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是因為在乎她,才會來  
   
續:是因為在乎她,才會來

四目相接的一刻,兩個人都同時呆住了,周圍的空氣都仿佛滯了一滯,在驚愕之余,似乎還有點微妙的奇異的東西在流淌.

時間好像停住在這一秒,蘭芷芯的眼底閃爍著難以喻的驚喜,心里那根弦,不受控制地動了動,翻出一片漣漪的波浪.

而亞撒的表和眼神都被定格在蘭芷芯睜眼之前那一刹,最是溫柔綻放如曇花一現般的驚豔,讓蘭芷芯恍惚中產生一種錯覺,就好像這個男人是她相濡以沫多年的伴侶……

溫暖,有時候是種致命的武器,能戳中你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兩人就這麼呆呆地望著,她沒問他為何會來,她只覺得此刻的溫馨甯靜是無比美好的,不忍心破壞的……在她發燒輸液的時候,能見到他,這是夢嗎?幾天不見,可是她有多麼辛苦地克制著思念?

蘭芷芯溫婉的水眸里少了幾分冷靜的淡然,泛起一縷一縷波瀾,心里不出是甜還是酸.

亞撒現在就是個傻呆瓜,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解釋自己的出現,以前他在女人面前能善辯,可不知怎麼在蘭芷芯面前就失效了,有時甚至表現得像個毛頭子一般.

好半晌,蘭芷芯才喃喃地:"你怎麼會在這里?你不是明天才出院嗎?"

"我……"亞撒窘了,腦子迅速轉動在思索著用什麼借口掩蓋他特意來看她的事實.打死他都不會他是因為擔心她,因為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牽引著,所以才來的.

蘭芷芯清澈的明眸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心底隱隱有個萌動的期待……期待著他什麼呢?

就在亞撒尷尬之際,驀地,這家伙眼睛一亮,像是看到救星一樣站起來,沖著前方那熟悉的面孔興奮地打招呼……

"杜橙!原來你在這里,我還在找你呢!"亞撒熱絡地上前去,狠狠搭著杜橙的肩膀,笑得燦爛極了:"哥們兒,我找你有點事."

杜橙微微一愕,詫異地看著亞撒,真是來找他的嗎?怎麼來之前沒打電話?並且,既然來找他,為何人又在急診室里?

"亞撒,怎麼你……"

"哎呀,杜大醫生,我們走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找你,走走走……那邊去!"亞撒使勁給杜橙打眼色,終于杜橙還是跟著一起走了,只不過在回頭看到蘭芷芯在角落里坐著輸液時,杜橙腦子里閃過一道靈光,像看外星人似的看著亞撒,心想,亞撒該不會是為了蘭芷芯而來?

蘭芷芯看著亞撒離去的背影,心里湧起幾分失落,自嘲地笑笑,原來亞撒不是特意來看她,只是他來找杜橙,順便遇到她而已.

急診室的門口,nike站在那里沒立刻進來,同樣的,他也望著亞撒和杜橙的身影,所有所思.

Nike清秀的五官蒙上一層淡淡的陰霾,緊蹙的眉宇流露出一絲複雜的神色……剛才亞撒在蘭芷芯面前蹲著,兩人都了些什麼,雖然nike沒能聽到,但他有個怪異的直覺……亞撒和蘭芷芯之間似乎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希望這是自己的錯覺.Nike心里反複在叨念著.實話,他不想有一天會跟亞撒變成敵.這到不是nike沒自信,而是他知道亞撒和晏季勻私交甚好,他也是晏季勻的朋友,算來算去,跟亞撒也是相識的,熟人嘛,如果萬一演變成敵,尷尬的不僅是當事人,晏季勻也不會希望看到那種局面.

"嗯……可能是我多心了,亞撒只不過是蘭芷芯的上司."nike就這樣不斷重複著,不斷給自己鼓勵和信心.

當nike重新站在蘭芷芯面前時,他又恢複了慣有的溫潤親切,隱隱還更多了幾分熱和積極.這是很正常的私心,他喜歡蘭芷芯,想跟她交往,現在他覺出亞撒的一點異常了,自然會顧慮到夜長夢多,如果蘭芷芯能早點答應跟他交往,他會覺得自己很幸運.

"芷芯,喝點水."nike不但拿著一瓶水,還將蓋子都擰開了遞到她手里.這的細節就能看出他對蘭芷芯的重視,以及他對女人的體貼.

