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偷跑去看她  
   
續:偷跑去看她

蘭芷芯生病了,她現在怎麼樣?誰在照顧?是nike嗎?這種種問題在亞撒腦子里飛來飛去,使得他坐立不安,心頭仿佛被什麼東西撥著,難以平靜,莫名的心疼在蔓延.

掛了電話之後亞撒還在出神……剛剛nike蘭芷芯在醫院輸液,是哪家醫院來著?似乎,好像,貌似是杜橙所在那一間?

但是,蘭芷芯有nike在身邊照顧,還會需要其他男人去探望嗎?這個問題在亞撒心里轉了一圈,不到三秒鍾就被否定了.

"切……我可不是其他男人,我是她的上司……上司去看看下屬,這有什麼不可以的?天經地義嘛!"亞撒心底有個弱弱的聲音在.

十分鍾後.赫淑嫻提著一口袋水果回來時,看見的就是空蕩蕩的病房,不見亞撒的蹤影.

赫淑嫻的臉色微變,立刻質問門口的保鏢,得到的答案是……亞撒有急事出去了,還今晚不想再回醫院,就當是現在出院了.

赫淑嫻對于兒子這樣的行為感到十分驚訝,是什麼事重要到這種程度?以至于兒子會跑掉,提前出院?她這個當媽的,還有被兒子放在眼里嗎?

出去買個水果回來就不見了兒子,赫淑嫻內心的有多生氣,可想而知了,最讓她難過的是,她隱隱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兒子不跟她一聲就走掉,興許是為了某些不想讓她知道的人或事?

會是為了那個叫盧潔瑩的女人嗎?但據她所知.盧潔瑩已經被兒子轉移到了鄰市的別墅里保護起來.如果不是為盧潔瑩,那又會是誰?

赫淑嫻是女人,並且是個極其精明的女人,她的直覺有時是很可怕的.此時此刻,她腦海里竟浮現出幾天前剛來時,見到蘭芷芯在給亞撒喂飯的景……

另一間醫院急診室.

蘭芷芯坐在角落的椅子上輸液,守在她旁邊的是nike.

她發燒,為什麼nike會在她身邊,這當中的曲折,還得從她今天去找水菡的時候起……

嫣嫣經過幾天的調養,身上的傷已經好些了,紗布也沒再包著,只是還有點淺淺的痕跡,所幸的是過不了多久就會淡化,不會在孩子身上留下印記.而蘭芷芯也知道亞撒快要出院了,陳志剛亞撒明天要去公司的,意思是讓蘭芷芯准備一下,明天務必在亞撒到達公司之前先去候著.

這也就意味著明天將要把嫣嫣送到水菡家去了,等蘭芷芯下班了再去接.擔心嫣嫣會不習慣陌生的環境,加上檸檬和嫣嫣這對寶貝的感實在好,約定了今天要見面一起玩,所以,蘭芷芯干脆就帶著嫣嫣去了水菡家.

蘭芷芯這人啥都好,可就是有一點比較讓人頭疼的習慣……如果身體有一點不舒服,她為了節省錢,不會立刻去醫院.她會選擇先吃藥,想著能熬過去就算了.這些年來,幾乎每一次她感冒發燒都是那麼熬過去的,除非是拖到了很嚴重的地步,否則她都不會去醫院.

今天也是如此.其實昨晚她已經有點不適,早上起來感覺有點頭疼,體溫偏高,量了量體溫,是低燒,她就只吃了兩片藥,以為會沒事的.可沒想到當她帶著嫣嫣到了水菡家,不但沒感覺身體舒服一點,反而是更難受了.這時她都還撐著,看著嫣嫣和檸檬玩得那麼開心,她不忍心走.

就這樣,到了中午過後,nike來了,他是代晏季勻回來拿資料的,見到蘭芷芯在,nike很驚喜,當然是要趁這機會跟蘭芷芯聊聊了.

花園里有嫣嫣和檸檬在玩游戲,兩個身影就像是穿梭在美景中的蝴蝶,讓整個別墅都充滿了動人的生機,聽著孩子的笑聲,看到孩子歡快的笑臉,蘭芷芯百感交集,頗有感觸……看來自己決定將嫣嫣接回來並且冒險交給水菡照顧,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至少嫣嫣現在很開心,仿佛無憂無慮的天使.身為母親,最想看到的就是孩子像現在這樣無拘無束地暢快地玩耍,盡享受歡樂時光.那些風風雨雨就讓自己扛著,只留給孩子一片晴天就好.

蘭芷芯的心思都在嫣嫣身上,忽略自身的不適,直到nike發覺不對勁,見她臉上有不正常的潮,並且人顯得精神恍惚,他才詢問她是不是生病了.

蘭芷芯到輕松,只自己有點發燒,但nike是個十分細心的男人,加上他對蘭芷芯本來就上心了,當然不會不聞不問.他去向水菡要了體溫計,這一量,可把nike緊張得……原來蘭芷芯這都燒到39度了,不去醫院不行.

蘭芷芯確實已經燒得迷迷糊糊的,水菡也著急,做主讓嫣嫣留下來,讓nike將蘭芷芯送去醫院.

