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我不能離開你!  
   
續:我不能離開你!

百密一疏,紙怎麼包住火?盧潔瑩在激動之余脫口而出,一個不心就讓亞撒抓住了她話中的痛腳,此刻她心里又驚又悔,大罵蘭芷芯的同時也罵自己太大意了.

亞撒臉色陰沉,藍色的眸子里暗潮洶湧,緊緊鎖住眼前這張清純婉約的美人臉,忽地感覺到一種莫名的陌生感……難道,盧潔瑩有什麼事瞞著他?

但盧潔瑩又豈是那麼容易就承認的?慌亂中,她在搖頭,眼淚嘩嘩地往下掉:"你對她的事就這麼緊張?以前你讓我選房子的時候,我們去售樓部,第一次見到她,我就知道她對你有企圖!我也是女人,她的眼神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後來她又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去你身邊當私人助理,我……我在你辦公室看到她,就有種不好的預感……她處心積慮的接近你,引.誘你,所以你現在終于要跟我分手了,我的預感有錯嗎?"

亞撒捏著盧潔瑩的那只手不由得松了……以為她所指的從前,是以前蘭芷芯在售樓部的時候.

這是盧潔瑩在急之下不得不編造的謊,雖然是有些牽強,但亞撒已經看出了盧潔瑩對蘭芷芯的嫉妒心,深知女人一旦產生這種心態,很容易在思想上走火入魔,所以她才會覺得是蘭芷芯從中破壞.

"潔瑩……"亞撒的口氣稍微軟了下來,但眉宇間深鎖的痛惜,依舊是那麼濃.

"感的事,勉強不來.以後我會把你當朋友,你有什麼困難都可以來找我,但是,很抱歉,我們不再是男女朋友關系."亞撒此刻頭腦顯得很清醒,的話聽上去很殘忍,卻是最真實的心境.

盧潔瑩反過來抓住亞撒的胳膊,痛苦不堪,著雙眼乞求:"不……亞撒你別這種話……我離不開你,真的……我不能沒有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們從頭開始?"

她捧住了亞撒的臉,湊上唇,在他俊臉上親著……她突然變得格外熱而主動,她的手在解亞撒的衣服扣子,企圖用女人最厲害的武器來挽回這一切.

可她低估了亞撒的定力,他只是微微一顫,意志力沒收到任何沖擊,強大到讓盧潔瑩感到絕望.

盧潔瑩親著親著就停了,因為她感覺到亞撒完全沒反應,淡定得就好像她親的不是他的臉.

這是個什麼樣的男人?面對女人刻意的引.誘,他居然無動于衷?

他眼中的沉靜,讓盧潔瑩不知所措……真的沒辦法了嗎?她還能做什麼?

他連分手都得那麼溫柔,可是這當中的決心卻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的.

亞撒修長的手指輕輕將胳膊上她的手撥開,帶著歉意和憐惜,柔聲:"你休息吧,我要走了."

簡單幾個字,亞撒再也沒停留,徑直走向門口,干脆又堅決.他覺得長痛不如短痛,拖拖拉拉不是他的風格,果斷一點,對大家都好.

可盧潔瑩處在極度悲憤中,怎麼可能用正常的心態來面對?她站在臥室的窗台望去,能看到亞撒的車從車庫開出來,然後駛出區大門.

她手里握著一個沒開的T,是她之前用針故意在上邊紮了孔的.本來還想著今天可以跟亞撒纏.綿一番,將T用掉,不定能懷上孩子呢?

她的計劃多麼隱秘,憧憬多麼美好,可是,一切都被"分手"二字破壞得干乾淨淨!

無論亞撒怎麼解釋,盧潔瑩心里對蘭芷芯的嫉恨都達到了頂點!

緊緊攥著手里的T,盧潔瑩提醒自己,絕不能這麼善罷甘休!蘭芷芯不是跟nike在一起嗎?她怎麼又去勾.引亞撒?一定是蘭芷芯在作怪,一定是!

盧潔瑩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會改變,從六年前開始她就討厭蘭芷芯,只因為在上班的地方,其他同事或者去那里的顧客,總是喜歡蘭芷芯多些,哪怕盧潔瑩的長相身材一點都不輸給蘭芷芯.嫉妒,從那時起就在盧潔瑩心里埋下了種子,現在不過是發芽了,長成大樹了.

盧潔瑩自以為是聰明,卻不知道亞撒在這件事上還真沒撒謊,確實跟蘭芷芯沒有關系,他是決定跟她分手了,才會向蘭芷芯表白,但遭到了拒絕.可他沒有因為這樣就改變注意,依然毅然地跟盧潔瑩分手了.