"肚子餓了沒有?看樣子還要大約一時才能輸完液,你如果餓了,我就去外邊給你買點吃的.剛才我出去看了一下,醫院對面有面館,快餐店,還有喝粥的地方,怎麼樣,有什麼想吃的嗎?"nike柔和的眼神和話的語氣讓人很舒服,像春風和煦,令人難以生出抗拒之心.

而蘭芷芯也確實是餓了,肚子在咕嚕咕嚕叫著,若現在能喝上一碗紫米粥,那就算是欣慰了.

蘭芷芯也爽快,肚子餓就,不會假裝掩飾什麼.

"那……麻煩你nike,我要一碗紫米粥吧,謝謝."

"OK,我現在就去買,等我一會兒,很快回來."

Nike果然很迅速,不到十分鍾就返回,不僅買了紫米粥,還有一包咸菜.

蘭芷芯不得不贊歎nike的細心,她剛剛還在想,忘記要咸菜了,沒想到nike卻竟是如此周到.

本來渾身都沒力氣,但是吃了一碗粥之後,蘭芷芯感覺好多了,恢複了一些精神,臉色也沒那麼蒼白了.

最讓蘭芷芯感動的是,有個像冬日暖陽般的男人在照顧她,讓她感受到了被人呵護和重視的滋味.以前的她都習慣了自己一個人扛著所有事,尤其是有了嫣嫣之後,她要照顧孩子,還要上班,她太獨立了,加上沒有男朋友,以至于長期以來她都沒享受過什麼叫做依靠,什麼叫做來自男人的溫暖.

而nike的出現,讓蘭芷芯有了新的體驗,被人這麼在意著,似乎感覺還不錯.

蘭芷芯發燒,成了nike一個絕好的機會,成功地增加了在蘭芷芯心里的分數,可話又回來,nike算是一個難得的碩果僅存的好男人了,至少從目前他的表現來,真的值得女人為他感動,心動.

蘭芷芯不想再折騰nike,實話,對這個男人,她是有好感的,只不過還沒進化到喜歡的程度,可按照現在的進展下去,她相信,nike會在她心里占有一席之地的,前提是,她得拋開某些陳年往事和舊人……

"nike,給我三天時間考慮好嗎?三天之後我會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複.請原諒我在這種事上還不夠干脆,我需要冷靜冷靜."蘭芷芯都不清楚為什麼還要猶豫,nike這麼優秀的男人,過了這個村兒,可就真的難找了.但心底就是有個微弱的聲音時不時跳出來制止她……那聲音該死的很像是亞撒那家伙欠揍的話.

Nike在聽到蘭芷芯的話時,眼中沒有流露出失望,而是閃爍著希冀的光芒,重重地點頭:"好,我會耐心等待你的……好消息."

Nike是真心喜歡蘭芷芯的,他也明白蘭芷芯的與眾不同,她不是個隨便的女人,她的慎重,正是他所欣賞的.

但隨即蘭芷芯又疲累地閉上了眼睛,看似在養神,實際上卻是在糾結著……nike會追她,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她單身,如果答應跟他交往,卻又不能告知他關于嫣嫣的事,她不就成了欺騙嗎?

如果瞞著這麼重大的事與他交往,是對他的不尊重,也是傷害.

歸根究底,嫣嫣的存在才是蘭芷芯最需要考慮的.完全無法猜測nike在知道之後會是什麼反應.

亞撒離開醫院之後沒有直接回家,他也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一顆心變得很浮躁,腦海里總是會不知不覺浮現出蘭芷芯和nike在一起的畫面,刺激著他的神經.

開著車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晃蕩,心里泛堵,不出的煩悶.

天色漸漸黑了,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整個城市籠罩著一片燦爛的霓虹,繁華深處,埋藏著多少人的寂寞和孤單?到底是身體需要陪伴還是這顆心需要慰藉?

萬家燈火中穿梭而過,亞撒的車駛向了郊外,還沒停下,再繼續往前開就出了C市了.

鄰市比起C市就沒那麼熱鬧了,屬于二線城市,但這里也是一個很適合居住的城市.在出了高速路不遠的某一處住宅區里,住著一個靚麗的年輕女人,每天都是一個人進進出出,從未見過她跟誰一塊兒出現.她也很少出門,就連吃飯有時都叫的外賣.這麼深居簡出,實在是盧潔瑩以前都沒想到過的.

原來自己也會成為宅女?來這里有一個多星期了,她只出過兩次門,其他時候都是足不出戶的.她也想看看自己的忍耐力是多久,宅在家的日子能有多少天?

最重要的是,亞撒什麼時候會來看她?

