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突然出現的女人!  
   
續:突然出現的女人!

這個賊眉鼠眼尖嘴猴腮的男人在向盧潔瑩彙報之後便露出一臉興奮的神色,因為賬戶上立刻就多了一個令他感到滿意的數字,這還只是一部分酬勞,他的任務是繼續在醫院監視,盧潔瑩將會給他更多的錢.

電話那端的盧潔瑩捏著手機在出神,眼中露出點點狠光,臉色陰沉到了極點,一只手緊緊攥著指甲都快要嵌進肉里去了.

亞撒本來是答應了盧潔瑩今天去看她的,但是由于住院,他便打電話告訴盧潔瑩最近幾天都不能去看她.

盧潔瑩想要去看亞撒,卻被亞撒嚴令禁止,她現在不適合出現在醫院,要讓老實待在這別墅里.

女人的心思有時能像山路十八彎,敏感地去捕捉各種她覺得不安心的事.她的第一反應就是……亞撒生病住院,誰在他身邊照顧?難道是蘭芷芯嗎?

先前的男人所回報的況,證實了盧潔瑩的猜測,也讓她內心一直的隱憂被激發出來.蘭芷芯一直都是她的心腹大患,她成天都提心吊膽的生怕蘭芷芯在亞撒身邊會透露六年前的事.

雖然盧潔瑩也看見蘭芷芯和nike了,以為兩人是在交往,可這並不能讓盧潔瑩徹底安心.現在又得知在關鍵時刻守在亞撒身邊照顧的女人是蘭芷芯,盧潔瑩怎能容忍?怎能淡定?

盧潔瑩望著鏡中的自己,自自語地:"真是討厭……六年前一起工作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最討厭的人就是你!虧你當時那麼蠢,還把我當朋友,現在你又擋在我面前,比我跟亞撒在一起的時間還多,我不恨你恨誰?蘭芷芯啊蘭芷芯,既有我盧潔瑩,你就不該出現,哼!"

這女人還真夠虛偽的,六年前的蘭芷芯真把她當朋友,但其實她卻從未用同樣的真誠對待過蘭芷芯.

嫉妒是一把利刃,到頭來割傷的會是他人還是自己?

************

醫院里,亞撒病房門口的保鏢又多了兩個,這不禁讓蘭芷芯有些感慨……亞撒這貨怎麼會就來中國了呢,還是全世界最富有的皇室之一文萊皇室的重要人物,在這里住院,人家醫院該多大壓力啊.

還好是親王,如果亞撒是王儲,那又該是什麼樣的陣仗?這念頭剛起,蘭芷芯只覺得渾身一個激靈……打住打住,別胡思亂想.蘭芷芯趕緊地告誡自己.亞撒是親王已經夠高級別了,如果哪天成了王儲,只怕到時候要見面都不容易了.

蘭芷芯定了定神,沖著門口的陳志剛打個招呼,然後保鏢就很麻利地將她手里的保溫盒接過去……就算她是亞撒的私人助理,現在負責照顧他,但她每次進出這里都要接受檢查的,尤其是帶來的食物,更要進行嚴格檢測才能帶進去給亞撒吃.

"可以了,你進去吧."陳志剛淡淡地吩咐著,在蘭芷芯剛推開門的時候又忍不住聲了句:"親王身體還沒康複,你什麼事都依著他一點,別氣他,別讓他動怒,不然病也總好不了."

"我……"蘭芷芯一時語塞,心想,自己是誰啊,憑什麼能影響到亞撒的緒,難道他的病如果康複緩慢的話,還要怪她總是惹他生氣?她有這麼重要嗎?

心里這麼想著,可嘴上沒必要出來,她微微點頭嗯了一聲就進去了.

安靜的病房里飄散著淡淡的香味,源自于花瓶里放著一捧茉莉,巧而又清新雅致的花朵將這病房里的消毒水味道給驅散了,只留下一股怡人的花香,同時也為這潔白的病房增添了幾分生機和暖意.

病chuang上睡著一個男人,面朝窗戶的方向側臥,他好像睡著了.

這背影,讓人感到一種難的孤清,就好像一個剛參加盛宴的人褪下一身光鮮只剩下滿滿的寂寥和落寞.

蘭芷芯只覺得心底有個柔軟的地方被輕輕地撥弄著,有點疼……亞撒平時看起來精神抖擻的,瀟灑得令人豔羨,可這麼一病,他不也還是跟普通人一樣的會脆弱會痛苦麼,除了她,連個貼身照顧的人都沒有,這是他故意的還是真的找不到其他合適照顧的人?

他身份特殊,不是應該有很多人搶著來照顧麼,怎麼現在卻還要她特意做好了飯菜送來.這使得蘭芷芯心生感慨,不由自主地會更為這男人心疼了.

悄悄走過去,將保溫桶放在桌子上,沒有吵醒他.現在還不到12點,讓他再休息休息才吃飯吧.

蘭芷芯默默坐在旁邊,出神地看著亞撒的後腦勺,她腦海里自動浮現出嫣嫣的腦袋……嫣嫣就是遺傳到亞撒的眼睛和頭發了.亞撒的頭發微卷,但嫣嫣就卷得比較明顯了……

一陣思緒亂飛,不知飄向了哪里,渾然不知那個"熟睡"的男人已睜開了眼睛.

背對著她,他的睫毛顫動了幾下,睜開眼皮,那雙猶如寶石般的眸子流光溢彩,閃動著燦爛的星芒,隱含著一絲怪異的神.

