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六年前的一張照片  
   
續:六年前的一張照片

有時候,真實的東西是殘酷的,但坦白,也是一種尊重.

Nike是個難得的好男人,蘭芷芯無法去欺騙這樣一個真心對她的人,她必須出關于孩子的事,至于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就看她和nike之間的緣份了.

客廳里寂靜得只聽到兩人壓抑的呼吸聲.蘭芷芯是緊張,歉疚,而nike是被這驚人的事實給震到了,撫在蘭芷芯頭上的手,漸漸滑落下來,俊臉略顯蒼白,眉宇間流露出深沉與痛苦.

這無疑是種打擊,自己喜歡的人,居然是個單親媽媽?她獨自一個人撫養孩子?她沒有結婚卻已是孩子的母親,她曾為一個男人而懷胎十月生下孩子,而那個男人現在在哪里?

Nike修長乾淨的手指攥緊了,墨色的瞳眸里翻卷著暗流,表瞬息萬變……難過,不甘,痛惜,嫉妒……

各種以前不曾體味過的複雜的心混合在一起,nike沉默了,不發一,只剩下一室的沉寂.

蘭芷芯已端坐在椅子上,先前的慵懶已不見,疲憊之色淡去,又恢複了慣有的清醒.

她在等,等nike做出決定,並且她心中也有所抉擇了……

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蘭芷芯勇敢地面對,是需要莫大的勇氣,如果她事先答應nike交往,等二人在一起一段時間之後再坦白,她或許更有把握留住nike的感.但那麼做實在太卑鄙了,純屬欺騙.而她是做不出來的.

好半晌,nike眼中掙紮的神色漸漸褪去,認真地看著蘭芷芯,握住了她柔軟的玉手,露出一絲令人心疼的笑:"一個人撫養孩子,那麼辛苦,你是因為很愛那個男人嗎?他是拋棄了你?還是他出了什麼意外不在世了?"

他可以發火的,他甚至可以大罵蘭芷芯沒有早點告訴他.可他沒有這麼做,他只是體諒她的苦,他只是想知道那個男人究竟是活著還是死了?

蘭芷芯愕然,nike沒生氣?

其實他不是不生氣,只是他懂得克制脾氣,他最在意的不是過去,而是現在和將來,所以才會這麼問蘭芷芯.

"他……不是拋棄我,他也沒出意外.他還活著,只是不知道關于孩子的事,我也沒打算讓他知道,我只想靠自己的能力撫養孩子,讓她平安健康地長大."

"是這樣?"nike眼中亮光一閃,有著一抹欣喜:"既然他不知道孩子的事,這樣最好不過了,以後我們在一起,我就是孩子的父親,我會像對待自己親骨肉一樣……"

蘭芷芯聞,心頭猛烈地抽搐了一下……nike竟然這麼?她沒聽錯吧?

"nike,你要考慮清楚,不要沖動,我是個有孩子的女人……我不希望你倉促做什麼決定,不想看到將來有一天你後悔."蘭芷芯略顯焦急,她就怕nike是一時腦子熱.

Nike臉上泛起苦笑,自嘲地:"是啊,我知道,像我這樣的條件,在外人眼中是可以找個……你們流行的叫什麼白富美.我找個那樣的女人才最合適嗎?可是沒辦法,誰讓我對你上了心呢,即使你有孩子,我也不想放棄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要先在前頭……假如,以後我們真的結婚了,我希望你能再生一個孩子,這樣,家里就有兩個寶寶,互相作伴.這是我唯一的願望,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呢?"

蘭芷芯一時沒回過神來,腦子里有點亂,還在努力消化著nike所的話……他這是在表示,他願意接受她的一切?他還是要跟她在一起?

而他唯一的願望就是想將來能有個自己親生的孩子.這樣的要求十分合理,可以是人之常.Nike很喜歡孩子,當然也會期待著能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妻子生孩,這是天經地義的,是一個家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

蘭芷芯只覺得nike的手掌傳來的溫度很熱,暖暖的,帶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眼角,不知何時微微濕潤了,還泛,發酸,心里澎湃著激動的風潮……感激,驚喜,慶幸,滿滿的感動,這些緒瞬間充斥著蘭芷芯的大腦和身體.

她太幸運了,遇到nike,認識的時間並不長,可他就是認准了她,甯願接受"買一贈一"的戀也不願放棄她這個人.這種執著,是人都會感動了.

Nike連這一點都做到,接納了她最大的秘密,她還有什麼可拒絕的理由?而將來再生一個孩子,這也不是不可以的.為嫣嫣添個弟弟或妹妹,家里會更熱鬧……

蘭芷芯的心難以平靜,反握住nike的手,眼眶里氤氳的霧氣在打轉,略顯哽咽的聲音:"謝謝你,nike……我想,我這輩子或許再也遇不到像你這樣能體諒我,包容我的人了.Nike,我……"

蘭芷芯激動地想要出那最關鍵的一句話,卻在這時,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這是特別設置的鈴聲,一聽就知道是水菡打來的.

