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女人的手段  
   
續:女人的手段

寬敞的客廳里,因為有了兩個對視沉默的女人而顯得空氣有些稀薄,窒悶,一股沉重的氣息充斥著,令人打從心底里感到沉悶,壓抑.

保鏢沒有過來,站在客廳門口的位置虎視眈眈的,如果盧潔瑩稍有不敬,保鏢都會沖上去.

這陣仗,讓盧潔瑩慌亂不已,暗暗心驚,大氣都不敢出……這女人自稱是亞撒的母親,是真的嗎?看起來好年輕,像是才30幾歲,怎麼會有亞撒那麼大的兒子?還是這女人保養得太好嗎?

最重要的是,亞撒的母親怎麼會找到這里來?意欲為何?

盧潔瑩第一次見到這麼具有氣場和霸氣的女人,感覺很像是以前看電視劇里邊的豪門家族貴婦,往那一坐,哪怕一句話不,都能散發出強烈的威儀,有種高高在上的氣勢.

赫淑嫻也在打量著盧潔瑩,表冷淡,沒有明顯的緒,心里卻是琢磨,眼前的年輕女子,長相還算不錯,氣質也還算過得去,有種東方美女的韻致,也難怪兒子會對她另眼相看了.

盧潔瑩實在被這僵硬的氣氛給逼得受不住,強作鎮定地:"我去給您倒茶."

"不用了,我幾句話就走."

盧潔瑩尷尬地笑笑,坐著沒動了.

赫淑嫻沉靜的目光鎖住盧潔瑩,直截了當地:"你和亞撒現在的關系,我不想過多的干涉,畢竟兒子大了,他也應該有自己的空間.但是你要清楚知道一點,他現在*你,怎麼樣都行,只不過,你記住,我們家族是不會允許他娶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女人,就算我不反對,你也進不了我們家的門.亞撒的父親,祖母,哥哥,還有家族中的長輩,全都會集體反對的.你如果執意要跟我兒子繼續在一起,你就要有一個思想覺悟……這一輩子,你只會是他的*,不會是他的老婆.假如你現在想離開他,我可以給你一張空白支票,數目隨你填.如果你不離開,以後會是什麼樣的結局,全都由你自己承擔,到時候別埋怨誰,更別記恨我兒子.他一生下來就注定是不會與平凡人的家庭結合的."

一番話,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在不透露皇室背景的況下,向盧潔瑩攤牌,敲警鍾,而決定權還交給盧潔瑩.赫淑嫻很懂得談判的技巧,既不高聲命令,也不威脅恐嚇,她就是簡單地陳述了一半事實.

盧潔瑩臉上的血色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消退,捏著抱枕的手攥得很緊,此刻的感覺就像是被人當眾抽了耳光,抽得她暈頭轉向,火辣辣地痛.她猜想過亞撒或許不只是個公司總裁而已,現在從赫淑嫻的話中更能證實她的猜測,卻也讓她更難堪.

一張空白支票,填上一個滿意的數字就足夠她瀟灑過幾十年了,但這樣也就斷了與亞撒的份,斷了她踏入豪門的夢.

光有錢就行了麼?她要的是徹底的脫胎換骨,她要從山雞變鳳凰,她要進入上流社會,她要成為尊貴的豪門貴太太!這些,豈是一張支票能實現的?

盧潔瑩想到這些,反而變得異常平靜,先前的慌亂不見了,她居然還能笑得很燦爛.

"謝謝您的好意,支票我是不會要的.我對亞撒的心,是任何物質都無法替代的.不管以後我跟他有沒有緣分做夫妻,總之,我會留在他身邊,除非是他先不要了,否則,我不會離開他的."盧潔瑩眼都不眨一下,眸底蘊含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狠色.越是證實亞撒身份非凡,她越是會被激起雄心壯志,一定要守住這個男人,管他的母親和家族是什麼意見呢,只要亞撒還對她有,她就還有希望.

如果盧潔瑩認為自己這些話就能讓赫淑嫻對她加以贊賞,那她就錯了.

赫淑嫻是誰啊,皇室里打滾的女人豈是等閑?像盧潔瑩這樣的角色,赫淑嫻精明的頭腦很容易就猜中她的心思.

"呵呵……盧潔瑩,你很聰明.既然你不要支票,那我也不多廢話了.你要選擇繼續跟我兒子在一起,我只能……祝你好運."赫淑嫻精致的容顏依舊冷淡,最後那四個字聽似祝福的話也不過是一種嘲笑.

前後不到十分鍾,赫淑嫻已經離開了,來得突然,走得瀟灑.她其實並沒有真的以為自己來就能讓盧潔瑩乖乖地離開亞撒,她的主要目的只是親眼看看盧潔瑩這個人……之前只是從資料上看到過.

車上,赫淑嫻也沒閑著,發了一組照片出去,對方接收人是亞撒的哥哥,文萊國王哈吉.而照片的內容就是不同的年輕女人跟亞撒在一起露面的景,大約有十來個,其中也包括盧潔瑩.

