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六年前的女人原來是她?  
   
續:六年前的女人原來是她?

有種可怕的觀念叫做——先入為主.這是很多人潛意識里都會犯的毛病,並且還是一旦犯了就很難糾正的.就像蘭芷芯和盧潔瑩認識的事,如果是在亞撒看到照片之前他就已經知道,或許他還不會那麼生氣,但由于他是先看到的照片,那一刻,被騙的感覺瞬間產生,即使現在蘭芷芯努力解釋,有合理的理由,可是在亞撒心里就顯得太蒼白無力了.

在亞撒來這里之前,他還在盧潔瑩那里質問過她是否是跟蘭芷芯舊識,而她也極力否認,此刻,他卻發現照片了,逼問出了這件事.可想而知他的心有多糟糕.

盧潔瑩撒謊也就算了,蘭芷芯,是他第一個真正為之動心的女人,居然也是在騙他?不管是什麼理由,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結果都只有一個——他被騙了.

"呵呵……蘭芷芯,你和盧潔瑩真是挺有默契的,我就奇怪了,這麼有默契的兩個人怎麼就會鬧僵呢,你們應該當好朋友才對."亞撒譏諷地嗤笑,瞄了一眼桌上的飯菜,冷冷地轉身……

"我的胃已經不疼了,你還是一個人吃吧."亞撒冷若冰霜的口吻猶如冬夜的寒風掃過,話間,他已經走出了蘭芷芯的家門.

望著空蕩蕩的門口,蘭芷芯的心在抽搐,怔怔地坐在沙發上,心跌到了谷底……看來,有些事始終是不可能瞞到底的,仿佛冥冥中有注定一樣,亞撒的母親來過,留下照片,結果被亞撒看到了,從而知道了她和盧潔瑩早就相識.

沒有人會在自己被騙之後還若無其事的,將心比心,如果蘭芷芯是亞撒,兩人的位置互換,她也會難過.

可她無法去安慰他,他眼神中的失望,讓她感到刺痛.每個人都有苦衷,但往往很多時候,自己的苦衷就是別人難過的根源.亞撒又不是傻子,怎麼會相信蘭芷芯和盧潔瑩兩人裝作不認識的原因那麼簡單.她們有什麼目的?她們究竟有過怎樣的交集?難道一開始他就被人當猴耍了而不自知嗎?

這些問題,是亞撒會想到的,而他也知道,蘭芷芯不會實話了.

這兩天發生太多事,打破了蘭芷芯冷靜理智的思維,擾亂著她的心神,讓她難以安寢.

但無論怎樣煩惱,只要嫣嫣在她身邊,她的精神就有寄托,她就可以努力撐下去,咬牙熬著那些苦痛,誤解,彷徨,紛擾……

嫣嫣被送回來的時候,看見臥室的衣櫃打開著,前邊放著箱子,像是媽媽在收拾東西.

嫣嫣不知道媽媽要做什麼,蹲在箱子面前好奇地看著.

"媽媽……我的裙子為什麼會在箱子里?媽媽又想把我送到鄉下去嗎?"嫣嫣咬著手指,可憐巴巴地仰望著媽媽,一張紛嫩的臉蛋都皺到一塊兒了.

蘭芷芯溫柔地笑笑,摟著嫣嫣的身子,安撫地在肉墩兒額頭落下一吻:"別怕,媽媽不是要送你去鄉下,只是……媽媽最近在琢磨著,是不是該抽空帶你去外邊玩玩,旅游一下.怎麼樣,期待嗎?"

"旅游?"嫣嫣澄藍色的眸子亮了,純淨的大眼眨巴眨巴,開心地笑著:"我想去……媽媽我們真的會去旅游嗎?"

孩子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和憧憬,對新鮮事物更是有著濃厚的興趣,當然會想出去看看了.

蘭芷芯愛憐地捏捏嫣嫣肉乎乎的臉,柔聲:"當然了,媽媽話算話.你看啊,現在媽媽把衣服收拾一些,可能就在這幾天之內,我們就會出門旅游,提前做好准備,走的時候就輕松一點."

"嘻嘻……媽媽最好啦,媽媽我愛你!"嫣嫣甜甜地笑著,嘟著嘴在蘭芷芯臉上吧唧一口.

孩子的思想單純,雖然機靈,卻畢竟不是大人那樣的懂得思前想後.嫣嫣不知道蘭芷芯現在心里多混亂,收拾衣物,也是她出于直覺的考慮,就是因為亞撒母親查到了她和盧潔瑩相識,加上亞撒也知道了……這些都讓蘭芷芯十分沒有安全感,擔心自己一直顧忌的事終是會發生.

因此蘭芷芯已經決定明天就去向公司請假,她要帶著嫣嫣去外地躲一躲,至少要等這陣子過了之後才回來.這麼做,是以防萬一嫣嫣的身世被查出來.危機感越來越強烈,她不能坐以待斃,在危險發生之前,她必須有所行動.

第二天.

蘭芷芯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琢磨著怎麼跟亞撒請假.

原來她請假都是不需要直接向亞撒請示的,但是自從上次她發燒之後,亞撒就下了命令,以後她請假都要經過他的批准,否則就無效.

