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為她撐傘的男人  
   
續:為她撐傘的男人

遇到這麼臉皮厚的男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跟他一樣臉皮厚,如果臉皮太薄,只怕是早就沉不住氣了,還會顯得很弱勢.

蘭芷芯硬生生將嘴里的水吞下去,坐在窗前的木椅上,清冷的眼眸閃過一道亮彩,迷人的嘴角露出幾分回味的淺笑,似是還在回想昨晚的種種……

"老板,干嘛這麼激動,男歡女愛,一時意亂迷,那不是很正常的事麼?不上誰占誰便宜,大家都沉醉其中,都挺高興的,既然如此,醒了又何必這種煞風景的話呢,不過嘛,既然是昨晚的事,希望我們就當那是個美好的回憶,只懷念,別留戀……"她慢條斯理的樣子,美麗的明眸故意在他身上瞄來瞄去,淡然的口吻,真的像是個極為灑脫的人.

亞撒果然呆住了,怎麼都覺得有點不對勁,他和蘭芷芯的角色怎麼忽然間對調了嗎?她剛才的話,通常是男女之間在發生*q之後,男方對女方的辭,可沒想到卻從蘭芷芯嘴里出來,瞬間,亞撒的臉黑了.

"蘭芷芯,你對待男女關系就是這樣的態度?既然我們昨晚已經發生過,怎麼可能當沒事?我不是隨便的人,你想就這麼吃完不認賬嗎?"亞撒憤憤地瞪著蘭芷芯,不自覺地還用兩只手抓著被單.

蘭芷芯只覺得額頭布滿了黑線,看來亞撒還真當自己是吃虧的那一方?這的什麼話,吃完不認,怎麼聽都是花花公子才做得出來的事,她只是個女人而已.

"咳咳……那個……昨晚的事,我也很意外,但是我覺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會那麼放不開吧,事過之後就不該再提起,這才是游戲規則,你不會不知道吧?"蘭芷芯斜著眼角,露出幾分"你真好笑"的神.

亞撒總算是明白了,蘭芷芯是有意要跟他劃清界限!這跟他的初衷相差太遠了!

原本這賓館就是被亞撒包下來,哪里是什麼客滿,分明就是人為的.不這麼做,他哪有機會跟佳人更進一步發展?

但其實這當中有個錯誤的環節……亞撒想趁著這個機會跟蘭芷芯更親密,卻不是想徹底占有她的身體.他不是那種滿腦子只想著上chuang的人,他的本意是要尊重蘭芷芯,不做到最後一步,只是除了那一步,什麼都可以有.

所以他會肆無忌憚地吻她,逗她,用嘴灌她喝酒,會把她按在chuang上,會跟她十分親密,卻還是有著一點控制力的,可誰知蘭芷芯誤以為他的目的就是要**,最開始她也想推開,但聽到他酒後吐露的心聲,她才知道原來他是真的對她動了心.她才會不管不顧地將他按住,反客為主,就當是給彼此留一個美好的回憶……

現在夢醒了,她該回到現實里,所以她也在最快的時間恢複清醒,大方承認昨晚的事,卻不會因此跟亞撒的關系有所改變,依舊是上下級,仿佛昨夜的一切都云淡風輕.

亞撒的臉一陣青一陣白,一向能善道的他,此刻竟氣得語塞.

這該死的女人,居然能灑脫至此?吃完嘴一抹就想走人,把他當什麼了?

亞撒忽地掀開了被子,也不管自己的身體有多麼亮瞎眼,氣呼呼地下地,徑直沖向了洗手間.

"砰——"亞撒重重地關門,這聲音就是他此刻心的宣泄.

還以為她經過昨晚的事之後會心甘願跟他在一起,以為她會表現出女人應有的溫柔和對他的依賴,誰知她的大方,竟讓他異常惱火,有種別人無視的感覺,酸澀,疼痛,還有莫名的憤怒……憤怒自己會在乎她,會被她的態度傷到.

沒錯,就是傷到."傷"這個詞,以前亞撒從不會用到自己身上.他只見過晏季勻傷,見過梵狄傷,見過杜橙傷,卻沒想到有一天他也要嘗嘗被某個女人傷了的滋味.

這是什麼奇怪的感受,像被人用鞭子狠狠抽,火辣辣地疼……

蘭芷芯望著浴室的門,緊繃的神經終于松懈下來,長長地籲了口氣,一抹苦笑彌漫開來.她又何嘗願意這樣?可知她早上醒來時,多留戀那溫暖的懷抱,多希望可以永遠沉溺不要醒.

她承認,昨晚是開心的,她和亞撒都很盡興,盡地釋放自己,仿佛不會去顧忌明天.短暫的歡樂,烙印在她心中,是她人生經曆中不可替代的部分,是值得她一生回味的甜.

適可而止,是一個成*人的表現.

