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給你個機會做我的女人  
   
續:給你個機會做我的女人

水菡在晏季勻透視般的目光中顯得有點局促,大眼閃爍,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就怕自己會忍不住泄露秘密.

可晏季勻對水菡的了解有時候甚至超過她自己,見她這樣溫柔無害地笑著,一臉無辜的表,分明是有點心虛嘛.

"嘻嘻……老公,干嘛突然這麼問,你問得真奇怪,嫣嫣她當然是蘭姐的朋友的女兒了,這還用我再重複嗎."水菡梗著脖子,直著腰板,就是沒像平時一樣縮在老公懷里,並且渾身還有些僵硬.

晏季勻不動聲色,他相信自己的直覺,看水菡這表現,一定是有事瞞著他.只是,她為什麼守口如瓶?她保守秘密,越發讓晏季勻覺得自己的猜測是有根據的.

"老婆……"晏季勻的聲音更溫柔了,像蜜糖一樣甜,*溺的眼神凝視著水菡,修長的手指在她光滑的臉頰上輕輕摩挲著,不出的親昵甜蜜,讓她的腦子開始變成漿糊,暈乎乎的沉浸在老公的溫柔里.

"唔……"水菡一聲嚶嚀,被他吻住了雙唇,不由自主地兩手就摟著他的脖子,乖乖地像只溫順的貓咪.

感覺到她僵硬的身子在融化,晏季勻吻得更深了,火熱的唇帶著讓她難以抗拒的熱將她淹沒.呼吸里全都是他的味道,充斥著她的五髒六腑,柔蜜意在滋長,盡地投入到這纏.綿的一吻……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角落,蘭芷芯和亞撒可就沒這麼溫了.

亞撒板著臉,深邃無邊的藍眸猶如冰魄般,緊緊鎖住蘭芷芯的眼睛,強健的臂膀撐在她臉頰兩側,抵在牆上,將她禁錮在雙臂之間,霸道而又無賴的架勢.

"我問你,為什麼要假裝跟nike在交往?你們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關系,為什麼要一次次讓人誤會?你居心何在?"亞撒一眨不眨的雙眸,有種令人無所遁形的犀利.

蘭芷芯心頭一顫,但目光卻沒有絲毫躲閃,理直氣壯地:"你先前不是了,這是我的私事,與你無關,現在又特意問,你又是什麼居心?"

亞撒聞,瞳眸中精光一閃,轉瞬就綻放出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輕.佻地撩著她耳際的發絲,故意將呼出的熱氣噴薄在她耳畔,低聲:"你真想知道我是什麼居心嗎?確定想知道?"

這貨,總是愛營造出這麼曖.昧的氣氛,讓她渾身都禁不住起雞皮疙瘩,心底升起一股危險的預感……他什麼意思?他在暗示什麼?

蘭芷芯不敢去追究答案,勉強笑笑,強迫自己要鎮定,別慌了神.

"不好意思,我不想知道."蘭芷芯沉靜的表讓亞撒為之一愣.

"呵……你不想知道,我就偏要讓你知道."亞撒狠狠地咬牙,一只手順勢繞到了蘭芷芯脖子後邊,捧住她雪白的頸脖.

"你……"蘭芷芯半邊身子仿佛都麻了,亞撒怎麼總愛對她動手動腳的,時不時就吃她豆腐,現在在水菡家,他竟然也這麼肆無忌憚!

蘭芷芯剛想推開他,卻見這家伙邪肆地一笑:"因為我發覺,你很有趣,我好像有點好奇了,想知道究竟為什麼你會影響到我.所謂不入虎xue焉得虎子,我決定要跟你好好深入探討一下,搞清楚一些我不明白的問題,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明白才怪.連他自己都不曉得在什麼,還指望別人能明白?但他這麼迂回地,遮遮掩掩的,婆婆媽媽的,到底都是不想將某句話出口,因為愛面子,所以就這麼拐彎抹角的.其實總結為一句話就行——我看上你了,我們試試?

蘭芷芯驚愕地望著亞撒,只聽到自己心跳如雷的聲音.她並非全部都沒聽懂,至少聽明白了一個點……那就是,他她很有趣,他好奇了.

一個男人對女人好奇,意味著什麼?蘭芷芯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亞撒這是在向她表達那種意思嗎?他該不會是真的對她動心了?

不……這不太可能,他有盧潔瑩,怎麼又會看上她?

蘭芷芯的呼吸變得不順暢了,仿佛周圍的空氣變稀薄,空間變狹,不可置信亞撒所的,她只能歸于他在開玩笑!

"亞撒,你也是29歲的人了,還要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嗎?信不信我會一拳頭揮在你這張臉上,讓你明天上班的時候成熊貓眼!"蘭芷芯著還舉起了粉拳,在他眼前狠狠地捏.

亞撒濃眉一挑,絲毫不放在眼里,順手握住了她的拳頭,戲謔道:"我一只手就能捏住它了,你還怎麼揍我?不過話又回來,女人往往都是口是心非的動物,所謂打是親罵是愛,你這麼想揍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其實你心里很喜歡我?"

