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心疼她生病了  
   
續:心疼她生病了

能進病房的人絕不是普通的,而能讓亞撒驚得差點掉下巴的人更是罕見,他嘴里含著那一口粥差點噴了出來,蘭芷芯驚愕地望著,手里拿著碗和勺子,只覺得背脊有點僵……

"媽……您怎麼來了?"亞撒一抹嘴,立刻恢複了慣有的笑容,驚喜地望著眼前的中年婦女.

蘭芷芯在聽到亞撒這一聲呼喚時,結結實實被震撼到了,一時間喉嚨卡住,一眨不眨地盯著這女人……一身油綠色雪紡長裙,腳踏一雙銀白色閃亮高跟鞋,手上的LV包包是今年最新春夏款.最亮眼的是她脖子上的一串珍珠項鏈……淡水染色珠,圓潤飽滿而又均勻,中間還有幾顆鑽石做為裝飾.光這條項鏈目測都應該是價值幾百萬了,而最令人震驚的都不是這些東西,是這女人的臉……

亞撒的母親,真的嗎?實在讓人難以置信,看年齡頂多在35到40歲之間,怎麼會是亞撒的媽媽?他都29了,他媽媽的年齡正常來也該在50歲以上吧?

看過很多明星PS之後的圖片,都什麼逆生長,但直到見著這個女人,蘭芷芯才徹底對"逆生長"三個字有了深刻的認識.

知道亞撒的母親是中國人,但還不知道原來竟是一個大美女.長期在皇室里培養出來的氣質,普通貴婦那是根本比不上的,她太有范兒了!

女人凌厲的目光掃了一眼蘭芷芯,然後徑直走到亞撒身邊坐下,精致的面容露出幾分慈愛:"亞撒,你太任性了,住院這種事怎麼能不請專人照顧呢?私人助理又不是你的貼身保姆,不宜交往甚密,以免惹人閑話.你是男人到不怕閑閑語,可你這位助理是女人,你總要為她著想才對."

女人溫柔婉約,氣質落落大方而又有一種罕見的沉穩與高貴,她的話十分巧妙,即是在提醒亞撒與蘭芷芯要保持距離,但也不會得太難聽,表面上聽起來是很為蘭芷芯著想的,可實際上卻是在暗示蘭芷芯身為私人助理,別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蘭芷芯本來就有點不知所措,亞撒的媽媽突然空降,當然是件令人震驚的事,沒那麼快平複心境,現在又從對方短短幾句話里聽出了一個苗頭……那就是,這女人不想看到亞撒跟蘭芷芯太親密.

一聲"伯母"在蘭芷芯嘴里堵著,發不出出來.這是皇室貴族,如果用中國人普通的稱呼叫她"伯母",妥當嗎?加上對方那麼明顯的排斥態度,蘭芷芯覺得自己沒必要再在這里自討沒趣,是該暫時消失了.

"老板,沒什麼吩咐的話,我先出去了."蘭芷芯低垂著眼眸,面色平淡,不卑不亢地.

亞撒心里一顫,泛起幾分歉意……母親的態度和的那些話,確實是有點傷人的,蘭芷芯暫時離去也是明智的,等他先安撫安撫母親再.

"嗯,你下去吧."亞撒淡淡地應著,視線卻一直停在蘭芷芯身上,直到她走出病房大門.

"呼……"蘭芷芯一走出來就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心酸的滋味在蔓延,自嘲地笑笑……想不到第一次和亞撒的母親見面就成了這個樣子,對方倨傲的態度竟是那樣不加掩飾的.

但話又回來,畢竟是皇室,人家憑什麼對你一個普通人陌生人有好感?

蘭芷芯也是有個性有思想的女人,也有屬于自己的驕傲,處事的原則就是你進我一尺我進你一丈,你要是不待見我,我也不會拿熱臉去貼你的冷PP.管你是富豪還是皇室呢,蘭芷芯不會去巴結討好.

亞撒的母親來了,會待多久?會對亞撒的事橫加干預嗎?會將亞撒帶回文萊去嗎?她的存在會對亞撒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

蘭芷芯腦子里亂七八糟的,沉重的石頭壓在心上,不知為什麼總覺得以後在亞撒住院期間,要見上一面只怕是不容易了.

病房里,亞撒的母親赫淑嫻,親切地握著亞撒的手,兩眼泛,望著兒子憔悴的臉,她心疼又難過.卸下了尊貴的面具,她在單獨面對亞撒時才會流露出最溫柔慈愛的一面,這才是亞撒最懷念的母親的樣子.

"媽媽……我已經沒事了,您別哭啊……我這過幾天就可以出院,又能活蹦亂跳的了,到時候我們一起出去玩,我帶您去吃地道的家鄉菜."亞撒燦亮的笑容就像是回到了時候一般的單純,

赫淑嫻聽亞撒這麼,不但沒止住眼淚,反而是更哭得凶了.