人生本無完美,有些人,注定只適合想念,不適合擁有.

世俗的鴻溝,抹殺了多少善男信女?蘭芷芯只得微微一歎,起身,出了房門,去看看早餐准備得怎麼樣了.

在她關上房門的那一秒,猶如是走出了亞撒的世界,又回到這個冷冰冰的現實中去.

亞撒洗個澡出來便已經恢複如初了,不再像昨夜那麼纏著蘭芷芯,也不再嬉皮笑臉地著欠揍的話,更不會再吃她豆腐.

他又開啟了冷漠模式,這一次甚至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嚴重,一整天都沒跟蘭芷芯上幾句話,明顯的疏離,處處表現出陌生感,好像昨晚那個熱如火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他的狂野可以將人的心燒化,他的冷漠也能將你凍傷.

本來亞撒就是故意讓蘭芷芯一起來視察工地的,還特意安排了住處,這一切的手段都是為了能成功擄獲佳人芳心,但結果卻是令人惋惜的,他還能怎樣?驕傲和自尊都幾乎丟盡,那麼挖空心思的,就連酒都是特意帶在車上……

這種希冀和積極的態度,亞撒從未有過.他以前在女人堆里打轉,通常是送給女人們首飾和鮮花,而這些東西,他從來沒有親自過問,全都是交給陳志剛去處理,他只負責花錢,不會去挑選東西.

而昨晚,他是真的用心了……事先放了一瓶酒在車上,並且還是那種很合適女人喝的酒.他在包下賓館之後還特別吩咐了那里的所有員工,凡是有人問起,一律不能有人包下賓館,只能是住滿了.

除此之外,他還選了一間有陽台的房間,想著跟蘭芷芯在月下對飲,賞月,然後再順理成章地抱在一起睡,那該多愜意多浪漫啊.

他想的睡,還不是真的**,僅僅只是抱著睡覺而已,但事實卻是跟蘭芷芯發生關系了,可知他在睜開眼的一霎,回想起昨夜種種,他的甜蜜是多于自責的.

所有的緒都被他隱藏起來,堆積在心里,不知會醞釀成什麼.

回到城里,已經是下午了,今天天氣不太好,陰沉沉的,像是要下雨.

一片一片烏云慢慢飄來,天色變得暗淡,風中帶著雨前的涼意,呼呼地吹來,清醒了混亂的頭腦.

回到市區了,又是一片繁華景象,空氣不再那麼清新,滿目的車和人,喇叭聲音,煙塵飛揚,喧鬧的大街,穿梭不息的人流,耀眼的霓虹……這就是城市的面貌,也是提醒著蘭芷芯和亞撒,回來了,一切都該回到原點.

車子是開向公司的,現在還不到下班時間,亞撒要先回公司去一趟.

蘭芷芯坐在亞撒身邊,兩人全程零交流,偶爾蘭芷芯問問亞撒需不需要喝水,餓不餓,但得到的都是他用沉默在回答,埋頭只看電腦,正眼都沒有給她.

距離公司還有大約十多分鍾的路程,天空飄起了雨點,密密麻麻地灑在大地上,帶來涼爽的空氣,卻也讓這個黃昏染上了陰霾.

車子在公司總部大樓門口停下,蘭芷芯率先下車了,拿著一把傘,趕緊撐開來,為亞撒擋雨.這是她身為助理所必須的工作.

傘不大,遮住了亞撒高大的身影,可蘭芷芯卻又一半邊身子是會被雨淋到的.

冰冷的雨水浸透了她的襯衣,她連吭都沒有吭一聲,一只手穩穩地舉著傘,確保亞撒不會被淋到.

亞撒的臉色陰沉,剛走了幾步就停下,冷冷的眼神睥睨著蘭芷芯:"你這麼盡職,真不愧是我請來的好助手,工作干得很好."

蘭芷芯臉一僵,隨即答道:"謝謝總裁,這是我份內的事."

她公式化的口吻,對應著他機械式的語氣,然而,他深不可測的藍眸里,卻是有著一抹深藏的疼惜……她的一邊胳膊全濕了,裙子也濕了一半.這女人的腦袋是什麼做的?雨下得大,她就不能靠近他一點從而避免被雨淋到嗎?

非要這麼淋雨,非要讓他心里不舒服麼?

亞撒猶豫了三秒,終于還是伸出手,企圖將她纖細的身子攬過來……就在他的手碰到她的肩膀時,身後傳來一個清亮的男聲……

"芷芯!"隨著這一聲呼喚,蘭芷芯身側出現了一把紫色的雨傘,而撐傘的人赫然正是nike……

是他來接蘭芷芯了,之前通了電話,知道她這個時候該回來,他早早就來等著,還好,沒有錯過.

上篇:續:昨晚發生什麼了嗎?     下篇:續:坦白:我有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