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蘭芷芯,你們合伙騙我?  
   
續:蘭芷芯,你們合伙騙我?

要將這高大的男人扶進屋,還真是個體力活,蘭芷芯感覺肩膀都快被壓扁了,嘴里還在不停地叨念著……

“怎麼又會胃疼,真是的,出院才多久呢,一定又是沒按時吃藥,我今天下班的時候不過是忘記提醒你吃藥了,你還真不吃……現在知道痛了?都快30歲的人了還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你……”蘭芷芯碎碎念,聽似是責備,實際上卻是含著心疼的。

亞撒這貨已經偷瞄了蘭芷芯幾眼,嘴角居然還噙著笑意,連胃疼都能忽略……是的,他自己都不得不感歎神奇,怎麼此刻她啰嗦的責備竟是讓他感到如此親切,就好像是一個擔心丈夫的妻子在數落著,不僅沒有不耐煩,反而是有股淡淡的溫馨暖意在心間流淌。

“蘭芷芯……你現在才30歲都已經這麼啰嗦了,我真不敢想象,如果你到了四十歲五十歲,還會有男人受得了你這麼啰嗦嗎……咳咳……還有,別總是把吃藥掛在嘴邊,現在流行說吃藥是罵人的話……”

蘭芷芯一陣無語,瞪了他一眼……這眼神太有意思了,像是想反駁幾句,卻又因為他胃疼而不忍心氣他。心底的情愫在不知不覺間就流露出來。

“你有沒有事啊,要不要馬上去醫院?”手打小說網蘭芷芯坐在他身邊,含著焦急的目光望著他,這蒼白的俊臉實在是太讓人揪心了。

亞撒搖頭,身子靠在沙發上不動:“不用去醫院了,只是有一點疼,休息一下就沒事……還有,可能我是因為沒吃晚飯,餓得疼了。”

“你……”蘭芷芯真想擰他耳朵,都這麼晚了還不吃飯,難怪會疼了!

“哼,疼也是活該,誰讓你到點了不吃飯?”手打小說網蘭芷芯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關心與心疼都藏在這兩句話中。

“我都這樣了你還不對我溫柔點?好歹你也是我的助理……今晚我就在你家吃吧,你隨便炒個菜就行,我將就一下。”

“將就?你將就?”手打小說網蘭芷芯咬咬牙,這人的臉皮還能再厚點麼?

亞撒有氣無力地說:“你還不去做飯嗎,我吃兩口飯就不疼了……你忍心這麼折磨我……”

“……”

關鍵時候這貨還會裝可憐博同情的。

蘭芷芯無奈,誰讓他的胃不太好呢,看著他犯疼,她無法狠心將他趕走。

給亞撒倒了一杯溫開水,蘭芷芯進廚房去做飯了。

“喂,蘭芷芯……我剛才去盧潔瑩那里了。”亞撒沖著她的背影說,卻故意沒說得那麼清楚。

果然,蘭芷芯停下了腳步,背脊一僵,心底冒出酸泡泡,澀澀的。可她心想啊,都已經拒絕亞撒了,他去誰那里,與她何干?

“老板,我只是你的助理,你的私事,不用告訴我吧。”蘭芷芯冷冷地回答。

亞撒見她這麼冷淡的態度,心里卻是舒坦著……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有吃醋,還裝?

“我是去告訴盧潔瑩,我和她分手了。”亞撒又在補充一句,果真,蘭芷芯走到廚房門口的那一秒,終于忍不住回頭驚愕地看著他。

“什麼?真分手了?就在剛才?”手打小說網蘭芷芯驚訝,難以置信地看著亞撒。雖然是聽他提起要跟盧潔瑩分手,但沒想到這麼快,他做事也太效率了吧,分手好干脆。

驚喜,陡然間爬上心頭……蘭芷芯眼底的光亮閃了閃,卻還是沒多說,只是臉色緩和了一些,掩飾不住唇邊的淺笑。

“那個……冰箱里有點菜,等一會兒就能吃了。”蘭芷芯匆匆丟下這句就閃進廚房,手捂著胸口,深深地呼吸。

她此刻的心情有些激動,也很複雜。毫無疑問,這消息是讓人心頭大快的,她刻意壓制著對亞撒的感情,卻騙不了自己。在聽到他和盧潔瑩分手的一刻,她的心,仿佛一下子沖向了云霄……

如果不去想其他事,不去想那些煎熬和煩惱,這個時候的蘭芷芯應該是高興的,就好像是一塊烏云從頭頂散去,心情稍微沒那麼沉重,輕松不少,這樣做菜就顯得愉快多了。

無論她跟不跟亞撒在一起,他和盧潔瑩分手,都是值得值得她高興的事。盧潔瑩那個女人太貪慕虛榮,並且還是借著冒充六年前的事而得到亞撒的*愛,蘭芷芯因為這個還時常抱著對亞撒的歉疚,現在總算是舒了口氣。

由于亞撒在這里,蘭芷芯只得改變計劃,給水菡發個短信去,告訴她先帶著嫣嫣吃飯。

蘭芷芯專心地炒菜,暫時什麼都不去想,只把亞撒這個蹭飯的男人喂飽了再說吧,或許他真的吃點飯就不會胃疼了。

她穿著圍裙在做飯,忙碌的身影在廚房里轉來轉去,而他就在沙發上靠著養神,一副自來熟的架勢,全當這是自己家了。

甯靜溫馨的氛圍,像極了是一對平凡的夫妻。

亞撒其實真不是很疼,有一半是裝出來的,為的是試探蘭芷芯的反應。瞧他現在又能悠哉悠哉地留下來吃飯了,多好呢。

這些日子,有她在他身邊,說是私人助理,實際上跟保姆差不多,兩人的關系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親近,習慣了彼此的存在,怎是那麼輕易能割舍的?

