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質問真相  
   
續:質問真相

破碎的茶杯清脆的聲音一如亞撒在此刻的心驚肉跳,他在這之前做好了思想准備,可怎麼都想不到會從這個自稱是蘭大慶的男人口中聽到如此令人震驚的話.

蘭芷芯……蘭芷芯?亞撒渾身都僵住了,手中空空的,杯子掉地上,碎了,他卻還保持著握杯的姿勢,只是那修長好看的指尖在輕輕顫抖著.

藍色的瞳眸滿是震驚,翻卷著驚濤駭浪,總是內心強大如他,也不禁為這駭人的消息而感巨震.他該高興還是悲哀?

但如果亞撒就此完全相信了眼前的男人,他就顯得太愚蠢了,因為他此刻根本還無從核實對方的身份,究竟是不是蘭芷芯的哥哥?更別這驚人的消息,一點都沒有依據的東西,他怎麼可以只聽一面之詞就深信不疑?

一霎間的極度震駭之後,亞撒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陰沉而又帶著冰冷的怒意,眼中卻像是燃燒著藍色的火焰:"蘭大慶,蘭芷芯的哥哥?你知道你在什麼嗎?你也應該知道,假如你在騙我,將會是什麼後果?"

蘭大慶訕訕地笑著,以此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和驚慌……實話,亞撒的氣場太嚇人了,尤其是他那雙藍眼睛飽含憤怒盯著人的時候,有種令人心驚膽戰的威勢.

"老板……您大可以放心,就是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欺騙您啊!我的是事實,不過我那個妹妹,有時候特矯,自命清高,她不會把這種事出來的……我是覺得您有權利知道,所以才會……嘿嘿……"蘭大慶這副嘴臉惡心至極,看似是冠冕堂皇,實際上就是沖著錢來的,除此之外還會有什麼好心麼.

但即使知道他的目的,亞撒卻根本不在乎錢,他在乎的是這件事的真偽!如果蘭大慶的是真的,那麼,五百萬,亞撒都覺得值.因為對他來,六年前的那一晚很重要……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品嘗到異性的美好,怎麼或忘?

心底燃燒著的不止是怒火,還有無邊無際的心痛!蘭芷芯,假如這件事是真的,我該怎麼面對你?這將會是你對我的更深的欺騙!

亞撒冷若冰霜的俊臉蒙上了一層灰蒙,拿起手機,給陳志剛打了一個電話,的是英文,蘭大慶也聽不懂,只是依稀能聽到似乎是有到他的名字?

蘭大慶不知道亞撒要做什麼,更猜不透這男人接下來會怎麼對他,他只是心里毛發,有點擔心事會出岔子.

"蘭大慶,你是怎麼知道六年前的事?是蘭芷芯告訴你的嗎?"亞撒岑冷的口吻,仿佛周圍的空氣都要凝結一般.

"當然是了,不然我怎麼會知道呢?我妹妹當時跟我的時候哭得可傷心了,不過她卻自己不後悔.我那個時候本來是有去找你的,但是你已經離開了酒店……"蘭大慶得煞有介事,看不出在撒謊.但這也不排除他可能因為經常撒謊而善于偽裝.

而他所的話,聽在亞撒耳朵里,不管是真是假,都已經對蘭芷芯造成了*的影響.她曾不後悔?亞撒對這一點深表懷疑.一個總是一次次欺騙他的女人,居然還會表現得對他很深的樣子?還有盧潔瑩,也有在這件事上欺騙他的嫌疑.一旦被證實蘭大慶所是真,那就是盧潔瑩冒充了蘭芷芯,她對這件事應該一清二楚!

原本,盧潔瑩和蘭芷芯早就相識,這事,她們對他的欺騙,他可以不追究,但是關于六年前那一晚的事,他絕不會就這麼稀里糊塗地過去.他要搞清楚,究竟這兩個女人都做了什麼?

"蘭大慶,我認為,這五百萬不需要分兩次給了,如果我證實你的話是事實,今天我就可以將五百萬全都給你."亞撒俊臉上的冷意不帶一絲溫度,看上去冷靜得太過異常了.

蘭大慶一聽這話,頓時欣喜若狂,得意地大笑,就好像已經看見堆積如山似的鈔票擺在眼前一樣.

興奮過後,蘭大慶也反應過來一件事,不由得納悶兒:"老板,您要怎麼證實?難道我們就這麼坐著等?"

亞撒淡淡地嗯一聲,之後便再也不話,拿起另外一個精致的杯子倒茶,也不叫服務員進來收拾地上的茶杯碎片.

蘭大慶這才有點急了,不知道亞撒用什麼方法去調查他了,也就是,他現在只能在這里等結果?不能離開?

蘭大慶不信邪,忙不迭地打開包廂門,立刻就有兩個皮膚黝黑身型魁梧的壯漢在門口攔住他……

蘭大慶臉都白了,此刻他才明白,亞撒為什麼會這麼輕易答應見陌生人,因為亞撒根本不用擔心有人會對他不利,並且,如果沒有亞撒的吩咐,他蘭大慶是走不出這個包廂的.