蘭芷芯心頭一顫,忙不迭地接起電話,耳邊傳來水菡焦急的聲音……

"蘭姐……我剛送嫣嫣到你家樓下,可我不敢進去……我看到亞撒的母親了,她就在你家門口!"

蹭——!蘭芷芯驚得差點跳起來,一下子從座椅上彈起,大驚失色!

亞撒的母親在她家門口?

直覺,一股可怕的直覺沖出腦門兒——強烈的危機感!蘭芷芯第一個念頭就是擔心嫣嫣的事暴露了,只因她見過亞撒的母親一面,那不是個簡單的女人.

蘭芷芯臉色煞白,慌忙抓起包包,急匆匆對nike:"不好意思,我有急事需要馬上處理……改天再吃你做的晚餐."

Nike不知是什麼事讓蘭芷芯這樣驚慌失措,他想跟上去,可蘭芷芯跑得比兔子還快,一溜煙兒已經不見了人影.

Nike呆滯地站在客廳里,悵然若失……剛才他分明感覺到蘭芷芯要對他的話很重要,很可能就是要答應跟他在一起了,但可惜,一通緊急電話,打斷了她.

蘭芷芯用最快的速度下樓,去馬路攔下一輛出租車,趕往家的方向.

幸好這兒距離她家不是很遠,否則她更是要急死.

在車上,蘭芷芯閉著眼睛在整理自己混亂的思路,在焦急之中剝離出一絲清醒的意識,分析著亞撒的母親赫淑嫻為何會出現在她家門口?

水菡之所以會認識赫淑嫻,是因為在亞撒住院期間,去醫院探望時,見過一次,另一個原因就是,赫淑嫻認識水菡的父親,邵擎.

前兩天水菡在父親家里時也見到赫淑嫻,知道原來父親以前在文萊皇宮住的時候,不只是跟國王哈吉交夠鐵,也認識亞撒的父母.這次赫淑嫻來,還特意給邵擎帶來了哈吉的禮物,可見哈吉是多麼重視自己這個救命恩人.

水菡也感覺赫淑嫻不是等閑之輩,所以當她送嫣嫣回來,還沒下車就看到了赫淑嫻,直覺不妙,叫洪戰跟上去瞧瞧,果然赫淑嫻是到了蘭芷芯的家門口……

風風火火地趕來,蘭芷芯連肚子餓都感覺不到了,滿腦子只有赫淑嫻那個女人的臉……她要干什麼?為什麼來找她?

這個女人據是個十分棘手的角色,不然怎麼能在文萊皇室中生存.她的一舉一動都不會是沒有目的的,今天前來,該不會只是為了跟蘭芷芯聊幾句閑話?

蘭芷芯和水菡的意思都是先別讓嫣嫣出現在赫淑嫻的視線,留在車上別下來,先看看況再.

蘭芷芯到了家樓下,沒急著上去,而是先上了水菡的車,兩人商量商量.

結果,兩女一致認為,逃避不是辦法.逃避赫淑嫻,就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了,並且還會顯得很心虛.既然赫淑嫻找得到蘭芷芯的家在哪里,那就是有把握她會出現的,她如果刻意不回家,赫淑嫻不但不會甘休,還會更對她好奇吧.

就這樣,蘭芷芯決定去單獨會一會赫淑嫻,看看這個女人葫蘆里賣什麼藥.不搞清楚赫淑嫻為何而來,始終是不會放心的.

赫淑嫻靜靜地站在蘭芷芯家門口,身邊跟著兩個黑黝黝的保鏢.她看起來氣定神閑,一點都不心急,就像是打定主意在這里等到天亮似的.

實際上確實如此,就算蘭芷芯現在不出現,赫淑嫻也會采取行動……她的保鏢,要開眼前的防盜門,不是件難事.或許,她會等到蘭芷芯出現為止.

蘭芷芯在上樓之前已調整好緒,在看到赫淑嫻時,假意做出驚訝的表,然後淡淡地笑著,不卑不亢地:"您好,又見面了."

赫淑嫻眼底閃過一絲訝異,對于蘭芷芯的鎮定,她還真有點意外.瞬間想起她去見盧潔瑩的時候,比起蘭芷芯,盧潔瑩就顯得沒這麼大氣了.

"不介意我進去坐坐吧?"赫淑嫻開門見山,看似是禮貌的詢問,其實是帶著明顯的強勢與威壓.

蘭芷芯將赫淑嫻引進門,保鏢習慣性地站在門口,就跟兩尊門神似的.

赫淑嫻高貴端莊的儀容,配上她沉靜穩重的氣勢,往那一坐,有那麼一點泰山壓頂的感覺.不愧是皇室的人,瞧這范兒,不是一般人能練出來的.

客套話都懶得多,赫淑嫻從包包里拿出一張照片放在蘭芷芯面前.

"不耽誤大家的時間,我來,是想問問,這張照片上的女人,是你嗎?"

蘭芷芯蹙眉,定睛望去,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這照片哪里來的?上邊的人,赫然正是她和盧潔瑩!而拍照的時間竟是六年前,她和盧潔瑩還都穿著酒水推銷員的工作服!

上篇:續:坦白:我有孩子     下篇:續:跟盧潔瑩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