蘭芷芯冰雪聰明,有點明白亞撒可能有接機來蹭飯的嫌疑,但她也知道,亞撒那樣自尊心強的男人,在被她拒絕之後還能跑到她家來,已經算是他在放低姿態了,是他所能做到的底線吧。如果她非要將他趕走,只怕就會徹底傷了他。

亞撒一邊看著電視一邊休息,竟然沒有感覺什麼不妥。在這個小小的,簡單的居室里,他還真呆的下去。

亞撒可沒住過這樣的房子,他的世界里充滿了外人想象不到的奢華。可他並不是嬌生慣養的,現在坐在這陳舊的沙發上,悶在狹小的屋子里,通風差,采光差,但他就是不想走,靜靜地呆著就感覺距離蘭芷芯很近很近,好像這沙發的抱枕都有她身上的馨香味……

亞撒摟著抱枕,想象著蘭芷芯平時也會這樣抱著抱枕在沙發上看電視,就坐在他現在的位置,他的心變得柔軟起來,被她拒絕所帶來的傷痛似乎一時淡去。

亞撒的目光忽地停在了沙發轉角處的,那下邊似乎有個什麼東西?

沒想太多,亞撒彎腰一看……嗯,像是一張照片?

手一伸,照片被撿起來了,而亞撒的表情也徹底僵住,臉上的笑意在漸漸凝固,冷卻……

這就是先前赫淑嫻拿來的那張照片,走的時候就放在沙發上的,而蘭芷芯在聽到亞撒按門鈴時,以為是赫淑嫻又返回來了,所以沒留神就開了門,一下子忘記了那照片還在。她扶著亞撒進門,照片已經滑落到了沙發下邊……

亞撒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死死攥著照片,心里一股火苗在亂竄,有種被人欺騙的感覺。

這照片上,是盧潔瑩和蘭芷芯!而照片的一角標示著拍照的日期,是六年前!

原來那不是他的錯覺,是蘭芷芯和盧潔瑩真的認識!

可是,這兩個女人卻都前後在他面前否認,拒不承認是認識的。如果不看到照片,他可以完全忽略掉這件事,但事實就在眼前,鐵一樣的證據正在讓亞撒有所覺悟……原來自己居然被兩個女人欺騙了?

蘭芷芯端著菜從廚房出來時,正好看到亞撒這副冰冷中飽含怒火的表情,她清晰地感到自己的心在猛烈抽搐!

他手里拿著的什麼照片?

蘭芷芯腦子嗡嗡作響,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去。

她的反應,在亞撒眼中被認定是她心虛了,他只覺得心痛在加劇,怒火在爆棚!

“蘭芷芯,真有你的,你真行……你跟盧潔瑩在六年前就認識,現在卻都要裝作不認識嗎?你們當我是白癡嗎?像耍猴一樣耍我,你們,真本事!”亞撒的聲音都是從牙齒縫兒里擠出來的,怒目噴火,好像一只被觸怒的獅子。

誰會願意被騙?如果是別人也就算了,可一個是他剛分手的前女友,一個是他真心喜歡的女人,而她們,卻在“聯合”起來騙他?

蘭芷芯纖細的身子微微戰栗,急忙搖頭:“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只是……”

“只是什麼?這照片就是證據,你還有什麼可狡辯的?六年前,原來你和盧潔瑩一樣的在酒吧里當酒水推銷員。可笑的是你們在我面前怎麼說的?認不認識都是你們的私事,但我最痛恨就是被人欺騙耍!”

蘭芷芯急于解釋,可此刻的解釋也是顯得蒼白無力的。

“亞撒……聽我說好嗎,我不是想耍你,從來沒有……”

“好,我就聽你說!”亞撒憤怒地將照片狠狠摔在地上,凜冽的視線鎖住蘭芷芯。他想聽聽,她會說出什麼樣的理由?

“我和盧潔瑩六年前是認識,可是我們後來也因為一些事情鬧僵了,所以現在又遇到,彼此都不想再提從前,當做陌生人就好……真的沒有故意要欺騙你的,請你相信我,好嗎?”手打小說網蘭芷芯只覺得心尖蔓延著苦澀的汁液,她不希望亞撒誤會她和盧潔瑩聯合起來圖謀什麼。她可以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可她在乎亞撒心里將她定位成什麼樣的人!【求月票!】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我不能離開你!     下篇:續:六年前的女人原來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