這些照片是近期拍的,不是赫淑嫻拍的,而是亞撒給她的,並且特意傳給哈吉,讓哈吉給那些皇室成員以及大臣們看.

亞撒之所以這麼做,是要轉移別人的注意力,他不希望盧潔瑩一直都只能躲在鄰市,干脆就故意叫一些女人出來吃飯玩樂,順便再讓陳志剛拍幾張照片,這樣,全部一起傳去文萊,讓那幫成天喋喋不休的皇室成員和大臣們,以及外媒,不再將注意力只放在盧潔瑩身上.

赫淑嫻不僅很疼愛亞撒,她也是個精明通達的女人,懂得審時度勢,權衡輕重.外邊的女人都是浮云,遠比不上亞撒在皇室的地位重要.赫淑嫻很支持兒子這麼做,親自把照片傳給了哈吉.她這不是在幫盧潔瑩,她只是太緊張兒子,任何對兒子有利的事,她都會去做.

雖然赫淑嫻給人的感覺是不太親善,但實際上那只是她的某一面而已,真正的她,對兒子的重視甚至是超過對丈夫,對皇室.她平時一般不出手,安靜地待在文萊家中享福,可只要她出面經手的事,就一定會辦得妥妥帖帖.

赫淑嫻是走了,但她的到來,對盧潔瑩來簡直就是當頭棒喝!

此時此刻,盧潔瑩坐在臥室的貴妃椅上,面前放著一大堆TT.

"看來我不能坐以待斃,再這麼下去,就算有亞撒的*愛,我依然是無法得到穩定的地位,不知道他出身在什麼樣的家族,總之,不用非常手段,別想進去.哼……那些靠著PS修出來的女人都能嫁個有錢人了,憑什麼我盧潔瑩天生麗質卻沒那種福氣?亞撒是比金龜婿還要矜貴的男人,我要是就這麼放走了,那我就是全天下第一號大白癡!"盧潔瑩兩眼一縮,冷光閃過,憤懣地抓了一把T在手中……

"迫不得已只能走這一招棋了,不冒險怎麼能嫁給亞撒?"著,眼中的決絕更甚,舉起了右手往手中的東西上一戳!

噗嗤噗嗤……噗嗤……細微的聲音響起,只見她手中捏著一根針,每刺一下,T上就會多一個微的孔.

這女人真像是狗急跳牆了,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就如她所想,這是在冒險,賭上了自己,也賭上了亞撒.假如這件事被亞撒知道,後果會很嚴重,但她覺得,再怎麼嚴重都好,只要她能懷上亞撒的孩子,到時候還怕他的家族會反對嗎?萬一真反對,亞撒也不是無的人,必定會對她更疼愛,這麼一來,她就有了絕殺的武器,可以將其他女人遠遠地拋在身後.別的女人就算得到亞撒家族的認可又怎樣?她要是懷了亞撒的孩子,這一生都會是跟他難以割舍的糾纏!

畬恕膝q總部大樓.

亞撒住院幾天再回到公司,一大堆的文件放在辦公桌上,還有不少郵件未讀,看來又要忙上一整天了.他還計劃明天後天要帶母親出去游玩一下,所以今天亞撒要做的事很多,就算哪兒都不去,不停工作,估計也是要忙到晚飯時間.

現在距離公司規定的上班時間還有十來分鍾,員工們也都陸續到了.亞撒看看時間,再從窗戶往外邊望望,那熟悉的位子上空蕩蕩的,沒有熟悉的身影.

亞撒想起昨天nike過蘭芷芯今天不來上班,看來果真是有什麼回事.

呵……蘭芷芯的這位男朋友還真體貼,因她昨天發燒,所以今天就讓她請假了?似乎很重視她嘛.

亞撒心里酸溜溜的,抬手按下座機上的分號鍵,囑咐陳志剛沖杯咖啡來.

在咖啡沖好之前,亞撒還在拿著手機糾結著,要不要問問蘭芷芯的況呢?這麼做,會不會顯得過于關心了?

亞撒這人總是會自我質疑然後自我催眠,不願意承認自己對于蘭芷芯這個"老女人"已經動心,但又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她.

最終他還是悶悶地將手機放在一邊,不打電話了,埋首件.

辦公室門外響起輕輕的敲門聲,亞撒頭都沒抬,淡淡地著:"進來."

門開了,一股濃郁的現磨咖啡香味鑽入鼻息,讓亞撒頓時來了精神.

"志剛,你現在做事的效率越來越高了.咖啡放著吧."亞撒嘴里在,卻還沒抬頭,直到看見端來咖啡的那只手,他才驚覺……這不是陳志剛!

亞撒倏然抬眸,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淺淺的微笑中帶著一絲令人心悸的柔美,讓亞撒驚喜地差點筆都掉了.

"蘭芷芯,你不是請假了嗎?怎麼會來上班的?"亞撒輕快的語氣里隱藏著欣喜,閃閃動人的藍眸分外明亮……

上篇:續:是因為在乎她,才會來     下篇:續:真的答應當他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