左等右等,卻不見亞撒來公司,蘭芷芯不知道亞撒今天的具體行程,猶豫著要不要打電話跟他請假?

蘭芷芯雖然是顧著請假的事,可實際上更多的是對亞撒的思念……難以克制的思想,越是壓抑越是反彈得厲害.昨天的事,讓她深感不安,對亞撒的歉疚又加深了一層.

她的心思被亞撒占據了大半,以至于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人……盧潔瑩.

盧潔瑩是因妒成恨,她和亞撒分手了,怨恨都撒在了蘭芷芯身上.蘭芷芯低估了盧潔瑩在這件事上的報複心……

此時此刻,亞撒並沒有在外邊見客戶或是忙生意上的事,他是在一間高級會所里邊見一位陌生人.

是陌生人,從未見過面,但亞撒為什麼會答應見他?原因竟是跟蘭芷芯有關的.

就在今天早上,亞撒接到一個匿名電話,對方聲稱是有重要的消息賣給亞撒.

這種人,亞撒不是第一次遇到,用秘密消息來換取金錢,本來就是這個時代司空見慣的了,可讓亞撒吃驚的是,對方居然獅子大開口,開價五百萬.

五百萬買一個消息?這不是個數目,可以是亞撒遇到的開價最高的一個人.以前哪怕是在生意場上遇到棘手的事,需要咨詢,需要內幕,也不至于花五百萬買個消息.

亞撒在接到電話的第一反應就是覺得對方有點瘋狂,但那人掛電話之前只問了幾句:"想知道六年前在某某酒店里,與你睡了一晚的女人究竟是誰嗎?想知道真實的答案,五百萬對你來不算貴."

這番話所透露出的驚人信息,太讓亞撒震驚了.聽這人的口氣,難道六年前那一晚的女人居然不是盧潔瑩?

這件事,對亞撒來太重要了.那是他的第一次,是他一直都戀戀不忘的感覺,是一段美好的回憶,是他珍藏在記憶中的寶石,如今卻出現了有人以此來向他賣消息,這就意味著很可能對方會出另外的隱.

當然了,這也不排除對方是在企圖欺騙他,目的就是錢.

賣假消息賺錢,這種事屢見不鮮,亞撒其實可以完全不用理會的.

可是,思來想去,這個打電話的人也太神通廣大了,首先,對方怎麼知道他的手機號碼?怎麼知道他六年前的事?這是他的秘密,怎麼會被陌生人知曉?

還有,亞撒心底有個微弱的聲音揮之不去,就是盧潔瑩和蘭芷芯分明是舊識卻偏偏要裝作不認識,這件事總讓他耿耿于懷,所以他更想知道關于盧潔瑩更多的事……

就在亞撒思量之際,他又收到了那個人的短信,只有一句話,卻是更讓人震驚……

"我是蘭芷芯的哥哥."

蘭芷芯有哥哥?亞撒還不知道這件事,從沒聽她提過,這是真的嗎?

對方越是出荒誕的話,亞撒就越覺得這個人很奇怪,如果騙子,那簡直膽大包天.

于是乎,亞撒做出了一個看似荒唐的決定……去見見這個人,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

高級會所,一間清靜雅致的房間里,靜謐的空氣中飄散著大袍清新的香味,還有低低的琴聲在蔓延,十分具有清雅的趣.

可就在這樣的環境中,兩個對視的大男人談論的卻不是輕松的話題.

坐在亞撒對面的中年男子,五官平凡無奇,但臉部輪廓以及眉毛和鼻子,卻是長得很蘭芷芯有幾分相似,這到是讓他的話有了一點可信度……難道真是蘭芷芯的哥哥?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蘭大慶,是蘭芷芯的哥哥.我知道你是誰,你是畬恕膝q的總裁,是我妹妹的老板,她是你的私人助理.起來,我們也算是有點關系的了."蘭大慶臉皮厚地著這些話,一點都不臉,一對綠豆眼里閃爍著貪婪的光芒就像是看到了五百萬一樣.

亞撒不動聲色,不置可否,俊臉上的表不變,只是那只握著茶杯的手緊了緊,低垂的眼眸中掠過一絲冷光:"你是誰,對我來並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的消息是否真的能值五百萬."

蘭大慶聞,有點得意地:"我敢見你,當然是有把握了,以你的身份,想要查我,很容易的.所以我覺得可以這樣,你先付給我兩百萬,你去查查我的消息是否屬實,然後你再將剩下的三百萬打在我戶頭上."

亞撒沉默了幾秒,半眯著的眸子越發深沉了,微微點頭.

蘭大慶見狀,驚喜地喝了口茶,像是在潤潤喉嚨,然後出一個驚天的秘密——

"老實吧,六年前跟你再酒店過了一晚的女人,不是盧潔瑩,是我妹妹,蘭芷芯!"

蘭大慶這話一出,只聽地上傳來脆響,竟是亞撒手中的杯子掉到了……【這一章是補昨天的,今天還有更新】

上篇:續:蘭芷芯,你們合伙騙我?     下篇:續:質問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