"蘭芷芯,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女人,你還不會勾.引亞撒,結果呢?他現在跟我分手了,你覺得自己成功了嗎?呵呵……你別高興得太早,如果亞撒知道你六年前為了兩萬塊而出賣自己,他還會喜歡你嗎?"盧潔瑩眼中閃爍狠毒的光芒,死灰的心又再複燃.想到假如亞撒知道某些事,或許就不會被蘭芷芯所迷惑了……

"該死,剛才我是太慌張了,才會否認跟蘭芷芯認識.我不該否認的,我應該告訴亞撒那件事,即使他知道六年前的人是蘭芷芯,也只會覺得她是個為了錢而出賣自己的女人……不過現在也不晚,機會是要靠我自己制造的,亞撒不是,還會把我當朋友嗎……"盧潔瑩在自自語,眼神中流露出的狂亂,分明就是被嫉恨蒙蔽了的人才會有的邪光.

亞撒從盧潔瑩家出去,只覺得一身輕.終于是了結了一件重要的事,心竟是沒有過多的傷感,而是輕松居多.看來,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只希望盧潔瑩今後的路會走得平順些.他會將這房子留給她,還會在經濟上給予她補償,最起碼她以後還是會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

車子在馬路上緩緩行駛,亞撒的心東飄西飄,漫無目的地開著,不知不覺駛向了某個地方,就好像那里有神奇的力量在召喚一樣.

此時此刻,蘭芷芯家里,赫淑嫻也像是失去了耐心,不願再做逗留.面對蘭芷芯這麼性格剛強不屈服的女人,赫淑嫻覺得即使再下去,氣氛也不會好轉,只會更僵,更讓她感覺心不好.

赫淑嫻不愧是有氣度的皇室貴夫人,短暫的慍怒之後,已經恢複常態.優雅地起身,狀似不經意地瞄了一下洗手間的方向,竟然冒出一句:"我要告辭了,不過……你家的洗手間可以借用一下嗎?"

強勢的女人一般用商量的語氣話時,都不是真的在商量,只是起到一個告知的作用.赫淑嫻這話時已經邁步走向洗手間.

"等等!"蘭芷芯一個跨步追上去,毫不客氣地攔在了赫淑嫻跟前.

"不好意思,洗手間的馬桶壞了,下水道也堵了,現在不能用水,也不能上廁所."蘭芷芯幾句話就堵住了赫淑嫻的嘴,也不管赫淑嫻會不會生氣,總之,她不能讓赫淑嫻進洗手間.因為……里邊有一些兒童用品,被看到了就會暴露這個家里有一個孩!

赫淑嫻硬生生停下腳步,犀利的眸光泛著冷意,審視著蘭芷芯,像是要探出她的話有幾分真假.

兩個女人就這麼互不相讓地對視好一會兒,眼都沒眨一下.一股暗流在空氣里流動,赫淑嫻眼底藏著一絲驚訝……蘭芷芯雖然是個普通人,可這份堅韌的氣勢卻能與她抗衡?瞬間她有種錯覺,仿佛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助理,而是一個呼風喚雨的女王?

沒錯,這是蘭芷芯住的地方,她才是主人,她當然有權利不讓赫淑嫻去洗手間.

赫淑嫻也不會傻到真的相信蘭芷芯洗手間的下水道和馬桶都壞掉,但卻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心思細膩冰雪聰明.

通常來講,這種況,蘭芷芯如果只馬桶壞了,赫淑嫻立刻就可以改口自己只是去洗個手.而蘭芷芯顯然是預先考慮到這種可能,所以才會干脆地下水道也堵.這樣,自然就堵住了赫淑嫻的另一個借口.

事實上,兩人都心知肚明.

"呵呵……蘭芷芯……果然不是個頭腦簡單的人啊.希望你在我兒子身邊能老實一點,否則,會有什麼後果,那不是你想知道的."赫淑嫻面帶微笑,但出來的話卻是有淡淡的壓迫感.這是十分自信的人才會有的習慣,笑談中就能給人一刀.

赫淑嫻走了,這屋子里的空氣一下子就舒暢多了.蘭芷芯也稍微松了口氣,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喝水.

這次與赫淑嫻的見面,彼此都不愉快,對方只怕是對她印象更差了吧?

蘭芷芯無奈地苦笑,感歎這日子怎麼如此不平靜呢,她只是想跟嫣嫣一起過著平淡安穩的生活,這也那麼難嗎?赫淑嫻想借洗手間一用,怎麼這個要求會讓人感覺不妙呢?蘭芷芯總覺得,像赫淑嫻那樣一個高貴的皇室貴婦,除非是急到不行,否則怎麼會在外邊借洗手間用?

希望是她多心了吧……

就在蘭芷芯拿起手機想給水菡電話時,卻聽到門鈴響了.

難道又是赫淑嫻?才走兩分鍾呢,這個女人到底有完沒完!

蘭芷芯在聽到門鈴響時,第一個念頭就是煩悶.想到赫淑嫻去而複返,她就窩火得很!

三步並作兩步,蘭芷芯慍怒地打開門……

"又有什麼事啊!"蘭芷芯邊手邊開門,卻在看到門口的身影時,嚇了一跳!

只見亞撒一手扶著樓梯,一手捂著胃部,臉色很蒼白,痛苦地望著她……

上篇:續:跟盧潔瑩分手     下篇:續:蘭芷芯,你們合伙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