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驚人的真相  
   
續:驚人的真相

這魯莽的男人突如其來的擁抱,讓蘭芷芯陷入慌亂,本能地掙紮,可一不留神這手就抵在了亞撒胸前,正好按住那關鍵的部位,頓時惹來男人一陣隱忍的"嘶……"

"好痛……胃還在疼啊,你別亂動……"亞撒皺著眉頭苦著臉,看上去不像是在裝.

這強烈的男子氣息包圍著蘭芷芯,無疑是種蠱惑.看到亞撒呼痛,她的心也跟著軟下來,果真不在掙紮,心翼翼地問:"又疼了?那我幫你叫醫生?"

她語氣中掩飾不住的焦慮,讓亞撒感到心頭一暖,箍在她腰上的手又緊了緊:"醫生了,等我輸完這一瓶,差不多就能止痛.所以你現在別跟我犟行嗎?我是病人,你是負責來照顧我的……"

可是,這照顧就等于要被他抱?

蘭芷芯被這危險的氣息給撩撥著,被迫貼在他的胸膛,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讓她的腦子有些混沌了,一時間竟真的停止了掙紮,靜靜貼在他胸口,聽著他心跳,仿佛有種奇妙的東西在彼此之間蔓延.

這懷抱是很舒服,溫暖寬厚,結實健碩,有著令人心顫的舒適感,灼燙的肌膚好似帶電,一絲一絲沖擊著她的心.

罷了罷了,何苦跟一個病人計較?蘭芷芯只能不斷地這麼服自己了.

亞撒緩緩閉上眼,蒼白的俊臉上浮現出欣慰的淺笑,好像是經過千山萬水才換來她這麼乖巧地縮在他懷里,此時此刻他才發覺,原來這個擁抱,他想念已久.

難得她能這樣溫順,在他印象里,只有她受傷時才會這麼乖乖被他抱著,現在換他躺在病chuang了,重溫那曇花一現的溫柔,他的心竟是如此激蕩,隱隱一絲滿足感.

"嗯……別亂動啊,就這樣挺好,不然我的胃還會更疼……"亞撒喃喃低語,也不知是真是假.或許他只是以胃疼為借口,目的是讓蘭芷芯能乖乖地,聽話點.

不管怎樣,他現在心還不錯,雖然還在輸液,雖然接下來的幾天都得在醫院渡過,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一點都不會煩躁,抱著懷里的女人,他會莫名地心安.

蘭芷芯的呼吸不穩,盡量在克制著顫抖,斂下長長的睫毛,聲嘀咕:"難道我這樣壓著你的胃,你不會覺得更疼?"

亞撒聞,像是沒聽到一樣,臉皮厚地回答:"不會啊,你幫我壓著點胃部,我才會覺得舒服……"

這……這回答確實讓蘭芷芯無語了.

亞撒性感的嘴角噙著若有若無的笑意,將她軟若無骨的身子霸道地摟在懷里,垂頭,修長的手指勾起她精巧的下巴,眸底藏著點點複雜的光芒:"我們暫時休戰好不好?你看我都病得躺醫院了,你就暫時對我溫柔一點行吧?其實你也會關心我,對嗎?不然你也不會跟男朋友回家去了還跑出來……在聽到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敢你不緊張?"

"我……我……"蘭芷芯一下子結巴了,在這雙藍色瞳眸的注視下,她竟有種無所遁形的感覺,好像心底的秘密都要被看穿.

但蘭姐畢竟是蘭姐,鎮定的功夫非比尋常,短暫的慌亂很快被壓下去,呵呵一笑,澄澈的黑瞳看著他:"你忘記我過了,我對你的關心確實是有那麼回事,可這是因為你是我的老板啊,如果你有什麼事,誰給我發工資呢?"

看她得這麼誠懇,是大實話吧?但亞撒現在想要聽到的似乎不是這樣坦白的實話,她的一聲"老板",硬生生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其實亞撒也不明白自己想聽到怎樣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對于蘭芷芯的"坦白",他心底是有些失望的.果真因為他是老板麼?她的關心都是最正常的那種嗎?

亞撒自嘲地笑笑,有點苦澀,可抱著蘭芷芯的手還沒松開.

就這樣沉默了好半晌,蘭芷芯覺得腰有點麻了,忍不住問:"我今晚真的要留在醫院嗎?可是……可是我覺得你還有更合適的人選能照顧你,比如今天在餐廳看到的美女,難道她都不來探望你嗎?"

"嗯?"亞撒倏然蹙眉,輕揚的尾音顯示出男人的不悅,盯著蘭芷芯看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你以為今天那個女人是我的什麼人?"

蘭芷芯被亞撒這種帶著一點壓迫感的眼神給整得心頭發毛,他干嘛一下就黑臉了,陰沉沉的.

但蘭芷芯還是很直白,不怕死地:"我覺得那是你的新歡啊,盧潔瑩剛被送走,你耐不住寂寞,想另外找女人陪,呵呵,沒什麼,男人嘛……"

"啊……"蘭芷芯呼痛,腰上那只手突然用力捏,她想要掙脫,卻被他抓得更緊.