"咳咳……咳咳……"亞撒的咳嗽聲響起,將蘭芷芯的意識拉了回來.

"亞撒你怎麼一醒來就咳嗽啊,是哪里感覺不舒服嗎?"蘭芷芯略顯緊張地問,不經意就泄露了眼中的關切.

亞撒卻很滿意地看著她急切的樣子,可嘴上卻一不發,岑冷的眼神盯著她.

這眼神實在太犀利了,仿佛飽含了千萬語的怨氣,仿佛一個被拋棄的人那麼幽怨而又含著一抹薄怒.

蘭芷芯被亞撒盯得心頭發毛,想起昨天自己突然跑掉的事……哎,又要被亞撒罵個半死了.不過這次確實是她心虛,他要罵就罵吧,她不打算頂嘴.

兩人就這麼對望好一會兒,亞撒才懶洋洋地:"水."

"喝水?好……馬上來."蘭芷芯立刻倒了半杯水,還提醒亞撒心燙.

可亞撒卻連手都懶得動一下,面無表地:"把我扶起來靠在枕頭上."

"……"

蘭芷芯也沒多,照做了.心里在嘀咕……還以為要被罵,看來似乎是她多心了,他沒提昨天的事哦.

但接下來亞撒還沒消停,蹙著眉頭:"我全身都沒力,你喂我喝水."

這……蘭芷芯愣了愣,很想"你用不著這麼誇張吧?喝水都沒力?"

可看著這張蒼白無血色的俊臉,蘭芷芯喉嚨里的話就沒出來了.

將杯子湊近亞撒唇邊,慢慢喂他喝了幾口,這貨才長長地舒了口氣,靠在枕頭上,扭頭望著桌上的保溫桶.

"你帶來的飯菜?正好,我餓了,拿出來吃吧."亞撒淡淡的語氣,聽起來很正常,看不出他的喜怒,好像真的將昨天的事忘記了還是他變得大度了?

蘭芷芯依將保溫桶里的飯菜拿出來,放在亞撒面前的餐板上.

亞撒微微挑眉,暗暗吞了吞口水,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愣著做什麼?我連喝水的力氣都沒有,難道你還指望我能自己吃飯?"

"……"

蘭芷芯徹底無語了,狹長的美目瞪著亞撒,想要看穿這貨的臉皮到底是有多厚呢?吃飯都要她喂,這是故意在折騰她嗎?聰明如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亞撒沒有提昨天的事,不罵她,那是因為他今天故意要折騰她,懲罰她昨天突然丟下他跑掉的行為.

亞撒像是看不懂蘭芷芯這眼神的含義,一臉欠揍的笑:"瞪什麼瞪,你自己理虧還好意思瞪我?昨天的事我不扣你工資就不錯了,現在不就是喂個飯,你至于這麼別扭嗎?不知道多少女人擠破腦袋想給我喂飯我都沒肯呢,你應該感到榮幸才對."

見過無賴,可還沒見過連耍無賴還這麼理直氣壯連眼都不帶眨一下的.

好吧,誰讓自己真的理虧呢……或許還有對他的心疼和歉意在作祟,喂飯就喂飯,大不了當他是個沒長大的孩.

"呵呵……行,我喂你吃,你可要乖一點啊."蘭芷芯最後那幾個字咬得有點重,眼底劃過一道狡黠之色.

拿起勺子,將一口粥喂進亞撒嘴里,還沒等他准備一下呢,她已經又將一口菜也塞了進去.

亞撒只得張嘴……可下一秒,蘭芷芯又喂來了.

"唔……你慢點啊……"亞撒含糊地著,蘭芷芯佯裝沒聽到.

"唔……"亞撒憤憤地別過頭去,躲開蘭芷芯的勺子……吃飯也要咀嚼一下啊,她都不給留點咀嚼的時間啊?

"怎麼?不好吃嗎?"蘭芷芯故意裝作什麼都沒察覺,露出無辜的眼神.

亞撒咬牙,一記眼刀橫過來:"女人,你給我老實點,好好喂,別使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哎呀,話一下子中氣這麼足,精神也變好了,明你不是沒力氣啊?自己吃吧?"

"誰我有力氣了,我沒力氣……"亞撒秒變虛弱,還不忘露出病弱的樣子.

"……"

兩人這看似爭鋒相對的互動實際上卻有種隱約的微妙的愫在流淌,誰都不是真的生氣,只是好像習慣了這麼跟對方抬杠.

歸,蘭芷芯還是溫柔了許多,喂飯的速度也正常了,亞撒吃得津津有味,眼底不知不覺流瀉出異樣的光芒,一抹不易察覺的柔浮現.

呆呆看著眼前的女人,她喂飯的動作好有愛,讓他想起時候在家人身邊時那種溫暖的呵護.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不想去深究,他只想沉浸在這一刻的溫馨.

此時此刻兩人都沒有去想其他,很有默契地在享受這難得的恬靜溫甯,若是看在旁人眼里,儼然像是一對相濡以沫的夫妻.

就在這罕見的平靜中,忽聽門口傳來一個充滿慍怒的女聲在低呵:"你們在做什麼!"

咯噔!亞撒猛地回頭,一霎間就驚到了,臉色大變!【猜猜這是誰呀,哈哈】

上篇:續:神秘的跟蹤者     下篇:續:心疼她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