"兒子,你都住院了還沒事?要不是哈吉告訴我,你是不會讓我知道你住院的消息,對不對?前幾天我和你爸爸,還有你祖母,本來就是打算一起來的,可是你哥哥勸住了,今天跟出現的就不只是我一個人了.你有女朋友的事,皇室那些人,還有幾個大臣,抓住這一點不放,每天都在你哥那里嘮嘮叨叨,你有損皇室聲譽,真是……真是氣死人了!"赫淑嫻頗為憤懣,想必這幾天所承受的壓力也大.

亞撒很愛母親,從母親隱晦的神里他能想象到那些不愉快的畫面,定是母親被祖母訓斥了,皇室的人也在冷嘲熱諷的,總之就是那件事讓父母都受到了影響.

"媽媽,別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您都十幾年沒回過這里,既然這次回來了,就准備好好享受享受,玩得高興點,當是渡假,我一定會全程陪護的."亞撒避重就輕,適時轉移話題,機靈著呢.

赫淑嫻也實在是很心疼兒子,不忍多責備,聞,便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點輕松的.

"好,這次媽媽回來也是打算要多呆幾天的.你住院的期間,就由媽媽照顧你吧,沒人會比媽媽更愛你,更細心地照顧你.你子等著享福吧!"

"太好了,世上只有媽媽好!"亞撒笑得很幸福,藍眼睛閃爍著迷人的神采,只是赫淑嫻不會知道,亞撒心里沒有表面這麼輕松,而是在苦笑.

亞撒不是不願意被母親照顧,而是他預感到,接下來的幾天,母親在此坐鎮,蘭芷芯只怕是不會來了,只有等他病好了出院回到公司才能見到她?

最懊惱的是,為什麼他一想到要好些天才能看見蘭芷芯,他這心里就會不舒服,似乎幾天的時間太長?剛才她走的時候,真的就那麼瀟灑嗎?有沒有也像他一樣的因為不能每天見到而不舒服呢?

這些心事,亞撒當然是不會表露出來的.而赫淑嫻更不會想到自己的兒子對于那個女助理,早就上心了……

一連四天,亞撒和蘭芷芯果然都沒有再見到.晏季勻和水菡以及杜橙,都有來探望亞撒,卻唯獨是蘭芷芯沒出現.

亞撒的母親在這里,等于就是一尊門神,可比那遠在文萊的哈吉國王還管用,只除了少數幾個人能來病房,一般的就算是公司高層,都不允許進去,更何況蘭芷芯只是私人助理,如今又不要她送飯了,她當然就暫時見不到亞撒.

人的感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平時經常見到,不會感覺稀奇,這麼一下子連續好幾天不見,也沒電話,周圍缺少了某個人的存在,總覺得是少了點什麼.即使母親在身邊,仍然無法彌補內心深處那種奇特的空洞感.

亞撒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他不是應該想念盧潔瑩嗎?可為什麼最常出現在他腦子里的人竟是蘭芷芯?想到跟她斗嘴,想到她清冷而又堅毅的眼神,想到她身上迷人的馨香,想到她的唇是怎樣柔軟……他像著魔一般揮之不去,越是想將這些驅離出腦海,卻反而越發清晰了.

最讓亞撒感到愧疚的事是……他居然覺得母親做的粥沒有蘭芷芯熬的粥好吃?這……這正常麼?他腦殼沒壞掉吧?

一切的異常都被亞撒壓制著,表面上什麼事都沒有,暗地里卻在數著日子……蘭芷芯這女人,幾天都不打個電話問問他的況,簡直太沒良心了!

身為她的老板,她都不關心一下嗎?

亞撒心癢癢,終于為自己找了一個很蹩腳的借口,在母親出去買水果的時候,他撥通了蘭芷芯的手機.

這種感覺真怪,好像懷里揣了一只兔子在七上八下的,期待著她接電話,期待著聽到她的聲音,十幾秒鍾都變得漫長起來……

在第35秒時,電話接通了,亞撒陰霾的心陡然間敞亮,下意識地:"蘭芷芯,我明天出院,你早點來公司啊."

這語氣帶著明顯的興奮,連亞撒都沒覺得怎麼去公司會變成這樣美好的一件事?

可是,電話那端傳來的卻是一個似曾相識的男聲:"先生,芷芯明天不能去公司,她生病了,發燒到40度,正在輸液,明天……還是請假比較合適."

"什麼?"亞撒驚了,隨之而來的就是發酸,心疼.這男人,是nike?蘭芷芯發燒了,在輸液?亞撒在這一刻分明是感到心底竄起一縷疼痛,還有幾分不願意承認的酸味兒……【還會有一章更新,但並不確定今晚能不能顯示.】

上篇:續:突然出現的女人!     下篇:續:偷跑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