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女人和孩子都是我的!  
   
續:女人和孩子都是我的!

一道檢票口,隔著的就是兩個世界.蘭芷芯抱著嫣嫣站在閘門內,望著幾米之外的亞撒,她已是淚流滿面.聰明如她,此時此刻能無比清晰地洞悉亞撒的心思以及他的行為,洞悉他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除了對她的感和對嫣嫣的愛,別無其它.

桑尼努或是赫淑嫻的保鏢就算再厲害都不可能闖過檢票口去抓人,那麼做,不定會被當成恐怖份子給送去警局……

無奈之下,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蘭芷芯在閘門里邊,看著她懷中那個萌化人心的不點兒,望洋興歎,任務宣告失敗.

亞撒雖然沒有留住蘭芷芯母女,可他覺得自己並沒有失敗,他的另一種成功就是阻止了母親派來的人帶走嫣嫣.

亞撒從不覺得自己有多偉大,從不以好人自居,但他今天的行為卻是結結實實震撼了蘭芷芯,想不到他在知道真相之後還能這麼為她和孩子著想,做出不可思議的事來,成全了她逃跑的計劃,幫助她幸免于被抓的危險.

蘭芷芯的眼淚模糊了雙眼,嫣嫣被媽媽現在的樣子嚇到了,不知道為什麼媽媽要哭,她只是伸出手急著忙媽媽擦眼淚,還抱著媽媽的脖子,臉蛋在媽媽勁窩里蹭蹭,表示在心疼媽媽.

亞撒已經走到檢票口的位置,蘭芷芯站在那里,兩人只有半米的距離了.

近在咫尺,可亞撒卻只能伸手摸去眼角的晶瑩,沒有伸手去抱嫣嫣,甚至都沒碰蘭芷芯一下.

他多想抱抱嫣嫣,親親嫣嫣,但他不能這麼做.剛才那一幕,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無數雙眼睛在盯著呢,他不得不提防著被人拍照或被媒體發現.如果他現在抱嫣嫣,不定明天他和嫣嫣的照片就會出現在新聞的某一版.

蘭芷芯凌亂了,無法止住眼淚,望著近在眼前的男人,她似乎看到了他那一顆熱血的溫暖的心.他今天所做的,她一輩子都會感激,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亞撒雙眸里盡是一片水澤,一眨不眨地盯著蘭芷芯懷中可愛的人兒,他的手伸到半空,強忍著沒去抱孩子……沒人知道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在控制著,這是一種打從血液里發出來的父愛.為了不讓孩子引起外人的注意,為了繼續能隱藏她的身世,他必須有所犧牲,哪怕想抱孩子已經想瘋了,都不可以付諸行動.

一切的恩怨仿佛都在此刻煙消云散,昨日的種種誤解,糾纏,憤怒,好像都不算什麼了,都是可以拋開的.在知道嫣嫣身世的瞬間,亞撒對于蘭芷芯的誤解和憤怒,早就消失無蹤.有什麼比嫣嫣的存在更具服力?這明蘭芷芯是真的對他有,不然怎麼會生下嫣嫣?

而蘭芷芯呢?見到亞撒不顧一切幫她逃跑,他的意還用懷疑嗎?這是比大海還要深沉的愛,無論是對她還是對嫣嫣,這份愛都是值得她動容的.

一切盡在不中,眼神的對視,彼此都看到了諒解和包容,還有依依不舍.

亞撒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強壓下眼中洶湧的酸楚,努力擠出一個親切地笑容"嫣嫣……還記得叔叔嗎?"

這叔叔二字,刺痛著亞撒的心,現在不是跟孩子相認的時候,時間緊迫,動車馬上要開了,還有周圍那麼多人都在看著呢.

嫣嫣怔怔地看著亞撒,嘟著嘴,微微點頭,奶聲奶氣地:"姨姨她弄髒了你的衣服,所以你要追我們……叔叔,我們要出去旅行,你的衣服可不可以等我們旅行回來再給你洗?"

亞撒鼻子一酸,差點就哭出聲來.緊緊攥著拳頭,努力控制著不讓自己緒過于激動而嚇壞了孩子.嫣嫣的姨姨就是蘭芷芯,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知道在"外人"面前要姨姨.

蘭芷芯沖著亞撒搖搖頭,歉意的眼神含著幾分難的意.他懂她的意思,報以微笑:"嗯,等你回來給我洗衣服,這可是嫣嫣的."

蘭芷芯這回沒有反駁,只是點頭,哽咽著了一個字"好".

時間不等人,亞撒只能強忍心痛:"快走吧,動車馬上要開了."

蘭芷芯心如刀絞,卻又不得不離去.亞撒都這麼拼命地阻止他母親的人抓嫣嫣,足以明她現在更是非走不可.

"嫣嫣,跟叔叔再見."蘭芷芯在嫣嫣耳邊輕聲地著.

孩子的心思單純,對于亞撒,嫣嫣其實並不討厭,尤其是對他的藍眼睛,她還是挺好奇的.

嫣嫣沖亞撒揮揮白嫩的爪子,糯糯地:"叔叔再見."

