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跟盧潔瑩分手  
   
續:跟盧潔瑩分手

可怕的沉默,蘭芷芯不由得摒住了呼吸,晶亮的瞳眸微微縮著,兩道冷冷的光線落在照片上,翻騰的內心久久難以平靜.

最令人震驚的不是照片本身,而是這張照片在赫淑嫻手里.這意味著什麼?這個女人究竟意欲何為?

眼前的赫淑嫻,倨傲地抬著下巴,精美的面容上並沒有被歲月留下過多的痕跡,看起來比她的真實年齡起碼十來歲.她的眼神格外沉靜,仿佛一切都盡在她掌握之中.全世界最富有的皇室之一,文萊,赫淑嫻是其中的一份子,這種優越感,是普通富豪和貴族無法比擬的.所謂的千金名媛,在赫淑嫻這樣身份的女人面前,那簡直就是弱爆了.

面對赫淑嫻,鮮少有人能感覺輕松的,她只會對自己的丈夫和兒子溫柔,其他時候,外人所看到的都是她凌厲無匹的一面.

但是,蘭芷芯與赫淑嫻,兩人身上竟有著一股類似的東西,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氣場,同樣的柔韌,同樣的不甘示弱.即使面對的是皇室成員,可蘭芷芯也沒被嚇到,短暫的震驚之後,反而變得冷靜了幾分.

"請直你的來意,就如你所講,大家的時間都是很寶貴的."蘭芷芯直視著赫淑嫻,絲毫不畏懼對方的所散發出來的威壓.

就算你是皇室又如何,那是文萊的皇室,不是中國的皇室.蘭芷芯就是這樣反複對自己,就會覺得有了不少底氣.

赫淑嫻眼中快速掠過一絲訝然,臉色微微一冷,但心里卻不得不贊一下蘭芷芯的大氣和鎮定.果然成熟的女人很沉得住氣,沒有因她的突然到訪而亂了陣腳,即使有照片,依然沒能讓蘭芷芯驚慌到手忙腳亂.

"好,快人快語,大家都干脆點.蘭芷芯,我兒子亞撒還不知道你和盧潔瑩認識吧?你們六年前就曾在一起上過班,當過酒水推銷員,從照片上來看,當時你們的關系應該還不錯.所以,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六年後的今天,你和盧潔瑩會同時出現在我兒子身邊,一個是他女朋友,一個卻是他的私人助理,你們的目的是什麼?"赫淑嫻精冷的視線落在蘭芷芯臉上,凌厲至極,像是要看穿她心頭所想.

蘭芷芯聞,倏然嘴角一動,嗤笑著,一股子無名之火在心頭亂竄……敢赫淑嫻是以為她和盧潔瑩聯合起來企圖在亞撒那里得到什麼?白了就是合謀.

蘭芷芯自己知道,她和盧潔瑩不是同伙,可赫淑嫻只會相信自己查到的東西,而站在赫淑嫻的角度,亞撒是她的兒子,是皇室的重要成員,她身為母親,不能眼看著兒子被人算計.如有必要,她會親自處理這些"圖謀不軌"的女人.

"你也是中國人吧,聽過一句古話叫'無巧不成書’嗎?我承認六年前是跟盧潔瑩在同一個地方上班,可是六年的時間能將一個人改變多少?我和她六年前是怎樣,難道就明現在也是嗎?我們是同時出現在亞撒身邊,但這只是巧合,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亞撒,我不是先接觸的他,我是因為跟水菡是要好的朋友,才會間接地認識他.你神通廣大,連六年前的照片都能搞到手,想必也不難查到我和亞撒認識的過程."

蘭芷芯這是在冒險,賭一把赫淑嫻對于六年前的事知道多少.對方在試探她,她又何嘗不能試探對方?她現在最想知道的不是關于盧潔瑩,而是想知道赫淑嫻有沒有查到六年前她與亞撒的交集.

果然,赫淑嫻露出將信將疑並且十分凝重的神色……確實,蘭芷芯所的話,她只要一個電話就能向邵擎的女兒求證蘭芷芯與亞撒是怎麼見面的.但這又能代表蘭芷芯對亞撒沒企圖嗎?

赫淑嫻是個謹慎的人,不會輕易下結論,她只相信事實.

"不管怎麼,你隱瞞了你跟盧潔瑩是舊識的事實,這對我兒子就是一種欺騙.我今天來就是要當面告訴你,任何對我兒子有企圖的女人,都不會得逞的.他是天之驕子,日月之輝,某些像螢火蟲一樣的光亮,就不該再奢望什麼.蘭芷芯,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赫淑嫻強硬的語氣里透著一絲慍怒.

蘭芷芯此刻真想破口大罵!被人冤枉是有企圖的,這種感覺真的不好受.況且蘭芷芯本就是骨子里有傲氣的女人,從未憑借自己的外表去謀取什麼,靠自己雙手吃飯,到頭來就被扣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忍無可忍的時候,無須再忍.

