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原來這是你的女兒!  
   
續:原來這是你的女兒!

醫院的味道,讓孩子打從心底里會產生出一股排斥和恐懼,加上時不時看到一些傷病員,更是讓孩子巴不得快點離開這里.

這是嫣嫣剛進醫院來時的想法,但現在她卻暫時不想離開了,因為她要等媽媽來,同時也要等檸檬.

醫院急診室後邊的一處草坪上,稀稀疏疏有幾條人影,嫣嫣就坐在一張長椅上,安靜地等待著.

額頭,手臂,膝蓋,三處地方都有紗布,嘴角還貼著一塊創可貼……這精致得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寶貝,現在卻是掛彩了,每一處破損的傷口都足以讓人心如刀絞.幸好都只是皮外傷,否則這孩子會更受罪的.

可憐的肉墩兒就像是折翼的天使,整個人都顯得沒有精神,失去了原本的靈氣,純淨的藍眸子染上了一絲絲這個年齡不該有的哀傷,手捧著一盒牛奶在慢慢地吸呀吸,長長的睫毛卷翹,濕濕的,眼角是未干的淚痕.

看到她,就仿佛會聽到這世界在歎息,在惋惜,在心疼著,尤其是那一處一處的傷,好像鋼針一樣紮在人心上……

蘭芷芯趕來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令人心痛不已的一幕.

此時此刻,蘭芷芯什麼都顧不得了,激動地奔過去,卻在沖到嫣嫣跟前時變得心翼翼起來……不能像平常那樣一把將嫣嫣抱在懷里,她怕弄疼了嫣嫣的傷.

"媽媽……"嫣嫣驚喜地一聲呼喚,鑽進蘭芷芯懷里,手緊緊摟著她.

蘭芷芯強忍著淚眼,輕輕抱起嫣嫣,心疼地檢查著她身上的傷,那白色的紗布深深地刺痛了母親的心.

"對不起……寶貝,媽媽來晚了……對不起……"蘭芷芯著眼眶在嫣嫣的臉蛋上親了又親,哽咽的聲音聽上去格外嘶啞,極力在隱忍著.

"嘻嘻……媽媽,我痛痛的時候媽媽就可以來看我了……"嫣嫣開心地笑著,只是這雙眼睛里卻流出了滾燙的淚水.

聽到這花,蘭芷芯不知是該哭還是笑,只覺得心里苦澀得要命!童無忌,可仔細想來,嫣嫣得也有一點道理,確實,如果不是得知嫣嫣受傷了,她現在還會在醫院里照顧亞撒.因為那是她身為私人助理的工作.但嫣嫣受傷,她無法淡定,不顧一切地就來了,想都沒想要怎樣跟亞撒解釋.在她心里,嫣嫣就是最重要的人.

母女倆抱著親著著,的又哭又笑,大的雖然還沒嚎啕大哭,可卻是強忍心酸.記得她將女兒交給父母的時候,就因為擔心女兒獨自一個在家會有什麼閃失,想不到在鄉下父母那里還是不安全,村里的大人孩子都對蘭家很排斥,原因就是她未婚先有女,村里人都瞧不起她,連帶著父母也被人看不起,孩子更是因為有一雙藍眼睛而備受歧視.如果不是這樣,嫣嫣怎會被欺負?

蘭芷芯此刻的自責和心痛,無法用語表達,恨不得所有的痛苦都由她一個人承受!

蘭芷芯的父母站在旁邊也是傷心不已,忍不住老淚縱橫,自己沒照顧好嫣嫣,才會讓嫣嫣受委屈.

父母都是年過六十的人了,操勞一輩子,到頭來還要為她和嫣嫣的事操心,身為女兒,為了賺錢生活,養家,沒能在父母身邊盡孝,這已經是蘭芷芯的一塊心病了,如今見父母還在自責,她心里更是難過.

"爸……媽,這怎麼能怪你們呢,是我這個女兒不孝,沒結婚就生了孩子,在村里,丟你們的臉,還讓嫣嫣也遭罪了……來去都該怪我,是我太沒用,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將嫣嫣照顧好的同時還能不耽誤工作……"蘭芷芯到後邊都難以為繼了,哽咽的聲音堵在喉嚨,剜心的疼痛在身體里肆虐.

蘭父長歎一聲,顫抖的手撫上蘭芷芯的肩頭,眼中盡是痛惜與慈愛:"女兒啊……這些年,你要賺錢養家,要養我和你媽媽,你還得照顧嫣嫣,一個人怎麼兼顧得過來?嫣嫣是我們家的寶貝,一家人就不兩家話,我們都別自責了,好好想想怎麼安排嫣嫣以後的生活吧,總是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

蘭芷芯的母親一聽老伴兒這麼,眼淚更是止不住地流,一邊抹淚一邊:"芷芯,真是苦了你……我們一家人本來可以過得挺好的,以前你開店,家里生活就寬裕,可是你有個不爭氣的哥哥,賭錢差點把命都賠上了……你賣了店,替你哥哥還債,但是那個混賬東西卻跑得不見人影……要不是他,你就不用賣掉店鋪,也不用出去辛苦工作……他是咱們家的罪人,害苦了你……"

蘭母一臉悔恨,當初兒子在城里的時候謊稱有工作,她和老伴兒都信了,可誰知兒子所謂的工作就是在賭場里去賭錢.靠著賭錢來混生活,最後欠下好幾十萬的債,要不是蘭芷芯將店鋪賣了去還債,他只怕早就被人砍死在街頭了.