"再見……"亞撒低聲呢喃,心里卻是痛得要命.女兒就在眼前都不能相認,還要看著她們離開,這挖心挖肺的痛,是在自虐麼.

蘭芷芯癡癡地看著亞撒,欲又止,想什麼,卻終究只是化為一句"謝謝你."

亞撒臉上的悲慟在一瞬間又變成了憤恨,咬牙切齒地:"你欠我的,以後你必須補償我……"

這看似凶惡的話,而他眼中那猶如烈酒的意卻是濃得化不開.蘭芷芯也算是摸透他的脾氣,知道他這話等于是在暗示,保證下次還能再見.只是,那將是何時?

不能不含蓄點,身後還有桑尼努和保鏢在看著,亞撒當然要注意自己的詞.

多想抱抱嫣嫣這肉墩兒的身子,多想親一親孩子紛嫩的臉頰,多想顧不一切地抱在懷里永不放手!

多想多想……想再多都只是想.只因亞撒在這一刻忽然明白,有時候,暫時的放手或許是另一種愛的表現.為了孩子還能過上甯靜的生活,他現在需要的是克制而不是沖動.

沒時間再耽擱,蘭芷芯帶著嫣嫣進去了,消失在亞撒的視線.

可他還站在原地沒動,望著那道門,回味著剛才她轉身前那一抹溫柔如水的笑意……真美啊,記憶中,她好像是第一次這麼溫柔地對他笑,恰如一朵綻放的幽蘭,甯靜而美好.

亞撒還沒從混亂中平息下來,他的心還在砰砰亂跳,失去正常的頻率,同時也多了一個讓他牽掛的身影.

好半晌,桑尼努才從亞撒身後出來,恭敬地沖著亞撒鞠躬,以表示歉意.

亞撒淡淡地瞟了一眼,什麼都沒,徑直走向了外門.

其實桑尼努沒有錯,他是奉命行事.也或許,母親也是沒有錯的,只是母親考慮的問題側重點在王室的聲譽和體統,這也是她身處的角度不同,做法當然也有所不同.不能她是錯的,當然她也不是對的.她與蘭芷芯本無交集,沒有任何交可,她怎麼會為了維護蘭芷芯做為母親的權力而容許王室的血脈流落在外?對于整個王室來,嫣嫣的存在一定是比蘭芷芯這個人更加重要的.

亞撒一邊走一邊打電話吩咐陳志剛,要密切留意這幾天的新聞報道以及網上和媒體的動靜,一旦發現有他今天跟蘭芷芯和嫣嫣在車站的照片或者視頻,包括文字,都要第一時間刪除,阻止擴散.

人的感就是這麼奇妙,亞撒現在只想保護蘭芷芯和嫣嫣,其他的事他都不予計較了,這男人,真看不出還有這麼寬闊的胸襟.昨天才知道六年前的女人是蘭芷芯,憤怒地指責她,甚至叫她滾,再也不想見到她,而今天,他卻又在盡全力保護她……

"哎……"亞撒無聲地歎息,坐在車里望著藍天白云出神,俊臉布滿了悲傷,眉頭擰成山,心是無比沉重.

車里彌漫著一股悲涼的氣息,有人打開車門就已經被這氣息給感染了……

"兄弟,事怎麼樣了?"晏季勻略微喘氣,他剛趕到.

亞撒側頭望著晏季勻,用一種十分低沉而又哀傷的語調訴著先前發生的種種.看他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還真是承受了巨大的打擊啊,遭遇只有三個字能表達,那就是——慘慘慘.

身為亞撒的好兄弟,似乎是該好好安慰一番的.

可是晏季勻在聽完之後,不但不安慰,反而扔來一個白眼,笑罵著在亞撒胸前捶了一拳.

"你子,少裝可憐了,在我面前這套沒用!只有蘭芷芯才會被你忽悠……你這哪是無計可施的悲傷?你是有200%的把握能知道蘭芷芯和嫣嫣的下落,別以為我不知道……"晏季勻很不客氣地揭開了亞撒這一臉悲痛.

亞撒兩眼一瞪,發出澄藍的光芒,隨即卻又趕緊地賠笑道:"晏少,這幾天我胃口不太好,我打算去你家蹭飯,你沒意見吧?哈哈哈,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不會忍心看我吃不下飯的,走走走,現在就去你家!"

"我……你去我家不就是為了討好我老婆嗎?知道我老婆是蘭芷芯的閨蜜,想要得到蘭芷芯進一步下落,還什麼蹭飯,我鄙視你啊!"

"咳咳……晏少,你聽過什麼叫人艱不拆嗎?"亞撒臉上的陰霾果真是一掃而光,居然哼起了曲兒,啟動引擎,開向晏季勻家的方向.

前路雖不平,但亞撒卻不會望而卻步的,他有信心和動力去追尋自己的幸福.

"哈哈哈,女人孩子都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亞撒兩眼放光,瞬間又精神了,腦子里已經在幻想有一天當他抱著那一大一身影時,該是怎樣的滿足呢……【求月票求月票!】

上篇:續:幫她逃跑,看著她離開     下篇:續:你重視的是她還是孩子?