"你愛你的兒子,這本身沒錯,你可能是一個好母親,但你對待別人就總是這樣隨意評判嗎?我有沒有企圖,不是你了算,你不是判官,你主宰不了我的意志.還有,如果你來,就是為了這些,那麼你可以走了.雖然你是長輩,我理當尊重,可是,話不投機半句多,我想,我們是沒辦法溝通了."清冷的眼神帶著怒意,站起身來,表示送客的意思.

沒等赫淑嫻完就要送客了,蘭芷芯可以是膽子不.赫淑嫻這次回國,受到的禮遇是超貴賓級的,就只有蘭芷芯會這麼對她話,會這樣不客氣地急著送客.

蘭芷芯不是不想禮貌些,但對方顯然是一副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態度,將她看成是不起眼的螞蟻嗎?她是人,她有尊嚴,忍耐到了一定程度便會反彈.

赫淑嫻一記眼刀橫過來,氣氛陡然間陷入僵局.

沒人話,周圍的空氣仿佛都被擠壓著湧過來.

與此同時,在距離這里的幾條街之外,某公寓里,盧潔瑩正痛哭流涕,抱著亞撒的手不放,哭得特別悲慘.

"為什麼要分手?為什麼啊……我那麼愛你……你卻突然要跟我分手?不……我不要……不要……我哪里不好?你要跟我分手,是我做錯了什麼讓你討厭?你啊……"盧潔瑩痛苦地哭訴著,眼睛腫得像桃子,臉上盡是一片恐慌.

她是被接回來了,剛進屋才不到半時,可等待她的,不是別之後的熱如火,而是當頭一盆冷水澆下——他要分手.

亞撒被盧潔瑩的哭聲和慘狀勾起了惻隱之心,有那麼一秒的時間里,他是想收回決定的.但腦子里像是有個警鍾在敲響,提醒著他不能糾纏不清.他對盧潔瑩的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種,他懷念的是六年前的那一晚,找不回的美好,存在記憶里.而他理智地認為,應該放盧潔瑩自*,才是對她最好的祝福.

亞撒輕輕拍著盧潔瑩的後背,柔聲:"我沒有討厭你,只是我不得不對坦白,其實我留你在身邊,是想要找回一些遠去的記憶,可是……對不起,我沒有重拾那種感覺,所以我對你始終都只有*,沒有愛.再繼續下去,對你是不公平的,你還年輕,才二十四歲,你應該有一個愛你,願意跟你結婚的男人在身邊.而我,無法給你婚姻."

"不……不是的,不是的!"盧潔瑩更加激動了,眼淚越發洶湧:"你怎麼會不愛我?你對我那麼好,那麼溫柔,怎麼可能不愛我呢?我不信……我不信!"

"潔瑩,別這樣,你冷靜一點聽我,我沒有騙你,我是真的給不了你愛和婚姻."亞撒心疼地看著她淚流滿面,他也不好受.就算沒有愛,卻還是有一份獨特的感存在……六年前的他,與她的一晚,可是他的第一次呢.

亞撒越是坦白,盧潔瑩越是痛苦.真實,往往是人不可承受之輕.盧潔瑩甯願活在幻想里,也不願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在她心里,一直以為可以憑借著冒充六年前的女人,從而占據亞撒的心,步步為營,直到擁有他的全部,但事實卻猶如晴天霹靂,打碎了她的夢!

盧潔瑩哭著哭著忽然抬眸看著亞撒,痛苦的表中隱隱透著一絲狠意,顫抖著問:"是不是因為她?"

"什麼?"亞撒一時沒明白盧潔瑩的意思.

"你不會無緣無故跟我分手的,一定是因為蘭芷芯,是不是?"盧潔瑩的聲音不由得拔高,身子顫抖得更加厲害了.

亞撒倏然皺眉,臉色微微一凜:"我跟你分手,與任何人無關.我已經過,是我看清楚自己的心,對你是*而不是愛,我不想耽誤你.你要我多少次才肯信?"

沒錯,亞撒現在什麼都沒用了,盧潔瑩心里早就將蘭芷芯當成敵人,加上她知道在這段時間里,她在鄰市,而蘭芷芯卻在醫院照顧了亞撒,偏偏現在亞撒又提出分手,她怎會相信與蘭芷芯無關?

"是她……一定是她!我就知道她會搶走你的……她卑鄙無恥,她不要臉!她比從前更可惡!"盧潔瑩嘶啞地低吼,壓抑的怒火終于爆發,渾然未覺,這話,已經泄露了某些秘密.

"你什麼?再一次?你跟蘭芷芯難道早就認識?"亞撒驟然抓緊了盧潔瑩的手腕……

上篇:續:六年前的一張照片     下篇:續:我不能離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