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幫她逃跑,看著她離開  
   
續:幫她逃跑,看著她離開

車里,蘭芷芯難以平靜,暗暗驚呼好險,幸好她走得快,要是晚一步,就被亞撒抓到了.

可她不知道,亞撒不是最可怕的,而是那個桑尼努,一旦嫣嫣被帶走,母女要想再過以前那種相依為命的生活,絕無可能了.

蘭芷芯對于危機的預感是很准,她走得也很及時.假如不是提前准備,現在她估計還在家里呢,不就成了被人甕中捉鱉?

"媽媽……那個叔叔為什麼要追我們?"嫣嫣好奇地眨著眼睛,依偎在媽媽懷里,搖晃著腿兒,絲毫沒感覺到危機.

蘭芷芯心里一痛,勉強笑笑:"是媽媽弄壞了那個叔叔的衣服,他很生氣,所以要來找媽媽算賬.不過寶貝兒,咱們不用理他."

蘭芷芯當然不會向嫣嫣解釋原因了,孩子這麼,對她十分依賴,如果知道面臨著分開的危險,孩子就再也笑不出來了.為了讓嫣嫣一直都保持著像現在這麼無憂無慮快快樂樂的狀態,蘭芷芯選擇了適當的隱瞞,善意的謊.

確實,如果向一個五歲的孩子解釋什麼是私生女,什麼是骨肉分離,什麼是相見無期,這不是懂不懂的問題,而是太殘忍了,會給孩子純淨的心靈蒙上陰影.

後邊公路上,亞撒和桑尼努都在追趕蘭芷芯乘坐的這輛出租車,心里那是千萬遍的咒罵啊……哪來的出租車司機這麼厲害?

如果路上沒其他車,要追上去那簡直太容易了,可這是公路,不是你想怎麼跑都行的.只能在保持自身安全的況下最大限度的讓車子開快點.這種時候,車技反而是其次了,看的是運氣.

這不,又到了一個路口,在綠燈結束前一秒,蘭芷芯乘坐的出租車閃電般沖過去,立刻燈就亮了,等著過馬路的人群一下子都在朝對面走去,而亞撒和桑尼努的車就攔在了這里……

在這樣爭分奪秒的時刻,比人家慢了幾秒都將意味著失敗.當人群過去,亞撒再沖刺的時候,已經不見了那輛出租車的蹤影,同樣,桑尼努也追丟了.

亞撒此刻真的很想將桑尼努痛扁一頓,要不是剛剛在蘭芷芯家門口桑尼努追上來的時候擋了他一下,他自信是能夠將蘭芷芯的車攔下的,可現在,視線里沒了那車的影子,要怎麼去追?

亞撒在憤怒之余心里也在不斷地叨念:"蘭芷芯,你這個該死的女人,你要帶著嫣嫣去哪兒?你真是吃了雷的膽子,欠收拾!"

罵歸罵,亞撒的腦子轉得很快,馬上撥通了水菡的電話,問蘭芷芯是會坐什麼交通工具離開.然而,水菡對這個也無能為力,她不知道蘭芷芯是買的火車票還是飛機票.

最後還是晏季勻幫上了忙,會盡快查到消息.至于是通過什麼途徑,亞撒管不了,他只要一個結果.

心急如焚地坐在車里,亞撒覺得自己好像渾身都長刺了,一秒都不得安甯.這種抓狂的緒,他知道,除非是蘭芷芯和嫣嫣立刻被他逮到,否則,怎麼都無法緩解.

這叫什麼?虐心麼?一個上午發生那麼多事,他在猝不及防的況下得知了嫣嫣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卻又要面臨失去嗎?

蘭芷芯帶著孩子跑掉,這是亞撒無法容忍的事,他心里燃燒著一股火,不僅能焚燒別人,更是灼燒著自己.好比身在煉獄承受著鄴火的煎熬,痛得他皮開肉裂……

亞撒要查蘭芷芯的蹤跡,桑尼努當然也想得到.他已經向赫淑嫻彙報了況,而赫淑嫻也是震驚加焦急.她畢竟是文萊王室的人,她要拿到航空公司或者動車的乘客名單,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一個不心很可能被扣上一條嚴重的罪名.

赫淑嫻的智慧如果僅僅是這樣,她就太普通了.這個女人心思縝密,坐在家里指揮,頭腦絕不比自己的兒子差……她吩咐桑尼努,只需要跟緊亞撒就行了,因為她相信自己的兒子一定能通過某些特殊手段查到蘭芷芯究竟是要坐什麼交通工具離開?

因此,當亞撒從晏少那里得到消息,重新開車出發時,桑尼努就跟在了他後邊,用電話向赫淑嫻報告自己正在行走的路線,赫淑嫻知道以後,立刻判斷出這是通往火車站的路而不是通往機場的.接下來她該做什麼,她已胸有成竹了.

看似是亞撒和桑尼努在追趕蘭芷芯,實際上卻是亞撒跟他母親之間的較量.

赫淑嫻對兒子的愛,是毋庸置疑的,她是一個好母親,但同時她也有著比男人更精明的頭腦和冷靜的思維,目光之高瞻遠矚,恐怕連亞撒的父親都還不夠了解.她為什麼要堅決帶走嫣嫣,冒著與兒子產生矛盾甚至決裂的危險,她的理由一定是特別充分的,卻不是現在會告訴亞撒的.

