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昨晚發生什麼了嗎?  
   
續:昨晚發生什麼了嗎?

事實證明,在心潮澎湃的時候,連痛都感覺不到.亞撒的肩膀被蘭芷芯的指甲掐得狠,可他像是一點都沒事,他只沉浸在這久違的香甜中.酒的芬芳混合著她的甜美,她柔軟得不可思議的雙唇勾起了他心底絲絲的意……他的霸道狂野,硬生生打破了蘭芷芯的冷靜和理智,他像火,猛烈燃燒著,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不讓她有思考的空間.

她只覺得仿佛整個肺部都要被他掏空了,呼吸困難,腦子混亂到了極點,四肢發軟,只能緊緊抓著他的肩膀才不會掉下去……他深深地索取,一只手扣著她的後腦勺,迫使她的唇與他密不可分,另一只手卻鉗著她的腰,趁勢在她細滑的肌膚上肆意油走,點起一簇一簇看不見的火焰,灼燒著兩個人.

人非聖賢,蘭芷芯也是凡人一個,在亞撒這麼強烈的攻勢下,她縱然是塊頑石也難免會被融化的.最初的掙紮漸漸弱了,彼此粗重的呼吸聲預示著動人心魄的時刻來臨,像是在冬天干燥的柴房里點了一把火,燃燒著彼此的意識,直到分不清楚誰是誰,是誰主動是誰被動.

是酒醉人,不如是人自醉.她身上沐浴後的清香格外蠱惑,她姣好的身材比他想象中更加惹火,她的身子很柔軟,很香,她的每寸肌膚都有著令男人欲罷不能的魔力……

"唔……"蘭芷芯不自禁地一聲嚶嚀,聽在亞撒耳里,無疑是一種催化劑,將他身體里的雷區引爆!

近乎粗魯的,他將她嬌的身子抱起來,一腳踏進了里邊……咚——兩人倒在chuang上,意亂迷的氣氛越發漲到頂點.

但亞撒這一摔,將蘭芷芯混沌的頭腦給摔醒了三分,慌亂中一把抓住了亞撒的大手……這只手正在解開她的衣服扣子.

正如火如荼的時刻,忽地被她這麼一拽,亞撒渾身僵住,喘著粗氣,不解地看著她……

"你……住手……"蘭芷芯嘴里吐出這幾個字,仿佛已是相當吃力了.她想要吼他,可出口卻是軟綿綿的口氣,只因她的力氣早就被這個狂野的男人給抽干了.

能在這樣的時候抗拒亞撒比火還熱的攻勢,蘭芷芯也太了不起了,讓亞撒這貨瞬間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

但尷尬只有幾秒鍾,他也不知是酒後壯膽還是什麼,不但不放開蘭芷芯,反而按得更緊,強健的身軀控制著她,俯首在她雪白的頸脖,無賴似的:"不……不放,我就不放.有本事你咬我啊……"

剛才那綺麗的一幕一下子就被破壞掉,眼前這男人痞笑的樣子真的很欠揍.

蘭芷芯強忍著內心翻湧的熱浪,美目圓瞪,憤憤地:"你就是故意安排一個房間的,是嗎?你快點放開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放開……"

在這樣曖.昧至極的一刻,她話的力度明顯大打折扣,多余的力氣都用來控制自己的緒了,還有狂亂的心跳,出來的話充滿了異常的嬌柔,撩撥著亞撒蠢動的心……

喝了酒的亞撒俊臉泛,越發透著一股惑人的魅力,還有三分粘人的功夫,像個露出原形的大孩子,其實並不惹人討厭,到是有點讓人心疼.

"喂,你起來……別弄我脖子……"蘭芷芯羞憤,企圖推開他,但亞撒這人高馬大的身型,少也有一百幾十斤,加上喝酒了之後好像更重了,蘭芷芯推不開.

"嗯……你太掃興了,真是的……你是我見過的最蠢的女人……我主動吻你,抱你,你還……還不給面子……你到底哪里好啊……你為什麼總是在我腦子里晃來晃去……"亞撒的呢喃,懶洋洋的,手還不安分地擺弄著她的發絲,放到鼻子邊上嗅.

這要命的親昵,讓蘭芷芯渾身都繃緊了,一顆心不受控制地亂跳,好像隨時要蹦出來……人心都是肉做的,此刻亞撒再也沒有平時的強勢,他低聲的呢喃,聽在蘭芷芯耳朵里,對她是極大的震撼.

她總是出現在他腦子里嗎?這意味著什麼,不而喻了.而他若不是喝酒之後出來,她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原來在亞撒心里,她已經有了一點位置?

這是真的嗎?難道那天亞撒要她做他的女人,不是開玩笑?

蘭芷芯懵了……呆滯的表,微張的唇,看上去不出的動人,惹得亞撒忍不住又想去嘗嘗她美妙的味道.

