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便宜了這家伙!  
   
續:便宜了這家伙!

能夠出這種話的男人,可想而知臉皮厚到什麼程度.蘭芷芯不信亞撒會這麼粗心,忘記訂房間?就算他忘記,陳志剛也不該忘記的.還有,這地方的賓館有那麼緊張嗎?居然只剩下唯一一個房間,這就意味著今晚兩人要睡在一起.

"你……"蘭芷芯銀牙緊咬,半眯的眸子憤憤地瞪著亞撒,怎麼看他一副很無辜的表,人畜無害似的,可蘭芷芯就是總覺得他的眼神含著一絲得逞的笑.

"你不信可以去問,看看還有沒有房間."亞撒輕描淡寫地丟下這句話,率先走出了休息室.

蘭芷芯肯定會問的,不問怎麼甘心.快速跟上亞撒的步伐,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賓館.

服務員很熱地招呼著,房卡交到了亞撒手里.而蘭芷芯也終于得到了證實……真的沒房了,只有亞撒手上的房卡能打開一個標間,其他的房間都住滿了人.

蘭芷芯無奈,悶悶不樂的跟著亞撒進了房間,默默地將帶來的物品都收拾好,還為亞撒拿出來了乾淨的衣服褲子鞋子……

蘭芷芯不是在矯,而是對于跟亞撒共處一室,她會緊張.不管怎麼,孤男寡女的,誰能真的做到若無其事呢,更何況,這個男人,她本來就已經費了很大的力氣來抗拒他的魅力,刻意忽略他的某些優點,刻意在心里將他的缺點放大.這麼做的目的就只為了能讓自己保持清醒的頭腦.

可這貨偏偏就不讓她安生,今晚還要睡在一間房,這不是成心擾亂她麼?她能睡得著才怪.一個心底揮之不去的男人睡在旁邊的chuang上,她得花多大的毅力去克制住躁動的心啊.

忍,繼續忍……蘭芷芯一邊收拾東西一邊默默地碎碎念,不斷告誡自己要冷靜,冷靜.就算是睡在一個房間,可不還有兩張chuang嗎,她會堅守陣地,絕不會逾越.

看蘭芷芯規規矩矩心翼翼的樣子,亞撒沒什麼反應,冷冷的注視著她,當在看一出戲.

兩人像是暗中展開了拉鋸戰,她冷靜自持,他卻在用不怎麼光彩的手段來企圖打破她的鎮定,他到底想怎樣?要做什麼?

吃過晚飯,亞撒沒有立刻返回賓館,而是有興致去附近的區走走.身為他的私人助理,蘭芷芯當然要隨行了,還好這是挺輕松的活兒,飯後散散步,利于消化,還不容易長肚子.

只見亞撒在走近區時,掏出了一副黑框眼鏡,很自然地戴在自己臉上,瞬間,氣質陡變,從尊貴不凡變成了斯文儒雅,陽光的笑容綻放,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大學生.

一副黑框眼鏡所帶來的效果真是驚人,很好地掩飾了亞撒那耀眼的外表.

蘭芷芯嘴角抽了抽,不得不感歎,這人比人就是氣死人,有的人拼命要展現自己,巴不得越引人注意越好,而亞撒有時卻要刻意保持低調.就像現在,他戴上黑框眼鏡之後,果然回頭率沒那麼高了,但卻增添了幾分親和力,蘭芷芯甚至產生一種錯覺,仿佛那踩在云端的王子終于走下了人間……

區里的綠化做得很好,幾條蜿蜒曲折的輔路貫通了四個區之間,當中有碧綠的池塘,雅致的涼亭,處處綠樹成蔭,花團錦簇,環境優美,空氣更是比城里好很多.

飯後出來散步的人不少,有的帶著孩子,有的是一對夫妻,侶,還有一些是頭發都已花白的老人.

這種富有家庭氣息的氛圍,對兩個沒有結婚的人來,確實是一種思想上的沖擊.

亞撒慢吞吞地走著,四處觀望,走到一處涼亭面前,這家伙就徑直過去了.

涼亭外邊就是池塘,雖然,卻也是另一種美,里邊幾株荷花還未盛開,正是"荷才露尖尖角",含苞待放,鮮嫩清新.

亞撒覺得這地方不錯,所以才會坐下來歇一會兒.當看到有些老人經過時,亞撒的目光總是會不由自主地跟過去,流露出豔羨的神色,心里頗多感慨,眼底的複雜,是蘭芷芯看不懂的光芒.

時間仿佛慢下來,空間也變得敞亮,人的心也隨著這環境而變得輕松些,可以想些平時不會去思考的問題.

亞撒很安靜,坐下來之後一直沒話,直到一對手牽手散步的老人經過,亞撒望著那背影,呆呆地出神,藍色的瞳眸越發深邃了.