亞撒咬牙切齒地瞪著她,眉宇間流瀉出一抹薄怒:"你這個女人,最強的本事就是能把我氣得半死!在你心里我難道就是無肉不歡的人?只要看到有女人跟我在一起是不是都會聯想到那種事?"

蘭芷芯愕然,怔怔地望著他,雖然沒話,可眼神分明在:"難道不是嗎?我猜錯了?"

亞撒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冷冷地:"那女人是巨樹公司的總經理,你不是不知道我們公司籌建的養老院將會采用新型的環保竹炭地板?而巨樹公司就是同行業中的佼佼者."

到這里,亞撒的語氣稍微沉了沉:"不過那個女人以前確實跟過我幾天,但那是過去式了."

蘭芷芯聽到這些話,不知怎的心頭會湧起淡淡的喜悅……原來如此,那不是亞撒的新歡,看來他也不是風.流到沒救的.

還有,他這明顯是在對她做出解釋,而他根本就沒必要這麼做的,她只是下屬,他才是老板,用得著跟她解釋嗎?

蘭芷芯咬著唇,才使得自己沒笑開來,只是眼中閃爍的一縷亮彩,怎麼都騙不了人.不管她承不承認,事實上她因為亞撒的解釋而感覺心好了很多.

可亞撒的心就沒那麼美麗了,無暇去追究為什麼要解釋某些事,他唇邊溢出一聲歎息,隨之一絲無奈爬上眉梢.

"蘭芷芯,你跟外邊那些人一樣是帶著有色眼鏡看我的,認為我風.流好.色,認為跟我上過chuang的女人不計其數?認為我沒了女人就不行?甚至你還會在心里看不起我,把我歸為種ma的一類,對嗎?"亞撒的神含著明顯的刺痛,緒很低落.

蘭芷芯感覺到了他的轉變,他身體里好像無聲地浸透出幾分悲涼.蘭芷芯越發不解了,亞撒這話得沒錯,她心里確實有那些想法,但為何此刻她忽然有種錯覺,好像自己錯怪了他?

亞撒興許真是很有感觸,深邃的眸子投向窗外,幽幽地:"身為皇室的人,我為什麼可以直到現在都還不結婚,你不覺得奇怪嗎?你知不知道,在幾年前,皇室的人以及我們國家的大臣,為了將女人嫁給我,用盡各種手段向我哥哥施壓.還有我的祖母,這些年屢次想要為我安排婚事,最終都沒能成功,這又是為什麼?"

經亞撒這麼一,蘭芷芯心頭一凜……確實,這些疑問都是挺實在的,可究竟是什麼原因?

亞撒的目光越發幽遠,沉浸在一種淡淡的無奈與惆悵中,嘴唇輕輕地動,像在自自語:"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我欺騙了全世界……從六年前我第一次跟女人發生關系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再跟第二個女人做過那種事.而六年前的女人就是盧潔瑩.所以,可以這麼,盧潔瑩是我唯一的,真正可以算是我的女人,其他的,你們聽的,看到的,各種花花草草,各種被以為是跟我發生過關系的女人實際上全都沒有那回事.但我的名聲已經被冠上風.流成.性這幾個字,所以,皇室的人,還有大臣們近幾年才消停些了,而我祖母也以為我跟外界傳聞一樣,她對我很失望……只有我哥哥和晏少才知道這個秘密,你是第三個知道的."

轟隆隆……蘭芷芯只覺得頭頂上一道悶雷劈過,將她這脆弱的心肝炸個里焦外嫩!

亞撒的話太震撼了,完全顛覆了她從前的認知,這簡直可以是頭號大新聞,皇室秘聞,若傳出去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原來頂著花花公子的亞撒竟是個潔身自好的癡種?為了六年前的女人一直守身如玉?

這太驚悚太勁爆了,蘭芷芯難以置信,完全無法從這夢幻般的事實中拔出來,無法想象亞撒為何要對外制造假象?他又怎麼可能六年不跟其他女人發生關系?

這個問題,亞撒像是聽到了她的心聲,繼續道:"我們國家是全民信教,我們的宗教中,婚前性行為是很嚴重的.所以從我們就會在這方面嚴于律己,不了解宗教的人或許不會理解我們為什麼可以做到,但有些東西是我們從就開始的信仰,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在信仰面前根本不算什麼.六年前我跟盧潔瑩的事,算一個例外,也是唯一的例外.別問我幾年不跟女人發生關系是怎麼解決需要的,你所能想到的方法都可能被我用上,但你只需要相信,我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髒男人,這就夠了,請你以後也別再用有色眼光看我,並且,繼續替我保守秘密."

蘭芷芯從未見亞撒用這樣虔誠而富有感**彩的語話,就好像他信仰的真神就在眼前似的,絕對的真實,神聖不可褻瀆的信仰,就是如此神奇的力量嗎?可以讓她透過他的眼睛,感受到他的每句話都是真的……

蘭芷芯凌亂了,實在難以消化這個事實,但無可否認,有一股歡欣喜悅在身體里沖撞著,巨大的驚喜,激動的心快要爆棚……【一萬字哦!關于亞撒為什麼會這樣,明天繼續接著為大家交代】

上篇:續:今夜你留在病房陪我     下篇:續:驚喜和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