深邃的藍眸閃爍著她不曾見過的光澤,他笑得很淺,卻也格外溫柔:"蘭芷芯……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你是不是該負責讓我搞清楚,究竟你哪里吸引我了?是這里呢……還是這里……這里……"

這貨的手從她的唇一直蜿蜒往下,穿過她的頸脖,鎖骨,肩胛,再往下……

"你告訴我啊,到底是哪里會吸引我……嗯?"

蘭芷芯的思維徹底陷入迷亂,久久不能消化一個事實……亞撒真的看上她了,是真的,不是開玩笑.

酒後吐真,他的話,就跟一個暗戀自己心目中女神的**.絲沒兩樣,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她真的無法相信.

亞撒這是在做什麼?研究女人身體構造嗎?兩眼放光地欣賞著眼前這美到極致的身體,簡直就是上帝精心的傑作,他就跟個貪婪的孩子一樣霸占著不放手.

"別……亞撒……起來……快放開我……"蘭芷芯軟弱無力的乞求,心里滿是柔軟得疼痛.

亞撒對她動心了,是認真的,不是鬧著玩的.這個認知,讓她混亂的腦袋更加亂七八糟,有種想哭的沖動,不知是該驚喜還是該哭泣?

"你別動……乖一點……嗯,蘭芷芯……芷芯……芷芯,芯芯……乖一點……"亞撒近乎夢囈般的低喃,含著幾分溫柔*溺,深深地沖擊著她的心.

不曾有過的甜蜜,就這麼不期而至了.亞撒不是別人,是蘭芷芯放在心底六年都不會忘記的人……此時此刻,她終于是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和感慨,眼角濕潤,一滴清淚隨之滑落.

如果他只是個普通人,她一定會盡釋放自己的熱,可他不是.他的身份不容許她做夢……

"亞撒……你醒醒……醒醒……"蘭芷芯微微哽咽的聲音在喊,但他沒有回答,只是更肆無忌憚地親她.

他的每一次親吻和接觸,都會在她身體里埋下地雷,直到她已無從承擔,這滿滿的地雷便爆炸,腦子里轟然一聲巨響,她的理智就在這一秒宣告瓦解!

不知是誰關了燈,只聽得見房間里傳來異樣的悶哼,帶著壓抑和令人遐想的誘.惑,窗外的月兒羞澀地躲進云層,不忍驚了這一對鴛鴦……暗影中,依稀可見女人直起了身子,猶如一朵暗夜玫瑰盛開……

=======呆萌分割線=======

第二天.

晨曦的薄暮透過窗戶照進來,朦朧的光影中,可以看到地上有些凌亂.Chuang上潔白的被單裹著兩個人……男人的臂彎霸道地圈著她,連睡覺都沒移開,顯然是一晚上都保持著這樣.他麥色的肌膚與她白希如瓷的膚色形成鮮明的對比,最好的詮釋了男人的力量感和女人的剔透晶瑩之美.

他嘴角掛著一絲滿足的微笑,不知是做了好夢還是昨晚發生了什麼可喜的事.

而她已經緩緩睜開眼,卷長得睫毛閃了閃,嬌美的臉蛋在他懷里心翼翼地動了一下.耳邊傳來他清晰有力的心跳聲,這寬闊的懷抱是如此溫暖而安全,仿佛能擋去所有的風雨,能為她撐住一片藍天.

早晨的空氣里飄散著淡淡異樣的味道,還有她略顯腫的唇……這些都讓人不得不去猜想,昨晚是發生那種事了嗎?

如果時間可以停留在這一刻該多好?如果這一刻的溫馨甜蜜能永遠留住,那該多幸福呢?

她是不是可以拼命去爭取點什麼?不顧一切哪怕是撞得頭破血流?那樣也值得嗎?

蘭芷芯的這個念頭只冒出來幾秒就被她自己狠狠地打下去……別傻了,天真幼稚,不該是她這個年齡的女人還會犯的錯誤.這就是成*人最明顯的優點,不再沖動得不顧後果,做任何重大抉擇之前,會先考慮到造成的影響.

二十分鍾後,蘭芷芯已經一身清爽地從浴室出來,並且還將房間收拾了一番.

亞撒醒來時,正好看見蘭芷芯在泡茶.

她穿著一條米色的裙子,正彎著腰,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被窗外透進來的光暈籠罩著,有種迷人的仙氣,讓亞撒看得一呆……好美,美得像一副水彩畫,而她就是畫中走出來的人兒……

亞撒呆滯了好半晌,終于回想起了某些昨夜的片段,但他看看房間,再看看chuang,看看蘭芷芯……怎麼都沒有異常呢?難道他腦子里的零碎片段是錯覺?

"蘭芷芯,昨晚你是不是趁我喝酒了就占我便宜?"亞撒慵懶迷人的嗓音出來的話竟是這樣的……欠揍.

蘭芷芯剛剛拿起杯子喝水,一聽他的聲音,差點沒一口噴出來!

上篇:續:便宜了這家伙!     下篇:續:為她撐傘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