可以隨意進出,蘭芷芯卻不行.

可若是今晚見不著亞撒的面,不能親眼看看他的現狀,她如何能睡得著?她也暗暗罵自己不爭氣,沒出息,但感這東西從來都是難以操控的.她越是壓制,可在亞撒生病的時候,某些緒就反彈得越厲害.

僅僅是一牆之隔,門內就是他,門外卻是她.但這道門此刻卻成了難以逾越的鴻溝,她只能通過陳志剛得知他的消息,無法親眼看到.

無可奈何,蘭芷芯只能離去.

蘭芷芯心低落,像堵著石頭一樣,埋頭走向樓梯口,悵然的感覺在胸口揮之不去.忽地,身後傳來陳志剛的聲音,叫住了她.

蘭芷芯慌忙轉身,還以為是亞撒的病出了什麼狀況.

陳志剛顯得比平時嚴肅多了,眉頭一直就沒松開過.

"蘭芷芯,剛才親王,他想見你."

"親王?"蘭芷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陳志剛口中的親王就是指的亞撒.平時都只是叫亞撒老板或少爺,現在之所以會當著蘭芷芯的面稱呼親王,是因為陳志剛已經知道蘭芷芯知曉亞撒的身份.

亞撒是現任文萊國王的弟弟,在皇室中是親王.

蘭芷芯想不到亞撒居然要見她,還以為他已經休息了.

驚喜,在她眼角眉梢流露,欣然跟著陳志剛往病房走去.

剛走到門口.蘭芷芯像是想起了什麼,從包包里掏出一張手帕.

"陳志剛,這手帕是亞撒的,我先前在車上撿到,但是已經弄髒了,麻煩你拿去清洗一下再給他吧."蘭芷芯眼底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複雜.這手帕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亞撒為了這手帕多緊張啊,還是一位很重要的女人送的.

陳志剛接過手帕,略顯後怕地籲了口氣,喃喃道:"還好你撿到了,如果弄丟可就麻煩了,親王時常都會看著這張手帕思念故土的母親……"

"呃?母親?"蘭芷芯愕然,怎麼這手帕不是亞撒的某個相好送的?

陳志剛收起了手帕,露出怪異的表:"這手帕是親王的母親親手制作並刺繡的,親王一向都視如珍寶,可不知道為什麼上次你受傷他居然舍得將手帕拿出來給你擦傷口.蘭芷芯,你要記得知恩圖報,現在親王病了,你要好好照顧."

蘭芷芯不出此刻心里是個什麼滋味,有點酸有點澀又有點莫名其妙的甜……原來亞撒口中那個對他最重要的女人不是指的某個*,而是他的母親.

這麼重要的手帕,他會用來給她擦傷口,確實太不可思議了.看來,這男人的心思真深啊,難以琢磨……只是在知道手帕的事之後,蘭芷芯對亞撒的看法稍有改觀,心底滋生出新的感動.或許這個人並不是表面那麼沒心沒肺吧……

亞撒躺在病chuang上,顯得很虛弱,俊臉露出少見的憔悴,可在看到蘭芷芯進來時,他黯淡的眸子卻亮了亮,沖著旁邊的保鏢吩咐,讓他們出去,有蘭芷芯照顧就行了.

保鏢恭敬地行禮,順從地出了病房.由于是亞撒的命令,蘭芷芯現在也成了有特權的人了,可以在亞撒身邊貼身照顧.這是一個讓保鏢們都意外的決定,但沒有敢反駁亞撒.

除了得到國王的允許,蘭芷芯只能由亞撒同意,才能進得來.

保鏢都出去了,陳志剛也沒進來,這病房里就只剩下亞撒和蘭芷芯,兩人對視之中,就好像是隔世般久遠.

亞撒蒼白的俊臉上再也沒有那種痞痞的壞壞的欠揍的笑容,只有一縷疲倦,朝蘭芷芯默默地招手,這感覺很像是一對久違的侶重逢.

蘭芷芯靜靜地坐在他身邊,看著他手背上插著的輸液管子,心尖上又泛起一抹疼,軟軟的聲音:"感覺怎麼樣,還疼嗎?你也真是的,先前在餐廳還看到你在吃辣,也不顧及顧及自己的胃,陳志剛前幾天你還在吃胃藥呢,虧你還是個大男人,不懂照顧自己,明知道胃不舒服還逞能吃辣,現在毛病犯了吧……"

蘭芷芯美麗的大眼不自覺流露出溫柔與關切,嘮嘮叨叨的不知不覺就了一大堆,綿綿低語,裹著一絲絲暖意浸透進亞撒的心房.當蘭芷芯發現亞撒臉上噙著似笑非笑的表盯著她時,她不由得臉一熱……

"蘭芷芯,你還不承認你關心我?剛才你啰嗦的樣子好像個管家婆在責備自己的老公"亞撒略帶嘶啞的聲音有點像被沙粒磨過似的,奇妙的透著一種扣人心弦的魔力,撥弄著蘭芷芯的神經.

他此刻的眼神如水溫柔,像漩渦一樣令人容易沉迷,他的話更是曖.昧之極,惹得蘭芷芯心頭微顫,條件反射的縮著身子想要站起來.

男人的大手及時拉住了她,將她往這懷中一帶……冷不防被抱個結實,他不給她掙紮的機會,幾乎是咬著她的耳朵在:"我討厭病房……今晚,你留下來陪我……"【求月票!已更7千字,還有一章加更在碼字.】

上篇:續:他生病了     下篇:續:驚人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