這下沒辦法,蘭芷芯只能輸液了,而nike就充當起了護花使者,貼身照顧.

人心都是肉做的,蘭芷芯也不是鐵石心腸,nike的意,她能感受到,並且也在她心里造成一些沖擊.生病的時候就是人心防線最薄弱的時候,最易產生空隙的時候.正好nike就在蘭芷芯身邊,他的關心和體貼,使得他在蘭芷芯心中的形象就更加地好了.

渾身無力地靠在椅子上,蘭芷芯昏昏欲睡,可還在努力睜著眼皮,蒼白的面容泛起一抹感激地笑:"nike,我又欠你一個人了,我該怎麼謝你啊……"

這話是蘭芷芯的肺腑之,實際上不善巧的她,心里的感激比出來的更多.

Nike聞,嘴角輕勾,黑亮的瞳眸流光溢彩,半開玩笑地:"我可是大忙人,現在卻為了送你來醫院而耽誤了時間,這筆誤工費可是很貴的.所以嘛,我覺得你應該用一種長期有效的方法來補償我,比如,跟我在一起……"

他已經得很含蓄了,就是顧及到蘭芷芯的感受,才沒有得太過直接,但這意思是在明顯不過了,只要不是白癡都懂.

蘭芷芯愣了愣,對于nike的最後那句話,她不知該如何回答.她知道nike是不會計較那點誤工費,可她不喜歡欠人,尤其是一個對她有那種意思的男人.

蘭芷芯其實可以有很多種敷衍的方式來回答,但她不想這麼做.Nike這人不錯,很真誠,她不管接不接受他的感,她都不會去敷衍,起碼的尊重還是要的.

"nike……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究竟哪里吸引你了?你要知道,我是30歲的女人,我不是女生,以你的條件,應該是有大把大把年輕漂亮的女孩子中意你的,為什麼……"

"芷芯……"nike深深地凝視著她,目光專注而含,還有幾分令人心悸的溫暖:"30歲嗎,這一點都沒有問題,這絕不是你的短處,而是你的長處.30歲的女人有著一定的人生經曆,不像有的初出茅廬的女生只會撒嬌賣萌,你的成熟冷靜,在我看來,是種難得的閃光點.而你也是個很自強獨立的女性,你的有些事,我聽水菡過,知道你的為人是怎樣的,我很欣賞像你這樣不靠外表吃飯的女人,我也希望你能給我機會多多去了解你."

蘭芷芯聽得有點呆了,本來昏昏欲睡的腦子又清醒了幾分……原來如此,nike雖然只見過她三次,但早已從水菡那里知道了一些她的故事,所以才會對她倍加欣賞,才會動心,才會像追求她.

"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這句話,蘭芷芯從不信奉,現在nike能出些理由,她反而更覺得真實.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若nike回答得含糊,蘭芷芯現在就可以在心里將他"出局".但事實卻是他的回答讓蘭芷芯信服,感覺這男人挺成熟穩重的,話做事也很靠譜,對她也很尊重.

"nike……謝謝你懂得欣賞我.可是現在我好困,先眯一會兒."蘭芷芯喃喃地著,果真眼皮已閉上了.

Nike知道她累了,不再多,靜靜地坐在旁邊看著她.他明白,她即是困了想睡覺,也是在對他剛才的話做思考.

這就是在他們這個年齡的人會出現的狀況.不會輕易承諾和答應什麼,尤其是感方面.在沖動之下做出的承諾都是不可信的,不定第二天就後悔,但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就不一樣了,會更牢靠些.

Nike當然也是這種想法,所以他不會因為蘭芷芯沒有立刻回答而生氣,他理解,並且也認為她是應該要好好考慮的,他同樣不喜接受沖動的回答.

角落里比較安靜,當nike的手機響時,他馬上就接了起來,生怕吵到了蘭芷芯.

這是一個重要的電話,他需要出去外邊接.于是吩咐護士留意一下蘭芷芯,以防她有什麼異常況.

就在nike走出急診室的門之後,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閃了進來,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蘭芷芯.實際上這貨早就在門口瞅了好一會兒,心里那股酸味兒都止不住了.

"睡著了……"亞撒低喃,在蘭芷芯面前蹲下身子,兩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這張令他記掛的臉.

"真是的,怎麼會發燒……"亞撒聽似責備的叨念,其實這眼神是溫柔得滴水,仿佛在看著一個摯愛的*.

只有在蘭芷芯睡著了,他才會流露出隱藏在內心的感,才會允許自己的目光毫不掩飾心底的疼惜.那雙藍眸子里閃動著是疼愛和*溺嗎?濃烈到他自己都不知覺了?

就在亞撒出神的一刻,他的手已經不自禁地伸向了蘭芷芯的臉……就在還差一厘米就觸碰到她的肌膚時,驀地,亞撒渾身僵住了,像做賊的人被逮到,兩眼撞進了蘭芷芯剛剛睜開的眼中……

上篇:續:心疼她生病了     下篇:續:是因為在乎她,才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