如此大不慚,也只有亞撒能將臉皮的功夫練得這麼爐火純青了.

可偏偏,他這話還真戳中了蘭芷芯的心事,他是半開玩笑,但蘭芷芯就怒,羞憤地瞪著他,憤懣地:"自戀狂,你少臭美了,我蘭芷芯不會喜歡有女朋友的男人!"

越是心虛就越得大聲,蘭芷芯無意中也犯了這個錯誤,而她更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經面耳赤.

"嗯?"亞撒玩味地皺眉,眼底含著一絲驚喜:"原來你一直在意的是這個?"

"呸!誰在意了?你少自作多!"蘭芷芯越發憤怒,正為被某人中心事而惱火.

亞撒俊臉上浮現出慣有的嬉笑:"實話告訴你吧,我打算將盧潔瑩接回來了,不過不是接回來跟我一起,而是還她自*."

"什麼?什麼意思?"蘭芷芯下意識地抬眸,當看到亞撒眼中的笑容時,她一下子就後悔了.自己問得這麼快,可不就是泄露了對他的在意嗎?

亞撒顯然很滿意看到蘭芷芯的反應,至少讓他身為男人的自尊得到不少滿足……看來他的直覺也沒錯,她是真的對他有點意思.

"我是想,盧潔瑩會被接回來,但她不再是我的女人,我會跟她和平分手."亞撒淡淡地著,語不驚人死不休.

果然,蘭芷芯被亞撒的話驚到了,美目圓睜,好半晌沒回過神來,只聽到腦子里嗡嗡作響的聲音.

到這里,亞撒不由得稍稍正色了幾分,但還是習慣以漫不經心的口吻:"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我覺得自己對盧潔瑩的感不是想象中的那樣.我以為很深,但實際上不是的.就拿這次她去鄰市的事來,我應該很想念她才對,可是,我發現自己的注意力被另外一個女人占據了大半,對盧潔瑩,我反而沒那麼時時刻刻想著.我想,我不應該再拖著盧潔瑩,還她自*,讓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找個好男人嫁了,或許才是最合適她的路."

蘭芷芯一時間語塞,呆呆地不出話來……亞撒要和盧潔瑩分手?他所的另外一個女人是誰?是她嗎?

"砰——砰——砰砰砰砰——"蘭芷芯的心跳如搗鼓般劇烈,想不到亞撒會帶來這麼震撼的消息.

"你……為什麼?盧潔瑩好像很愛你……"蘭芷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亞撒複雜的目光里流瀉出絲絲歉意:"是,她對我很好,溫柔體貼又聽話,我也可以給她最多的*愛,可是……*愛不等于愛,我以為我是可以喜歡上她的,我也以為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對她的感會越來越深,但我顯然錯了,我現在根本無法集中精力想她,每次我強迫自己去想她的時候,腦子里就會冒出來另一個女人的影子.盧潔瑩被送去鄰市,我沒覺得舍不得,但另外一個女人,哪怕一天不見,我都覺得不習慣,好像少了點什麼……你,既然都這樣了,我還能繼續跟盧潔瑩在一起嗎?那對她不公平,所以我覺得,放手,是對她最好的祝福."

他的目光從未這樣灼熱過,眼中那滿滿的期待,深深地震撼著蘭芷芯,仿佛在對她訴"另外一個女人"是誰.那呼之欲出的答案,讓人既震驚又不敢相信.

亞撒見蘭芷芯這驚呆了的表,知道她在想什麼,無非就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其實他自己才知道,與盧潔瑩分手的決定,就在他剛進門時聽到蘭芷芯她們的談話,知道她跟nike不是真的在交往,那一刹,他心里冒出來第一個念頭就是——"太好了,她還單身!"

也就是在那一秒,他無比清晰地正視自己對盧潔瑩的感……只是停留在對六年前那一晚的美好回憶,現在想要追尋,想要重溫那樣的感覺,卻已經找不到回去的路.過去就再也無法重現,即使成為男女朋友關系,他還是找不回六年前的悸動和熱.既然如此,何必勉強自己?分手,是最佳選擇.

"我……那個……亞撒……"蘭芷芯結結巴巴的,喉嚨發干,思維混沌.

亞撒是個既然想通了就不會退縮的人,趁熱打鐵,趁機拿下,這才是他的風格.

"喂,蘭芷芯,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成為我的女人,你可別不識抬舉,好好想清楚才回答我,聽明白了麼?"亞撒的大手在她脖子上稍加用力,像是在警告她別隨意出拒絕的話,讓她給留點面子.

要是有其他人聽到的話,一定會爆笑……亞撒這貨連追求女人都用這麼強硬的口吻,霸道得一塌糊塗,也不怕對方聽了會一腳踢過來麼.【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續:質問,嫣嫣是誰的孩子?     下篇:續:他是認真還是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