蘭芷芯乘坐的出租車到目的地了,正是C市的火車站.而她在網上購買的車票,動車發車時間只剩下半個多時.

檢票還沒開始,蘭芷芯不能上車,她只能帶著嫣嫣躲在距離檢票口最近的一個衛生間里,心翼翼地戒備著,看著時間,一旦檢票開始,她就會出去.

蘭芷芯剛到沒多久,亞撒和桑尼努就一前一後趕到,各自在候車室里分頭尋找蘭芷芯母女的身影.

可他們注定是找不到的,因為不可能進去女用衛生間.他們當然料到蘭芷芯會怎麼做了,于是,他們只能碰運氣,看誰先找到.

亞撒從晏季勻那里得到的消息是蘭芷芯的車票是去往某市的,連車次都告訴他了,他可以就守在某個檢票口等著,但他卻故意站在另外一個檢票口,借此來混淆桑尼努的視線.

桑尼努很無奈,亞撒現在是無暇找他算賬,瞧那臉色就知道多黑了,等這一波事過去,他的日子只怕是不好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亞撒越來越焦灼,眼看著到那班車檢票的時間了,終于,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蘭芷芯!"亞撒心頭狂喊,一個箭步沖上去.

亞撒動了,桑尼努也動了,他也看到了蘭芷芯!

亞撒不懼桑尼努,只要他在,桑尼努是無法帶走嫣嫣的.

這想法是沒錯,可是,亞撒忽略了他還有一個頭腦異常聰慧的母親……赫淑嫻其實已經放棄桑尼努這邊了,她有另外的計劃.

蘭芷芯在檢票口面前排著,前邊只有三個人,馬上開始檢票,她很快就可以入閘!

可就在這時,蘭芷芯也看到了亞撒正朝這邊而來,大驚之下,蘭芷芯抱緊了孩子,戒備地看著亞撒.心痛也及不上她對嫣嫣的緊張,哪怕此刻心在滴血,但她也沒時間向亞撒解釋什麼,她必須盡快進入閘口……

亞撒距離這邊檢票口還有大約幾米,快接近這條排隊的長龍了.然而,他面前卻突然冒出一個彪形大漢,正是赫淑嫻的保鏢!他們是奉命來抓蘭芷芯的,赫淑嫻覺得這個人比桑尼努更有用.

"不——!"亞撒低吼一聲,速度瞬間快了一倍,沖上去攔住了保鏢!

這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保鏢,亞撒一個人應付兩個已經很吃力了,再加上桑尼努……亞撒似乎注定無法阻止嫣嫣被帶走.

亞撒的兩只手都死死拽住保鏢和桑尼努,憤恨的目光里充滿了刀子般的凌厲!

"你們休想得逞!"亞撒牙齒縫兒里擠出來的話,有些艱難,他全部的力氣都用在兩只手了.

蘭芷芯驚悚地望著這一幕,呼吸都幾乎停止了……天啊,怎麼會有兩撥人?不是只有亞撒一個人來追她嗎?桑尼努,她見過,另外一個男人也很面熟,好像是赫淑嫻的保鏢之一?

一念之間,蘭芷芯明白了,桑尼努和保鏢肯定就是來抓嫣嫣的,而亞撒是在做什麼?在阻止嗎?這太不可思議了!

"桑尼努,有我在,不會讓你們帶走嫣嫣的!"

"親王……我們也是迫不得已,請您放手……"桑尼努在使勁掙紮,保鏢也是的.

可兩人不敢太過份,怕傷到亞撒.

這時,檢票口開了,入閘時間到!

赫淑嫻的保鏢徹底急了,眼看著蘭芷芯就要帶著孩子離開,他的任務就會失敗……

"親王,放手!"保鏢用文萊語著,一張臉憋得通,終于是掙脫開了亞撒的手,不顧一切地沖向閘口,企圖攔住蘭芷芯!

"啊——!"亞撒怒吼一聲,奮力將桑尼努推倒在地,轉身如箭一般疾馳上去,一把就抱住了保鏢的腰!

此刻,蘭芷芯站在閘口回頭望,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她就算是傻子也明白,這是亞撒為了保護嫣嫣而做出的令人震驚的行為!為了不讓嫣嫣落到別人手里,亞撒竟然選擇了幫她逃跑!而她現在卻不能上前去跟他上半句話!

亞撒眼睛都了,死命抱住保鏢,沖著蘭芷芯疾吼:"發什麼呆,快走啊!走——!"

男人的咆哮,飽含著滿腔悲慟和強烈的不舍,深深地震撼了蘭芷芯,仿佛整個靈魂都在顫抖,悲鳴!

蘭芷芯入閘了,她安全了,不會再被保鏢和桑尼努抓到.可她站在閘口的位置,望著那個奮不顧身的男人,看著他此刻臉上帶淚的笑容充滿了欣慰和如釋重負……

她的心,再也無法遏制住悲痛,靜靜的,淚如雨下……【呼喚月票,給點動力加更啊!】

上篇:續:蘭芷芯,不准跑!     下篇:續:女人和孩子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