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酒店房間只剩下最後一間  
   
續:酒店房間只剩下最後一間

位于市郊東面的一塊地,是畬悟蝷U來修建養老院的.乍一聽覺得沒什麼,但仔細分析一下,這是一項稱得上偉大的工程.

修建養老院的計劃,是亞撒和晏季勻最初共同的想法,由于兩人都有深厚的背景,辦起這事來就比較順利.晏季勻也是畬悚漯悛F之一,雖然平時很少在公司出現,但有重要決策時,亞撒都會先和晏季勻商議.養老院的計劃就是在經過一系列仔細考量之後才決定的.

本市有幾所養老院由政.府承辦,但隨著社會老齡化的加劇,老人的問題越發突顯,養老院就的需求也在逐漸增加.私人承辦養老院也是得到許可和鼓勵的,可是很多人卻走偏了路,借著辦養老院的口號大肆斂財,有的甚至企圖掛羊頭賣狗肉,還有的雖然是辦成了養老院,卻沒有良好的環境和服務跟進,住進去的老人們諸多不滿,口碑差.

亞撒和晏季勻都是屬于不差錢的人,卻都有一顆不為人知的赤誠之心,無論外界怎麼評價他們,他們只要做事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比如建養老院,這兩兄弟一拍即合,認為這是比修建普通住房更加有意義的事.

養老院位于另一個區,開車前往需要一個時左右的車程,在不堵車的況下.那兒並不是偏僻荒涼的地方,只是遠離了市中心的喧囂繁華,空氣相對較好,環境也清靜,周邊有住宅樓,還有兩家醫院,附近有各種生活配套設施……

這地方是晏季勻和亞撒都很滿意的,兩人當初還開玩笑要給自己也留個房間,要是以後老了還可以帶著老婆來這兒住,當是渡假.

亞撒和蘭芷芯到了工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雖然這個天氣還不是很熱,但工地的工人們卻都是汗流浹背,熱火朝天地干活兒.

亞撒和蘭芷芯都戴著安全頭盔,旁邊有監工以及工程師陪著,在向亞撒介紹關于工程的進度.

蘭芷芯是私人助理,但她這麼一個清麗動人氣質上佳的女人跟在亞撒身邊,別人都是會用有色眼光去看待的,都會認為兩人或許私底下不是這麼簡單的關系.所以,其他人也都很識趣,對蘭芷芯客客氣氣的,簡直就當是對待老板娘似的.

蘭芷芯對這樣的待遇有點無奈,知道那些人怎麼想,可她也只能不予理會了,反正自從當了亞撒的私人助理之後,公司上上下下看她的眼光都發生了變化,她已經習慣了.

蘭芷芯手里提著一個大包包,里邊都是裝的亞撒需要的東西.這貨出行是不會隨便在外邊喝瓶裝水的,蘭芷芯准備了一個旅行杯,里邊裝的是綠茶.

工地上轉來轉去的,難免會弄髒鞋子和衣服,蘭芷芯本來就是農村出身的,對于這些也都不會覺得反感,但亞撒這貨有潔癖啊……蘭芷芯不動聲色,默默留意著亞撒的反應.

蘭芷芯忽然覺得自己有點邪惡,居然想看亞撒因弄髒了衣服鞋子而生氣抓狂的樣子.想想啊,她第一天上班就因為擦桌子的時候不心抹布弄到了他的手,他就黑了臉,今天在工地,他能淡定得了?

蘭芷芯看著亞撒的褲腿上沾了土灰,鞋子也從原來的黑變成灰白,她就在琢磨著,看這貨啥時候爆發,現在准是忍得很辛苦吧?

可奇怪的是,亞撒的臉色並沒有異常,像是沒看到自己鞋子和褲腿髒了,聚精會神地在聽監工和工程師話,時不時還在手中的施工圖紙上指指點點的.

不得不承認,此刻的亞撒專注于工作,頗有點一絲不苟的架勢,而他提出的問題也都是十分重要和犀利的.雖然他在建築方面是外行,但他卻能句句話問到點子上,這明他是做了很多功課的.

不了解亞撒的人多半會覺得他是屬于外秀中干的類型,會以為他是空有一張臉的草包,實際上他是真正有能力的人,是個優秀的領導者,並且還有著一顆不輕易表露的仁心.

蘭芷芯以前也跟外人一樣的那麼認為,可是在亞撒身邊待的時間越長,她就越發現這個男人的優點原來比想象的多太多.

工地上嘈雜的聲音,雜亂的場地,亞撒這樣西裝革履的男人出現,似乎是不太協調的,但也正以為他的存在,讓這個充滿噪音的地方多出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那些工人們都不知道這男人是誰,但看見工地負責人都對他恭敬有加,想必是一位很有來頭的大人物吧.