盧潔瑩嘴里塞著披薩,這是剛送到的,原本很美味,只是一個人吃,沒人一起分享,難免會覺得缺少了一點什麼.

孤獨寂寞,形單影只,惆悵傷神……這些字眼,盧潔瑩以前用不著,現在卻自動聯系上了.

電視里在播著一部喜劇電視,可盧潔瑩卻笑不出來,顯得心事重重的.

此刻的盧潔瑩就好像是藏在深閨的女子,幾分幽怨,幾分哀歎,還有三分無奈.獨守空房的滋味太難受,她不知道自己哪天就撐不下去了.

門鈴是一段耳熟能詳的音樂,響起了十幾秒之後,盧潔瑩才反應過來是有人在按門鈴.

盧潔瑩呆了呆,隨即驚喜地跳起來,忙不迭地沖向大門.

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盼來了這個男人!

"亞撒!"盧潔瑩歡呼著奔向亞撒懷中,激動得潸然淚下.

"親愛的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太好了,你沒有丟下我不管,我終于等到你了."盧潔瑩哭得兩眼通,抱著亞撒不松手,只恨不得能連成一體才好.

"嗯……我提前一天出院了."亞撒話音一落,粗魯的吻向了盧潔瑩的脖子,而她也快速回應著他,熱迸發.

彼此都在瞬間燃燒起來,粗重的呼吸聲夾雜著女人的喘息,室內一片春.風拂過.

兩人都顯得很迫不及待,興許真是別勝新婚嗎?

盧潔瑩高興的是亞撒來了,她要奉獻出自己全部的熱來融化他.可亞撒這麼急迫的原因卻是……他想借此來暫時忘記某些不快,忘記某個影響到他緒的女人.

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才會在意蘭芷芯,現在他要重溫和盧潔瑩的感覺,找回淡化的激.,很快他就能變得正常了!

亞撒就是這樣安慰自己的,因此,這*,他特別威猛,而盧潔瑩就被這幸福滿滿包圍著,重拾了信心.至少亞撒還是需要她的,他對她是有著特殊感的,哪怕這感是源自于幾年前的一個隱瞞的真相,可她既然抓住了,憑什麼要松手?

第二天.

亞撒在一陣咖啡的香味中醒來,盧潔瑩已經做好早餐了.

會下廚的女人當然是有著一定優勢的,特別是現在這種況,亞撒一醒來就能吃到可口的早餐,這無形中就營造出一種淡淡的溫馨和家庭氛圍,會讓男人感到窩心.

盧潔瑩比昨天看起來精神多了,容光煥發,神采飛揚,可見亞撒帶來的神奇效果多驚人.

早餐,盧潔瑩還特意准備了今天的報紙給亞撒,讓他邊吃邊看.這又是一份細致的體貼,是很容易在男人心里加分的.

清晨的陽光柔柔地灑進來,淺淺光暈落在亞撒雕塑般的身體上,仿佛為他鍍上一層神光,讓人忍不住會沉迷于這美到極致的畫面,癡癡看著不去打擾,猶如欣賞一幅活的油畫.

亞撒粉色的雙唇在慢慢吞著手里的面包,自然而又失優雅的動作,讓盧潔瑩看得移不開視線了,心里在感歎……真不知亞撒是出身在什麼樣的家庭,能養成這種與生俱來的完美氣質,好像只要他坐在那里什麼都不用做,就已經是一道風景線了.

吃完早餐,亞撒沒有再多逗留,急匆匆離開趕往公司了.住院好幾天,公司有很多事需要他處理.

臨走時又囑咐了盧潔瑩一些話,安慰了幾句,過不了多久就會來接她的.

盧潔瑩很識趣,半點都沒表現出不滿,顯得很理解亞撒,通達理的.

亞撒果然是很欣慰,盧潔瑩懂事,讓他省心不少.

亞撒走後不到五分鍾,門鈴再次響了.盧潔瑩還以為是亞撒忘帶什麼東西走了,想也沒想就開了門.

可是,門口站的卻不是亞撒,而是一個黑衣女人,戴著墨鏡,身邊還跟了四個身材魁梧的壯漢!

盧潔瑩第一個反應就是想關上門,然而,四個壯漢中的一個閃電般的速度伸出手擋在門前,而這黑衣女人就慢條斯理地取下墨鏡,面無表地:"你就是盧潔瑩?"

盧潔瑩大驚失色,想要躲閃都來不及,慌亂中有股不好的預感……

上篇:續:偷跑去看她     下篇:續:女人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