這件事,是全家人的痛,是大家都不願意提起的.現在蘭母一時感慨,心疼女兒和外孫女,提起這件事,也是為女兒感到不值和歉疚.

"媽,過去的那些事就別提了,哥在外邊是生是死,杳無音訊,他如果還當我們是一家人,就不會兩年連個電話都沒有.我們一家人現在雖然是沒什麼錢,但是我們相親相愛,這比什麼都可貴.錢沒了可以慢慢掙,只要我還能賺一天就算一天,你和爸爸,還有嫣嫣,你們不是我的負擔,你們是我精神支柱……"蘭芷芯一雙美眸里盈滿了淚水和感動,一只手攬著嫣嫣,另一只手握著父親母親的手,親的溫暖在每個人心里傳遞著,有種神奇的力量,仿佛能趕走那些陰霾與負面的緒,讓他們重新振作起來面對今後的一切.

前方的路要怎麼走,或許曾有過迷茫與無助,做為一個普通人,還在為每日的生活以及家庭成員所奮斗,肩上的擔子或許從未有過松懈,壓力也大得令人喘不過氣,但是,至少還有家人的支持和溫暖.無論外面風風雨雨,只要家人的一個微笑和鼓勵的眼神,她就可以給自己再蓄滿力量.為了父母,為了孩子,她不會容許自己軟弱,不會容許被現實的殘酷和困難所打倒.

這樣感人的時刻,沒有觀眾怎麼行?

嫣嫣本來是縮在媽媽懷里的,但現在這不點兒卻睜大了眼睛怔怔地望著外公外婆的身後,眨巴眨巴澄澈的眸子,驚喜地喊著:"檸檬!"

隨著這一聲興奮的呼喚,嫣嫣從蘭芷芯懷里跳下來,直奔前方三米外!

"嫣嫣!"

"檸檬!"

兩個孩子頃刻抱成團,就好像是幾年沒見著一樣.

嫣嫣開心極了,一時間啥都忘記,更不知道此刻她的媽媽有多震驚.

蘭芷芯望著幾米之外的女人身影,那是她的好姐妹水菡……可水菡為什麼會在這里?是什麼時候來的?她怎麼一點都沒察覺?

蘭芷芯徹底傻眼兒了,腦子嗡嗡作響.不用問,她太了解水菡了,從水菡此刻這驚呆了的表,蘭芷芯知道,剛才她和父母以及嫣嫣的對話,多半全都被水菡聽去了,也就是,嫣嫣是她的女兒,這個秘密,水菡已經知道了.

比蘭芷芯更加震驚的當然是水菡了,她就站在距離蘭芷芯三四米的地方,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呆若木雞,柔美的臉蛋上,那張嘴不自覺地張成"0"型,完全被自己聽到的所震駭了.

還是蘭芷芯首先反應過來,急忙對自己父母:"爸媽,這是我最好的朋友,水菡……我跟她有點事要,你們先看著孩子."

蘭芷芯的父母一聽這是女兒的好朋友,沖著水菡親切地打招呼,然後就坐在椅子上負責照看兩個孩子,讓蘭芷芯和水菡去旁邊角落里悄悄話去了.

水菡被蘭芷芯拉著走向圍牆的一腳,她的兩條腿都是僵的,滿腦子漿糊,還處在巨大的震驚中沒回過神來.

蘭芷芯看著自己這位好姐妹,呆滯又充滿驚異疑惑的眼神,不禁略感歉疚……看來水菡是被驚到了,這件事再也瞞不下去.

身後一陣涼風襲來,水菡激靈靈打個寒顫,這才清醒了幾分,美麗的大眼死死盯著蘭芷芯:"那個……嫣嫣她……真的是……是……你的……"

蘭芷芯能感受到水菡的緊張,干脆把心一橫,點頭:"是,你剛才聽到的都是真的.很抱歉,之前我對你撒謊了,嫣嫣不是我朋友的女兒,她是我的女兒."

水菡在聽到蘭芷芯親口承認的這一刻,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猛地突了突,隨之而來的就是各種焦急和心疼,忙不迭地問:"那誰是嫣嫣的爸爸?難道蘭姐你已經結過婚了?可是從來沒聽你提起過啊……"

蘭芷芯嘴角的苦笑越發深濃:"不,我沒結婚.嫣嫣的爸爸並不知道她的存在."

"啊?未婚媽媽?"水菡又一次被震到了,想不到蘭姐比她當年還強悍啊.【還有更新】

上篇:續:我們去接肉墩兒     下篇:續:跟我走,接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