工程的進度固然重要,可亞撒卻認為,工人們的狀態更是重中之重.他除了視察工程,重點的視察還有這工地上的伙食.

簡易廚房就搭建在工棚旁邊,兩個年輕伙子正在洗菜准備晚餐.

亞撒看了看這個簡易廚房里的東西,發現大都是青菜豆腐,肉類少得可憐.

亞撒蹙著眉頭,臉色不太好,伸手去拿起裝肉的盤子……

旁邊的監工一見亞撒神色有異,頓時慌亂了,趕緊地:"今天買的菜有點少,我馬上叫人再去買一些."

想要掩飾什麼,但為時已晚.

亞撒岑冷的眼神睥睨著監工,沉沉的聲音:"這麼巧今天的菜就買得少嗎?平時呢?工人們的伙食是怎麼樣的?"

監工被亞撒這充滿威儀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壓迫感迎面而來,他想要狡辯,想要蒙混過關,但亞撒卻已經洞悉了這伙食的隱.

"哼!"亞撒重重地冷哼,慍怒地:"我今天就是來突擊檢查的,想不到還真被我看到,這就是工人們的伙食?幾十個人吃一斤肉,還是這種快變質的肉?你們自己良心都被狗吃了?你們是不會跟工人們一起吃飯的,你們開灶,所以他們吃什麼都跟你們沒關系是嗎?他們一個個汗流浹背勞累一天,卻連頓像樣的飯菜都吃不上,別給我找借口,我不想聽任何解釋!你們記住,從今天起,從這一頓起,如果再給工人們吃這種菜,再不改善伙食,你們就統統都滾蛋!"

亞撒發怒的樣子很像一頭隨時要出擊的獵豹,即使站在原地不動,也能散發出絕強的氣場,令人不由得膽戰心驚.

監工以及其他隨行人員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只能連聲應是,一個個臉色都白了,可心里卻是不屑……又是一個脾氣不好的老板,就知道發火,沒事袒護一群農民工做什麼?很多地方的建築工人都是農民工,來城里打工賺錢,在工地吃的伙食誰能有多好?能見點肉渣已經不錯了!

這些話他們只能在心里,沒人敢當著亞撒的面出來.如果誰敢,絕對是立刻滾蛋的下場.

亞撒確實不同于一般的企業老板,他就是袒護工人了,那又怎樣呢,他認為那是應該的,必須的.別人覺得他脾氣不好,有什麼要緊?只要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行.

出了這邊棚子,亞撒往前邊休息去了,隨行人員除了蘭芷芯,其他的全都退下.

這休息的地方也是簡易搭建的,從窗戶望出去就能看到工人們施工的況.此刻,休息室里只有亞撒和蘭芷芯,他不話,蘭芷芯也只有默默將旅行杯的蓋子打開,把綠茶倒出來給他喝.

連喝兩杯,亞撒終于舒了口氣,斜斜一挑眉,審視著蘭芷芯:"你心里是不是也在罵我脾氣不好?剛才我對他們發火了."

"呃?"蘭芷芯一愣,隨即想都沒想就搖頭:"不,我覺得該被罵的是他們.你做得一點沒錯,發火那都是了,其實應該給予懲戒才對.工人們的伙食不僅差,還給他們吃那種快變質的肉,簡直是拿別人的命開玩笑.如果工人們吃不好,又怎麼能有體力干活?如果有人因為伙食的原因病倒,還會耽誤工程進度,最重要的是……他們那麼做,太沒良心了."

蘭芷芯義憤填膺的神,讓亞撒感覺這個女人真是彪悍,不過……怎麼他反而會覺得有點可愛呢?是的,就是可愛,並且他心里還暖暖的,因為她剛才的話,正是他的心聲.瞬間,亞撒竟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想不到蘭芷芯跟他還在某些問題上還挺合拍.

"喂,老板,你不是有潔癖嗎,怎麼你身上都髒了還……"蘭芷芯終于忍不住問了.

亞撒懶洋洋地抬眸,:"是髒了,不過工作需要,我能忍受."

"……"蘭芷芯默然,原來這家伙也不是真的那麼可惡嘛,他的潔癖也是要看況的,不是她想象中的王子病.

蘭芷芯沒發覺自己越來越放大亞撒的優點了……

"蘭芷芯,有件事我得告訴你,由于我們是臨時來的,沒預先訂房間,所以,前邊那個賓館,據只有一個房間了,今晚我只能吃點虧,讓你跟我擠一擠."亞撒一副很嚴肅的樣子,其實心里在想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什麼?"蘭芷芯驚了,眼珠子瞪圓了看著他,像是要看穿這男人究竟在搞什麼!

上篇:續:他是認真還是玩笑?     下篇:續:便宜了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