"執子之手,與子攜老……這是中國人常的古話吧?可真正能與自己心愛的人攜手到老的幸運兒又有幾個呢?三十年之後,誰會陪在自己身邊,還會是現在那個人嗎……有沒有什麼感是永琱變的呢……三十年,四十年後,誰會是那個被我牽著手的滿臉皺紋的女人呢……"亞撒目光悠遠,像是在自自語,又像是在給蘭芷芯聽.

蘭芷芯一時間被亞撒的這些話勾起了某些緒,同時也感染了他的低落和悵然.

是啊……幾十年以後的事,誰能知道?這個話題本就是充滿感傷的,所以很容易引起共鳴.

想起剛才那一對牽著手經過的老人,蘭芷芯的心底湧起絲絲感動.如今這年代,還能指望有那樣的愛嗎?即使雙方都已生白發,皺紋一道道的,牙齒也掉光,老年斑也長了不少,身材走樣,腰身佝僂,可仍然還能擁有一份甜蜜與溫暖,這種愛,是不是早已死了?是不是現代人再也無法追求到了?

再想想自己,幾十年之後,誰才是那個不嫌棄自己老去的男人呢?

蘭芷芯忽地感到心里泛酸,澀澀的有點難受,下意識地望向亞撒,正好,亞撒也在看她,兩人這麼四目相接,都是微微一顫,然後略顯慌亂地別開了視線,就像是生怕泄露了某些秘密.

"咳咳……我們走吧."蘭芷芯也不等亞撒回話了,自顧自地站起來往前走去,只是一顆心還沒平複下來.

兩人在區里轉悠,在別人眼里,這就是一對侶,或夫妻.雖然兩人沒有肢體的接觸,沒有親昵的表現,可是給人的感覺很般配,似乎有種隱約的微妙的氣息在兩人之間作為紐帶.

回到賓館後,亞撒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蘭芷芯坐在椅子上,耳邊傳來浴室嘩嘩的水聲,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越發有點緊張.

突然,浴室門打開了,亞撒探出頭喊了一聲:"浴袍給我拿進來."

"……"蘭芷芯忍住翻白眼的沖動,這男人,剛才進去都沒拿浴袍嗎?故意的吧?

浴袍當然是從家里拿來的,亞撒是不會用外邊的浴袍,就連chuang單都是新換的.

浴室的門打開時,亞撒從里邊出來了.蘭芷芯不經意一抬眸,頓時有種被亮瞎眼的感覺……這貨的浴袍故意不系腰帶,敞開著,露出他結實的胸膛,健碩的胸肌,還有那黑色的褲褲,三角的,勁爆得足以令人噴血.嘖嘖……這身材,比電視里的*還要誘.惑幾分.

蘭芷芯也不是聖人,見狀,一不心就吞了吞口水,只覺得一陣口干舌燥……心里腹誹:"可惡,不系睡袍腰帶……"

心里這麼念叨,嘴上卻一句話沒,低著頭,抓起自己的衣服往浴室跑.

亞撒望著她倉惶的身影,嘴角的笑意更深沉了.

蘭芷芯洗完澡,見亞撒已經躺在靠牆的那張chuang了,而靠窗的位置就留給她.

蘭芷芯才不會像亞撒那樣穿得暴.露,她是穿得整整齊齊的,就算是睡覺穿得衣服都還是比較保守的,長,圓領,該露的都不會露.

正想躺下,卻見亞撒忽地掀開被子下地,自自語地:"外邊月色不錯……"

著,推開了陽台門,一股涼風吹了進來.

這種類似農家院的賓館是私人自建的,其中有兩間房都是有陽台的,這一間正好就是.

光有月色怎麼行,亞撒覺得,得來點酒助興.

一個電話,立刻有人送來酒,是從亞撒車里拿來的.顯然,他早有准備了.

在一個普通的賓館里,的陽台上,亞撒居然喝起了酒,還一副很享受很陶醉的樣子,手拿著他心愛的高腳杯,贊歎道:"果然晏少沒騙我,這酒真的太好喝了,不愧是他從波爾多酒莊里買來的真品,一般市面上還買不到.嗯……蘭芷芯,你要不要也喝點你好姐妹的老公送給我的極品酒啊?"

蘭芷芯聞,只愣了兩秒就:"不,我不喝."

傻子才喝呢,一會兒喝醉了豈不是更糟糕?萬一發生點什麼,難道又賴是酒後亂性?那不是她的風格,她現在只需要清醒.

亞撒見她不動,他也不生氣,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嗤笑:"真是不懂享受,我是想著你今天也辛苦了,才會讓你喝點酒助眠……不識抬舉的下屬啊,你有我這樣的上司,是你幾輩子的服氣."

完,咕咚咕咚連續將一杯都灌下去了.

蘭芷芯還沒回過神來,卻見眼前一花,亞撒竟站了起來,沖著她邪肆地一笑,然後,下一秒,她就被他猛地抱在懷里……

"啊……你……"蘭芷芯驚呼,卻正好便宜了這家伙,在她張嘴之際,他趁虛而入,將一股香甜的酒灌進她胃部……

上篇:續:酒店房間只剩下最後一間     下篇:續:昨晚發生什麼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