想要錢,豈是那麼好拿的?

這個男人的精神頓時就萎靡了一半:"老板……我們……我們要等多久才有結果?"

亞撒眼皮都沒抬,低頭飲茶,不發一.

蘭大慶見亞撒這陰沉得可怕的臉色,他也不敢再問了,只能默默坐著,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亞撒讓陳志剛去查蘭大慶是否真的是蘭芷芯的哥哥,當然也就將她一家人的欣信息都查到了.只除了嫣嫣的存在……蘭芷芯直到現在都還沒給嫣嫣上戶口的,所以亞撒不會查到嫣嫣.

很快,陳志剛那里就傳來了消息,證實這個男人確實是蘭芷芯的哥哥,蘭大慶.不但如此,還查到了關于蘭大慶的一些況……

蘭大慶,三十四歲,未婚,無業.他好賭成性,曾經因賭博而欠債,是蘭芷芯賣了店鋪籌錢給他還債,而還債之後他就離家出走,幾年來毫無音訊.現在突然出現,原因不明.

亞撒在接到陳志剛彙報時,對蘭大慶這個人,越發的厭惡了……原來是個賭鬼,害了蘭芷芯,也拖累了一家人.

"蘭大慶,你消失了幾年都不出現,也沒跟家里人聯系,為什麼現在卻出現了?就為了向我賣消息?你是怎麼知道蘭芷芯在我公司上班?"亞撒的每句話都充滿了不可抗拒的威壓,句句都問到了關鍵上.

蘭大慶禁不住心頭發顫,支支吾吾地:"我走了幾年,也想家啊……回來看看也很正常嘛.我打聽到我妹妹在這里上班,我在你公司對面偷偷觀察過她,看到你們一起,所以我就……"

亞撒冷笑:"你是剛回到本市,還沒見過蘭芷芯,那你又是怎麼知道我搞錯了六年前的人?蘭大慶,你根本就在撒謊!實際上是,你半個多月之前已經回到本市了,只不過沒露面而已,我得沒錯吧?"

"我……"蘭大慶一驚,眼神中掩飾不住的慌亂.他想不到,只是一個時而已,亞撒居然能查到這麼多?

其實很簡單,蘭大慶有入境記錄,而亞撒的消息來源就是最直接的,所以才能在最短的時間里查到.

"蘭大慶,我不想知道你回來做什麼,那與我無關.我只想證實你所的事真偽.既然是牽涉到盧潔瑩,你不會介意跟她當面對質吧?"亞撒森冷的笑意,帶著駭人的狠意,就在蘭大慶驚呆的目光中,正好,包廂門被保鏢打開了,進來兩個人……

是陳志剛.他帶來了一個女人……

"盧……"蘭大慶急之下脫口而出,但後邊兩個字還沒喊出來,就收到了盧潔瑩嫌惡的目光.

盧潔瑩略顯蒼白的面容上露出驚訝,同時也有喜色……

"亞撒,你叫我來,是有話要跟我嗎?"盧潔瑩滿懷期待的目光癡癡地看著亞撒,壓抑著心底的振奮.

亞撒顯得格外沉靜,指了指蘭大慶,然後盯著盧潔瑩的臉,陰沉沉地:"認識這個男人嗎?蘭芷芯的哥哥,蘭大慶.六年前你跟蘭芷芯在酒吧里當酒水推銷員,你們早就認識,想必也認識她的哥哥吧."

盧潔瑩心路咯噔一下,微微一顫,驚慌之色難以抑制,快速瞄了蘭大慶一眼,再看看亞撒這猶如冰山積雪的表,她的臉更加蒼白了.

盧潔瑩楚楚可憐的雙眼泛,咬咬唇,艱難地:"我……是……我認識蘭芷芯,也認識她哥哥."

"很好……"亞撒又笑了,只不過這笑,如果看在熟悉的人眼里,就是他緒爆發的前奏.

亞撒澄藍色的瞳眸漸漸轉成深藍,如冰刀似的冷光戳在盧潔瑩身上,此時此刻,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勢太過冰寒,使得周圍的空氣都好像下降了幾度.

"盧潔瑩,我給你一個機會,也是最後一次機會,坦白……六年前那一晚,跟我在酒店房間過了*的女人,究竟是你還是蘭芷芯?"亞撒這沒有起伏的語調,有著讓盧潔瑩膽寒的怒意和透心透骨的冷.

盧潔瑩驚悚了,花容失色,下意識地看向了蘭大慶,一臉驚恐.

與此同時,對這一切毫不知的蘭芷芯還在公司里焦急地等著亞撒回去,她甚至為了請假而特別賣力工作,辦公室的每個角落都打掃得格外乾淨……

上篇:續:六年前的女人原來是她?     下篇:續:跟你一起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